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七十七章 桂英之傲

第八百七十七章 桂英之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真定城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高耸的瞭望台上,韩信和刘基二人,站在上边,目光远望着北面方向,观察着那一座庞然巨阵。

    天门七十二阵,就在眼皮子底下,他们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整个敌阵的全貌。

    “怎么,伯温先生,你又看明白了多少?”韩信目光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基沉默许久,方才摇头叹道:“这座天门七十二阵,实在是太过神妙,这一刻的阵法,下一刻就已全然不同,实在是变化莫测,无法看透啊。”

    韩信脸上掠过一丝阴云,目光又移向了西面,“陛下离去已有数日,不知道招降了那个穆桂英没有,伯温先生觉的,那个女山贼,真能破得了这天门七十二阵吗?”

    “韩将军想听实……实话吗?”刘基反问道。

    韩信一怔,笑道:“当然是实话了。”

    刘基便捋着短有,结结巴巴的缓缓道:“凭心而论,我是不相信区区一个山贼,还是女流之辈,能够破得了如此神妙之阵,但我对陛下的识人之能,又从来不怀疑,既然陛下这么相信她,自然就有足够的理由,这就是我现在所面临的矛盾所在。”

    韩信那表情,仿佛被说在了心坎上,便也叹道:“是啊,先生所言,确实也是我心中所想,陛下的识人之能,人所共知,但区区一介女山贼,能够破得了连先生你都看不破的阵法,这又让我实在难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正议论慨叹之时,瞭望台下方,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大叫声称天子已经归来。

    韩信二人精神一振,移目向西望去,果然有大队人马正望大营而来。

    他二人对视一眼,忙是下了瞭望台,前往西营大门去迎接。

    营门大开,不多时,一队队的大魏步骑将士,便悉数入营。

    韩信他们就看到,除了己军士卒之外,军中还添了不少新面孔,而且还有数百女兵在内。

    他二人再往队伍前边一扫,就看到天子身边,还跟了一名形容貌美,英姿飒爽的女将。

    韩信和刘基对视一眼,显然二人都看出,陶商招降成功,那女子必就是穆桂英无疑。

    二人也不及多想,赶紧上前参拜,迎接圣驾。

    “汉军这几日可趁机进攻?”陶商问道。

    韩信拱手道:“禀陛下,刘备这几日并没有大举进攻,只是接连派人摆下天门阵,不断派人前来叫骂,气势倒是颇为嚣张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看向穆桂英,“朕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给大耳贼点颜色了,桂英,你今天就能破天门阵吗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先看一看这天门阵。”穆桂英神情很自信,情绪却又很冷静。

    陶商便也不急,便与穆桂英一同入大营,叫她登上瞭望台,居高临下俯看敌阵。

    陶商则在下边传令,叫再次挑选精锐之士,叫为破阵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伯温,看陛下这情形,当真是打算叫这个穆桂英去破阵了?”韩信私下里悄悄说道,眉宇间流露着几分不信任。

    刘基也低声道:“看这样子,八成是如……如此了,而且你看出来了没有,陛下对这个穆……穆桂英还十分信任,似乎有必胜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女山贼,还这么年轻,她真有破阵的本事吗?”韩信喃喃自语,眉头已深凝成了个川字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二人,营中闻讯而来的陈平徐晃罗成等文武重臣们,皆对这个桂英充满了不信任,却碍于陶商在前,不敢有所表露而已。

    半晌后,当陶商调度完毕之时,穆桂英已经从瞭望台上跳了下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样,这天门阵你有把握破吗?”陶商问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淡淡道:“这天门阵虽乃八卦阵与天罡地煞阵融合而成,也算是一座精妙之阵了,但目下看来,此阵融合的还不够完美,本来应该演能化出一百零单八阵,那样就最难破了,但不知为何这座阵却只有七十二阵,只要击破青龙阵,玄武阵,八门金锁阵,以及太阴太阳阵,最后杀入中枢的周天八封阵,此阵必破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左右韩信等魏国这些人杰们,无不惊愕变色,深深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天门阵已经这么厉害,连刘基都无法看破,将之视为天下最神妙的完美之阵,几乎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座接近完美之阵,却被穆桂英说成了融合不够彻底,存在残缺,少了整整三十余座子阵的变化!

    而且,她还一眼就看穿了破阵之法,在她口中,竟似举手投足之间,就可以轻松破阵!

    这一番轻描淡写,却又必在必得的话,若是出自于别人之口也就罢了,偏偏出自于穆桂英这么一个女流之辈,如何能不叫他们震惊万分。

    “我说穆姑娘,这阵可是凶险无比,连我们项大将军都险
我真是大明星sodu
些折里面,却给你说的跟小孩过家家似的,你不会是在吹牛吧。”尉迟恭第一个不信,站出来质疑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却不屑一哼,“我知道有比这天门阵更神妙的阵法,此阵在古往今来的阵法中,也只能算是二流而已,你觉的难,只是你见识不够而已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吃了一嘴鳖,被堵的脸更黑,却不知该怎么回嘴。

    他只好看向了刘基,不爽的嚷道:“刘半仙,你倒说说看,她是不是在信口开河,胡说八道啊。”

    刘基干咳一声,目光中却带着几分惊奇佩服,笑问道:“这位穆姑娘果然是博……博学,听姑娘方才这么一分……分析,伯温是茅塞顿……顿开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当场就傻眼了,没想到刘基竟然恭维起了那穆桂英,显然也全部赞同穆桂英对天门阵的评价。

    这时,刘基话锋一转,却又道:“只是姑娘所说的破阵顺……顺虽然是对的,但这七十二座子阵时刻变化,想要破……破阵,需要对每一座阵了如指……指掌,还要对阵与阵之间的衔……衔接也了如指掌,姑娘当真有这个信……信心吗?”

    刘基这时在担心,穆桂英能看破的只是表面,在具体破阵细节上,却不见得能精通。

    穆桂英却神情从容自信,傲然道:“我既然能看破此阵,自然有破阵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刘基也不敢再评价什么,只能将目光看向了陶商,等着他做决断。

    陶商知穆桂英有“破阵”天赋,当然对她能力没有丝毫担忧,欣然道:“好,既然桂英你有此胆色,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,朕现在就给你两千精兵,随你前去破阵。”

    “桂英遵命。”穆桂英慨在领命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又在众将间一扫,喝道:“秦琼尉迟恭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门神二人忙是出列。

    陶商厉声道:“朕命你二人为穆将军副将,听她号令,保护她周全,若是穆将军有个差池,朕唯你二人是问!”

    秦琼和尉迟恭二人,皆是一愣,却没想到自己堂堂武卫将军,竟然要给穆桂英这么个新来的女将做副手。

    他二人却不知陶商心思,自然是要借着他们门神天赋,绝对的防御力保护穆桂英,就算万一不能破阵,也要保护着穆桂英杀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二人敢抗旨不成?”陶商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门神二人组猛然被喝醒,忙拱手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大营之中,紧张的气氛陡然间就燃烧了起来,每一个人的热血,再次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尉迟恭领了圣旨,心中却有些不情愿,只能嘴里嘀嘀咕咕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那凤姐不知是什么时候,悄无声息的就凑到了尉迟恭跟前,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胳膊,笑眯眯道:“夫君啊,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能夫妻上阵,并肩杀敌了,到时候你可要保护好人家啊。”

    左右那些大臣同僚们,一听这话,顿时就好奇起来,一双双新奇的目光瞄向尉迟恭,皆是在好奇,怎么这黑炭头跟着陛下去了几天,竟然带了个媳妇回来。

    尉迟恭顿时尴尬无比,赶紧把凤姐给推了开来,没好气道:“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,你给我注意点形象,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搂就不搂嘛,夫君你凶什么凶,真是不温柔……”凤姐嘟着嘴抱怨道。

    看着原本彪悍的凤姐,竟然学人家小女儿家家撒起了娇,尉迟恭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赶紧叫道:“我说你别乱叫行不行,我还没娶你,咱们俩还没成亲,我还不是你夫君。”

    他这般态度,自然是惹恼了凤姐,满脸的娇意瞬间消失,双手一叉腰,眼珠子一瞪,冲着尉迟恭就吼道:“你哪来那么多事儿,陛下已经赐婚,你早晚都是我夫君,有什么不能叫的,姑奶想叫就叫,你管不着,夫君夫君夫君,我偏要叫你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把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,而且还吓了一跳,任谁也没想到,尉迟恭新得的这女人,前一秒钟还撒娇可人,后一秒钟竟然就变成了母老虎,连半点征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刘基一脸茫然的笑问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嘛,这就说来话长了,朕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,你们以后自己慢慢问他吧。”陶商尽量忍住不答。

    尉迟恭没好气的瞄了陶商一眼,是有苦说不出,只能是尴尬的戳在那里,任凭众同僚们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向来性情冰寒的罗成,也忍不住上前拍了一把尉迟恭肩膀,笑道:“尉迟兄,你可真不简单啊,离营一趟,就抱得一位美娇妻回来,什么时候请兄弟们喝你的喜酒啊。”

    “娇你娘,喝你娘个喜酒啊,滚!”尉迟恭是一把将罗成推开。

    一阵哄笑声,响起在耳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