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七十六章 赐 婚

第八百七十六章 赐 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那女山贼,怎么会跟陛下在一起?难道说,陛下也被她给俘虏了么?不对啊,看陛下那样子也不像啊……”

    尉迟恭整个人就懵了,陷入了茫然之中,完全看不懂眼前画面。

    凤姐和那些女兵们,一个个也都目瞪口呆,看着自家寨主,带着一众官兵进来,一时间都不知所措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姐,这是怎么回事?”穆桂英也被这场面所惊,急是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凤姐这才惊醒过来,便叫道:“寨主,这黑炭头骗我们说想上茅房,结果却突然使诈,幸亏你回来了,赶快宰了这黑炭头啊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一怔,这才反应过来,只得无奈的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也听明白了一切,暗想这尉迟恭看来也没那么笨,竟然也学会使诈了,心中不免暗暗点头赞赏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穆桂英见他发呆,便低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回过神来,干咳几声,遂是拂手道:“尉迟恭,赶紧放下刀,放开那姑娘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愣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一时僵在那里竟没有听命。

    “朕命你放下刀!”陶商用命令的语气喝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这下就没办法了,咬了咬牙,只好松开了凤姐,放下了短刀。

    那凤姐一挣脱束缚,二话不说,夺过一名女兵的刀,就要跟尉迟恭拼命。

    “凤姐,给我住手,不得对尉迟将军无礼!”穆桂英立刻喝道。

    凤姐就愣住了,回头茫然的看向穆桂英。

    穆桂英手一摆,接着喝令道:“我穆桂英已决心率穆家寨的弟兄姐妹们,归顺大魏,为朝廷效力,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,就是大魏皇帝陛下,还不快放下兵器,参拜陛下。”

    凤姐和众女兵们,顿时是一片惊哗,个个难以置信,万没想到自家寨主杀气腾腾的下山,说是要活捉魏帝,这回来之时,竟已归降了魏帝?

    这前后的变化,也太离谱了吧!

    不过凤姐转念又想,穆桂英先前就有归顺朝廷之心,眼下这种情形,显然是已经归顺了朝廷,至于怎么归降的,似乎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猛然间省悟的凤姐,赶紧把手里刀子扔了,慌忙跪在了陶商面前,颤声叫着:“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周围那些女兵们,也皆惊醒过来,哗啦啦跪倒了一大片,皆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拂手示意她们平身。

    一众女山贼们,这才敢战战兢兢的站起来,皆为陶商威势所慑,无人敢仰视。

    陶商瞟了凤姐那衣衫不整的样子,不由开玩笑道:“桂英啊,你们山寨里的女兵们,穿衣的方式还真是独特啊,都这么凉爽么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这才发现凤姐衣裳被扯的稀巴烂,实在是有些不成体统,就赶紧解下自己的披风,几下冲了上去,把凤姐的身体给裹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姐,这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穿成这样?”穆桂英皱眉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个黑炭头干的好事……”凤姐没好气的白了尉迟恭一眼,脸蛋不由也泛起了晕红。

    陶商不用她解释,也看出了个七七八八,便向尉迟恭质问道:“我说尉迟,你把人家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尉迟恭这下才反应过来,明白了大概是天子已经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收降了那穆桂英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,你可冤枉我啦,我这几天可被那帮女人给害惨了……”尉迟恭谨就扑了过来,拜倒在了陶商跟前,把自己吃的苦,绘声绘色的跟着陶商抱怨了一阵。

    陶商只好拍着尉迟恭的肩,笑道:“好啦好啦,朕知道你这几日吃了苦,不过眼下咱们都是一家人了,你就拿出点男儿大度来,这事过了就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都做起了和事佬,尉迟恭也不好再抱怨什么,好在他本身就生性粗犷豁达,自然也不屑于跟一帮女人计较。

    这场意外的风波,就此过去。

    鉴于天色已不早,陶商当晚便决定在这山寨中逗留一宿,待明日再下山赶往真定,同时也给穆桂英时间来砍伐那株降龙树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穆桂英在寨中摆下了酒宴,拿出了寨中珍藏多年的美酒,盛情款待陶商。

    酒过数巡,大家伙喝的都比较尽兴,先前那些不痛快,便跟着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凤姐却不时的偷瞄向尉迟恭一眼,还连连向着穆桂英眼色。

    再饮下几杯酒之后,穆桂英珠子转了几转,似乎心中有了什么鬼主意。

    她便站了起来,向着陶商一拱手,“陛下叫桂英去破天门阵,桂英自然是义不容辞,但桂英要破阵,非少不了凤姐做我的左膀右臂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朕也可以封她做你的副将,让她随你一同前往真定便是。”陶商拂手笑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又道:“不过凤姐对陛下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还请陛下应允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只要朕能办到,都准她。”陶商也是高兴,答应的也痛快。

    穆桂英这下倒是有些不好开口,回头又看了凤姐一眼,凤姐红着脸,连连向她点头暗示,叫她赶紧。

    穆桂英没办法,只好轻吸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是这样的,白天的时候,尉迟将军跟我家凤姐肌肤相亲的样子,陛下也已经看到了,这要是传
不灭龙帝帖吧
扬出去,凤姐的名节就坏了,所以凤姐就说,她这辈子就只能嫁给尉迟将军了,桂英便为凤姐做媒,想请陛下作主,为尉迟将军和凤姐赐婚,还望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陶商还没有说话的时候,尉迟恭刚刚咽进到嘴里边的酒,一口气就全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腾的就跳了起来,激动的嚷嚷道:“陛下,这哪里有的事儿啊,臣什么时候跟那个女人肌肤相亲了,臣冤枉啊!”

    本是脸红的凤姐,当即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你故意扯破了我的衣裳,还那样抱着我,还说没跟我肌肤相亲,你大老爷儿的,怎么敢做就不敢当呢,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我哪有,我那是被你逼的,我又不是故意的!”尉迟恭憋红着脸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故意的,明明你就是故意的,你刚来的时候就一直偷偷看我,我早知道你对我有非份之想了,你就承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我什么时候偷看你了,你这悍妇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就你那模样,老子我怎么会看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吧,我凤姐好歹是穆家寨一枝花,除了我们寨主之外,就数我长的最好了,你能娶了我那是你的福份,你就偷着乐吧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什么穆家寨一枝花,吹牛你都不带喘气的吗,你害不害臊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堂上,尉迟恭就跟凤姐两个,当着众人的面就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倒是看乐了,喝着酒,笑看这俩人斗嘴,瞧的是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穆桂英有些尴尬,只得再次向陶商求助。

    陶商只好大声咳了几声,示意他们停止。

    尉迟恭和凤姐没办法,不敢不听话,只好闭上了嘴巴,大眼瞪小眼的瞪向对方,皆是气呼呼的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陶商饮下了杯中之酒,轻咳几声,笑呵呵道:“我说尉迟啊,朕看你跟这凤姐还真是欢喜冤家,是注定的缘分,这样吧,朕就作主,把凤姐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金口一开,凤姐马上是转怒为喜,忙不跌的跪了下来,又是向陶商道谢,又是抿嘴窃笑,一副暗自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尉迟恭可就傻了眼了,急是苦着一张脸道:“陛下开恩啊,请陛下收回圣命,臣可不敢要那个母夜叉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只好把脸一板,“尉迟,咱们做男人的,就得有男人的担当,人家凤姐的名节都砸在你手里了,你就要负起责任来,怎么能推托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尉迟恭是好生委屈,不知该怎么反驳。

    陶商又正色道:“眼下最重要之事,乃是回往真定去破天门阵,你好好答应了娶凤姐,凤姐高高兴兴的跟着桂英去破,这于公于私都是好事,你还推三阻四什么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言下之意,自然是要尉迟恭要以国事为重,“忍辱负重”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这下就没办法了,却又不甘心又就这样屈从于“悲惨的命运”,只好最后挣扎一下,苦笑道:“陛下一番好意,臣岂敢不从,只是臣家里已有正妻,臣怎好意思把人凤姑娘娶回家,让人家去做小妾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陶商点点头,看向凤姐,问道:“凤姐,敬德他确实已有妻室,你若是嫁过去,就只能做侧室,朕只怕会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那凤姐虽然有中人之姿,相貌勉强还算有些许姿色,但却性情彪悍,完全不符合男人“家有娇妻”的梦想,陶商自然也能理解尉迟恭的苦衷,便想如果凤姐不愿意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谁料凤姐却没有丝毫犹豫,干脆的答道:“我愿意给他的做小的,那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凤姐回答之时,还叉起了腰,那架势好似在说:老娘做小的又怎样,凭老娘的彪悍,还不是分分钟压倒正室,你尉迟家早晚得姑奶奶我做主!

    “这个凤姐,看来是真看上尉迟恭了,人虽然是彪悍了点,这份痴心倒是叫人感动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里安慰开解着自己,遂是一拍案几,大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尉迟敬德你就不要再推脱了,朕现在就下旨赐婚,待破了天门阵之后,朕就在营中摆酒,让你纳凤姐为妾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,陛下真是天底下最最好的明君啊,咱们寨主跟了陛下,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。”大喜之下,凤姐忙是再拜,一时激动,却有些口遮拦。

    穆桂英脸畔顿生微晕,秀眉暗皱,清咳几声,埋怨的瞪了凤姐一眼,心说什么叫“我跟了天子”,还“上辈子修来的福气”,怎么听着那么别扭,好似我嫁给了天子似的,我明明只是归降天子,做天子的臣子而已。

    这边是凤姐开开心心的谢恩,那边尉迟恭却是唉声叹气,不断的摇头,那一张苦瓜脸,好像自己是不是被陶商赐婚,而是直接被宣判了死刑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尉迟恭,你想抗旨不成?”陶商瞪眼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没办法,只好摇头一叹,拱手无奈道:“陛下对臣这么好,臣怎敢抗旨,臣娶她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满意,将手中酒杯高高举起,兴致昂然的笑道:“今晚咱们就喝他个痛快,明天一起就带着降龙木起程回真定,破了大耳贼那天门七十二阵!”

    (今天燕子又准备爆发五更了,兄弟们准备好了没有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