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穆桂英不能说的秘密

第八百七十四章 穆桂英不能说的秘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穆桂英终于降了……

    陶商松了一口气,心想这性格太强烈的召唤武将,还真是不好伺候,说好了默认效忠于自己,结果却费了这么大劲,还得自己亲自出马,才把她给召降了,真是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不过在穆桂英已有效忠于自己的思想,所以也不用废唇舌去说服她,一旦败了,就直接归顺,这也省却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很好,识时务的女人,朕喜欢,快起来吧。”陶商伸手就去扶她。

    陶商也没别的心思,可当他的手触碰到了穆桂英的胳膊之时,她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,浑身剧烈一颤,本能的从地上跃了起来,慌忙后退三分,一张脸是又红又紧张。

    陶商给她这激烈的反应,倒是吓了一跳,手悬在半空中,脸上不由露出尴尬茫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朕只是扶一下你而已,没别的意思,用不着这么大的反应吧。”陶商有些无辜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关陛下的事,是我的问题……”穆桂英低下了头,脸畔微晕,一脸歉然。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?”陶商反而更加好奇,“你有什么问题,跟朕说说?”

    穆桂英表情愈加尴尬,脸蛋也越来越红,几次欲言又止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饮。

    陶商看她那为难的样子,也不好再逼问,便拂手大度一笑:“算了,你不想说朕也不勉强,小事而已,朕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。”穆桂英这才松了一口气,忙拱手道谢。

    穆桂英既降,对于那帮山贼,陶商当然没必要再赶尽杀绝,遂是下令给秦琼,停止围杀。

    穆桂英也赶紧给她的部下们,传下了号令,命他们放下武器,跟着自己归顺朝廷。

    一众山贼们本就是唯穆桂英这个寨主之命是从,如今又被官军打的惊魂丧胆,自然是纷纷放下武器,老老实实的接受招安。

    陶商便令秦琼给这些山贼们拨去官军衣甲,把他们就地整编为魏军,同时令穆桂英继续统领。

    穆桂英不想陶商如此大度,竟然还允许她保留部曲,自是感激不尽,谢了又谢。

    “桂英,你知道朕费了这么大周折,亲自前来招降你,是为什么吗?”陶商终于把话引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桂英也不知,请陛下明示。”穆桂英心中也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她实在也想不明白,堂堂大魏天子会对自己一介小小山贼这么感兴趣,劳师动众的御驾亲征,就为招降自己。

    陶商便将自己在真定一线跟汉军对峙,汉军如何摆下天门七十二阵,自己如何无法破阵,大将项羽又如何被那毒阵所伤,晕迷不醒的整个经过,和盘说与了穆桂英。

    “朕麾下有神医提到,汉军的毒阵只有降龙木可以解,朕又听说你穆家寨中,就有一颗降龙树,所以朕前番才派使者招安你,你却把朕的使者乱棍打回,朕也是没办法,只好亲自来请你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道明实情,穆桂英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,歉然道:“桂英没想到陛下前番招降,是为了军国战事,如果知道的话,桂英怎敢任性造次,自然是即刻带着降龙木归顺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寨中确实有降龙木?”陶商精神大为振奋。

    穆桂英点头道:“我穆家寨聚义厅后边,确实生长了一颗百余年的降龙木,当年家父正是看中了那降龙木,才在那里建立穆家寨,说这降龙木有灵性,早晚会庇佑我穆家兴旺发达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听到她有降龙木,便松了一口气,又问道:“那令尊呢,现下可好?”

    提及其父,穆桂英俏丽的脸庞上,立时燃起了熊熊怒焰,咬着贝齿恨恨道:“家父在几年前,就被刘备给害死了!”

    被刘备所杀?

    陶商顿时好奇心起,没想到这系统精灵的安排,竟然如此逼真,连穆桂英的身世都编写这等祥尽真实。

    于是陶商便怀着好奇,听完了穆桂英的叙说。

    原来她穆家本是中山国人氏,当年她父亲被袁氏误认为黄巾余寇,不得已才逃出了中山国,前往山中落草为寇。

    后来物换星移,虽然袁氏已不复存在,但其父因为山贼身份,也不敢再回乡从良,只好继续当山贼。

    谁想数年前,还是燕王的刘备率军大举南侵,铁骑肆意冀北的中山国等地,肆意的抢掠人口财富。

    当时穆桂英的父亲恐乡邻遭燕军兵祸,便带着一帮兄弟下山回乡,想要把穆家村里的人,统统都接入山中避难。

    谁想到,其父也是命不好,在回山的半道上,正好遇见了燕军铁骑,结果全军覆没不说,穆家村的乡亲族人们,也被燕军杀尽。

    而据逃回来的幸存者说,当年杀其父者,正是汉国的大将军关羽。

    “关羽,竟然是穆桂英的杀父仇人!”听到这里,陶商不由是暗中奇叹。

    穆桂英则恨恨道:“从那时起,我就对天发誓
神级盗墓系统笔趣阁
,早晚有一天,要亲手杀了关羽,灭了刘备,为父亲和死去的穆家族人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陶商看着穆桂英却愤恨的样子,看得出她的恨是发自于内心,复仇的欲望是多么的强烈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便轻吸一口气,郑重道;“朕要灭汉国,一统天下,你要为父报仇,杀关羽诛刘备,看来我们两人是有着共同的目标,放心吧,朕在此起誓,一定会让你实现你的复仇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。”穆桂英忙是跪伏下来,感激道:“陛下若能让桂英报了复仇,桂英愿为陛下做任何事,哪怕做牛做马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等奇女子,我怎么舍得让你做牛做马呢,只要让我得到你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就好了,我的要求不高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感叹,却是下意识的伸起手,想要扶她。

    手到半路时,陶商才想起方才她那怪异的表现,便又收了回来,笑道:“你快起来吧,朕就不扶你了,免的又被你吓到,朕的胆子其实也很小的。”

    本是激亢的穆桂英,给他这一番开玩笑似的自嘲,逗的不禁噗哧一声笑了,脸畔微晕悄生,抿嘴笑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便又道:“做牛做马就不用了,朕知道精通阵法,所以这一次,朕不但要你的降龙木,还要你随朕前往真定,为朕破了大耳贼那天门七十二阵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穆桂英身儿一震,眸中再次吐露惊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怎……怎知道桂英精通阵法?”穆桂英禁不住惊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朕就是知道。”陶商呵呵笑着搪塞了过去,自然是不能告诉她,自己知道她身上有“破阵”天赋吧。

    穆桂英对陶商愈加充满了深深的奇叹,半晌才回过神来,便拱手道:“不瞒陛下,桂英前些年曾遇上一位云游太行的世外隐士,因为误被猛虎所伤,被桂英救下,他为报答我的救命之恩,便将自己的阵法之术,统统都传授给了桂英。”

    “世外隐士,这人是谁?”陶商立时又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穆桂英摇了摇头,“这位世外高人不肯透露自己性命,所以桂英虽与他相处半年之久,却始终不知他的尊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穆桂英眼神中燃起了猎猎战意,遂道:“桂英也没想到,我学的那些阵法,竟然会有朝一日有用武之地,既然陛下有需要,桂英自当竭尽全力为陛下破了大耳贼的阵法。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回归到了正题,便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速速取了降龙木,随朕还往真定大营吧,免的朕离营太久,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于是,陶商便叫穆桂英带路,带了数百精骑,直奔穆家寨而去。

    方走出大营不久,陶商猛然想起一事,便问道:“桂英,朕的那员大将尉迟恭被你活捉了去,你没怎么为难他吧?”

    陶商不提尉迟恭便罢,一提起来,穆桂英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尴尬,便吱吱唔唔道:“桂英有心归顺陛下,自然不会把那尉迟将军怎样,只不过是把他吊在了房梁上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吊在房梁上?”陶商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桂英也是没办法,谁让那个黑炭头嘴太贱了,桂英只好让他吃点苦头……”

    穆桂英当下便将尉迟恭在聚义厅中,如何开嚣张自恃,嘴里不饶人,还满嘴喷唾沫星子,逼的她把他给吊起来,勒住嘴之事,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陶商听罢,不由哈哈大笑,“这个黑炭头啊,嘴也是你,让他稍稍吃点苦头也是活该了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陶商没有怪罪,却才松了口气,却又不好意思道:“那位尉迟将军已经被吊了一整天,再吊下去恐怕会被吊出人命来,陛下,我们还是快些回山寨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想想也是,便打马扬鞭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穆家寨。

    天色渐明,聚义厅中,凤姐和那些留守的女兵们,一夜未睡,这时不由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尉迟恭依旧被吊在房梁之上,嘴巴堵了说不出话来,只能唔唔个不停,这会也没了力气,只能耷拉着,如死猪般吊在房梁上,痛苦的是脸都变形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原本老实的尉迟恭,突然间又唔唔了起来,还不断的双腿夹动裤裆,不停的向凤姐递眼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黑炭头,老实了大半夜,怎么突然间又折腾起来了?”凤姐白了他一眼,打算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尉迟恭唔唔的更厉害了,拼命的扭动着身体,脸鳖到通红,一副难受的样子,好像是有什么话非说不可。

    凤姐本不打算理会,但转念又想,他们寨主有心归顺朝廷,这黑炭头到底是朝廷大将,绑了也就算了,若是绑出什么性命之忧来,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凤姐便解下了他嘴里的丝巾,冷冷喝道:“黑炭,你瞎折腾什么,给老娘老实点,不然我抽你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嘴一松开,连喘气都来不及,就嚷嚷道:“臭娘们儿,快放本将下来,老子我要屙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