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七十章 轻 敌

第八百七十章 轻 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,大营。

    皇帐中,陶商正闲坐在那里,闲品着小酒,坐等着穆桂英来投奔。

    这数天的时间里,刘备又几次派人来挑战斗阵,陶商都高挂免战牌,任凭刘备派人于营外大骂挑衅,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那名使者去而复返,跪倒在了陶商的跟前,结果却让陶商大出意外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,那姓穆的女匪实在是目无天威,她不但拒绝了前来军中效力,还叫她手下那些女兵,打了臣好一顿板子,哎哟”

    使臣在下边是哭诉,边不时的捂着自己的屁股,痛的是直咧嘴。

    陶商神色震动,眼中迸射出意外,忙用意念问道:“我说系统精灵,你不是说穆桂英是默认效忠于我的么,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本系统确实默认穆桂英效忠于你,但由于对象性格太过强烈,必须要宿主亲自出动,对象才会投奔。”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,历史上这穆桂英确实是牛,历史上抓了杨宗宝之后,逼迫他跟自己成亲,才同意为杨家将出战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朕要屈尊被逼成她成亲,她才会投奔于朕么,要是这样的话,那倒是省了朕的不少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想到了穆桂英的联姻武力附加值,若真是如此的话,那他还巴不得呢。

    阶前尉迟恭敬却火了,哇哇骂道:“这个姓穆的女娃子,太不识抬举了,不来也就罢,还敢打咱使臣,陛下,你就让臣出马吧,臣必定把那女贼人,活捉了绑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穆桂英无视圣旨,形同于反贼,臣愿领兵去征讨她。”罗成也愤然请战。

    麾下那些大将们,一个个都愤慨难当,无不是纷纷叫战,都没把穆桂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都小瞧了穆桂英了,要是让你们出战,我看你们谁都不是她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却又灵机一动,再次用意念问道:“系统精灵,朕再问你一下,倘若朕派大将去征讨那穆桂英,她会杀了朕的大将吗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对象穆桂英默认效忠于宿主,只是尚未投奔而已,所以她不会杀害宿主手下将领,最多只是造成一定外伤。”

    有了系统精灵这句话,陶商心里就有底了,脑海里面琢磨出一个计划,也更加有了信心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轩眼他已权衡出利弊,遂喝道:“韩信乐毅何在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两员元帅之才齐声出列。

    陶商拂手喝道:“朕命你二人打着朕的旗号,在此统帅我主力大军坚守营盘,继续只守不攻,不得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。”二人领命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又射向那门神二人组,喝道:“尉迟恭秦琼听令。”

    “臣听候陛下吩咐。”两员猛将也赶紧出列。

    陶商便大声令道:“穆桂英无视朕的旨意,朕命你二人率一万兵马,随朕亲自前去收服了他,尉迟恭统三千先锋先行,朕与叔宝随七千后军在后,今夜就出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。”二将概然领命。

    领命后,尉迟恭却又有些不以为然,嘀咕道:“我说陛下啊,对付那么一个女山贼,由臣出马就足够,何需劳动陛下御驾亲出,陛下也太看得起那女山贼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那穆桂英英很好对付么,你若轻敌,到时候你就知道错字怎么写了。”陶商冷笑道,语气中暗藏深意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压根不信,心想不就是个女流山贼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便拍着胸脯道:“我尉迟恭还就在这里跟陛下吹一次牛了,不等陛下的后军到,臣必已活捉了那女山贼,让她给陛下你暖床。”

    “暖床”二字一出口,原本被他营造出来的慷慨气氛,一下子就变了味,大帐中顿时响起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陶商摇头一笑,叹道:“朕倒是想啊,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信是吧,那臣就偏做给陛下看,臣这就先行出了,陛下你千万别急着跟上来啊,说不定你还没有出,臣就已经把那女山贼拿下了……”尉迟恭边是唠唠叨叨,边迫不及待的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尉迟恭离去的身影,陶商却喃喃冷笑道:“牛皮你倒是吹的大,朕就不信你有那个本事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借着夜色的掩护,陶商便以秦琼为将,率了七千精锐步骑,趁夜离开大营,向着西面太行山方向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而尉迟恭为了争功,则抢行几个时辰出,一路是狂奔,想着把陶商甩在后边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陶商自己虽离开,但有韩信和乐毅两员统帅之才在此,又有三十五万大军,只要按兵不动,就算刘备趁势来攻也无防。

    至于那穆桂英,虽然实力不容小视,但根据情报,穆家寨中最多也就千余兵马,自己带着十倍之兵前去,也足以拿下。


官场局中局无弹窗
   “穆桂英啊穆桂英,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瞧瞧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思潮澎湃,脑海里不构想象穆桂英的样子,打马扬鞭,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军狂奔了数天,日是午后时分,陶商已进抵了井陉关以北的山区,即将进入穆家寨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就于平地已尽,山势愈急,陶商遂是下令放慢行军度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跟随在身边的秦琼,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陶商马鞭一扬,“有话就直说,朕不喜欢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秦琼便指着四周山势道:“陛下,这太行山险要不逊于秦岭,那穆桂英手下兵马虽少,但他们却据有山势险要,我军虽有一万之众,只怕强行攻打敌寨,未必就能攻得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叔宝,你终于看出这一点了。”陶商欣尉的看向了秦琼,目光中浮现一丝赞赏。

    “难道陛下早就料到了这一点?”秦琼目露奇色,“既然如此,那陛下为什么不多带些兵马前来?”

    陶商却扬鞭指着巍巍太行,感叹道:“这太行之险,不逊于蜀道艰险,想当年张燕率黑山军正是仗着太行山险,才能叫袁绍耐何不了他,若非当初他是为了救袁尚的晋国,主动率军下了太行山,只怕朕到这个时候,都未必能够将他剿灭。”

    “那陛下的意思是……”秦琼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陶商话锋一转,“所以说,太行山如此险要,就算朕带再多的兵马来也无用,反而还有可能惊走那穆桂英,倘若她弃寨而逃,遁入了太行山小深处,咱们去哪里去找她?”

    “臣好象是听懂了。”秦琼点着头道,“陛下故意带这点兵前来,莫非就是想麻痹那穆桂英,故意诱她下山主动来跟咱们交锋,到时候才好用计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拍着他肩膀赞道:“不愧是秦叔宝,比那黑炭头聪明多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天子的称赞,秦琼是受宠而惊,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报”

    这时,前方一斥侯,带着匆忙的尖叫声飞奔而来,打断了他君臣二人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那斥侯飞奔而来,滚鞍下马,颤声叫道:“启禀陛下,前军尉迟将军中了那穆桂英的埋伏,前军溃攻,尉迟将军也被那女贼给活捉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左右将士,听得这震惊的消息,无不是一片哗然,个个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“尉迟敬德他竟然……竟然被生擒了?”秦琼也惊到嘴巴张到老大,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可是尉迟恭,拥有门神天赋的大将,连吕布这等武圣级别的人物,都能够硬扛的猛将,自出道以来,可是让多少牛人在他面前吃鳖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尉迟恭,却竟被一伙乌合之众的山贼给击败,而且他自己还被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那个活捉他的人,还是一个女流之辈!

    这不可思议的结果,简直是惊破了魏军将士们的下巴,如何能不叫他们震惊不解,不叫秦琼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个穆桂英啊,果然是非同一般,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,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会一会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没有丝毫惊讶,好似这结局早在他意料之中,非但不惊,他英武的脸上,甚至还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陛下是怎么回事,尉迟恭大败被擒,陛下非但不急,竟然还笑的出口?”秦琼瞟到陶商那表情,却愈加惊奇不解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他身形蓦在一震,似是想到了什么,忙道:“陛下莫非早料到尉迟恭不是那穆桂英对手,所以才故意让他统前军先行,陛下是早料到他会被击败,会被生擒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叔宝,你是越来越聪明了。”陶商点头又赞,嘴角扬起诡笑,“朕不让那穆桂英尝点甜头,怎么能骄她的心,又怎么能助长她的自信气焰,诱她乖乖的下山来跟朕交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琼恍然省悟,脸上不禁浮现出了更加强烈的佩服之色,啧啧叹服道:“没想到陛下深谋远虑,早在出征之前,就已经料到尉迟恭夫轻敌之利,可惜啊,那黑炭头是自信过头了,还拍着胸脯说不等陛下到,就已经活捉了穆桂英,结果却反被人家给活捉了,真是出丑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秦琼忽然表情变的警张起来,“陛下,那女山贼捉了黑炭头,不会对他下杀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朕保证那黑炭头不会有性命之忧,至于会不会受皮肉之苦,那朕就不知道了。”陶商有系统精灵的保证,自然也就不担心尉迟恭的性命安危。

    秦琼这松了口气,又道:“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陶商脸上流露出玩味笑容,挥鞭喝道:“传令下去,就地安营扎寨,坐等着那穆桂英杀上门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