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六十八章 阴损的毒招

第八百六十八章 阴损的毒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真定城,南门。

    城楼之上,刘备负手而立,俯视着城前的天门七十二阵,灰白的脸上,流转着丝丝得意自信。

    诸葛亮和庞统两位谋臣,分立于左右,一个个也是自信闲然,不时的彼此相望一眼,似乎在为他二人联手的杰作而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片刻后,安禄山去而复返,城门大开,他直上城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那陶贼可敢应战?”刘备背负着双手,冷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安禄山脸上肥肉气的在抖,拱手道:“禀父皇,那陶贼接下了挑战,态度却着实有点狂。”

    当下安禄山便将陶商,那番对刘备颇有羞辱性的回复,添油加醋的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陶贼,到了这个时候,还敢轻视于朕,可恨——”刘备拳头紧握,狠狠的击打在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旁边诸葛亮却笑着宽慰道:“陛下息怒,那陶贼只不过是逞口舌之快而已,陛下若因此生气,反而正中他下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陛下,嘴巴上占点便宜有什么用,等他折戟在我天门七十二阵之时,有他哭的时候。”庞统也讽刺的宽慰道。

    刘备的怒气,这才稍稍平伏几分,灰白的脸上重燃傲色。

    这时,那安禄山却又凑近刘备,不解问道:“父皇,我大汉名将那么多,父皇为何非要叫那侯景一个降将来主持天门七十二阵,那姓侯的有什么能耐,叫儿臣去也比他强啊。”

    “山儿啊,你要学的还很多啊……”刘备却故意不点明,笑的玩味。

    安禄山一愣,一头雾水,看不明白刘备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诸葛亮却摇着羽扇,笑眯眯道:“安将军,这正是陛下用人的高明之处,想那侯景本为魏将,陛下现在却用他来主持天门七十二阵,让他来对付魏人,无论是陶商还是魏军上下,知道了之后,精神能不受打击么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这才恍然大悟,横肉的脸上顿时涌起了无尽的佩服,忙是向刘备一揖到底,叹服的恭维道:“父皇手段高明,深不可测,儿臣佩服的是五体投地,看来儿臣还有很多东西要跟父皇说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马屁,拍的刘备是心里一阵的舒服,先前的那丁点不快,跟着就烟销云散,禁不住就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禄山抬起头来,悄悄瞄了刘备一眼,看着被他哄的开怀得意大笑的刘备,那原本崇拜的目光中,悄然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。

    这时,魏军阵中,狂尘骤起,一队兵马狂奔而出,直奔天门阵而去,显然是陶商已派出大将,想要破阵。

    笑声嘎然而止,刘备抬手一指天门阵,傲然冷笑道:“孔明,士元,就让朕好好欣赏欣赏,你们的这个杰作,是如何让陶商损兵折将的吧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,一派自信的气氛,汉国君臣讽刺的目光,统统都射向了天门阵。

    天门阵内,愁云惨淡,庞然大阵就仿仿佛一颗颗星辰,在围绕着宇宙的中心,缓缓的运转。

    而那宇宙的中心,就是阵中央处,那一座高有三丈的高台。

    那座高台,耸立于空中,布阵的汉军士卒清晰可见,阵外的魏军也能看见,明显是整个天门七十二阵的控阵中枢。

    高台上,侯景手执令旗,扶剑傲立,一双冷峻如铁的狼目,冷冷注视着阵南方向,那滚滚逼近的魏国破阵之军。

    侯景的目光,悄悄的向着后方的真定城头看了一眼,冷峻的脸上,悄然掠过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刘玄德,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,你叫我来主持这天门阵,无非是想借我降臣的身份,来打击魏军的精神斗志而已,哼,正好也给了我立功的机会,到时候你不得不给我加官进爵,权力好处在手,才是王道……”

    侯景暗自冷笑过,狼目转向了前边,突然间大喝道:“时机已到,亮出本将的将旗,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侯景的大名吧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高台上的亲兵们,即刻将那一面“侯”字大旗,高高树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军将士,皆清楚的看到了那面耀武扬威般的“侯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“侯字旗!陛下,主持天门阵的,竟然是侯景那个叛贼!”尉迟恭眼尖,第一个看到,愤怒的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射去,立时也看到了那面“侯”字将旗,汉军之中,侯姓大将,除了那个侯景之外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立时燃起了深深的厌恶,还有无尽的恨意,脑海中立刻就浮现起了田单首级,被悬于城门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耳贼,还真是信任这个叛贼,竟然让他来主持天门阵。”旁边的秦琼却奇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伙淡定,大耳贼这是故意用侯景主持大阵,想要打击我军精神士气,咱们越是情绪愤怒,就越上了那大耳贼的当了。”陈平却心思缜密,一语就道破了刘备的用意。

    尉迟恭恍惚,只好强行压下了怒火,却又喃喃骂道:“这个大耳贼,还真是够阴的,你说的对,咱们不能上了他的当,我不怒,我不怒,我一点都不怒,气死你个大耳贼。”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,本是慨慨难当,被侯景的出现所刺激,但转眼间,却又被尉迟恭这小孩耍无赖似的一番话,给逗的火气全无,纷纷暗笑。

    陶商的怒火也熄了一半,心中暗暗发誓,“侯景,你等着吧,我陶商若不亲手宰了你,我名字就倒着写。”

    大魏君臣的目光们,旋即又射向了破阵的项羽所部,皆是暗暗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前方向,项羽已纵马如风,奔至了天门阵边缘,前方敌阵缓慢运转,正好是朱雀子阵转至了正南面。

    先从朱雀子阵破阵而入,这正是刘基教给项羽的破阵之法。

    就
求胜之路无弹窗
在项羽打算入阵时,却突然间看到敌阵中枢高台之上,树起了一面“侯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项羽脸色立变,雄目怒睁,骂道:“原来竟然是侯景那无耻叛贼主持敌阵,这个狗贼,他竟然还有脸出现,我非杀了他给田单报仇雪恨不可。”

    怒火狂燃而起的项羽,挟着一腔怒火,率领着一千精锐之军,撞入了朱雀子阵之中,手中金枪狂舞而起,将阵中敌卒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血雾冲天而起,破阵之战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陶商则驻立于马上,鹰目一转不转的盯着敌阵。

    他看到项羽破阵军刚刚杀入朱雀阵,中枢高台之上,侯景便即刻摇动令旗,那原本缓缓运转的天门阵,突然间开始加速运转起来,转眼间便将项羽一千余将士,裹入了巨阵深处。

    “这天门阵应该真正转运开来了,刘半仙,你可看明白了什么吗?”陶商目光不移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基的神经早已紧绷到了极点,目光死死盯着天门阵,嘴里念念有词,五指不断掐动,显然在计算敌阵运转变化,想要从中算出这天门阵的运转规律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听到了陶商的问话,却没有回答,不是他不想回答,而是他根本没有回答的空隙。

    那八卦阵本就变化无穷,虽然只有八卦,但却能衍生变化,而天罡地煞阵更是根据星宿变化所创,变数更加繁复,天门阵融合了这两套阵法之精华,其复杂程度,更加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几乎达到了每一分钟却在变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刘基是根本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,只怕稍稍一瞬间的分神,就有可能错过了阵法变化,无法再计算下去。

    半晌后,刘基额头已是浸出了一头的汗珠,显然已绞尽了脑汁,耗极心力脑力。

    忽然间,刘基长吐了一口气,终于是停止了计算,脸上浮现出了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天门阵变化多端,实在是太过复杂,臣对阵法所知实在有限,实在是无法再计算下去了。”刘基摇着头,苦笑着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想也不想,拂手大喝道:“立刻鸣金收兵,叫项羽撤回来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圣旨传下,军中立刻金声大作,响彻四野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看向天门阵,眼眸中透射着丝丝缕缕的担忧,在为项羽的安危担忧,心中暗忖:“我还是小看了这天门阵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先前看刘基还能看破一部分阵法,才会让项羽去试探破阵,眼下看刘基这副样子,便知这天门阵实在凶险神妙,根本不是先前所想那么简单,自然不能再让项羽冒险。

    视野之中,只见天门阵中愁云密布,隐隐约约看到血柱不时的喷起,听到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金声响起已久,却仍不见项羽出来,陶商眉头越凝越深,他已准备下令全军发动进攻,正面辗压天门阵。

    所谓斗阵,就是双方默认不许大军冲击,一方摆阵,一方只派部分兵马破阵,这是自古以来默认的传统。

    陶商若是大军压上,就等于坏了斗阵的规矩,就算最后能救出项羽,也会为敌人耻笑,有损有名望。

    不过,在陶商看来,项羽这员初级武圣级别的大魏第一猛将,其重要性远远比那所谓的虚名要重。

    就在这关键时刻,陶商就惊喜的看到,一道金色的闪电,从东南角的玄武子阵撕开了一道口子,项羽率领着七十名骑兵,仓皇艰难的从血雾中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门阵依旧在运转,项羽破阵失败,所幸还活着,陶商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去时项羽是一千兵马,冲出来时却只有七十余人,也就是说,其余九百多人,全都死在了阵中。

    众目注视下,项羽带着那七十余名染血的残兵,匆忙的奔回了本阵。

    陶商刚想上去迎时,马上的项羽,身子却忽然一歪,竟然从马上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吃了一惊,急是翻身下马,将项羽扶住,却见项羽已嘴唇发紫,眼圈泛黑,似乎是中了毒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这时,其余大部分残兵们,也纷纷倒地,皆跟项羽一样状况,只有少部分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陶商冲那几句幸存者喝问道。

    那些幸存的残兵们,便苦着脸说,他们入阵之后不久,便折损了半数兵马,金声响起后,就拼命向南冲杀,在经过其中一阵时,敌军忽然施放出了黑色的雾气,半数的兄弟都倒在了那有毒的雾气中,只有他们这七十来人,随着项羽杀了出来,没想到还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毒气!

    这天门七十二阵中,竟然还藏有毒气?

    陶商心中是一阵厌恶恼火,却也顾不得许多,即刻喝令扁鹊前来救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扁鹊赶到,又是把脉又是用药,忙首了好一阵子后,才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项羽他们可有救?”陶商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扁鹊叹道:“项将军他们所中的这种毒气,乃是提炼自于高句丽的一种有毒之花,所幸项将军他们只是稍稍吸入,所以才只是昏迷,没有当场死亡。臣适才已经给他们用了针灸之法,勉强镇压住了毒气扩散,不过想要彻底根治的话,还需要一种很罕见的药材才行,否则项将军他们早晚会毒气攻心而死。”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,这毒气必是刘备征伐高句丽时所得,没想到竟然会被诸葛亮他们用在这天门阵中,也真是够阴损的。

    不过听得还有救,陶商便松了口气,问道:“是什么药材,朕立刻就下旨去从太医院调运来。”

    扁鹊摇了摇头,指着西面道:“这味药材极其罕见,只有太行山中才有,叫作降龙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