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六十七章 天门七十二阵

第八百六十七章 天门七十二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庞统傲然一笑,拱手道:“禀陛下,臣等所创此阵,名叫作天门阵!”

    天门阵!

    刘备表情更加惊奇,这个什么天门阵,他是闻所未闻,也不知精妙在何处。

    不过他看到诸葛二人是信心百倍,便猜想此阵必定极是厉害,旋即信心大大增,欣然道:“好,朕相信你二人的实力,从明天开始,就由士元来摆这天门阵,你们想调用多少兵马,朕就给你们多少兵马。”

    “请陛下放心,臣必用此阵,重创陶贼军心士气,以报他当年羞辱朕之仇。”庞统是慨然领命,一身的从容自信,仿佛胜负已在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当下,刘备便发下了圣旨,拨与了庞统数万精兵,令他日夜操练阵法。

    一连七天,庞统都教授汉卒们,精心演练阵法,七日之后,士卒演练已熟,刘备便亲笔写下一道战书,派人送往魏营,向陶商挑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营,皇帐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那道来自于汉营的战书,已经拿在了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极语气极其狂傲,充满了挑衅和蔑视的挑战书。

    在那道战书中,刘备狂妄的宣称,他不但要杀田单,还要杀尽一切效忠于陶商之人,最终将陶商也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在言语逞狂之后,刘备才狂傲的称,他要在杀死陶商,踏平魏国之前,摆下此阵先羞辱一下陶商,问他有没有这个胆量,前来破阵。

    “刘备的口气,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张狂了,看来他现在是自以为实力强了,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了,可惜啊,这激将法使的太过拙劣了。”陶商英武的脸上,扬起讽刺的冷笑,将手中那道战书,示于了众臣。

    众臣看过刘备这道战书,无不是勃然大怒,大帐中一起掀起了一片愤慨的骂声。

    “刘备这大耳贼,竟然敢这般口出狂言,陛下,就让臣去破阵吧,臣一定狠狠的羞辱那大耳贼一番!”马超第一个站出来,愤慨的请战。

    自从马云禄嫁与陶商,马家成了大魏帝国的外戚之后,马超确实是每战都拼尽全力,似乎视马氏的命运,与陶氏已经是紧紧的绑在了一起,为陶商而战,就是为自己马家而战。

    项羽也怒道:“刘备前番被咱们破了八卦阵,他是教训没有吃够,还想跟咱们斗阵,当真是不自量力,臣愿领军去破阵,扬我国威。”

    其余罗成,秦琼,徐晃等大将们,一个个也皆愤愤难当,争先恐后的请战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,你怎么看?”陶商却压住了火气,看向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结结巴巴道:“刘备此举,无非是想通过斗阵取胜,来打击我军士气,提振己军斗志,我们若是不接受他挑战,反而会被敌人视为畏惧,正中刘备下怀。而且,我们现在的策略,正是要拖延时间,刘备主动提出斗阵,不正是给了我们机会么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颇以为然,便道:“这么说,你刘半仙也是赞成斗阵了,你上通天文,下通地理,对阵法也应该了如指掌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刘基却没那么自信了,苦笑道:“还真是不……不巧啊,臣于阵法之道,反而是不太精……精研。”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皱,没想到刘基也有软肋,要说这斗阵的话,自然是张良的看家本事,当年那一场斗阵,也正是张良识破了诸葛亮的八封阵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张良正在并州一带,辅佐卫青李牧收复并北五郡,一时片刻也抽不开身,想要依靠张良来破阵,似乎是不太现实了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陶商一拍案几,欣然道:“想那么多做什么,明日先会一会大耳贼再说,朕倒要看看,他能摆出个什么了不起的阵法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便听到北面真定城方向,锣鼓喧天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斥侯飞奔来报,言是近万汉军士卒,已于真定南门之前,摆下了一座庞然大阵。

    “刘备,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朕表演了么……”陶商冷笑一声,遂是下令诸军集结,出营破阵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陶商已率近五万步骑大军,出营望北,兵临真定城南门一线。

    举目远望,果然看到一座庞然大阵已经布列完毕,占地有数里范围,形如八卦圆盘,内中旗帜翻飞如潮,兵甲森森,刀枪林立,如森林般密集。

    陶商再细观察,却见这座庞然巨阵,又是由一个个子阵组成,每一个子阵都各不相同,围绕着阵中那一座高台缓缓转动,四时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阵,怎么看起来有点像八卦阵……”陶商喃喃道,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日张良击破诸葛亮八卦阵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不,这阵不是八卦……阵。”刘基却摇了摇头,语气变的激动起来,“臣虽不精通阵法,但也略通皮毛,此阵看起来既有八卦阵的痕迹,又有天罡地煞阵的样子,臣以为,此阵应该是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融化在一起,所创造出来的一个全新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天罡地煞阵?”陶商听到这个闻所未闻的名字,英武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奇。

    左右谋臣武将们,也都是一脸新奇。

    这时,陈平眼前却一亮,忙道:“臣听说荆州有位大隐士,名叫作司马徽,此人不但有经天纬地的智谋,还精通奇门遁甲之极,卧龙诸葛亮和凤雏庞统,就是此人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司马徽这个大名鼎鼎的名字,陶商不由神色一动,脑海里迅速的回想起了这个不世出的人物。

    史书对此
英雄联盟之王族重临笔趣阁
人的着墨并不多,只是记载了他向刘备推荐了诸葛亮,又点出了卧龙凤雏的名字,这才引起了刘备的好奇,最终促成了三顾茅庐。

    而当刘备想邀司马徽出山之时,此人却又说自己是山野闲人,不问世事,只求隐居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了,既然是山野闲人,与世无争,又为何要推举自己的弟子出来,搅动风云,影响了整个历史进程呢。

    这个司马徽给人的感觉,只是名义上的不问世事,实际上却借着隐居为名,悄悄的躲在幕后,暗中影响搅动着天下局势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神思之时,陈平继续道:“臣还听闻,这司马徽同样精通阵法,尤其精通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两门神妙阵法,据说他把这两门精妙阵法,分别传授给了诸葛亮和庞统,而这庞统投奔刘备已多年,没想到他竟跟诸葛亮联手,把这司马徽传授的两门神妙阵法融合在一起,创出了眼前这个阵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这下算是明白了,原来这是水镜先生那两位高徒,联起手来创出了这么个巨阵,想要在自己面前狠狠秀一把。

    这些阵法什么的,刘基这等谋士听的明白,韩信乐毅就更不用说了,至于项羽罗成等大将们,多多少少也能听的懂,唯有大字不识一个的尉迟恭,却是听一头雾水,完全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不耐烦了,嚷嚷道:“什么八卦阵九卦阵,什么天罡还是天软阵,管他是什么鸟阵,陛下你给我几千精兵,我几下就给大耳贼的鬼阵捅他个稀巴烂!”

    陶商只白了他一眼,也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尉迟兄,你可别小瞧这阵法,这其中可有玄机了,你不懂怎么破阵,就这么贸然闯进去,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秦琼从旁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说的好吓人哦,不就是一个破阵么,有那么神么。”尉迟恭不屑的一扁嘴,“我说秦富,你不是怕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二人仿佛是天生的难兄难弟,这种时候都能斗起嘴来,把左右文武们看的是忍唆不禁,倒也缓和了些许肃然的气氛。

    陶商摇头无奈一笑,目光再次望向那庞然巨阵,暗忖:“诸葛亮和庞统二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我看这个合体的巨阵,就算张良在此,未必都有十足的破阵把握,形势还真是有些棘手呢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神思之时,对面汉阵一骑绝尘而出,单骑直奔己军阵形而来。

    那汉骑手执使者旗号而来,陶商便下令,全军不得放箭,容他近前。

    敌骑驰近,来者乃是一名身形肥硕,满脸横肉的汉国将军,一身的狂戾傲慢之气。

    那人奔至五十步外,勒住战马,粗大的嗓门傲然叫道:“我乃大汉将军安禄山,特奉我家天子来向魏帝问话,可有胆来破我们的天门七十二阵!”

    安禄山!

    听到那来敌自报家门,陶商神色微微一动,旋即嘴角扬起了意味深长的冷笑,冷哼道:“安禄山,你终于露面了么,看来你这个反骨仔,果然投奔到了刘备麾下,很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笑意一收,陶商轻吸一口气,傲然道:“安禄山,你滚回去告诉刘备,他既然这么不长记性,朕就再好好教训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陶商出言不逊,听的安禄山颇为恼火,但顾忌着这么靠近魏阵,又不敢太过冲动,只得憋了一口气,冷哼一声,拨马飞奔而还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,你可知怎么破这天门七十二阵吗?”陶商目光看向了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眉头暗凝,细看敌阵半晌,方才不太自信的苦笑道:“这个天门七十二阵,既有八卦变化,又有周天星宿变化,实在是太过复仇,以臣的能力,也只能看懂一部分而已,无法完全看破。”

    “一部分就一部分吧,今日无论能不能破,都不能丧了我大魏的军威胆气,怎么着也得也试一试再说!”

    陶商神色决然,回首望向诸将,喝问道:“尔等谁敢破阵?”

    号令一出,麾下项羽马超罗成等武道不凡的猛将们,纷纷慷慨请战,皆愿去拼死破阵。

    “项羽,朕命你率精骑一千,去给朕击破敌阵。”陶商目光最后落在了项羽,这员大魏武道最强之将。

    其实陶商自己也对破阵没有必胜的把握,但为军威士气,自然得试上一试,哪怕最后失利也无妨。

    失利可以,但若把破阵大将,折在了阵中,那就正中了刘备下怀,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才会选中了项羽,哪怕破阵失败,项羽也可以凭着初级武圣的超强武道,强行杀出阵来。

    “臣领命。”项羽没有一丝含糊,慨然领命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一面调集精锐兵马,一面叫刘基把他所知道的,所有关于这天门七十二阵破阵之法,统统都告于了项羽。

    项羽闭目沉思片刻,消化着刘基所说。

    半晌后,项羽陡然间睁开眼前,毅然道:“陛下,刘大人所说,臣已记下,请陛下准臣出战破阵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陶商一拂手,却又叮嘱道:“此番你破阵,以试探为主,若有不利即刻撤出,万不可轻敌恋战。”

    “臣谨记陛下叮嘱,臣去也。”项羽一拱手,拨马转身,如风而去。

    狂尘扬起,项羽如金色的闪电射出,率领着一千步骑精锐,直奔那庞然巨阵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如刃,鹰目直射敌阵,口中冷冷道:“刘备,就让朕瞧瞧,你那卧龙凤雏联手所创的这个天门七十二阵,到底有多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