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六十四章 忠义侯

第八百六十四章 忠义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入夜,真定城(今石家庄)。

    城头上,田单手扶佩剑,沿着城墙巡视,目光一刻不移的望着城外方向。

    从真定城被围那天起,他几乎夜夜如此,每天都要把城墙巡视一周,方才会安心下城。

    走了一圈,又回到了南门,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巡视。

    田单松了一口气,扭了扭疲惫的膀子,便想下城而去,回军府好好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“田将军,巡完城啦,走,到我那里去喝上几杯。”他刚刚走下城墙,一个热情的声音,迎面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田单抬头一看,原来是副将侯景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太累了,改天吧。”田单摇了摇头,推拒了侯景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走吧,又不多喝,只是几杯而已,顺便我还想跟田将军聊聊我最近想到的几点守城构想。”侯景很是很情,拉住在田单的胳膊就往自己住处走。

    田单本是还想拒绝,但听到他说有什么“守城构想”,犹豫了一下,便无奈的一笑,跟着他一同前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现下真定被围,形势不利,任何对于守城有利的想法,田单都想听听。

    何况他知道这个侯景虽然只是个中郎将,平素为人冷血狡黠,但肚子里还是有几分货的,说不定有什么对守城有助的想法。

    田单就抱着这样的心思,不情愿的被侯景拖到了他的营房中。

    宾主坐定,酒菜奉上,侯景屏退了左右,亲自为田单斟了一杯酒,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田单接过了酒杯,却没有急着喝,而是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侯将军,你到底有什么好的想法,赶紧说来听听吧。”

    “田将军总是这么急,先喝酒嘛,这酒可是我珍藏多年的甘家好酒,平时我可是舍不得喝呢。”侯景却不急,笑眯眯的劝起酒来。

    甘家美酒,乃是当今天子的梅妃甘氏一族的秘制好酒,以美味醇香而闻名,也因为天子最爱此酒,所以也成了当世最好的美酒,上至达官显贵,下至富豪军吏们,都能以喝一口甘家美酒为耀。

    田单一听说是“甘家美酒”,顿时眼前一亮,举杯饮了一口气,不由咂巴着舌头赞道:“果然是甘家美酒,这叫一个够味啊,我说侯将军,没想到你这藏着这么一坛着好货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田将军你,咱们为国家驻守边关虽然辛苦,但辛苦也有辛苦的好处,这一坛子甘家好酒,其实是一个商人孝敬我的,你懂的。”侯景笑眯眯的道出了他的秘密,边说边给田单又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田单会意的笑了笑,也没说什么,赶紧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大魏虽然与汉国互为敌国,彼此不通贸易,但私下里的走私贸易,却一直都存在,而且还越来越热闹。

    那些从中原而来的商人们,带着丝绸等货物进入汉国,以高价卖给汉国,回来时又带着毛皮和马匹,转手又卖回大魏,从中赚取可观的差价。

    当时大魏尚未攻下凉州,严重缺少战马,从汉国的走私马匹,就成了战马来源的一个重要途径,而汉国的权贵们,也要享受中原的丝绸等侈奢品,故是这种走私贸易虽然非法,表面上两国都明令禁止,实际上却都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假装没看来。

    而商人想要去往汉国,势必要经过边防军这一关,于是象侯景这样的大大小小的军官们,就能利于自己手中的权力,从商人们那里为自己谋取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边境上的这点潜规则,陶商当然是知道的,但他更知道边关的将士,捍卫着大魏的国门,时时刻刻都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,他们冒着比别人更大的生命危险,让他们捞点好处也没什么,遂也没有严厉下旨杜绝。

    田单虽是大魏高级将领,可以忠心为国,拼死坚守了真定城近五个月之久,但这并不代表他私德也过硬,侯景说自己收过商人的孝敬,其实这种事他田单自然也干过。

    于是田单也不多说,反而觉的侯景跟他讲实话,是对他的一种信任,无形中就觉的侯景亲近了不少,便更加放松的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“侯将军,这酒也喝的差不多了,你的那些守城想法,也该跟我说说了吧。”田单饮下最后一杯酒,脸色已有些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侯景干咳了几声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方不紧不慢道:“不瞒田将军,其实我的守城想法也很简单,那就是干脆不守城,直接投降汉国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田单手中酒杯狠狠的砸在了案几上,原本微熏的笑脸,陡然间勃然变色,怒喝道:“侯景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    侯景的表情却冷肃起来,缓缓道:“今汉国十几万铁骑大军,无人能挡,已扫荡了大半个冀州,西面又有十万鲜卑铁骑,数月内就夺取了晋北五郡,兵围晋阳,整个河北的形势可以说是危如累卵,而咱们那位陛下呢……”

    侯景手指向了西面,冷嘲热讽道:“他放着北境的敌人不管,却执意要伐秦,眼下恐怕早已陷入了雍凉泥潭中,进退不得。咱们以区区数万之兵,死守了真定五个月,却迟迟不见援兵,再守下去还有什么意义,早晚会被攻破城池,身死名灭,与其如此,倒不如明哲保身,投奔汉国才是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“侯景,你好大的胆子,你想叛国不成!”

    田单拍案而起,怒道:“天子伐秦,自然有伐秦的道理,他叫我们坚守真定城,就是要把汉国大军钉在城下,说不定这个时候,陛下已经灭了秦国,正在赶往真定的路上,我劝你趁早收回你这危险的念头,否则将来真定之危解了,我必会向陛下如实上报,治你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咱们的陛下,也太过自信了吧,哼……”

  
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吧
侯景却冷笑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秦帝曹操乃一代枭雄,用兵如神,麾下猛将如云,凉州铁骑威震天下,国力远非蜀国楚国这等小可比,就算魏国的实力在秦国之上,就算咱们的天子最终能灭了秦国,不耗他个数年又岂能实现,你觉的,我们还能撑到那个时候吗?”

    不等田单说话,侯景紧跟着又冷笑道:“再说了,就算天子这会功夫已灭了秦国,但在并州还有十万鲜卑铁骑,你觉的他得用多久才能击败鲜卑铁骑,你觉的,我们能熬那么久吗?”

    侯景已再无顾虑,把所有对陶商的不满,把心中的不屑,统统都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田单听的是神情凝重,眉头深凝,陡然间,手中佩剑愤然拔出。

    侯景神色只是微微一动,并未显的有多害怕,只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田单剑指侯景,厉声道:“侯景,也许你所说确实有道理,但我田单深受天子知遇之恩,我生为大魏之臣,死为大魏之鬼,天子既然叫我死守真定,哪怕战到最后一兵一卒,哪怕城池最终会被攻破,我田单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,我绝不会背叛陛下,我也绝不容许我的部下背叛陛下,背叛大魏!”

    说着,田单剑已抬起,逼向侯景,准备向他动手。

    侯景的脸上,却扬起了讽刺的冷笑,不屑哼道:“冥顽不灵的家伙,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识趣,你还想对我动手,哼,你动得了我么。”

    侯景话中暗藏深意,田单正觉狐疑之时,陡然间便觉头晕眼花起来,紧跟着便身体酸软无力,顷刻间便无法站稳,以剑撑起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我怎么突然间……”田单一手以剑撑地,另一手揉着额头,猛烈的摇头,眼前却越来越晕眩。

    侯景却步上前来,将那杯未饮尽的酒拿了起来,将酒一点点的倾洒在了田单的身上,嘿嘿笑道:“田单,怎么样,这甘家美酒好喝吗?”

    晕眩中的田单,蓦然间省悟,颤抖的抬起手抓向侯景,颤声骂道:“侯景,你个卑鄙阴险的家伙,你竟然酒里下……下药!”

    “这叫作无毒不丈夫!”侯景脸上燃起了引以为傲的表情,“我侯景什么智谋,岂会料不到你不识抬举,田单,认命吧,跟你的大魏国告别吧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傲的笑声,回荡在了房中。

    “侯景,你这叛贼,你——”田单咬牙切齿,恨到要吐血,眼前却晕眩到了极点,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侯景用脚踢了踢田单,见再无动静,便拍了拍巴掌,发出暗号。

    这时,大门轰然而开,十余名亲信士卒一拥而入。

    侯景便将手一摆,喝道:“把田单给本将绑起来,再传本将之命,按原定计划,把田单的嫡系部下,统统都集中起来,把他们一网打尽,然后夺取全军控制权,打开城门,归顺大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血腥的杀戮,就此在真定城展开。

    侯景假传田单之命,把那些非他亲信的军官,诱至了军府大堂之后,一口气杀了个干净,随后便轻而易举的夺取了诸军控制权。

    随后,侯景便叫大开城门,全军放下武器,挂起降旗,宣布开城投降。

    城外的刘备,早就做好了准备,他甚至已经做好打算,如果侯景无法制服田单的话,就趁着城中魏军内乱,趁势攻破真定。

    当刘备闻知侯景已控制田单,开城投降之时,心中是狂喜万分,却也没有被冲昏头脑,只恐这是田单之计。

    于是刘备便先派了一支先遣军入城,完成对真定四门的控制,确保城中不到两万的魏军解除武装,一直折腾到天亮时分,方才放心大胆的策马入城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刘备登上了真定北门,俯看整座真定城。

    这座冀州北部重镇,这座耗了他五个多月而不破的城池,如今终于是被他踩在了脚下,这种无比痛快的感觉,让刘备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,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侯景,拜见陛下。”一个粗犷的声音,打断了刘备的狂笑。

    笑声收敛,刘备低头扫去,看到了跪在跟前的那员魏国降将侯景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刘备比看到自己亲儿子还亲,立刻将侯景亲手扶起,拍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侯将军啊,你真是给朕立了大功了,你真是上天赐与朕的福将,朕他日若是灭了魏国,你便是首功。”

    侯景忙是大义凛然道:“这天下本为大汉天子,臣虽在魏营,却心向大汉,心向陛下已久,今日臣只是做了一名大汉臣子应该做的事而已,万不敢居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不居功自傲,实在是难能可贵。”刘备紧紧抚着侯景的手,越看他是越喜欢,却又呵呵笑道:“只是朕向来是有功必赏,今你立下大功,朕若是不重赏,岂能服众。”

    当下刘备便是大手一挥,下旨赏侯景千金,官封安南将军,爵封忠义侯。

    千金之赏就不说了,已是一笔巨赏,这安南将军则位居于杂号将军之上,拥有了开府的权力,已算是高级将军。

    至于那忠义侯爵位,刘备显然是为了彰显侯景心向汉室的忠心,想要把他树立成一个榜样,诱使更多的魏国文武心怀“忠义”,仿效侯景归降他汉朝。

    侯景得到如此重赏,心下狂喜不已,表面上却又再三推辞之后,方才接受,对刘备是再三跪拜,大表忠心。

    得到了封赏的侯景,这才想起了田单,便令将田单押解上来,献于刘备。

    此时田单已经从药性中清醒过来,一见到侯景,便大骂道:“侯景,你这叛国奸贼,你这无耻小人,你等着吧,天子不会放过你,你必死无葬身之地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