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六十三章 刘备在冷笑

第八百六十三章 刘备在冷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战场东北,二十里。

    数以万计的汉军骑兵,还在往真定城的大道上,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这一场仗他们是彻底被打惨了,即使是张飞和吕布这样的大将,都镇压不住士卒惊惶之心,直奔出了三十余里,方才收止住狂奔之势。

    回来的斥侯声称,魏军已经停止追击,就地安营,张飞这才松了一口气,跟吕布一合计,令诸军停止前进,等待赵云所部。

    天黑之时,赵云终于率领着五千兵马,赶来和他们会合。

    张飞和吕布就惊奇的发现,赵云留下时是五千兵马,回来时依旧是五千兵马,而且旗帜整齐,看起来并不象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,匆忙撤退而来。

    “子龙,怎么回事,难道那陶贼没有追上你?”张飞奇道。

    赵云摇了摇头,“那陶商本已追至,见我列阵阻拦,便没有发动进攻,只是邀我阵前一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阵前一会?

    张飞浓眉一皱,一双环眼中顿时掠过几分狐疑,便问道:“陶贼召子龙你阵前一会,他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赵云张口欲说,但想起陶商对刘备那些“诋毁”的言语后,又觉的当众说出来似有不妥,但淡淡的道了一句:“也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?不会吧。”张飞脸上疑色更质,表情也变的凝重起来,“那陶贼既然邀你阵前一会,怎么可能什么话也不说,难道只是聊家常不成,子龙,难道你在有意隐瞒什么不成?”

    赵云神色一变,显然没有料到,张飞竟然会对他产生疑心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赵云只好如实道:“那陶商确实没说什么,只不过是想招降我而已,被我断然拒绝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如实道出,但顾忌到刘备的名誉,但没有把陶商“诋毁”刘备勾结胡人那些话,跟着一并道出来。

    张飞听到“招降”二字时,却身形一动,立刻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,盯向赵云的目光中,更添了几分疑色。

    赵云看出张飞眼神有异,心中顿觉不悦,便正色道:“翼德将军,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对大汉的忠诚吧,如果我真被那陶贼说动,现在还会带着这五千兵马,回来跟你们会合吗?”

    赵云一席坦坦荡荡的话,立时把张飞给问住,也暂时压下了他心中的猜疑。

    张飞想想也觉有理,便道:“子龙对天子忠心耿耿,我当然是知道的,不过我很奇怪,当时那么好的机会,你怎么不趁机要了那陶贼的命?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赵云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不屑,坦然道:“我赵子龙乃堂堂正正的男儿,阵前会面,却突施杀手这种下作的事,我赵云可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飞被赵云这一番不屑的反驳,立时吃了一嘴的鳖,环目一眼,就有种恼羞成怒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子龙倒也是言之有理,他要是这么做,倒是损了咱们大汉的国威,咱们早晚都会杀了陶贼,也不急于一时。”这时,吕布站了出来,为赵云说了一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张飞只好强压下心中的不满,一甩膀子,沉声道:“也罢,你们都说的有道理行了吧,看你们怎么回去向陛下交待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飞一拨马,赌气似的纵马先行而去。

    吕布也看了赵云一眼,纵马而走。

    他二人那意思,明显是这场败仗,跟当时赵云先下令撤兵有关。

    赵云却一身坦然自若,没有任何的负罪心理,拨马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两万败兵夜不停蹄,连着赶了数十里路,终于是在天亮之前,赶回到了真定大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备已经一早起来,召了诸葛亮司马懿两位谋臣前来皇帐议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不知道翼德他们的战况如何了?”刘备盯着地图,目光中流露着几分顾虑。

    毕竟,张飞他们此次去戴击的不是别人,而是大魏之皇陶商,所亲自率领的近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刘备可以恨陶商,可以骂陶商,但从来却不敢小视陶商的用兵能力,这正是他心有顾虑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此番出战,乃是我大汉最强的三员大将联手出马,就算不能成功,至少也能全身而退,只要能稍稍迟滞了魏军的前进速度,就足够了。”诸葛亮却摇着羽扇宽慰道,一副运筹帷幄的淡然。

    刘备宽了些心,点着头道:“吕奉先的武道已经是武圣,翼德和子龙的武道,也达到了半步武圣,他三人联手,可以说是天下莫人能敌,何况他们又是以三万精骑,去截击行军疲惫的魏军,应该没什么问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帐外御林军士匆匆而和,惊慌叫道:“禀陛下,翼德他们兵败而归了,正在帐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兵败而归!

    刘备身形猛然一震,瞬间惊出一头冷汗,那表情眼神,仿佛耳朵听错了一般,急是向诸葛亮瞪去。

    诸葛亮手中的羽扇也不摇了,儒雅淡逸的脸上,淡然从容也烟销云散,惊疑之色密布。

    “诸葛丞相,看来你还是小瞧了那陶贼啊……”司马懿却在旁摇头感叹,似乎早料到现在的结果一般。

    诸葛亮眉头一凝,质疑道:“三万铁骑,来去
荣光之剑全文阅读
如风,就算发现形势不妙,及时抽身撤兵就是了,最多也是无功而返,又怎么会兵败而归,这说不通,说不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败都已经败了,说不说得通又有什么用,还是先叫他们进来问一问吧。”司马懿语气中透着一丝暗讽。

    诸葛亮眼睛瞟了司马懿,知道他是在针对自己,却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“快,快传他三人进来!”刘备已迫不及待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三员败将黯然的步入了大帐之中,伏地向刘备请罪。

    刘备先压住怒火,铁青着一经脸,质问他三人如何会败。

    于是,张飞便将他们如何突发制敌,先取得了优势,本有机会一举联手击杀陶商,却不想被秦琼和尉迟恭两员魏将,联手阻击,才坏了好事。

    接着他又把魏军本已全力崩溃,却不知为何,突然间象是打了鸡血一般,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,一举扭转劣势,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张飞详详细累的把他们兵败的经过,不敢有一个字隐漏,统统都道了出来,当然也不忘把赵云第一个下令撤兵,以及跟陶商阵前会面之事,也如实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备就惊异了,诸葛亮和司马懿二人,同样是一脸惊异,表情中充满了匪夷所思的意味,就仿佛张飞是在编故事一般,让他们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翼德,你与子龙乃是半步武圣的武道,奉先更有武圣之勇,你是说,你三人联手,竟被两个武道不济你们的魏将给挡下?”诸葛亮的语气表情,就差直接坦白他在质疑张飞在说谎。

    张飞见诸葛亮不信,就急了,嚷嚷道:“我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嘛,非要我再说一遍么。”

    赵云却轻叹一声,拱手道:“陛下,诸葛丞相,翼德将军说的全是实情,那两员魏将的武道确实远不如我三人,但他们防御之力却极强,二人配合起来更是天衣无缝,滴水不漏,云也实在是很惊异,这世上竟有这等攻弱守强之人。”

    赵云素来为人诚恳稳妥,说话不会似张飞那般,有时候会没轻没重,他都这么说了,这下无论是刘备,还是诸葛亮,都没办法再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多年没有直接交手,没想到陶贼的麾下,竟又笼络了这等奇人……”诸葛亮喃喃叹息着。

    刘备却又铁青着脸,沉声道:“就算陶贼麾下又有奇人异士相助,可你们说魏军在崩溃之际,突然间又恢复旺盛体力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臣也实在是不明白,那陶贼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,竟能奇迹般的就激发出了魏军的潜能。”这下轮到赵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刘备拳头紧握,灰白的脸上燃烧着阴怒之下,沉声不语,忽然间想起了张飞所说,赵云跟陶商单骑会面之事,眉间不由疑色顿起,便张口打算询问。

    “父皇,好消息,真定城中又送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兴奋的声音,打断了刘备的疑心,一名身形肥硕,满脸横肉的武将,兴冲冲的闯入了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听到“送信”二字,大帐中,刘备和诸葛亮同时抬起了头,本是灰暗的目光中,陡然间迸射出了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“山儿,快把信呈上来。”刘备迫不及待的招手示意。

    那肥硕的武将名叫安禄山,有一半乌桓人的血统,也算是乌桓一名贵族子子弟。

    刘备收降了乌桓之后,原本就想要拉拢乌桓人,偏巧近年以来,这个安禄山表现的极为出众,刘备便认了他作义子。

    安禄山虽非刘备嫡亲皇子,但有了天子义子这层身份之后,地位就跟着蹭蹭往上升,现如今已官任安东将军。

    而刘备此举,也羸得了乌桓人的归心,这些年刘备东征西讨,乌桓骑兵可以说是为他赴汤蹈火,舍生忘死,出了大力。

    “父皇请过目。”安禄山颤着一身的肥肉,走上前来,用肥嘟嘟的双手,将那密信恭敬的呈了上去。

    刘备一把夺过密信,迫不及待的拆了开来,只看一眼,便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他是否决定发动了?”诸葛亮看出了端倪,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备将书信合上,并没有示于众人,只是冷笑道:“翼德三人虽败,却总算没有白白牺牲万余将士,拖延了陶贼一天时间,就算他胜了一场又如何,终究改变不了大局。”

    刘备虽未明言,但这言下之意,却已说的很明白,等于是默认了诸葛亮刚才一问。

    大帐中,原本低沉的气氛,陡然间沸腾起来,失败的阴霾顷刻间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诸葛亮脸上也重新浮现起了那自信的微笑,羽扇也摇动起来,笑道:“陛下果然是天命所在,关键时刻有贵人相助,臣先在这里恭喜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跪伏于地的张飞,也从地上一跃跳起,兴奋的叫嚷道:“大哥……哦不,陛下当然是天命所在了,那陶商算个鸟,我看他的好运气就要到头了,魏国覆灭,大汉中兴就在眼前,陛下必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千古一帝啊。”

    听着臣下的恭维,刘备脸上的笑容,越发的阴沉自信了。

    (第三更送到,晚上还有两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