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五十八章 最危急时刻!

第八百五十八章 最危急时刻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生平头一次,陶商心底里产生了一丝畏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吕布就已经够强的了,自己跟尉迟恭联手,都不可是其对手,如今再加上张飞和赵云这两个半步武圣,自己不瞬间被他们秒杀才怪。

    陶商麾下猛将虽多,只是汉军杀来的太快,项羽马等大将又不在,强行一战,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三十六计,先走为上!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里,立刻就萌生了退意,只是又忌惮于吕布赤兔马快,就算自己想逃,只怕也逃不了多远,还是要被吕布追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先走,我来挡下这三贼!”本已奔过来的尉迟恭,见形势有危,二话不说就又扭头返身杀回。

    他是看出了形势不利,想要拼上自己的性命,为陶商争取到撤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陶商是心头一震,对尉迟恭的忠心是感动万分,知他这是要牺牲自己,也要救下自己。

    陶商想要转身就走,但想到尉迟恭却要就此牺牲,却又余心不忍,一时间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该死,走还是不走……”陶商暗暗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前方处,吕布已经如风射至,眼看就要跟尉迟恭再度交手,而张飞和赵云二将,也在转眼间就要杀至。

    走还是不走,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犹豫时间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被逼迫到,必须在几秒钟之间,做出抉择之时,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强悍的杀气,从自己身旁如风掠过。

    只见一员身着金甲,坐胯黄鬃战马的武将,手舞两柄四棱金装锏,呼啸如风,从陶商身边掠过,直扑吕布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见那武将装束,感觉到他非同一般的气场,眼眸立时掠过一丝兴奋,脑海里蓦然间迸出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还没有用系统精灵扫描之时,那使锏武将就头也不回的大喝道:“陛下先走,末将秦琼为陛下挡住敌贼!”

    秦琼!

    那人报出了自己的名号,果然跟陶商猜想的一样,乃是大名鼎鼎的秦琼秦叔宝,可与尉迟恭相提并论,拥有“门神”天赋的绝顶武将。

    没想到,秦琼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,出现在战场上救驾!

    陶商扫了一眼秦琼的衣甲,大概也就是个校尉级别的低职武将而已,看来跟罗成一样,都是蛰伏于普通军士之中,就等着在这关键时刻登场亮相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撤逃的念头一扫而空,拨马转身,傲然而立,英武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惧意,只有那志在必得的狂烈笑意。

    秦琼和尉迟恭齐了,他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秦琼跟尉迟恭都有“门神”天赋,二人分开来虽然皆不是吕布的对手,但二人联手,却拥有情谊相性加成属性,可以动相性天赋铁壁!

    铁壁天赋一旦动,二人联手的防御之力,就可以呈几何式增长,最多可以硬扛三名初级武圣的进攻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二人联手,可以硬扛三个吕布的进攻,更何况现在只是一个吕布,外加张飞和赵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想杀朕么,朕就让你们尝尝朕两员门神联手,强到让你们怀疑人生的强防御力吧!”

    正前方处,吕布瞧见陶商没有逃跑,心中狂喜,就准备宰了那个拦路的尉迟恭后,再一招秒杀了陶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却不想正面又杀来了一个自称叫作“秦琼”的魏将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的无名之徒,自己来送死,本将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不屑的狂啸声中,吕布手中方天画戟挟裹着天河崩决般的汹涌之力,卷起漫空令天地变色的腥风血雨,狂轰而出。

    尉迟恭手中两柄大铁鞭,也跟着挥纵而出,高高举起,使出了全身之力迎击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刻,秦琼也飞马而至,手中两根金锏,也前挡而出。

    两鞭两锏,正面迎击方天画戟神鬼一击。

    轰

    一声天塌了般的轰天巨响,回荡在了天地之间,强劲的冲击波急膨胀开来,将方圆十丈范围内地面都撕裂,将一切波及的士卒都轰飞了出去,不是撕碎,就是震成重伤。

    这一击的威力,实在是太强了,就连陶商这样97武力值的实力,在那强劲的冲击波下,都感觉身形在剧烈摇晃,感觉到有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这么强的一击,幸亏我没有一时冲动,自己上去跟吕布硬扛……”陶商是心中震动,暗自庆幸,极立稳住胯下战马,在狂风中屹立不动

    狂尘与血雾,转眼便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秦琼和尉迟恭二将,高举兵器,身形巍然不动,稳稳的接下了吕布这神鬼一击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这两个家伙,竟然接下了我这最强一击,这怎么可能!?”吕布却是神色已变,一脸的狂傲嚣张,顷刻间瓦解了一半。

    这时的尉迟恭,同样是吃惊不已,不过他却不是惊异
战争世界无弹窗
,而是惊奇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不顾死冲上来的秦琼,并没有抱什么希望,只以为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,却没想到这个小卒武道竟然能如此之强,帮着自己从容扛下了吕布这恐怖一击。

    “秦那什么穷,还是什么富来着,你小子挺强的嘛。”尉迟恭瞟了秦琼一眼,不由赞道。

    秦琼却淡淡道:“我不叫秦穷,我叫秦琼,你也不弱。”

    吕布震惊之余后,就被彻底的激怒了,自己这初级武圣之力,拿不下眼前这两个家伙也就罢了,这两个家伙竟然还“聊起了天”!

    羞辱啊,这简直是对他吕布,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愤怒之极的吕布,一声恼羞成怒的咆哮大叫,方天画戟一收,狂风暴雨般的戟式,铺天盖地的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秦琼和尉迟恭不敢再放松,二人一个舞锏,一个使鞭,全力迎击向了吕布。

    转眼数招走过,吕布竟然占不得半点上风,轻轻松松的就被他二人联手挡下。

    而这时,张飞和赵云二人,已杀破了乱军,杀至了近前。

    尉迟恭和秦琼二人,封住了他们杀向陶商的路线,他们想要杀陶商,就必须要先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而当他二人看到,拥有武圣之力的吕布,竟然战不下魏国二将,其中一人还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兵之时,张飞和赵云不约而同的眼中掠起了一丝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二将纵马杀奔而上,便想有他们加入,可以轻轻松松灭了魏国二将,再去诛杀陶商。

    眨眼间,张飞从左翼杀到,手中丈八蛇矛螺旋刺出,搅动腥风血浪,狂涌而于。

    右翼赵云也如风而至,银色的大枪如银色的流光般射至,锋刃挤爆真空,竟是出了哧哧爆鸣声,如无形的巨墙般,压轰而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吕布方天画戟也全力荡出,仿佛扭曲了空间,挟裹着浩浩荡荡的武圣之力,当空轰斩出去。

    三股狂猎无匹的滔天巨浪,分从三面轰挤而来,那气势,气威压,仿佛要将攻击范围内的一切生灵却无情的绞碎一般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可怕的联手一击,尉迟恭和秦琼却无一丝惧意,二人豪情大盛,金装锏和黑铁鞭,挟着不可思义的防御力,狂舞而出,化出无边的铁幕,封住了自己的周身要害。

    轰轰轰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中,数不清的球状冲击波,急的膨胀开来,将地面扫刮出道道长沟,将十丈范围之内的人马掀翻在地,将头顶诺大范围的天空,都被狂尘血雾所覆盖。

    这等恐怖的攻击冲击波,将陶商左右的武卫士卒,都统统掀下了马去。

    饶是陶商,此刻也难以再坐稳,急是以战刀深深插入地面,方才能借力勉强的稳住人马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一名初级武圣,两名半步武圣,这攻击力有点恐怖了吧……”陶商一面暗自惊叹,一面不得不抬起一只胳膊,来阻挡迎面刮来的狂尘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狂尘落定。

    尉迟恭和秦琼二人,依旧是屹立不倒,就仿佛那固若金汤的铁塔一般,巍巍屹立不摇。

    这一次,吃惊的就不仅是吕布了,就连张飞和赵云二人,也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他们自认自己的力量,再加上其余二人的力量,如此实力联手,哪怕是魏国百员上将,也照样可以轻易辗压。

    可自信的他们,却万没有想到,就是他们这等强大的力,竟被尉迟恭这家伙,还有那个叫秦琼的无名小卒联手挡下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?

    三员汉国上将惊异的眼中,甚至是迸射出了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的,这两个家伙是什么怪物,我三人联手若是还拿不下他,脸还往哪里搁,老子要宰了你们!”

    张飞是被羞辱到恼羞成怒,哇哇大骂着,舞动蛇矛再攻二上。

    吕布更是傲怒无比,手中方天画戟挟着疯狂的攻势,再度狂轰而出。

    反倒是赵云,虽然还算冷静,手中银枪却不手软,层层叠叠的枪影,也狂袭而上。

    “秦那什么富的,你还真有两下子,今天能够你并肩一战,痛快啊,哈哈”尉迟恭放声狂笑,手中大铁鞭轰轰烈烈的狂舞而出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我叫秦琼,琼浆玉液的琼,不是穷光蛋的穷,我更不叫秦富!”秦琼皱眉喝道,手中金装大锏也反攻而出。

    恐怖的激战,再次开始。

    当世最强的三人攻击队,对上了两员最强的防御武者,杀成一团,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吕布三人虽然攻击力恐怖,但秦琼和尉迟恭联手,“铁壁”的恐怖防御力,任凭你天崩地裂,我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看着那“铁壁”二人组的精彩表演,陶商英武的脸上,不由浮现出了几许讽刺,冷笑道:“武圣加半步武圣又如何,朕有铁壁兄弟在,你们能奈我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