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五十五章 汉国震恐

第八百五十五章 汉国震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冀州北部,真定城。

    环城四周,十几万汉军连营不绝,如铁桶阵般把座真定城围成了水泄不通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城外汉营之中,旗帜遮天,军气浩荡肃杀,处处彰显着汉军的霸道狂嚣。

    皇帐中,刘备却在感慨唏嘘,倾听着司马懿,向他汇报着关于秦国灭亡的最新消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曹孟德也算一世枭雄,竟然也顶不住陶贼的兵锋,这么快就被灭了,实在是可惜,可叹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叹惜着,灰白的脸上,流露出几分恨其不争的怨色。

    他原来还指望着,曹操能够尽可以多的苟延残喘下去,为他拖住陶商,让其不能前来救冀州,好让他可以尽情的攻略河北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曹操那么不争气,才不到四个月的时间,就失陷在了长安所在的关中,使陶商可以抽调大批的兵马回冀州,使自己的南下阻力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刘备更没有想到,陶商灭秦的决心这么大,竟然一路追至了玉门关那种华夏帝国的极西之地,硬生生把曹操赶往了西域。

    曹操灭亡,意味着陶商就可以亲自东归,前来领导河北魏军,跟他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尽管刘备眼下实力已非从前可比,但内心之中,多多少少对陶商还是存有几分忌惮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眼前还有一座令他抓狂的真定城,城内还有个令他恨之入骨,却又无可奈何的田单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田单,待朕攻下真定之后,非把你五马马分尸,以泄朕心头之恨不可——”刘备拳头击打在案几之上,暗暗咬牙,灰白的脸上燃烧着阴沉沉的怒火。

    田单,确实让刘备抓狂。

    刘备铁骑大军南下,原本开局很顺利,接连攻破了卢奴等魏军重镇,将冀北大片的郡县,纳入了自己的版图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畅想着,趁着陶商回师不及,一鼓作气杀奔邺京城下,攻破魏国的都城,一口气吞下河北,甚至是染指河南之时,他却在真定城踢到了铁板。

    田单,这位大魏国最善守之将,任借着不到两万兵马,硬是把真定城守成了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整整五个月!

    五个月的时间,刘备的铁蹄再也没有机会南侵半步,十几万大军被死死的钉在了真定城前,死活就是攻不下去。

    尽管刘备麾下有诸葛亮司马懿这等绝顶谋士,有关羽张飞赵云这等不世虎将,甚至是吴三桂安禄山这等新近崛起的当世大将,但他不管用尽了什么计谋手段,使出吃奶的力气,就是攻不破这真定城。

    田单,这个冒充古人之徒的家伙,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守城而生,击败了刘备所有的攻城手段,让真定城巍然如铁,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眼下秦国已灭,陶商据说已经赶到了并州,若是能击败鲜卑人,下一个目标必然就是赶来解真定之围。

    天下形势的走向,已经开始向不利于刘备的方向倾斜,他如何能不心急恼火。

    “陛下收纳臣归降,臣苦无寸功,愿率大军为陛下攻下真定,以报陛下收留之恩!”帐前一员虎熊大将出班,慨然请战。

    刘备思绪收敛,向着那虎将看出,请战之人,正是新近归降的颜良。

    这员秦国大将,在敦煌决战前昔,跟随着曹丕离开了秦国,试图前去投奔鲜卑人,却不想半路上遇到了沙尘暴,与曹丕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当时颜良和王平二将,带着不足千余士卒,迷失在了沙漠之中,与曹丕不同的是,颜良幸运的走出沙漠,进入到了鲜卑领地。

    当年颜良尚为河北大将时,曾为袁绍效力,兵出塞外,教训过不听话的鲜卑人,内心中对曹丕投靠鲜卑人的决策,实际上是心存不满的。

    眼下颜良跟曹丕失去了联系,便与王平一合计,二将便决定绕过鲜卑领地,前来汉国投奔了刘备。

    颜良本就是河北人氏,当年只是因为袁尚被灭,颜良走投无路之下,才归顺了曹操,跟着曹操去往了雍凉。

    如今一晃多去已过,连颜良自己也没想到,自己有朝一日竟能重归故里,而且还受到了刘备热烈的欢迎,盛情的厚待。

    颜良感激于刘备的厚待,又深恨陶商灭了袁绍袁尚和曹操,这三个他曾效忠过的故主,一心想要复仇雪恨,所以才会站出来向刘备请战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想拿下真定,杀戮魏将,以泄心头之恨,一方面也想尽快立功,以在汉国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刘备当然看得出颜良的心思,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欣慰,却拂手笑道:“子正莫急,早晚有你立功的机会,朕自会让你报仇雪恨,一雪前耻。”

    颜良这才压制住了战意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刘备的目光,转向了帐前群臣,神色变的肃然起来,沉声问道:“曹孟德不争气,这么快就被陶贼所灭,眼下陶贼已至并州,随时可能前来冀州,我大军又始终攻不下真定城,形势到了这般地步,尔等可有什么良策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沮授第一个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陛下,眼下陶贼新灭秦国,魏军士气高涨,而我军久攻真定不下,士气已是强弩之末,此消彼涨之下,敌我两军强弱已经逆转,臣以为,我军当趁着陶贼未到之前,撤真定之围北归,修筑冀北各城池,巩固已有战果,以逸待劳,准备应对陶贼的反攻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沮授洋
最强医圣吧
洋洒洒一番话,无非是忌惮于陶商,想劝刘备退兵而已。

    刘备眉头一凝,眉宇间流露出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起兵南下之时,沮授就不赞成,眼下又是沮授第一个提出撤兵,这位袁绍旧臣总是跟自己的战略作对,这让刘备心中不满已久。

    只是,沮授乃河北人氏,而他麾下颜良文丑吴三桂安禄山等大将,皆为河北人氏,为了拉拢这些河北大将的人心,他只好对沮授的消积态度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沮公与之计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刘备尚未表态之时,帐前诸葛亮和司马懿二人,几乎不约而同的出言反对。

    刘备瞟了二人一眼,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意外,要知道他的这两位左膀右臂的谋臣,素来意见相佐,却不想今日会异品同声的反对沮授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诸葛亮和司马懿二人,老家都在魏国敌战区之中,都盼望着能杀回老家去,沮授想让他们功亏一篑,他们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刘备很是满意,拂手示意二人说出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诸葛亮这下倒不急了,很有风度的向司马懿笑了一笑,礼让他先说。

    “还是诸葛亮丞相先说吧。”司马懿也态度谦让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司马大人先提出反对,还是司马大人先说吧。”诸葛亮马上笑着推拒,越发的客气礼让。

    刘备却不耐烦了,便摆手道:“你们两个就不用谦让了,孔明,你先说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这才轻咳一声,摇着羽扇子,淡淡道:“陶贼虽灭了秦国不假,但鲜卑人十万铁骑尚堵在并州,以他们现在的实力,陶贼想要解晋阳之围,至少也得花三五个月时间,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担心,陶贼短期内会前来河北。”

    刘备微微点头,紧皱的眉头因他这一番宽慰的话,稍稍松展开来。

    诸葛亮接着又道:“所以说,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攻破真定城,而真定城已守了近五个月,城中粮草想必已经消耗了大半,臣估算撑死了也最多只能支撑三个月,到时候敌军粮草一尽,就算是那田单再有能力,臣也不相信他还能守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啊。”刘备连连点头,把沮授的劝说便忘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司马懿眼眸一动,忙跟着补充道:“介时陛下攻破真定,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,直取邺城,那时莫说是陶贼未必能解晋阳之围,就算是他解了晋阳之围,亲自前来冀州统领魏国诸军,又拿什么在这一马平川的河北平原上,阻挡我大汉铁骑辗压。”

    两位绝世谋臣的一番分析,将刘备心中阴霾尽收,顿时信心再燃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刘备冷笑道:“孔明和仲达两位爱卿言之有理,优势还在咱们这么,朕就不信那陶贼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叫声,打断了刘备的豪言壮语,一名斥侯匆匆忙忙,飞奔入帐。

    “禀陛下,并州急报,数日前魏军于永安大破鲜卑,鲜卑损兵数万,已仓皇逃往并北,陶贼正率十万大军穿越太行,望井陉关而至。”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顷刻间,这大帐之中,上至刘备,下至诸葛亮等群臣,仿佛听到一声晴天霹雳,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就劈在了他们的头顶。

    汉国君臣,瞬间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大吃一惊的刘备,腾的从御座上跳了起来,满脸震惊的看向了诸葛亮和司马懿二人。

    这两位绝世谋臣,震惊之余,脸上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尴尬之色,就仿佛被人当众抽了个大嘴巴子似的难堪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片刻之前,他二人还胸有成竹的定论,陶商没有三五个月,绝不可能击退鲜卑人,解了晋阳之围。

    谁想到,下一秒钟,陶商就用一场大破鲜卑人,奇迹般的胜利,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,岂能不叫他二人难堪。

    “拓拔宏有十万铁骑,又有石勒慕容垂这等豪杰相助,听闻那马超也前去投奔,实力如此之强,陶贼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击破?”诸葛亮厉声喝斥道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刘备的目光也瞪向了斥侯,显然心中存有跟诸葛亮同样的质疑。

    “详细情报在此,请陛下过目。”斥侯赶忙将帛书情报献上。

    刘备是一把夺了过来,展开来细细一看,一屁股坐在了皇座上,灰白的脸开始抽动起来,脸色变的既震怒又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刘备沉声一叹,把帛书扔给了诸葛亮他们。

    于是,一众大臣们便凑在了诸葛亮旁边,心怀着无尽的惊奇,想要看看陶商是如此上演奇迹。

    事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,更加的震惊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帛书情报上,详细的记录了永安城北那场决战的经过,记录了鲜卑人是如何占据上风,如何引诱魏将李牧主动出击,又是如何趁机派出铁骑,直取李牧中军。

    当然,情报中同样也记录了,就在鲜卑人眼看着要成功之时,是如何天象突变,莫名其妙的刮了一起西风,吹乱了鲜卑人的视野,被魏军趁势顺风狂攻,一举击溃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的也太邪门了吧,鲜卑人竟然败给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鸟风?”张飞下巴都快掉下来,一脸茫然的嚷道。

    大帐中,汉国群臣都被这个“荒唐”的结果,震惊到错愕变色,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