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五十一章 正中下怀

第八百五十一章 正中下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马云禄!

    马岱神色一怔,却不想自己这大哥,在此关键时刻,竟会忽然间提起那被俘已久的小妹。

    愣怔过后,马岱只得道:“愚弟只恐夜长梦多,所以走的匆忙,没来得及去看望一下小妹,不过听说小妹一直被魏帝带在军中,好吃好喝养着,对小妹也算是礼待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妹妹还活着,马就松了一口气,紧皱的眉头松展开来,眉宇间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后,马遂道:“子岳,你可去向那魏帝转达为兄的意思,我马可以率马氏一族归顺于他,也可为他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,但他却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条件?

    马岱眉头微微一凝,问道:“大哥要向魏帝开出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杯中之酒饮尽,马一字一句,郑重说道:“我的条件也很简单,魏帝只要能册封云禄为妃,我就答应开城投降,否则,我马宁可玉石俱焚,也绝不向他屈膝。”

    马岱身形为之一震,一下子就愣住了,那意外惊奇的表情,显然是没想到,他的大哥会提出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他原还以为,马会向陶商要官要爵,或者是下一道丹书铁券,保证不会秋后算账之类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马既不要管也不要什么免罪的承诺,竟然要陶商册封他们的妹妹马云禄为后妃。

    左右马休和马铁二人,也是神色一愣,不解马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那魏主有过人的气度,我也相信,他确实是真心想要收降我马氏一族,但所谓天心难测,倘若将来天下承平,马放南山之时,魏帝的心思未必不会产生变化,倘若那时他念起了我们旧日身为秦国之臣,与他作对之事,再想对我们马氏一族秋后算账的话,我们还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马语重心长的一番话,道出了自己的顾虑所在。

    马岱那三兄弟,听了他这番解释,神色皆是一动,陡然间也恍然省悟。

    他们明白,自家兄长这是担心魏帝圣旨难测,将来对他马家的态度会生变化,所以才执意要让魏帝纳他们的妹妹为妃,这样一来,他们马家就由降臣,一举变成了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既然马家成了天子的亲戚,那将来就算圣心有变,想起了旧日之怨,想要对马家动手之时,恐怕也会顾忌到亲戚这层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的小妹,肚子能够争点气的话,再为天子生下个皇子的话,那马云禄在宫中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,马云禄的地位稳了,那么他们马家的地位,自然也就跟着稳如泰山,不必再整日提心吊胆,担心将来会被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“大哥这个提议甚好。”马岱点头赞同,“我听魏营中人说,陛下一直对小妹不错,兴许他还真能答应大哥开出的这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马铁却道:“要是这样自然是最好了,我就怕咱们小妹那脾气倔强的很,就怕她不肯定答应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小妹那脾气,我还真是怕……”马岱又顾虑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却一拂手,沉声道:“此事关系到我马家的存亡,由不得她耍性子,子岳,小妹若是不答应,你劝也得把她劝答应了不可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马岱无奈,只得叹道:“好吧,愚弟只能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计议已定,马岳也不敢逗留太久,休息了一晚后,第二天遂是带着马开出的条件,离开楼烦城,还往了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军大营,皇帐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时分,陶商正听取着关于冀州方面的战报,御林军士便报称,那马岱已去而复返,正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“回来的这么快,难不成马这么痛快的就被他说服了不成……”陶商有点不信,拂手令将马岱传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马岱步入,拜倒在了陶商口中,拱手道:“臣幸不辱命,已经说服了家兄开城投降,归顺于大魏,为陛下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陶商精神一振,目光欣喜惊奇之色,拂手示意马岱平身,“马孟起竟然这么深明大义,降的这么快,这还真是让朕有些意外呢。”

    马岱站了起来,干咳了几声,嘴角却扬起一抹苦涩,“回禀陛下,家兄他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归顺陛下,只是他还提了个小小的请求,还望陛下能够恩准。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陶商暗自冷笑,他就知道马这人生来性情骄傲,不那么容易投降,遂是拂手道:“你说说看吧,令兄提了什么条件,只要不触犯朕的底线,朕自会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咳咳”

    马岱似有几分难以启齿,扭捏了一阵,方才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家兄说了,舍妹已经被陛下俘虏了许久,外面已经有很多有损小妹名节的传言,所以家兄为小妹名声设想,想请陛下纳
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帖吧
小妹云禄为妃,则家兄和我马氏一族,必当为陛下舍生忘死,再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大魏文武,皆是为之一奇,就连陶商也一时吃惊,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显然,陶商跟众臣们都以为,马会要封官许爵的旨意,却没想到马什么也不要,还非要把妹子送给陶商为妃。

    “投降我为我效力也就罢了,还要主动把妹子送给我妃,马,你这是什么情况,是送了自己又送妹么,你可真大方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暗自新奇感慨,向着张良瞟了一眼,却见他正轻摇着羽扇,眯起眼睛,一副意味深长的暗笑。

    看张良那笑容,陶商思绪一转,蓦然间省悟过来,明白了马的用意。

    陶商不由就笑了,暗想:“马啊马,看来你比一般的武将要聪明很多,你这是怕朕秋后算账,所以才要给自己弄块免死金牌啊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他看穿了马的用意,却没有丝毫的不爽,相反,马的这个条件,还让陶商暗自一乐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个条件,正中他的下怀。

    对于马云禄,陶商不光是喜欢她的美色,更是欣赏她那小母狮子般的性格,最重要的是,对于她身上的联姻武力附加值,更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哪怕马不提了这个条件,他也早晚必会娶了马云禄,纳其为后妃。

    而陶商现在犯愁的则是,马云禄这头小母狮性格太烈,远比祝融之流难以驯服,他正头疼的时候,马却主动提出了这门亲事,等于是帮陶商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    既能抱得美人归,得到联姻附加武力值,又能得到马这员满百武将,以及马氏一族的归降,如此一举两得的美事,陶商不暗自乐才怪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也没多犹豫,欣然道:“只要你们马氏一族愿归顺大魏,朕纳了令妹为妃又如何,这个条件朕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恩典。”马岱大喜,忙是伏地叩谢,却又道:“只是家兄还有个小小请求,如果陛下能在楼烦城外,这大营之中就行了册封之礼,纳了舍妹为妃,以彰显陛下恩德的话,家兄就能更好的说服军中那些心中担忧之辈,就能更快更顺利的开城归顺。”

    这个马,还真是心急啊……

    陶商在暗笑,他知道马这是怕自己说话不算数,所以才想让自己先纳他妹子为妹,确保万无一失之后,他才会开城的投降。

    马这么做,更顺了陶商的心意,他还巴不得即刻获得了马云禄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呢。

    “好,这个请求朕也答应,朕先纳云禄为妃,他才出城归顺不迟。”陶商大手一挥,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马岱是万没想到,陶商答应的这么痛快,又惊又喜,忙又跪伏于地,再三叩,对陶商是谢了又谢。

    敲定了投降条件之后,陶商才想起整件事最关键的一环还没有搞定:

    马云禄的态度。

    光马愿意没用,自己答应也没用,必须要让马云禄心甘情愿的被自己纳为妃子,方才能获得她身上的附加武力值,否则就算是她被迫点头答应,心中却不愿意,那也是没用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遂道:“不过还有句话要说在前头,朕向来不是强人所难之人,朕不会因为令兄愿意,就无视令妹的意愿,强纳她为妃,这件事说到底还要她自己愿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马岱也从惊喜中回过神来,情绪稍稍冷静,便拱手道:“舍妹脾气刚烈,哪怕是大哥的话,她有时候也敢不听,不过对臣这个堂兄倒是向来尊敬,能听的进去几句话,臣愿意去劝一劝她,还请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语气肃然道:“那你就去劝一劝她吧,你马家的存亡,就看你这个兄长的话,在她心中有多少份量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番话,言下之意就是马岱若是劝动了马云禄便罢,若是劝之不动,而马又不肯开城投降,他就要下令大军把楼烦城,连同他马氏一族,一并夷为平定。

    “臣必竭尽全力说服小妹。”马岱背上暗自打着寒战,忙是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陶商拂了拂手,令左右带他前去见马云禄。

    马岱告退而出,出得皇帐,晨风一吹后背,不自禁的颤了一下,方才意识到陶商方才那一番杀机暗涌的话,竟是让他悄然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说服小妹呢,她那个刚烈固执的性格,当真是不好劝啊……”马岱一路往马云禄大帐大去,一路眉头紧皱,琢磨着劝说之词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来到了那座被一众女兵看守的大帐之前,御林卒向女兵们说明了来意,她们才让出了一口道。

    “小妹啊小妹,我马氏一族的生死存亡,就全捏在你手上了,希望你不要那么固执了……”

    马岱深吸了一口气,掀开帐帘,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