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我绝不会看错

第八百四十七章 我绝不会看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土山之上,冒顿已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他望着土山之下,战场之上,魏军那坚不可摧的武刚车阵,看着己军骑士,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,却始终无法冲破魏军的车阵,脸上的表情是越来越狰狞,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牧,果然有几分能耐,可恨——”冒顿暗暗咬牙切齿,却有些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马超见状,忽然眼前一亮,拱手道:“大单于,敌阵太过坚固,我军再这么蛮冲下去,只能是徒损将士性命,不如先撤兵再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冒顿脸色立时一沉,瞪着马超道:“本单于六万大军,难道还破不了敌军四万兵马,你竟然想让本单于撤兵?”

    马以超忙道:“超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我们可以改变一下战术,佯装撤退,诱使魏军车阵前进,前来进攻大单于的的土山,这样就可以吸引住敌军的主力,大单于却趁机派兵绕过敌阵,直取那李牧所在的中军!”

    冒顿眼眸一亮,再看看眼前形势,沉思半晌,便觉也只有马照马超所说,今日方才有胜算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冒顿便点点头,挥截喝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即刻后撤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鲜卑军中,金声骤然响起,下达了大单于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前军处,正在苦战的的石勒,心中不服却又没有办法,只得下令全军撤退。

    于是,正自狂攻的鲜卑军们,如蒙大赦一般,纷纷勒马后撤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四万鲜卑军团便四散而撤,留下了近四千余具尸体,顶着魏军的弓弩利箭,埋头往北面方向撤去。

    那些撤走的鲜卑骑兵们,并没有环护在狼王旗所在的土山左右,而是从土山四周掠过。

    李牧见状,当即一声令下,命武刚阵开始向前推进,向着冒顿所在的土山方向,推进而上。

    只要拿下了冒顿,就可以毕其功于一役,就算是只能够逼走冒顿,鲜卑人也必然不战而溃,这场大战就能以魏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号角声响彻云空,魏军的反攻终于开始。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中,斗志大作的魏军将士们,驱赶着千余辆武刚车,缓缓的向前推进而去,其余弓手,弩手和枪盾手们,继续环护在武刚车周围,结成不变的阵形,向着土山推进而去。

    鲜卑人则为了保护他们的大单于,边是后撤,边是纵马不断从魏军阵前阵侧掠过,以骑射狂射魏军,阻止他们前进。

    魏军阵形从头到尾,都保护在前,武刚车在前开路,骑兵则环护于两侧,防此敌骑的牵扯。

    同时,阵中的弓弩手们,则不断的向着敌骑放箭,将一名名鲜卑人射倒于地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绝于耳,鲜血漫空飞舞,成百成百的鲜卑人,不断的被射倒在地,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,鲜卑人就死伤达三千之众。

    土山之上,冒顿看着自己的勇士们成片的被魏军射倒于地,这一次,他的神情却非但不恼怒,嘴角却还钩起了一抹诡秘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马超,你的这条计策果然是妙,李牧那厮果然上当了。”冒顿冷笑着看向马超,眯着眼赞许道。

    马超英武的脸上也掠起一丝得意,忙是拱手慨然道:“大单于,那李牧到底是经验不足,虽然有些本事,终究还是中了我们的计,现在该是反击的时候,一鼓作气辗平他们的中军,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冒顿哈哈一笑,拂手喝道:“传令给石勒,命他率撤退的兵马,立刻折回来,给本单于直取李牧的中军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土山之上,狼王令旗再度摇动如风。

    此时的石勒,本已率军从土山两侧撤走,还以为冒顿见势不利,打算就此退兵而去,放弃了那三十万头牛羊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石勒忽然听到了号角声,看到了土山上传来的信旗,冒顿竟然叫他折返回来,再次向魏军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进攻的目标不再是武刚车阵,而是李牧那一万骑兵组成的中军。

    看到这信号,石勒神色立时迸射出惊喜,兴奋笑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,大单于这一招诱敌之计当真是妙,轻易就让那李牧上当,把中军和前军给分开,李牧,看我石勒今天就灭了你这个冒充古人的无名之徒!”

    兴奋如狂的石勒,兽性般的杀戮之火狂燃而起,拨马转身,下令鲜卑骑兵们折返而回,朝着魏军再度杀去。

    三万五千余鲜卑骑兵们,即刻掉转了方向,重新向着战场方向杀去,他们从两翼抹过,绕过了已经攻至土山下的武刚车阵,如两支利箭,以钳形的攻击方式,向着李牧的中军狂射而去。

    前军处,
无限黑科技全文阅读
正在指挥武刚车阵的徐晃,这时便心头吃了一惊,回头急向中军方向望去,口中惊道:“不好,我们中了鲜卑人的诱敌之计,冒顿的目标是中军,那李将军只余下了一万骑兵,如何能抵得住三万多敌骑的冲击,不妙啊……”

    中军乃核心所在,一旦中军被破,整个大魏军团就要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而且,中军本是掩护着他们的后翼,倘若中军失陷了,敌骑就能从后面进攻他的武刚车阵,那样一来,整个武刚车阵破绽大开,必然也难逃被冲破的命运。

    徐晃是心急如焚,想要掉头回救,却又怕阵形一变,露出了破绽,反被眼前的敌骑趁势冲破。

    再则,车阵主要以步兵为主,速度不济,就算是掉头狂奔,也赶不上敌骑的速度,想要救也救不到中军。

    “该死,那李牧到底是经验不足,还是中了冒顿的计策啊……”徐晃心中暗暗叫苦,一时之间却又不知该如何时好。

    此刻,他是进也进不得,退也退不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三万敌骑,如旋风般扑向了己方的中军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一万大魏骑士们已然变色,神经都已紧绷到了极点,握紧了手中的刀枪,抱起了必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他们很快就要面对三倍敌骑的冲击,敌军无论是在数量上,还是骑战上面,都要胜于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,那鲜卑人本就是游牧民族,骑兵作战就是家们的日常生活,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。

    而他们虽历经战火,刻苦训练,练就了一身骑战的本事,却依旧要逊于敌人三分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次的敌骑,还是己方三倍之众。

    大魏铁骑之士们,心中不由涌起了一股悲壮的情感,他们虽然不畏生死,却已做好了准备,为大魏战到最后一滴血,哪怕是全军覆没在此,也绝不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中军大旗之下,李牧那始终沉静如铁的脸,此刻也不由掠过了一丝忌惮,目光中也闪过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他当然看得出来,冒顿主动撤退,是想诱他主动进攻,将中军与前军分离,才好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,绕过前军武刚车阵,直扑自己的中军。

    李牧明知如此,却依旧让前军发动进攻,这并非是他不知兵,而是他在开战之前,就得到了陶商的叮嘱:若敌军示弱,主动后撤,可以发动进攻,故意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天子有令,李牧不得不从,所以,他明知道这么做有危险,还是下令武刚车阵主动出击,去进攻鲜卑王所在的土山。

    此刻,一切正如他所料那样,前军被钉在了土山之下,回救不及,而三倍于己的敌骑,正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这场永安之北的决战,已到了最危险的关头,胜利的天平,似乎已完全倾斜向了鲜卑人那边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到现在也不明白,你为何要叫我逆光列阵,为何要叫我故意中了敌方所诱,主动进攻,这完全不合兵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滚滚而来的敌骑,李牧心中暗暗叹息,完全无法理解天子这么做的深意。

    叹息不过是一瞬间,李牧脸上转眼已燃起了视死如归的决毅,喃喃道:“大魏天子战无不胜,既然敢这么做,必然有必胜的把握,我李牧今天就算战死了,又有何足惜!”

    心坚如铁,李牧再无一丝犹疑,将手中战刀一横,傲然喝道:“大魏的儿郎们,今日就是我们报效国家之时,拿出你们的勇气来,跟鲜卑胡虏血战到底,哪怕战到最后一人,也绝不许后退一步!”

    “绝不后退——”

    “绝不后退——”

    一万大魏骑兵们,热血已沸,必死的信念已燃到了顶点,挥舞着手中兵器,放声咆哮。

    悲壮慷慨的喝声,震动天地,令风云变色,四野皆闻。

    永安城头上,陶商也听到了将士们的决死狂喝,看到了敌骑从两翼滚滚而来,向着李牧的中军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他的神经不由也跟着紧绷了起来,胸中热血也无法克制的沸腾,目光不由望向了刘基,意味深长道:“刘半仙,这场战斗每一步,都在你的意料之中,最关键的时候到了,希望你的判断没有出错。”

    刘基却淡淡一笑,“陛下放心吧,臣看天象这么多……多年,就从来没看走……走眼过,这一次也不例……例外。”

    那一个“外”字方落,突然间,陶商就感觉到身后一阵冷风吹过,拂动了自己的衣袍。

    他神色一动,抬头四下看去,只见城头那一面面原本垂落的战旗,突然间就开始飞舞起来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那自西而来之风,只转眼间就狂烈无比,吹动到战旗摇动欲折,吹到人都无法在城头上战稳。

    西风起!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