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四十一章 鲜卑之傲

第八百四十一章 鲜卑之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晋阳城以西,鲜卑军大营。

    十万鲜卑铁骑南下入侵,距今已过去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,而由于魏军的主力尽在关中,并州兵力有限,故防御的重点,都集中在了以晋阳城为核心的太原郡一线。

    故此,冒顿率大军南下之后,连破五原、朔方、云中、定襄、雁门等并州北面诸郡,兵锋深入并州腹地,直接晋阳城。

    不到一月时间,鲜卑大军连破狼孟、阳曲诸县,很快就进至了晋阳城前。

    此时,魏军已经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身为魏军统帅的卫青,亲率三万精兵坐镇晋阳城,坚守不战,其余霍去病、张合、高顺等大将们,则分兵据守晋阳周边的榆次、阳邑、凿台、梗阳诸城,与晋阳城形成犄角之势。

    由于鲜卑人善于骑战而不善于攻城,先前魏军兵力收缩,北面诸郡兵少将寡之时,鲜卑人尚且还能轻松破城,当撞到了晋阳城这样魏军兵力雄厚,城池坚固的防御体系时,便等于是碰上了钉子,一时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冒顿只能用耶律休哥之策,分兵去攻取晋阳周边城池,想要肃清晋阳外围,把晋阳城变成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可惜,卫青早有准备,在张良的指点下,提前就对外围诸城也进行了加固,屯集了大批的粮草,把外围诸城,也变成了一座座坚固的堡垒。

    鲜卑人折腾了近两个月,收获甚微,无法肃清晋阳外围,便不敢对晋阳城实施全面包围,只能在北面形成了弧形的半包围之势,而晋阳城以南之地,依旧处于魏军的控制之中,保持着晋阳与外围诸城的联系。

    时已入夏,天气渐渐开始变的炎热起来,对于来自塞外之地的鲜卑人来说,他们最讨厌的天气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习了塞外寒冷凉爽的气侯,每每入侵中原,也会选择秋高马肥,气温变冷之后,才会大举南下。

    天气开始变的不利,而久攻晋阳城不下,也使鲜卑人的士气渐渐消沉下去,战斗力进入了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单于帐。

    冒顿高坐于上,一面喝着马奶酒,一面与他的精英们共商着破城之计。

    帐前,石勒、耶律休哥和慕容垂等几员心腹大将,一面啃着羊肉,一面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这三员大将,乃是鲜卑各部近年以来涌现出的新星,正是凭借着这些人的辅佐,此次南下冒顿才能取得远远超过前几次的收获。

    前几次的大军南下,虽然魏军同样采取收缩战术,但冒顿却对那些魏国的城池无可奈何,即使是驻守的魏军甚少,也无法有效拿下,只能仗着骑兵的机动性,绕城而过,继续南下。

    所以,前几次的南下,他的后方一直被魏军各城的守军不时袭扰,可以说是受尽了骚扰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形势却大不相同,这些新星精英们不但善于骑战,也善于攻城作战,正是凭借着他们出色的能力,才能尽破晋阳以北诸郡,使得后路不再受到魏军的袭扰威胁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鲜卑新星的能力,撞上了晋阳城,还有卫青霍去病这样的硬骨头之后,便显的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“我军进围晋阳已有数月之久,却始终不能拿下晋阳城,你们都有什么想法,都给本单于说说吧。”狼虎座上,冒顿一脸阴沉道。

    大帐中,一众鲜卑头领们的私议之声立时停止,帐中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我军虽攻下了并州北面几个郡,但卫青那小子坚壁清野,此前已把各郡里的粮草牛羊都迁走了大半,咱们所抢掠到手的,跟本不足以养活我们十万大军,眼下咱们的粮草已经吃的差不过了,而且天气也正在变热,不利于咱们再进行围城,我觉的该是撤兵回草原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帐前进言之人,正是慕容垂,乃是鲜卑慕容部的头领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那石勒便反对道:“大单于,咱们几次入塞,只有这一次收获最大,连着攻下了魏国五个边郡,只要把晋阳拿下了,并州就是咱们大鲜卑的了,咱们就等于在中原站稳了脚跟,咱们才有问鼎中原的希望啊,所以绝不能撤。”

    冒顿神色微微一动,似乎被石勒那一句“问鼎中原”,说的动了心。

    “问鼎中原谁不想啊,可是咱们粮草都快吃尽了,士兵们吃不饱,拿什么去攻城?”慕容垂却反对道。

    那石勒不假思索道:“咱们又不是中原兵,咱们可是马背上的勇士,还能被粮草拖累不成,晋阳攻不下来,咱们就分他几万铁骑,越过晋阳直接抢他后方的粮草牛羊吃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石勒一席话,令冒顿眼前一亮,点头道:“石勒说的有点道理,本单于听说晋阳南面的河东郡,聚集了成千上万从北边五郡迁过去的牛羊,咱们若是抢了这些牛羊,就不怕吃不饱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垂却又顾虑道:“大单于,咱们晋阳城还没有拿下来,若
武侠世界梦长生无弹窗
就这样绕过去抢掠河东郡,是不是有些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石勒不屑道:“我说慕容垂,你也太高看魏国人了,晋阳几城里魏国确实有几万兵马,可是他们却都是步兵,你以为他们敢出城抄袭我们后路么,只要他们敢出城,我保证留下来的大鲜卑铁骑,会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石勒一番自信的豪言壮语,这下便把慕容垂堵到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冒顿,在场的鲜卑众头领们,纷纷点头,显然石勒的一番话,确实是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他们敢越城不攻,把后路留给魏军,仗着就是他们这十万大军,统统都是骑兵的优势。

    冒顿表情明显已倾向于石勒的提议,但在下决策前,目光却落在了大帐角落那名武将身上。

    他便饱了一口马奶酒,问道:“马将军,你也算跟魏军交手多年了,你对他们的底细应该很清楚,你觉的石勒的这个计策可行吗?”

    大帐中,鲜卑众将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那个沉默的武将。

    马超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敦煌决战的前一夜,马超带着他马氏几兄弟,还有三千嫡属的西凉士卒,抛弃了曹操,向东越过沙漠,前来投奔了鲜卑王冒顿。

    马超威震西凉,大名连冒顿也早有所闻,不远千里前来投奔,冒顿自然是欣喜万分,对马超是给予了极大的信任器重,直接就让他参与到了最高级别的军议之中。

    马超轻吸一口气,拱手问道:“不知大单于想听超的真话还是假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本单于当然是想听你的真话了。”冒顿笑道。

    马超便沉声道:“既然大单于想听实话,那超就实话实说了吧,秦国灭亡已成局,我想那陶商灭了秦国之后,很快就会挥师东归,到时候很有可能直奔并州而来,到时陶商挟着灭秦之威而来,魏军士气高涨,再凭着此贼奸诈的用兵,超只怕我们未必是他的对手,倒不如趁着他前来之前,见好就收,退兵北归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马超一番话,听着冒顿那张笑脸,不由就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显然,他内心之中是倾向于继续战下去的,征询马超的意见,其实是想听到他积级的回答,却没想到马超的回答,却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未等冒顿开口,那石勒便冷笑道:“我说马将军,你们秦国被灭,那是你们太过无能,你以为我们大鲜卑的铁骑勇士们,会跟你们秦国人一样无能吗?”

    马超被讽刺,脸色立时一变,眼中迸射出了一丝愠色,作势就想发作,到最后,那提到了嗓子眼的火,却被他给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蓦然想起,自己是以亡国之臣的身份,前来投奔鲜卑人的,寄人篱下,立足未稳之前,怎好得罪石勒这样的鲜卑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马超只好将不满硬咽了回去,干笑着道:“秦军的战力,自然是不如大鲜卑的铁骑,我只是把过往的经验说出来而已,也许并不适用于现在,这还得大单于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冒顿权衡了一下,张口就准备做出最裁断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名斥侯匆匆而入,拱手叫道:“禀大单于,我南面细作传回消息,魏帝陶商已于不日前进抵长安城,目下已改道向北前往蒲坂津,明显打算由蒲坂东渡黄河,前来解晋阳之围!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出,大帐中,立时引起了鲜卑众将们一阵的惊议。

    “看来秦国已经覆灭了,可敦煌离长安有千里之遥,陶商这么快就回长安了?这速度也太快了!”慕容垂第一个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其余众将,哪怕是石勒,也为魏军的行军速度所惊。

    到知道他们鲜卑人全军皆为骑兵,来去如风,速度正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法宝,陶商这等行军速度,竟是远胜于他们,如何能不叫他们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曹操竟然输了那一仗,这怎么可能呢,陶贼穿越戈壁滩,应该人困马乏,曹操以逸待劳,竟然会输……”马超却是满脸惊叹,眼中迸射着匪夷所思的狐疑。

    显然,马超虽是认为曹操早晚会败,但照敦煌一战秦魏两国的实际实力,就算是他马超带走了三千兵马,曹操也必会取胜。

    结果却是,曹操败于了陶商之手,秦国覆灭,这结果如何能不叫马超震惊。

    那冒顿神色也是一惊,脸上旋即浮现出了狰狞的杀机,口中冷笑道:“本单于几次南下,那陶贼都不屑于跟本单于正面交锋,这一次他终于不得不重视起本单于,亲自率军前来跟本单于一战了么,很好,陶商,这一次,本单于就叫你尝尝我鲜卑铁骑的恐惧吧……”

    冷笑过后,冒顿腾的跳了起来,挥手喝道:“传本单于,即刻分兵六万绕过晋阳城,去南面抢掠在魏人的牛羊,让我大鲜卑的勇士们吃饱喝足,杀那魏帝陶商一个片甲不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