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四十章 证明清白

第八百四十章 证明清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没想到,自己一次没打召呼的随意闯入,竟然会撞见这样香艳的风景。

    他原只是交待了上官婉儿帮着西施换件衣裳,却没想到,她竟然这么体贴吧,直接就帮西施洗起了澡。

    而且,她给西施洗澡也就罢了,自己竟然也跟着洗了起来!

    “这福利……”陶商眼珠子瞪大,血脉渐贲,禁不住的啧啧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这一叹不要紧,两位美人听到了动静,看到陶商不知什么竟站在门口,正直直的盯着她们时,两位美人瞬间羞到面红耳赤,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互相搂着就要往澡盆子里缩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大半个身子就在澡盆里,第一个就缩了回去,西施半个身子已迈出了木盆,慌乱回身的时候,雪白的玉腿就给澡盆绊了一下,整个香躯失去了控制,又是一声“啊”的尖叫,就朝着前边扑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要是扑倒在地上,就是正面朝下,那得是多尴尬的画面。

    正欣赏美景失神的陶商,猛然清醒过来,眼看西施要倒地,想也不想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,猿臂如风伸出,抢在她着地之前,就揽住了她柔软的腹部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轻轻一甩胳膊,西施在半空中一个旋转,雪影甩出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子,甩了陶商一脸一手。

    然后,当她翻转过来,正面朝上之时,就已躺在了陶商坚实的臂弯之中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时,陶商终于看清了那张粉白的玉面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陶商竟是看呆了。

    沉鱼落雁、国色天香、闭月羞花、绝世姿容……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瞬间闪过了无数形容美的词句,他竟恍然发现,自己已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她的美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美到了极致,美到了完美境界的美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超越了完美,就连那最优秀的天才画家,也画不出来的美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种美,让陶商这样纵游花丛,内宫美人妃子数不胜数的帝王,只看过一眼,就陷入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而她那超越完美之美,更似存在着一种魔力,一时间净化了陶商的心念,竟让他脑海中的任何邪念都被驱散,不敢往她那一衣不着的身体去看,仿佛只是眼神一瞥,就会破坏了她的完美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西施啊,怪不得历史上能把吴王夫差迷到神魂颠倒,明明可以轻松杀了勾践,却竟为了她放过了勾践一命,这等完美的女子,差点就被韩德那癞蛤蟆给玷污了,幸亏朕及时赶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当陶商在神魂动荡之时,西施才从惊吓在回过神来,当她睁开明眸之时,正好撞见了陶商那失神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的脸蛋顿时晕色悄生,睫毛低垂而下,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一低眉之间,她才发现此刻自己正一衣不遮,正面朝上的躺在了大魏天子的臂弯之中,那岂非是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,尽被他看在眼中……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西施瞬间羞到面红耳赤,窘羞到了极点,一声樱咛惊叫,急是从陶商的臂弯之中挣脱,慌张如受惊的小兔子般,就跳进澡盆子里,赶紧跟上官婉儿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怎么召呼也不打一声就进来了,我们岂不是都给看……”澡盆中的上官婉儿也是面色羞红,却又难以启齿,嘟嘴娇声抱怨道:“总之就是陛下你坏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时才彻底清醒过来,起身站了起身,背朝向她二人,干咳几声以掩尴尬,笑道:“婉儿,你可冤枉朕了,朕可不是故意的,朕只是叫你给这位西施姑娘换件衣裳,谁知道你竟然就跟她洗起澡来了,不过你们放心,朕什么也没看到,什么也没看到啊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里说着什么也没看到,却把上官婉儿听的愈发脸色羞红,心儿扑嗵扑嗵乱跳不休。

    她可是记得,刚才她们刚沐过浴,已经全身都站了起来,陶商在那个位置,那么近的距离,什么也没看到才怪,鬼才信呢。

    西施就更不信了,她都那样被陶商揽在了怀中,除非陶商是个瞎子,怎么可能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这番话,简直是弥盖弥章,听起来反倒是在说:朕什么都看到了,把个西施是羞到了耳根子,恨不得把头钻进水里,把自己给淹死算了。

    两位美人也顾不得许多,虽然娇羞不已,但见陶商已经转过身去了,便赶紧双双牵着对方出了浴盆,手忙脚乱的穿着了衣裳。

    陶商背对着她们,耳边听着身后传来沙沙的衣服磨擦声,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想象出了她们伸胳膊伸腿儿,换衣服的那般曼妙画面。

    “陶商,冷静,暴击天赋和劝降天赋可都是神器,要忍住啊……”陶商脑海里又告诫着自己,深吸几口气,强行屏弃了那香艳的想象画面。

    半晌后,沙沙的声响结束,听到了上官婉儿的轻咳声,想来是在暗示,她们已经更换完了衣裳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好转过身去,却见她们已穿上了一青一白的衣裳,正低拢着耳边沾水的发丝,脸畔上都涌动着丝丝晕红之色,不好意思抬头正视陶商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身上有没有受伤?”陶商关怀的问道。

    西施摇摇头,低低道:“没受伤,多谢陛下关心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了点头,却又道:“你叫西施,那你应该知道,这是一个古代美人的名字,是你自己取的吗?
八荒斗神吧


    陶商以往召唤前朝英魂,都必须要自己给他们赐名,但西施却是系统随机召唤出来的,他就很好奇,这种英魂的名字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让陛下见笑了。”西施便有些不好意思,“其实民女原本不叫西施,只是父母听了坊里算命的先生说,如果给我改名西施的话,就会遇上贵人,所以家父就给民女改了这个名字,没想到那算命的先生说的竟然是真的,民女果真遇上了陛下这个大贵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这下算是明白了,便又笑问道:“看来你父母给改这个名字是改对了,那你父母现下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提及此事,西施完美的脸蛋上,顿时泛起几许忧伤,叹道:“父母去岁染了重伤,双双故去,正因府中无人,那韩德才强吞了我家家产,又对我起了色心,把我强抢回了他的营中,幸亏陛下及时赶到,不然民女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伤心激动处,西施不禁就哽咽起来,双手还按在了心口,秀眉微蹙,一副美人捧心,惹人怜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还没来得及安慰,旁边上官婉儿就叹息道:“看来咱们都是同病相怜啊,我们能碰在一起,也是一场姐妹缘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上官婉儿明眸一转,便向陶商盈盈下拜,央求道:“陛下,婉儿跟这西施妹妹甚是有缘,实在舍不得跟她分开,眼下她已无家可归,实在是可怜,我适才问过她了,西施妹妹最擅长女工刺绣了,陛下不如就大发慈悲,把她收留在身边吧,也好让她给陛下专司衣服女工。”

    陶商就乐了。

    西施身上可是有暴击天赋在身,陶商正还想着如何将她留在身边,慢慢培养感情,还在琢磨着怎么开口呢,没想到上官婉儿如此贴心,替自己就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  陶商便顺势问道:“西施姑娘,既然婉儿都开口了,朕不能不给她这个面子,你可愿意留在朕身边,专司女红吗?”

    西施却是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,激动的什么似的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西施妹妹,能留在天子身边侍奉,那可是莫大的荣幸,多少人求还求不来呢,你还不快谢恩。”上官婉儿拉着她的衣服提醒道。

    西施蓦然省悟,慌忙是盈盈下拜,跪倒在了陶商跟前,口中柔声感激道:“多谢陛下收留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既然你擅长女工,明儿就给朕做件衣裳瞧瞧,若是做不好的话,朕可是要罚你的。”陶商开玩笑的笑道,伸手将她玉臂扶住。

    “妾身一定会让陛下满意。”西施薄唇泛起一丝浅笑,方才轻轻起身。

    陶商身材高大,这么居高临下的相扶,两人尽距离的接触时,西施那因为慌乱,而没有束紧的抹胸,顿时便尽收陶商眼底,那束裹不住的雪白傲峰,深沟幽谷,跟着便撞入陶商眼中。

    那欲掩半露的风景,比方才的一览无余,更添了几分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陶商眼神便有异常。

    西施见陶商忽然发怔,顺着他的眼神往下一瞄,顿时意识到了原因,脸畔晕色如潮而起,忙是起身立在了一边,羞红着脸不敢再看陶商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就先休息吧,朕走了。”陶商也不敢多逗留,生恐在被西施那完美的容颜把持不住,反是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“妾身恭送陛下。”西施也松了口气,赶紧红着张俏脸,福身送别。

    陶商便离帐而去,上官婉儿也跟了出来,一直把陶商送到了帐外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却想起了方才那一幕,不由好奇道:“婉儿,朕就觉着奇怪了,你帮着西施沐浴也就罢,怎么自己也跟着一起洗了,那么点个木盆,你就不嫌挤的慌么?”

    提及这尴尬事,上官婉儿脸色顿时一红,揉着衣襟,不好意思道:“臣妾也不知道,只是看着那西施妹妹太美了,皮肤又娇嫩雪白到让人羡慕,一时鬼使神差的,就想跟她一起沐浴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看着上官婉儿那副扭捏的样子,看着那红通通的羞红脸畔,忽然间脑海里闪现出一个新奇的念头,便好奇道:“婉儿啊,你不会是喜欢女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个“人”字,陶商没有说出口,只是“嘿嘿”的笑着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冰雪聪明,先是一怔,旋即听出了陶商言外之意,顿时是又急又羞,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娇声抱怨道:“陛下你胡说什么呢,婉儿才没那么怪呢,婉儿可是个正常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你拿什么证明呢?”陶商却一本正经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证明?”上官婉儿就急了,耳根子都憋红,生怕被陶商给误会了,却又不知该怎么自证“清白”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上官婉儿忽然间一咬贝齿,踮起了玉足脚尖,欠起身子来,朱唇冲着陶商的嘴就是深情一吻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只是好奇,跟上官婉儿开个玩笑,故意逗她而已,却没想到她还当真了,竟用这等亲昵手段,来证明自己是个正常女人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还来不及品味美人之吻时,上官婉儿便已缩了回去,羞红着脸难为情道:“这回总算证明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上官婉儿脸已羞红到底,抿嘴暗笑着扭过头时,一溜烟就钻进了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个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望着上官婉儿如烟而去的倩影,摸着嘴唇,回味着那残留的余香残温,不由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