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三十九章 脱缰的野狗,也会咬人

第八百三十九章 脱缰的野狗,也会咬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槐里城驻军大营,校场。

    看到苏秦那凝重的样子,再听到“交州”二字,陶商的脑海中,立时迸出了一个名字:

    洪秀全。

    交州早年已被平定,有名有姓的实力敌人,皆是被消灭殆尽,陶商想不出除了洪秀全之外,谁还能折腾出事端来。

    “先不急,回大帐再说吧。”陶商步下高台,翻身上马离营而去,直奔城南大营。

    在那里,大军安营已毕,陶商入营之后,直奔皇帐。

    苏秦等几位重臣们,紧跟跟而入,陶商坐定后,方才不紧不慢的问道:“说吧,交州出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苏秦便将一道加急快报奉上,沉声道:“回禀陛下,交州方面送来的十万火急奏报,那太平道余孽洪秀全在桂林郡治所布山城附近,一个叫作金田的村子自称天王,建太平天国,起兵造反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之中,众臣们无不身形一震,眉宇中迸射出了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洪秀全,你果然是耐不住寂寞了么,朕早料到你会折腾出点事来,却没想到,你竟然跟太平道勾结成了一起,还给朕弄出了个什么太平天国,真是讽刺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却只神色微微一动而已,对于洪秀全的作乱,并没有太多的意外,让他意外的是,洪秀国所建的伪政权,竟然也叫太平天国。

    要知道,曾经的历史中,清朝末年之时,洪秀全就是在金田村,宣布称王,建立了太平天国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被召唤出来的洪秀全,仍旧是在金田村,仍旧自称天王,仍旧国号为太平天国。

    历史,还真是他娘的惊人的巧合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陶商转念又想,太平道祟信黄天大神,拜上帝教信奉上帝,太平道的教义是建立没有压迫,人人平等无私的世界,而拜上帝教则是要建立“无处不平均”的太平世界,两者教义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洪秀全以太平道造反,那么以“太平”二字为国号,建立所谓太平天国,似乎也就说的通了。

    “太平道余孽果然是阴魂不散,竟然又跑到了交州去作乱?”项羽皱眉道。

    罗成却不屑道:“这个洪秀全是什么来头,听都没听说过,就算他造返,料他也折腾不出什么名堂来。”

    陶商接过急报,展开看过几眼,剑眉微微一凝,冷笑道:“罗成,你可别小瞧这个洪秀全,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将手中的情报,示于了众臣。

    当罗成等众臣,看过情报之后,无不神色为之一变,大感震惊。

    原来,情报中称,那洪秀全秘密聚集了七千太平道教徒,于金田发动叛乱,出其不意的攻陷了桂林郡治所布山城,震惊整个交州。

    于是,在洪秀全的号召之下,整个交州一夜之间,竟冒出了十余万的太平道教徒,自称为太平圣军,群起响应洪秀全,一时间交州是叛乱四起,把交州各郡地方驻军打了个措手不顾,一时四方难顾。

    如此声势之下,洪秀全迅速令他的太平军以布山城为中心,四面出击,向西夺取了桂林一郡,并派重兵布防于始安城(今桂林市)这座交通要冲之地,堵住了荆州零陵郡往交州派兵的路线。

    紧接着,洪秀全又亲率大军,以迅雷之势攻下了东面的的南海郡,派兵据住曲江(今韶关),堵住了从北面桂阳郡南下交州的通道

    至此,洪秀全便轻易夺取了交州北面诸郡,堵住了大魏由荆州向交州派兵的路线,致使近两万多的荆州军团,无法进入交州平叛。

    之后,洪秀全便率军一路南下,攻取合浦郡,兵锋直取交趾郡治所龙编城。

    如今交州方面的残存官军,已经全部退至了龙编城,被号称有十万之众的太平军已围了个水泄不通,危在旦昔。

    交趾、桂林和南海三郡,乃是交州的精华所在,几乎绝大多数人口和财富,都集中在了此三郡。

    而桂林和南海二郡已失,龙编城一旦被攻破,意味着交趾郡也将陷落于太平叛军之手,交州魏军也将被全部歼灭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南面余下的九真郡,日南郡必将不战而下,整个交州便将被洪秀全所据。

    由于交州地处帝国的最南面,交通本就不便利,再加上叛军行动太快,交通线也被堵绝,所以,直到龙编城被围之后,这道紧急的告急情报,方才翻山越岭由小道送出交州,不远千里送至了关中,送到了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个洪秀全,竟然这么了得!?”罗成一声惊呼,脸上的不屑之意,此刻已是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左右众文武们,也无不为之震惊,皆为洪秀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袭卷大半个交州而震动。

    这连拥有满百智谋的刘基,也面露奇色,喃喃道:“这洪秀全,竟有这等能……能力?”

    陶商却知道,洪秀全确实有“攻心”天赋,但他的能力在于忽悠人,在于玩弄权术,实则上的统兵能力和武力,都很平平,他能在短时间里掀起这等波澜,必定有能力异士,在旁协助辅佐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已获知对象洪秀全称帝消息,现根据系统规则,向宿主通报系统随机召唤,五名洪秀全效忠武将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,杨秀清,统
三国之商人当立帖吧
帅91,武力71,智谋95,政治89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,石达开,统帅90,武力93,智谋80,政治81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,冯云山,统帅71,武力62,智谋90,政治88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名,李秀成,统帅89,武力88,智谋74,政治75。”

    “第五名,洪宣娇,统帅70,武力72,智谋60,政治54。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陶商就知道,洪秀全此人虽有“攻心”天赋,实际上却是目光短浅,要不然也不会在天京事变,诛杀杨秀清等一干太平天国重臣之后,便无力回天,使太平天国一步步走向了灭亡。

    他记得系统精灵说过,召唤的出来的武将,一旦宣布称帝,系统将自动为其召唤五名效忠者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就在猜想,洪秀全能这么快横扫交州,必定是被这些召唤武将辅佐,才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杨秀清、石达开、冯云山以及李秀成,这些人可都是太平天国最优秀的精英,放眼古今也是强悍的存在。

    尤其是杨秀清此人,军事才华和谋略都极为惊艳,杨秀清掌管太平天国军政大权时,把清军打的是找不着北,而他被洪秀全灭杀之后,太平天国才在军事上和政治上走上了衰落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倘若张秀清不死的话,太平天国还真有可能推翻清朝,再不济也能割据半壁江山,跟清朝南北形成南北对峙,在华夏历史上,再次出现一个南北对峙的时代。

    除了那五名召唤武将外,陶商还记得交州应该逃去了不少世族豪强,说不定这些人也不安份,会跳出来辅佐洪秀全,有这些豪杰人才辅佐,洪秀全就算是头猪,也能折腾出点风波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是说召唤武将一旦称帝,系统还会自动召唤一名他的死敌出来的么?”陶商突然间想起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开始召唤洪秀全死敌,召唤完毕,召唤武将,曾国藩,统帅88,武力64,智谋88,政治98;召唤地点,长沙郡;与宿主关系,效忠。”

    曾国藩!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这个人可是华夏近代以来,赫赫有名的人物啊,其开创的湘军战斗力远胜于清军,正是湘军最后消灭了太平天国,说他是洪秀全的死敌一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鉴于湘军前期屡战屡败,只在杨秀清被杀,太平天画内乱之后,才渐渐占据上风,由此可见曾国藩最后虽灭了太平天国,但其实际的军事能力,也差不多就是80多点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曾国藩除了开创湘军之外,还是一代大儒,其著作言行被许多后世人奉为为人处事的准则,98点的政治能力,倒是名符其实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曾国藩创立湘军,开创了汉人掌权的先河,再加上其后出现的淮军,汉人逐步掌握军权,才为后来清朝的覆没,埋下了伏笔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个洪秀全不可小视,即使我们现在必需集中主力跟汉国决战,也必须要分出些兵马,前去平定太平贼的判乱不可,否则若是让此贼夺了交州,北入荆州的话,则不光南面有危,中原亦会震动。”

    刘基情绪有些激动,说话也利索了,一番进言打断了陶商的神思。

    陶商神思收敛,便点头道:“伯温言之有理,洪秀全虽然是只野狗,若要是让他挣脱了绳套,还是会咬伤人的。”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传下了旨意,以周亚夫为征南将军,率樊哙、英布、彭越和马援四员大将,率两万精兵南下荆州,会合荆州当地的驻军,南入交州去平定洪秀全太平天国的叛乱。

    交州方面的事情安排完毕,陶商松了一口气,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河北方向,跟刘备和鲜冒顿的决战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那洪秀全再能折腾,历史上实际控制的地盘,也不过是现在的荆州一部和扬州一部分而已,充其量也就是个加强版的刘表而已,威胁远不及曹操之流。

    况且交州地处偏远,其经济和人口远没有后世那么强,退一步讲,就算是给洪秀全夺下了交州,其对帝国构成的威胁也是有限。

    先收拾了刘备,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众臣退下,陶商便准备休息一晚,明早继续起程赶赴河北,这脑子一安静下来,他就想起了西施。

    “上官婉儿这时候应该已安顿好了西施了吧,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四大美人啊,我还没看看她是不是人如其名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兴致一起,索性便起身出帐,直奔上官婉儿的营帐去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由于是女官,随时要侍奉陶商笔墨,所以她的营帐离皇帐并不远,陶商没走几步到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婉儿和那位西施姑娘在里面吗?”陶商向左右婢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禀陛下,上官大人和那西施姑娘在里边,只是她们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朕进去看看她们。”陶商不等婢女说完,就掀起帘起,大咧咧的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步入大帐瞬间,陶商就看到水气氤氲中,上官婉儿和西施两人正相互搀扶着,刚从浴盆中站起来,准备迈出去。

    她二人显然是美人方自出浴,还没来得及披上衣衫,此刻是一衣不遮,那沾满水珠,雪白窈窕的香躯,狠狠的撞入了陶商眼中。

    美景在前,陶商立时倒抽了一口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