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三十七章 珊珊来迟的美人

第八百三十七章 珊珊来迟的美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民女叫作西施。”少女略带羞意,轻声道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西施!

    这个差点被韩德这个狗东西玷污了的妙龄少女,竟然就是四大美人之一,拥有沉鱼落雁之容的西施?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……

    今天还真是他的幸运日啊,先是撞见了包拯,紧跟着又由包拯引出了在更久以前就已经召唤出来,甚至都快要被他给忘掉的西施。

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陶商记的西施应该是在灭蜀之后,开启后世关口第一阶段之时,被系统强行召唤出来的英魂,距离也被召唤到现在,差不多都快过去了有一两年之久。

    今日,大名鼎鼎的美人西施,终于还是被他幸运的给撞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西施不光是四大美人之一,拥有着国色天香,沉鱼落雁般的姿容,还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神级天赋——暴击。

    暴击是什么天赋,那可是有一定机率让陶商发动暴击,在短时间里武道大幅度提升的天赋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如果陶商名正言顺的娶了西施,获得了暴击天赋,就有一定机率爆发出满百武力值,可与马超吕布之流抗衡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堪比白起杀神,还有陈庆之怒血的神奇天赋啊。

    “陛下,民女叫西施。”西施瞧见陶商有些神失神,还以为自己没说清楚,便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回过神来,便下意识的想伸起手,撩起她的头发,看看她真实的面容,是否有西施那般绝美。

    毕竟西施乃是前朝英魂,召唤方式与后世不同,并非是本体直接召唤,而是需要以英魂载入肉体的方式,来实现召唤。

    虽说英魂在潜移默化中,能够改变肉体的容貌,使之慢慢趋近于英魂原有的肉体容貌,但如果肉身的面容太丑的话,短短一两年时间里,能否变美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刚刚抬起手时,一名御**卫步入大帐,拱手道:“禀陛下,那位包县令已经准备完毕,请陛下移驾校场训视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想起了正事,抬起一半的手臂又放了下来,便道:“叫上官婉儿过来一趟,帮着这位西施姑娘换几件干净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御林军士忙去传令。

    “朕已派人来照顾你了,朕把那韩德正法之后,再来跟你说话。”陶商笑着安慰了几句,便转身出帐而去。

    大帐中,这才只余下了西施一人。

    目送着陶商英武的身影离去,西施愣怔半晌方才从失神中清醒起来,竟有种恍然若梦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我运气这么好,竟然会碰上天子来救我,天子一点都不护短,直接就把那姓韩的处死,看来这个魏家天子,根本不似传说中的暴君,他明明是位好皇帝呢……”

    当大帐中的西施惊喜未定,喃喃自语之时,陶商已经策马飞奔,直抵校场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校场上,槐里营的五百号士卒,已经尽皆集齐,皆是战战兢兢的立在那里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气,不安的等着天子训视。

    而在校场前的那一片空地上,韩德已被分别绑住了手脚和脖子,被五匹战马拖住。

    陶商翻身下马,一跃踏上了校场高台,巍巍如天神一般压入众人的视野,浑身上下霸道凛烈的杀气,如潮水般弥散开来,强大的气场瞬间令那五百士卒是崩紧了神经,人人自危起来。

    “禀陛下,行刑准备完毕,请陛下下令。”包拯拱手道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迟疑,马鞭一挥,喝道:“即刻行刑,把那厮给朕五马分尸。”

    包拯得令,便向着校台下高声道:“天子有令,韩德罪不容诛,处以五马分尸之刑,立刻执行。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高台上,行刑的鼓声立刻敲响,震的下方韩德营的五百士卒们,个个心惊胆战,仿佛被勒住脖子的不是韩德,而是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五名骑士立刻策马扬鞭,伴随着战马的嘶鸣之声,五匹健马分别向五个方向奔去,五条绳索立刻紧绷起来,把原本瘫在地上的韩德,立刻凌空给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……下……饶……命……饶……命……”

    韩德脸憋到通红,脸形扭曲变形,斗睁的眼珠子里迸射着地尽的恐惧,牙齿里艰难的吐出几个求饶之词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动衷,冷冷的欣赏着韩德痛快的样子。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第二通鼓响起,五名骑士奋力抽打马鞭,胯下战马吃痛嘶吼,四蹄狂蹬而出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肉撕裂之声,韩德便被撕成了六块尸块,鲜血喷溅出了一地,血肉模糊的尸体,也被战马拖出了很长一段。

    韩德被分尸的一瞬间,他那五百士卒齐刷
幻想降临现实全文阅读
刷的跟着浑身一抖,发出了一声恐惧的低呼之声,脸都吓到惨白变形,仿佛被五马分尸的那个人,竟是他们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而当他们看到那一地的鲜血和肉块时,又暗自松了一口气,庆幸被处死的并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欣赏过韩德被处死,陶商心中是一阵痛快,嘴角扬起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笑容,只是一闪而逝,接着,陶商以更加冷酷的表情面朝台下士卒,厉声道:“朕知道,你们在韩德的纵容下,做了不少扰民之事,朕今天已将罪首韩德处死,至于你们,朕就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今后谁敢再犯,朕必军法处置,绝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威然一喝,如死神发出的号令般,把那五百士卒吓的胆都要碎掉,有不少人都慌到要尿裤子,纷纷的跪倒在下来,感谢陶商的宽恕之恩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又指着地上韩德的尸块,厉声道:“传朕旨意,把韩德的人头悬于槐里城门上,再把他的尸块遍传雍凉二州诸营,告诉所有的驻军,秦国已经覆灭,雍凉二州已是大魏的土地,二州的百姓也皆是朕大魏的子民,谁敢再祸害二州百姓,韩德就是他们的下场!”

    浩荡如惊雷般的旨意下达,只令跪伏的那些士卒,无不为之震服。

    至于一旁的包拯,则是暗暗点头,那张黑脸间,毫不掩饰着敬佩之意。

    处置完了一切,陶商的目光看向了包拯,笑问道:“包拯,你看朕对韩德的处置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陛下公正严明,实乃大魏之福,百姓之福也,臣对陛下佩服到五体投地。”包拯一揖到底,发自内心的赞颂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便将包拯扶了起来,拍着他的肩道:“你包拯刚正不阿,铁面无私,朕也甚为欣赏,朕的大魏帝国就需要你这样正直的人才,从今天起,朕就升任你为廷尉,即刻前往邺京去赴任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话说的是轻松,包拯却是身形剧烈一震,惊怔在了原地,那惊愕的样子,恍惚间竟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廷尉啊,九卿之一,大魏帝国中枢朝廷最重要的高官之一,掌握着全国的刑狱之责,可以说是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而他包拯此时的官职,只不过是大魏帝国下属雍州,再下属的扶风郡,再下属的槐里县一个小小县令,跟廷尉之间还隔着十万八千里的鸿沟。

    包拯作梦也没有想到,大魏天子竟然有如此气魄,顷刻间就让他平步青云,从小小的县令,直接提拔成了廷尉。

    这等提升速度,简直比坐火箭还要快,包拯焉能不吃惊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知道,陶商对他的来历是一清二楚,若非是要用他的“铁面”天赋,来肃清大魏帝国的刑狱,以达到政治清明的目标,又怎会随便就重用一个不起眼的小县令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嫌这廷尉的官太小了呢,还是觉的自己担不起这个重担?”陶商见他犹豫,便笑问道。

    包拯当然不会嫌官太小,若换成别人,必会在陶商面前先表一番谦逊,说一番自己才疏学浅,难挡大任的场面话,然后才敢接受这份委任。

    包拯却不同,他只沉吟了一下,便一拱手,正色道:“承蒙陛下器重,包拯愿担当此责,臣在此以项上人头起誓,绝不辜负陛下的信任,在臣力所能及范围内,绝不放过一个坏人,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包拯这口气,这决心,竟有些虽千万人,吾往矣的气势,着实令陶商愈加欣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廷尉的官位虽然是九卿之一,位高而权重,但实际上却是个得罪人的差事。

    廷尉执掌刑狱,若是禀公执法,铁面无私,就势必会得罪不少权贵,久而久之是树敌越来越多,这些权贵们难勉会存有怨意,一有机会必定会对他落井下石,抓住机会对他攻诘。

    而古来皇帝就算再英明,如果遇到臣下们一而再,再而三的在耳边嚼某个人的不好,次数多了难免就会糊涂一会,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就是廷尉倒霉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廷尉不能执法如山,又会造成皇帝的不满,依旧会对他治罪。

    所以这廷尉之职不好当,弄不好就是个两面不讨好的角色,谁担这份差事多少会犹豫一下。

    包拯却没有,答应的那么痛快,丝毫没有顾虑自己的安危得失,俨然以维护天下公平正道为己任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欣慰一笑,抚着他肩道:“好啊,你有这份决心,朕就放心了,有你包拯在,我大魏帝国离政治清明,法度井然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收拾了一个韩德,又收了包拯这员贤才,陶商是心情甚好,便又想起还有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,就想赶紧去瞧瞧,西施是否真的人如其实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苏秦却匆匆赶了来,表情凝重道:“陛下,交州出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