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铁木真的野望

第八百三十四章 铁木真的野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铁木真?

    曹丕和贾诩对视了一眼,显然这个什么铁木真,就如哲别一样,都是他们从未听过的人物。  .

    又或者说,所谓柔然在他们眼中,都是不起眼的北狄而已,根本就不配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忡怔了一下,曹丕忙拱手陪笑道:“原来是铁木真大汗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铁木真拂了拂鞭子,示意部下给他二人看座,还给他们倒上了马奶酒。

    曹丕端起来喝了一口,难喝的差点吐出来,却又不敢拂了对方的面子,只得硬着头皮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是中土的贵族,那应该非常有智慧,你们又是鲜卑人的朋友,那应该对鲜卑也很了解吧,能不能给我讲一讲中土和鲜卑人现在的情况。”铁木真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曹丕这下才明白过来,原来这个什么蒙古部的汗,之所以不杀自己,是因为对中土怀有好奇之心,所以想从他这里听听中土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这要说的可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曹丕张口就要“纵论天下”,铁木真却忽然道:“我先要提醒你,我想听的是真话,你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,如果将来让我知道你在说谎,我就把你五马分尸,丢到草原上去喂恶狼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曹丕身形一震,一股彻底的寒意从脚底板涌起,浑身打了一个寒战,眼中畏惧之意顿生,只得讪讪的笑了笑,郑重表示自己必会知无不言,绝不敢说半个字的谎语。

    铁木真这才满意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曹丕咽了一口唾沫,理了理思绪,便把他所知道的一切,都告诉了铁木真。

    从汉朝因董卓之乱,黄巾之乱而衰落,到袁绍,其父曹操、以及陶商等天下群雄并起,诸侯混战……

    从陶商异突突起于陶商,到他扫荡天下群雄,据有中原,天下七国并立……

    从七雄争霸,到陶商东征西讨,接连扫灭了诸国,直到自己所在的秦国,也被陶商逼上绝路,自己被迫想往鲜卑求援……

    曹丕不敢有半点谎言,只能默默的把自己的母国,如今所处的没落境地,如实道出,自然而然也爆露了自己不过是个落魄皇子的真实处境。

    听罢曹丕的一番讲述,铁木真那双猫一样的眼珠中,不禁流露出了几分敬佩,竖着拇指称赞道:“中土果然是中土,竟然能出现这么多的英雄人物,你口中这个陶商,简直就是英雄中的英雄,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铁木真这般赞他曹家死敌,曹丕心中当然不爽,却也不敢有所表露,只能跟着点头附合,皮笑肉不笑的应承。

    铁木真称赞过后,却话锋忽转,语气变的象刀子一样锋利寒冷,傲然道:“不过,就算那陶商再是英雄,本汗终有一天也要杀掉他,把他建立的魏国踩在脚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丕身形微微一动,内心之中,忽然间有种想笑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想笑这个铁木真,实在是不知天高地顾,狂妄到了没边的程度。

    曹丕虽然深恨陶商,却也清楚陶商的实力有多强,知道大魏帝国已经强大到了何等地步,不然他秦国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走向了灭亡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铁木真,不过是远在瀚海,大大小小柔然诸部中的一个可汗而已,全部落人口加起来大概也没有一万人,能够动用的兵马,最多恐怕也就两三千人而已。

    就这点实力,也敢口出狂言,妄图要灭掉陶商,要吞并了魏国,岂能不让曹丕觉的好笑。

    贾诩却不同,他心中并没有一丝想笑的欲望,相反,眼眸中还闪过了几分奇色,似乎是惊奇于这小小的柔然头领,地处极北偏僻之地,竟然能有这等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的本汗的话很可笑?”铁木真目光象鹰一样锐利,似乎看穿了曹丕的心思。

    曹丕神色一怔,表情流过一丝尴尬,忙是一本正经道:“大汗雄心壮志,气吞万里,丕佩服还来不及,怎敢觉的可笑呢。”

    铁木真冷笑了一下,拿起碗来又仰头灌了一大口马奶酒。

    曹丕不敢再吱声,贾诩向来也是不主动说话,只悄悄的打量着铁木真,大帐中的气氛,一时变的有些冷清微妙。

    铁木真鹰一样的目光,射在了贾诩身上,喝问道:“你,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,难道你是哑巴吗?”

    贾诩一愣,苍老的脸上掠起一丝苦笑,只得拱手道:“老朽只不过是二皇子的臣子而已,大汗不问,老朽岂敢插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看出来,你应该有话想要问本汗,你说吧。”铁木真盯着他的眼睛道。

    贾诩暗自打了一个寒战,就感觉到铁木真那双眼睛,似乎有一种令人恐怖的洞察力,能够轻松通过他的眼神,洞察到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这种能力,贾诩曾经在曹操的身上看到过,而这个柔然部落小汗,似乎要更强烈。

    “大汗目光当真能洞察人心啊。”贾诩干咳了几声,不好再藏着腋着,只好如实问道:“大汗有雄心壮志,固然是令老朽佩服,但老朽其实想问一问,大汗可知道,以大汗现在的实力,想要杀了那陶贼,踏平中土,有多难吗?”

    铁木真沉默了,似乎被贾诩说中了要害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铁木真鹰目又看向贾诩,“本汗听说你们中土人都很有智慧,你能看出本汗的难题,说明你也是个很有智慧的人,那你说说看,本汗应该怎么实现?”

    “这个
永世皇朝吧
嘛……”贾诩捋了捋白须,淡淡笑道:“其实说起来也没那么复杂了,大汗现在首先要做的,自然是先统一柔然诸部,把柔然变成一个整体,号令皆出自于大汗,这是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不错,然后呢。”铁木真点点头。

    贾诩便接着又道:“大汗就算统一了柔然,但整个柔然诸部加起来的实力,也未必比得上鲜卑人,所以大汗第二步所要做的,就是养精蓄锐,趁着鲜卑人忙于跟魏国交锋时,不断抢掠他们的人口牛羊,侵蚀他们的草场,等到实力足够强大,鲜卑人的实力又足够衰落之时,再大举南下,一举吞并鲜卑人,把大漠南北一举纳入大汗版图,成为草原上的霸主。”

    铁木真那双猫眼这下就亮了,仿佛于懵懂无知时,突然间被贾诩一席话醍醐灌顶般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你果真是个聪明人!”铁木真又冲贾诩竖起了拇指,“继续说下去,灭了鲜卑人之后,本汗该怎么踏平中土。”

    贾诩没想到他这么有兴趣,就象是一个渴望求知的懵懂孩童一般,催促着他这个“老师”,向其传道授业,这让贾诩心中不禁产生了几分成就感。

    贾诩便咽了口唾沫,继续道:“这最后一步,自然也是最难的一步了,首先要看那个时候,刘备的汉国还在不在,如果还在的话,大汗便要跟汉国结盟,利用汉国不断消耗魏国的国力,大汗却趁机掠夺人口,扩充实力,不断的将自己的势力,延伸到长城以南,最好是将燕代之地,统统都纳入自己的版图,这样就为将来的南侵中原,打下了基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贾诩自己都觉的喝了,便将那难喝的马奶酒端起,顾不得什么腥味,连着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铁木真则是聚精会神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解过渴后,贾诩接着道:“再然后,当汉魏两国两败俱伤之时,大汗便可索性将汉国吞并,然后凭借着强盛的国力,兵分两路,大举南下。一路由代郡南下取晋阳,扫平并州。另一路大军则由蓟京南下,踏平冀州,攻取邺城,一举整个河北纳入版图,然后”

    说到兴奋处,贾诩竟是站了起来,用枯枝在地上划出了一副简易的两河地图来。

    铁木真和哲别二人,也兴奋的站了起来,围成了一圈。

    贾诩便用树枝比划道:“河北拿下之后,大汗的两路大军就可以趁势南下,越过黄河,会师于洛阳,将河南也一举扫平,而中土的精华,就在于两河,两河若已拿下,则其余诸州攻克,只是时间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贾诩接着又道:“这是大汗灭了鲜卑之后,汉国尚在的情况,倘若汉国已亡,那又当是加外一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下去。”铁木真催促道。

    贾诩便继续道:“汉国若灭,则魏国完成一统天下之业,国力必将空前强盛,那个时候大汗所能做的,就是不断派铁骑洗掠魏国边境,抢掠人口,充实国力,同时还是要尽可能的向长城以南渗透大汗的势力,想方设法也要拿下燕代之地。”

    贾诩手中树枝再次比划向地图,“燕代之地,位于神州北境,北面是长城所在的群山,是拱卫神州的天然屏障,而南面则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。大汗唯有据有此地,铁骑才能越过群山天险,长驱南下河北大平原,至于之后怎么扫平中原,无非跟老朽方才所说的战略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贾诩洋洋洒洒一番话,为铁木勾勒住出了一番宏图伟业,铁木真听的是兴奋无比,鹰目在地图扫来扫去,飞速的消化着贾诩的战略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铁木真笑了,笑的狂烈无比,仿佛于黑暗中行进之人,突然间找到了一条光明无比的康庄大道,一切困扰在心头的难题,就此迎刃而解,令他是痛快无比。

    大笑之后,铁木真拍着贾诩的肩,兴奋道:“白胡子,你可真是长生天赐给本汗的礼物啊,堵在本汗心里那么久的难题,没想到被你几句话就给说通了,你真是个拥有大智慧的智者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过奖了,老朽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的。”贾诩拱手自谦道。

    这时,铁木真便又问道:“那你再说说看,本汗怎么做,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统一柔然诸部?”

    贾诩张口欲言,话到嘴边之时,苍老的眼中却悄然闪过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他便干咳了一声,拱手笑道:“老朽已经为大汗说了这么多,老朽倒也乐意为大汗琢磨琢磨,怎么能统一柔然诸部,只是老朽也有个小小请求,不知大汗能否应允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请求?”铁木真很慷慨的问道。

    贾诩便笑道:“是这样的,老朽和我家二皇子,本来是想去向鲜卑人求救的,想借他们的骑兵去对付陶商,半路却遇上了风暴迷了路,才有幸跟哲别头领遇上,更有幸能够来到瀚海,见到了大汗。老朽是想,老朽若为大汗献上统一柔然的计策的话,大汗能不能放我们南归,去完成我们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曹丕也连连点头,忍了贾诩一番长篇大论,终于等到了这句有用的话。

    铁木真却冷笑一声,摆手道:“你们来自中土,很有智慧见识,对本汗非常有用,尤其是白胡子你,本汗还要用你们帮本汗实现本汗的梦想,当然不可能放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汗……”贾诩就郁闷了,苦着张脸想要继续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铁木真却断然一拂手,冷冷道:“你们别无选择,要么选择留下来帮本汗,要么本汗就把你们五马分尸去喂草原上的恶狼,你们自己选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