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瀚 海

第八百三十三章 瀚 海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柔然?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名字,撞入了曹丕的脑海中,听的他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不是鲜卑人,是柔然人,柔然又是什么人?”曹丕显然不够博学,茫然无知的看向了贾诩。

    贾诩见识广博,自然听说过柔然之名,却没想到这个叫哲别的柔然头领,竟然会率领着这么多柔然骑兵,出现在这里,着实令贾诩微微变色,心中暗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便凑近曹丕,低声解释道:“柔然乃是地处漠北的一方北狄,他们的势力范围在漠北之极,瀚海附近,原本奴属于匈奴,自匈奴分裂衰败之后,便分成了大大小小数十部,彼此各自为战。”

    曹丕这才恍然大悟,他虽不博学多才,但瀚海之名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当年汉武帝跟匈奴人开战,漠北一役,霍去病率铁骑深入漠北今蒙古高原,杀的匈奴人闻风丧胆,直接杀到了匈奴王庭狼居胥山,封狼居胥之后,又继续向北追击匈奴败兵,就一直追到了瀚海今贝加尔湖。

    而过长城望北的大漠草原,以一道自西向东的沙漠为分界,分为漠南和漠北两片地域,而瀚海又在漠北极北!

    念及于此,曹丕不由神色惊变,低叫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咱们迷路这些日子,竟然穿过了漠南,越过了漠北,迷路到了瀚海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贾诩即刻摇头否定,“瀚海离大秦有几千里之遥,以咱们的行进速度,就算是走上两三个月,也不可能抵达瀚海,臣猜想我们多半是过了漠南不远,这里应该还在漠北鲜卑人的地盘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咱们又怎么会撞上什么柔然人?”曹丕就更加糊涂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君臣二人窃窃私语,那哲别眉头一凝,显的有些不满,拨马上前,马鞭指着曹丕问道:“你刚才说你是什么大秦国的二皇子,大秦国又在什么地方?我只听说过有个大汉国。”

    曹丕就怔住了,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贾诩却眼珠子微微一转,忙是上前一步,从容笑道:“这位头领你有所不知,大汉国如今已经覆灭了,如今已被我们的大秦国取代,我们这位二皇子,就是大秦皇帝的二儿子。”

    那哲别听罢解释后,忙是从马背上跳了下来,用很敬重的语气道:“原来是从南方中土来的高贵的皇子,我哲别能碰上你们,真是我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其他柔然骑兵们,看到他们的头领,竟然对这些中土人这么有礼貌,都也放下了弯刀,流露出了尊敬的表情。

    曹丕暗松了一口气,眼见对方这般尊敬自己,不但宽了心,还暗生了同分自恃。

    他便嘴角扬起了一丝得意,便道:“既然这样,这位哲别头领,你能不能送给我们一些马匹和食物,好让我们能够顺利前往鲜卑。”

    “去鲜卑?”哲别立刻警觉起来,“你们去鲜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秦国跟鲜卑是友好邦国,我自然是去见鲜卑王,奉上我父皇对他的致意。”曹丕左一句鲜卑,又一句鲜卑不离口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以为鲜卑人草原的最强大存在,柔然人也要看鲜卑人脸色行事,自己表现出跟鲜卑关系密切,柔然人定然会更加礼待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鲜卑人的朋友?”哲别脸色微微有变,语气也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贾诩目光锐利,看出了些名堂,赶忙向曹丕暗使眼色。

    曹丕却根本没有察觉,依旧是得意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吧,我们确实是鲜卑人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哲别脸终于彻底黑了,沉声道:“鲜卑是我们的敌人,鲜卑人的朋友,也就是我们柔然人的敌人!”

    说着,哲别一跃翻身上马,冲着左右那些鲜卑骑兵们大声下令。

    就在曹丕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数倍的鲜卑兵们就跳下马来,一拥而上,将曹丕一众强行卸下了武装,五花大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丕一众本就势弱,个个又疲惫不堪,哪里是这些凶悍的鲜卑兵对手,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制服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我是大秦皇子,你竟敢这么对我,放开我!”曹丕惊怒万分,冲着那哲别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哲别却无视他的怒斥,把他跟贾诩扔进了一辆囚车,一众人马便向北而去。

    “文和,你说这些虏狄是怎么回事,他为什么态度忽然大变,要这样对我们?”囚车中的曹丕,冲着贾诩嚷嚷道。

    贾诩叹道:“殿下有所不知啊,臣听说这柔然诸部本为鲜卑人的奴隶部落,这些年是因为鲜卑兵马云集长城一线,把精力放在了伐魏上面,漠北兵力空虚,才使柔然趁机脱离了鲜卑人的控制,据有了瀚海一带的极北草原。柔然人对鲜卑自然是存有敌对,殿下自称是鲜卑人的朋友,不惹恼了这些柔然人才怪。”

    曹丕这才恍然大悟,不由抱怨道:“我说文和啊,那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呢?”

    “我
乾坤剑神sodu
适才一直在向殿下暗使眼色啊,是殿下一直没看到啊。”贾诩苦着张脸道。

    曹丕这才省悟,想起适才贾诩好象确实是在向他连连使眼色,只是自己太过得意放松警惕,确实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,这些柔然人要把咱们带到哪里去啊?”曹丕慌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贾诩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我看这哲别多半是率众南下漠南,前来洗掠鲜卑领地的,眼下他俘虏了咱们,十有八九会带着咱们回瀚海去,说不定从此就会把我们当成他们的奴隶,供他们使唤。”

    “奴隶!?”曹丕震惊万分,当场就急了,“我乃大秦皇子,岂能去做那卑贱的奴隶,我不要,不要!”

    贾诩只是摇头叹息,安慰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也别无办法,只等暂时隐忍,见机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曹丕和贾诩二人,还有他那一百多个部众,便被当作奴隶一般,被柔然人带着一路向草原极北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中土虽已近夏,但漠北草原气温还相当寒冷,柔然人只给了曹丕和贾诩一张破皮袄取暖,二人一到晚上,不得不相依相偎的缩在一起,彼此互相取暖,方才能勉强不被冻死。

    他二人身份不同,哲别好歹还给他们一辆囚车,一张破皮袄的待遇,那一百多的秦卒,却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这一百多个倒霉鬼,身上只能穿着中土春天时的衣服,走路全靠两条腿,一路上还被柔然人不是打就是骂,吃的连狗都不如,还没有到目的地时,就已经有半数以上,不是饿死就是冻死。

    柔然人也不埋他们,只任由这些秦卒的尸体倒在草地上,等着被野狼吃掉,或是被天上的大雕吃掉。

    而一路上,贾诩总算是摸清楚了这哲别的来路,正如他猜想的那样,这个柔然头领确实是带着他的部众,偷偷的摸进了鲜卑人的领地前来抢劫,这一次的南下收获还不小,抢到了牛马近万,丁口也有千余人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在柔然人眼里,这些奴隶丁口的性命,还不如那些畜牲宝贵,大部分抢来的牛马,都被他们精心照顾,存活了下来,一千奴隶却有近一半都死在了半道上。

    半个月的时间里,曹丕和贾诩就被关在囚车里,受尽了饥寒之苦,和奴隶般的虐待,穿越了近千里的漠北草原,终于是按近了柔然人聚居的瀚海附近。

    是日黄昏,曹丕透过囚车,终于看到了那一望无际的碧波大海,宛若一颗巨大的蓝宝石,镶嵌在无边的翠绿草原上,反把草原衬托的更加无边广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瀚海,霍去病曾经到达过的极北之海吗?”曹丕趴在囚车上,望着那茫茫碧海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贾诩却无心欣赏那瀚海的壮丽,只喃喃感叹道:“接下来,不知我们会遭遇怎样的命运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感慨当中,终于被带入了哲别的灰鹰部落,一个位于瀚海西南面,拥有着一片肥美草地的小部落。

    曹丕二人也终于不用再蜷缩在囚车中,却又被关入了一间帐篷,被七八名强壮的鲜卑兵日夜看守。

    曹丕自然是担忧,鲜卑人会不会杀他们,就算不杀他们,会不会真把他们当奴隶来使唤,那样的话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聪明的贾诩却看出来,哲别并没象对待其他俘虏那样,直接给他们戴上了镣铐,把他们当奴隶来使,而是把他们关入了帐篷,不光严密看守,还给他们吃喝。

    这让贾诩意识到,哲别对他和曹丕的身份,还是有所顾忌,并未象对普通战俘那样对他们,这让贾诩看到了一线希望,不断的安慰曹丕。

    果然,几天之后,哲别再次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什么话也没说,就带着他二人上路了。

    哲别带着他们离开了灰鹰部,沿着瀚海一路向东,走了约四十余里,来到了另外一个,比灰鹰部稍大点的部落。

    哲别把他二人带到了一座尖顶汗帐外,叫他们在外边候着,连一头钻了进去,接着里边便响起了一阵听不懂的柔然话,显然是哲别正在跟一名柔然头领热情交谈。

    半晌后,几名柔然从帐中钻了出来,连拖带搡的把他二人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曹丕和贾诩抬头一看,却见哲别正跟一个柔然人边是谈笑,边喝着马奶酒。

    那柔然人约莫不到三十岁,身形魁伟,额头宽厚,长着一对猫眼,下巴是一把浓密的长须,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深沉的雄烈气息。

    那柔然人抬头瞟了他二人一眼,用同样生硬却低沉浑厚的汉语,缓缓问道:“听我哲别兄弟说,你们是来自于南面中土的贵族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中土大秦国的二皇子曹丕,这位是我的谋臣贾诩,不知阁下怎么称呼?”这一次曹丕态度还算谨慎,不敢再有半分自恃。

    柔然人将碗中马奶酒一饮而尽,淡淡道:“我就是这柔然蒙古部的可汗,铁木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