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今晚,是狂欢之夜

第八百三十一章 今晚,是狂欢之夜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高仙芝,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?秦国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了?”尉迟恭摸着后脑壳,一头雾水懵怔。

    这时,徐晃站了出来,说道:“臣先前在秦国之时,倒是听说秦帝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府,其西域都护确实叫作高仙芝,只是此人在秦国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,却没想到深藏不露,竟然会在这么关键时刻,带了这么一支奇兵回来救了秦帝。”

    徐晃本为秦国旧将,他说出来的话,自然是极有说服了,这下众人都知道高仙芝是个什么角色了。

    白起便不由啧啧称奇:“听你这么说,高仙芝在秦国也就是个泛泛之辈,没想到却连那俏罗成都不是他对手,曹贼在域外还藏了这么一颗厉害的棋子,还真让人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在冷笑。

    他的这些臣下们,自然不知高仙芝的实力,陶商却深知这员大唐西境第一大将的实力,能击败罗成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让陶商有些意外的是,系统竟会把高仙芝召唤成了西域都护,关键时刻救了曹操一命。

    “高仙芝,西域,都护府,亲胡,亲胡!”

    蓦然间,陶商眼眸一聚,想起了高仙芝的那个“亲胡”天赋。

    拥有亲胡天赋者,可在无形之中提升西域诸胡国对他的好感度,如果曹操逃往西域,利用高仙芝的“亲胡”天赋,说不定还会折腾出什么新的风浪出来。

    “曹操,你还真是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中掠过深深的厌恶,当即喝道:“曹操很有可能弃却玉门关,逃往西域,传令全军,给朕加快行军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一万多大魏将士们不敢有丝毫喘息,是连夜狂奔。

    东方白之时,陶商率军赶至了玉门关以东,与罗成所部正式会合。

    罗成便将自己如何被高仙芝坏了好事的经过,又向陶商重复了一遍,陶商连歇都不及歇一下,当即又下令尽起全军,天一亮就对玉门关动进攻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万五千余名大魏将士,稍稍喘一口气,便即刻开出了大营之外,于玉门关前列阵。

    未多久,旭日东升,照亮了茫茫原野,给巍巍玉门古城,染上了一层金色霞衣。

    陶商拨马出阵,鹰目凝望玉门关城,只见关城之上旗帜整肃,刀枪林立,一名名的秦卒盔甲鲜明,肃立于沿城一线,阵势森然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曹操倒是来劲儿了,看样子是拿出了吃奶的劲,想死守玉门关啊,陛下,你就下令吧,咱连关带人,直接辗平。”尉迟恭亢奋叫道。

    罗成也慨然求战道:“陛下,臣愿率军为陛下攻破玉门关,生擒曹贼,以报昨日失利之耻。”

    众将们是斗志高涨,全然没有将秦军放在眼中,个个慷慨请战,想要拿下这灭秦最后一功。

    陶商却感觉到了一丝异常,却又一时说不出异常在哪里,目光看向了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眯起眼凝望关城片刻,不由摇头一叹,“陛下,恐怕咱们是来迟一……一步,曹贼已经逃……逃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陶商眉头一凝,还没说话时,罗成便枪指敌城道:“这怎么可能,关城上敌军旗甲森严,敌卒遍布于沿城一线,曹贼分明摆出了决死守城的架势,怎么可能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冷哼道:“刘半仙说的没错,曹贼确实已经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罗成一怔,不信道:“陛下凭什么这般判断?”

    陶商便马鞭向着关城一指,“秦军溃逃至此,本该军心涣散才对,曹操就算有通天的本事,也不可能一夜之间,就把军心士气鼓舞起来。你再看城头敌军这阵势,分明是军心整肃,士气高涨的架势,这不足以说明一切吗。”

    罗成恍然大悟,忙道:“陛下是说,曹贼已经逃走,却又害怕我军趁势破关追击,所以故意营造出一副阵以待的假象?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道:“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,城头上那些敌卒,应该统统都是假人所立,传朕旨意,立刻全军攻城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进攻的号角声旋即吹响,一万五千余名大魏将士们,即刻破阵而出,如潮水般向着玉门关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正如陶商所料,关城上的秦军是只箭未,魏军兵不血刃,就轻松攻破了关城。

    大军破关而入,将士们才现,城墙上那些秦军士卒,果然都是稻草所扎的假人,整个玉门关已是人去楼空,变成了一座空关。

    “曹操,你果然还是不甘心,不惜借助西域诸胡的力量,也要卷土重来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立于关城西门之上,望着城外戈壁上,那一道道大军走过的明显痕迹,他仿佛能够想象的到,曹操在昨晚逃离玉门关时,是何等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陛下,快看这里,这柱子上有曹操刻的字。”眼尖的尉迟恭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神思一收,走到尉迟恭跟前,顺着他所指,向那一根柱子上看去,果然看到刻有一行字:

    陶商,他日卷土重来,我曹操誓必灭尽你子孙,淫尽你妻女,叫你身死国灭,不得好死!

    原来是曹操临走之前,留下来的狠话而已,别的什么身死国灭不说,这一句“淫尽你的妻女”,不用想也看的出来,必是曹操的风格。

    逃就逃吧,竟然还敢留下这等污言恶语!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怒火立时狂燃而起,霸绝凛烈的帝皇杀机,滚滚而生,让左右众臣们都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尉迟
大盗贼txt下载
恭当场就气到脸都要憋炸,大骂道:“陛下,这曹贼真他娘的坏,自己跟狗似的灰溜溜的逃走,还敢大放狗屁侮辱陛下,咱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,赶紧追啊,我非把那老贼扒了皮,抽了他的筋不可!”

    左右众将皆是愤怒难当,纷纷求战,要追出玉门关去,哪怕是追到西域,翻越沙漠戈壁,也非把曹操给追死不可。

    刘基却怕陶商被愤怒冲昏头,有些激动的劝道:“陛下息怒,曹操没死确实是个意外,但西域天高地远,又有沙漠戈壁阻挡,我军就算追出玉门门,也恐怕难有作为。为今之计,当留重臣大将镇守凉州,陛下回冀州,击灭汉国和鲜卑人的入侵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刘基一席话,令陶商瞬间冷静了下来,重新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曹操此番逃往西域,必然是要借着高仙芝的亲胡天赋,想要一统西域,借西域诸胡的力量,卷土重来入侵神州。

    曹操能不能统一西域,用多久才能统一西域,这些都是未知数,威胁也并非迫在眉睫,与刘备和鲜卑目前的入侵相比,实不足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况且,西域的地形以沙漠戈壁为主,大魏的军队还几乎没有沙漠作战的经验,前番穿越那百里戈壁之时,就已经吃够了苦头,若非是李白的诗想天赋,胜利还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继续盲目的兵出玉门关,前去追击深入沙漠的曹操,显然已不是太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权衡许久后,陶商心中已然明了,遂是一拂手,喝道:“秦国已灭,曹贼虽然未死,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对我大魏构不成威胁,伯温说的对,现在我们迫切要做的,是尽快回师河北,跟刘备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陶商做出了明智的选择,当下便令诸军停止追击,于玉门关就地安营休整,稍适休息之后准备班师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派出大量的斥侯,前往凉州各地,向秦国的各地方官,通报曹操已逃往西域的事实,瓦解秦国残存的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旨意传达下去,众将们虽觉的略有遗憾,但经过了这么久的血战,终于攻下了秦国全境,也算是近乎完美的收官,曹操的侥幸逃走,依旧动摇不了他们击灭秦国的狂喜。

    于是,这些大魏英豪们,便很快把曹操抛在了脑后,已经叫嚷着如何痛饮千杯,好好庆祝一番。

    耳听着众将们热烈的说笑,陶商的目光却又转到了那根柱子上,扫视着曹操刻下的那段羞辱性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还想淫我妻女么,很好,曹操,就冲你这句话,我就让你先尝尝,被戴绿帽子是什么滋味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一场盛大的庆功宴,在玉门关上进行。

    这座帝国西陲最古老的关城,几百年来第一次树起了皇家的旗帜,也是第一次被皇帝亲临。

    欢声笑语回荡在关城的夜空,古老的玉门关,仿佛又焕了青春活力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今晚是着实喝了个痛快。

    从洛阳伐魏至今,他的铁蹄踏过弘农、踏过蒲坂、踏过长安、踏过金城……几乎雍凉每一寸土地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    那大大小小,数之不清的血战,从中原腹地,一直杀到了这几千里之外的玉门古关,多少大魏儿郎,永远埋骨西北。

    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,正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,为帝国又消灭了一个强大的敌人,把大魏帝国的战旗,傲然的插在了帝国最西之地。

    喝到感慨之处,陶商站了起来,高举酒杯道:“今日这场庆功宴,咱们活下来的人在庆贺,岂能忘了死去之人,这一杯酒,朕与尔等就敬那些为灭秦之战牺牲的将士们,愿他们英魂长存,他们的功绩,我陶商不忘,大魏不忘!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将那一杯酒,酒在了地上,以敬亡魂。

    “英魂长存,大魏不忘”

    “英魂长存,大魏不忘”

    一众大魏豪杰,深深为陶商的话所感动,慷慨呼喊声中,将杯中之酒尽皆敬向那些死去英魂。

    祭奠过亡者,生者们更加庆幸自己能活到现在,更加开怀放肆,痛饮好酒,以宣泄大战余生的欢愉。

    陶商是放开肚皮痛快喝,直喝到酒醉七八分,方才尽兴。

    时已夜深,庆贺宴方才散去,诸将们皆是尽兴而散,空空荡荡的大堂中,只余下了陶商一人。

    陶商却还不忘一件事,向尉迟恭拂手道:“朕已经喝好了,叫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身兼护卫之职,自然不敢多喝,头脑依旧保持清醒,忙是奔出堂外,粗着嗓门道:“陛下叫你进去,请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袭丰盈的身躯,迈着不情愿的小碎步子,缓缓的步入了堂中。

    “妾身见过陛下,不知陛下深夜召妾身前来,所为何事?”卞玉是盈盈福身,低垂的美艳脸蛋间,悄然闪烁着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陶商盯着她那丰腴的身段,眼中邪意渐燃,冷笑道:“这良辰美景,大半夜的,朕召你前来还能有什么事,当然是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便将手一拂。

    尉迟恭即刻会意,干笑几声,赶紧识趣的将堂门反掩上。

    烛火摇动,充斥着雄气气息的大堂中,就只余下了他二人。

    听着陶商那轻薄的话语,看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,又回头看到堂门被关上,卞玉立时觉察到了什么,顿时脸畔晕色尽染,紧张的一颗心儿扑腾扑腾的急跳起来,胸前傲峰也加剧起伏,瞧着是更加韵味媚人,风情十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