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二十八章 春风不度玉门关

第八百二十八章 春风不度玉门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铁木真!

    统帅1oo,武力9o,智谋89,政治71;天赋,天命;与宿主关系,敌对;召唤地点,漠北柔然。

    成吉思汗,一代天骄,蒙古帝国的创建者,欧亚大6的征服者,数千万生灵的杀戮者……

    一长串震古铄金,如雷贯耳,却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名词,一鼓脑的浮现在了陶商的脑海。

    这位出生在漠北草原斡难河畔的蒙古可汗,凭借着出色的军事能力,数年间统一了蒙古诸部,被蒙古众臣推为成吉思汗,建立了新生的蒙古帝国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成吉思汗的名字,就随着蒙古的铁蹄,横扫欧亚大6,令世界为之恐怖。

    强大的蒙古铁蹄,在铁木真的率领下,先是重创不可一世的金国,威迫西夏纳贡称臣,沦为其蕃国,接着又扫灭西辽,西征覆灭了了中亚强国花剌子模,兵锋越过里海,远抵克里米亚半岛。

    而铁木真所开创的蒙古帝国,在其之后几代统治者的开拓下,用了不到六十年的时间,就征服了欧亚大6七百多个民族,华夏,突厥、波斯,印度、俄罗斯统统都被其征服,成为了横垮欧亚大6的庞大帝国。

    当然,在铁木真率领的蒙古铁骑之下,不仅无数的国家被征服,更有数以亿计的生灵被杀戮,堪称一场浩劫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个恐怖的人物,不想也被系统给随机召唤了出来,如何能不叫陶商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而铁木真天下无敌,其满百的统帅值自然是名符其实,而他身上所具有的“天命”天赋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铁木真竟然也出来,这就有点棘手了,他召唤的地方在漠北,现在处于柔然的控制,说不定,这铁木真有可能征服柔然,到时候率铁骑从漠北大举南下,威胁可比冒顿鲜卑之流要大十倍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凝,目光中闪烁过一丝忌惮,他意识到如今虽已攻灭了秦国,却仍未到掉以轻心的时候,大魏帝国潜在的敌人还很多,必须要尽快灭了刘备的汉国,真正一统华夏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才能够有足够的实力,去收拾塞外草原上,那些来自于华夏外部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陛下,曹操看来是弃守了敦煌,目下应该正向着玉门关方向逃窜,白起他们正在率军追击,我们也要继续追吗?”身边的尉迟恭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思绪从召唤中回过神来,回到了现实当中,肃杀冷哼道:“当然要追了,曹操只要不死,就是一个隐患,朕将他赶尽杀绝不可。”

    陶商杀机再起,当即下了城楼,率余下兵马西出敦煌,继续向数十里之外的玉门关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门关。

    华夏帝国本土的最西端,过此关向西,就进入到了西域的势力范围,西域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,就盘踞在沙漠间那一座座绿洲之中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当汉朝尚在之时,汉廷在西域设置了西域都护府,用以对西域诸国进行威胁统治。

    汉朝名存实亡,华夏七国并立之后,西域都护府名存实亡,西域诸国趁机脱离了华夏宗主国的控制,停止向中原进贡,进入到了各自为政的时期。

    陶商虽据有中原之地,但由于被曹操所建立的秦国所隔绝,自然无法对西域进行有效的统治。

    至于曹操方面,虽然仿效汉朝,在离玉门关最近的伊吾城重建了西域都护府,但由于国力有限,根本无法使西域诸国臣服,所谓的西域都护府也是有名无实,只是象征性的驻扎了几千兵马而已。

    时已天明,借着初晨之光,曹操终于看到了玉门关的轮廓。

    那座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巍巍古城,此刻正沐浴在晨光之下,尚自在熟睡未醒。

    望着那古老的关城,曹操焦黄的脸上没有一丝庆幸,只有无尽的苦涩,还有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玉门关虽名为关城,却与中原那些关城,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自秦时以来,因为华夏强盛,玉门关向来都是中原向西域输出征服的起点,而西域诸国前来玉门关的,不是朝见进贡的使臣,就是通商的商队,从来没有一支西域的军队,敢来进攻玉门关。

    所以玉门关几百年来,实际上都没有遭到过什么武力威胁,故此,玉门关城也修的并不坚固,甚至还比不上张掖那种凉州小城。

    关城破旧低矮不说,玉门关上的兵马,也只不过是数百老弱残兵,仅仅是起个象征作用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曹操兵败逃至这里,麾下残兵不足三千余上,就算加上那几百守关老弱病残,就凭这区区一座破落的关城,如何能抵挡魏军的追击进攻。

    只怕魏军只需要一人在玉门关的城墙占踹上一脚,这
荒狼无弹窗
座年久失修的城墙,就会轰然倒塌吧。

    “整个大秦都输了,区区一座没落的关城,难道还能助朕扭转乾坤呢,你们又何必多此一举,非要把朕救到这里来呢……”曹操摇头苦叹,言语神情中,依旧是萎靡绝望。

    似乎,在曹操看来,典韦曹真他们的努力,只是白费功夫而已,无非是稍稍拖延了他的死亡时间,最终的结局,依旧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“陛下此言差矣,只要活着就有希望,死了,那才是一切都完了。”姜维却反劝道。

    曹操身形微微一震,似有几分顿悟,喃喃自语道:“活着,就有希望吗……”

    姜维回头瞄了眼身后,便又劝道:“陛下,无论怎样,先撤往玉门关再做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叹了口气,只好无力的抽打了一下战马,打算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突然间,肃杀嘹亮的号角声,骤然间吹响在了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杀声紧跟着响起,只见斜刺里的戈壁滩中,狂尘冲天而起,一支铁骑之师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罗”字战旗飞舞如风,是罗成引领着三千大魏铁骑,绕行敦煌以北的一片戈壁,抢先一步截杀而来。

    曹操脸色一变,慌意再生,急是双腿猛夹马腹。

    左右秦国残兵败将们,也惊骇不已,个个都足狂奔,恨不得长上一对翅膀飞上玉门关。

    罗成的铁骑来的前快,狂卷而至,眼看着就要抢先封住前路,截断了曹操逃上玉门关的路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曹操只能是苦叹摇头,仰天叹道:“看来我曹操终究是逃不过这一劫,非命丧于此不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,这个罗成来的好快,我姜维可不甘心死在这里!”姜维也是脸色惊变,暗暗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那不足三千多号的秦军残卒们,个个都快绝望了,眼见前路将被阻断,几乎都丧失了再战的勇气,就要跪下来束手就擒,哪怕是被魏军杀尽,也没有再战的斗志。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生死一线之时,又有另一股号角声,突然间在前方吹响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这号角声不是来自于魏军,而是来自于不远前的玉门关上。

    原本已绝望的曹操,寻音举目望去,只见玉门关方向尘雾滚滚,一支兵马正朝着魏军侧翼方向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难道是玉门关上的守军,杀出来救咱们了吗?”夏侯渊惊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曹操眼中的惊奇之色,却是一闪而逝,摇头苦叹道:“玉门关上守军不过几百老弱之兵而已,就算杀下来也是以卵击石,救不了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番话,转眼给夏侯渊等人的头顶上,狠狠的泼了一瓢冷水,将他们刚刚才燃起的希望,转眼间又浇灭。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啊,陛下看仔细了。”姜维却眼中迸射出丝丝兴奋,抬枪向着那狂尘方向射去。

    曹操凝起目光,顺着姜维所指,再次仔细看去。

    他在尘雾中,看到了一面“高”字大旗,他还看到了一只只的骆驼,正破出尘雾,向着魏军杀去。

    骆驼军团!

    那竟然是三千骆驼军团,突然间从玉门关上杀下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骆驼军团,哪里来的骆驼军团!?”夏侯渊再度狂喜,茫然惊喜的大叫。

    所有的秦军残兵败将们,于绝望之中,陡然间看到了希望,个个都兴奋到目瞪口呆,兴奋到了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而本已绝望的曹操,竟也被这神兵天降般的骆驼军团,彻底的震惊,整个人激动的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玉门关上只有几百老弱才对,怎么可能突然间变出三千骆驼军团,还是被姓高的将领统帅,姓高?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蓦然间,曹操的脑海中,迸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名字,一个几乎就要被他遗忘的名字,一个如果不是他落魄到这个地步,逃到玉门关这接近西域之地,根本都不会想起来的名字。

    本是抱定了必死之心的曹操,这一刻,心中竟是陡然间燃起了一股强烈的求生希望。

    而在正前方向,那三千骆驼军团,已经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狂杀至了魏军铁骑的侧后方向。

    三千精力十足,斗志旺盛的士卒,除了骑的是中原未有的骆驼之外,全部衣甲兵器,皆是秦军装备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高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那一员冷峻的统兵武将,手执战刀,催动着胯下骆驼,狂奔如风。

    望见前面出现了“秦”字皇旗,那武将眼眸之亮,嘴角扬起一丝兴奋,喃喃低笑道:“陛下果然还活着,不枉我昼夜兼程赶来勤王,总算是没有来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