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最后通牒

第八百二十二章 最后通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!

    曹昂绝对没看花眼,帛书上面写的既不是马云禄自己的名字,也不是他曹昂的名字,而是陶商的名字。

    曹昂彻底的傻了,完全糊涂了,不明白马云禄为什么这么做,这等于放弃了最后一线生机,把自己推向了死路。

    哪怕是马云禄选择写他曹昂的名字,他虽然恨怒,但至少还能理解,至少,马云禄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他也写下自己的名字,这样的话,死的那个人就是他曹昂。

    虽然希望渺茫,但至少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可马云禄却放弃了希望,公然写下了陶商的名字,这与求死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难道马云禄是成心求死不成?

    茫然之余,曹昂又勃然愤怒了,便想你马云禄既然这么想求死,那你干脆写下自己的名字啊,这样你虽然死了,也能救我一命,为什么要写陶商的名字?

    陶商却望着马云禄那冷艳的脸蛋,英武的脸上浮动着欣赏的表情,感叹道:“既不屑于用别人的性命换取自己的苟活,又不愿用自己的命,去救一个无情无义的懦夫,宁愿自己一死,马云禄,你倒是朕所见过最有骨气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身儿一震,眸中掠过几许惊异,那眼神仿佛是在惊讶于,陶商这个敌人,竟然能看出自己的内心所想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陶商才是真正懂她的人,才是她的知己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把朕的名字写上去是什么意思,你就这么恨朕,想要朕死么,还是因爱生恨……”陶商话锋一转,又戏逗起了她。

    马云禄那本是冷艳决然的俏脸,听到“因爱生恨”之时,脸畔顿生晕色,几分羞意悄生。

    她便一咬朱唇,红着脸冲着陶商嗔道:“你别自作多情了,我马云禄恨你入骨,巴不得能亲手杀了你,我才不会对你因爱生恨,你作梦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般红着脸反斥陶商,看起来倒有几分情人之间,打情骂俏似的嫌疑,旁边曹昂看的是一地心碎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过后,鹰目却是陡然一凝,眼中杀机凛烈狂燃。

    曹昂身形剧烈一震,彻骨的寒意袭遍全身,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朝自己扑面而来,接连打起寒战,畏惧的眼神望向陶商,只怕陶商一声下令,自己就要马云禄一同被斩首。

    “这个结果倒是很出朕的意料之外啊,看来这个方法没什么用,那咱们就换一个方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指尖敲击着额头,沉吟片刻,拂手令道:“不然就这样吧,咱们来个干脆的,你二人就以武博生死,谁能杀死对方,谁就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也不给那二人反应机会,就喝令左右武卫,丢了两柄剑给他们。

    曹昂下意识的接过了剑,愣怔了一下,方才猛然省悟过,惊恐的目光急向马云禄看去,额头上的冷汗刷刷的就往下滚。

    “这个臭女人的武道远胜于我,陶贼叫我跟他博杀,他这不是成心要杀我吗,可恨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心中是又惊又怒,连连暗骂,那握剑之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马云禄眸中却掠过一丝异色,先是瞪了陶商一眼,接着,冰冷如霜的目光,就缓缓的射向了曹昂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中,丝丝杀机已在燃烧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的未婚夫,这个无能的弱者,这个为了自己活命,不惜选择让她去死的苟且之徒,马云禄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剑锋一指曹昂,马云禄厉声道:“曹昂,你不是想要我死吗,来啊。”

    曹昂脸色尴尬,背上汗出如浆,哪敢轻易动手,只得苦着一张脸,巴巴道:“云禄啊,你别误会,我怎么会想让你死呢,我当时本来是想写自己的名字,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,可谁知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怎么就写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马云禄却无视他的解释,手执利剑,一步步的逼向了曹昂。

    曹昂感觉到,死神的双手已经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,想起当日马云禄徒手对付他,只一招就将他放倒在地的画面,今日马云禄手中多了一柄剑,自己不直接被秒杀才怪。

    “臭女人,你是把我往死里逼啊,没办法,只好拼死一搏了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眼见解释无用,心中杀机凛生,眼珠子一转,突然间目光奇色,朝着马云禄身后张望一张,大叫了一声,“马孟起,救我!”

    马孟起,马云禄的哥哥!

    曹昂这么突然叫起马超之名,马云禄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转头向着身后望去。

    机会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曹昂陡然间面目狰狞到了极点,双足奋然一蹬,纵身飞腾而起,向着马云禄狂扑面上,手中利剑直指她的心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陶商却笑了,摇着头骂道:“死到临头,还要丢人,曹操,你养了个什么儿子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
召唤之猛将时代帖吧
为曹操感到叹惜,为曹昂的下作手段而不屑,却并未对马云禄有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因为陶商知道,武道到了马云禄这个地步,岂会因曹昂这点小把戏就中招。

    果然,马云禄回头时,瞥见身后无人时,瞬间就知中记,紧接着就听到身后破风之声响起,料知曹昂在偷袭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马云禄果然悄见,曹昂已扑至身前,手上长剑离自己的胸膛,只差寸许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马云禄一声怒骂,玉臂以快如疾风之速扬起,手中长剑后发而先至,抢在曹昂剑锋袭至前的一瞬,封住了胸前破绽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金属猎鸣,两剑在雷霆一瞬相撞。

    曹昂本是暗喜的眼神,陡然间惊变,还不及震惊时,剑上震来的狂力,就如潮水般汹涌的灌入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闷哼,曹昂连人带剑被震飞了出去,四仰八叉的便倒在了地上,就在他来不及爬起来时,马云禄已耸立在了他跟前,剑锋抵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饶是他用了诡计,武力值到底是相差太远,还是一招间便输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还是高看了你,你不光是个弱者,还是个无耻的懦夫,你这样的人做我马云禄的未婚夫,简直是对我莫大的耻辱,今天我就送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怒斥时,马云禄手中长剑已高高举了起来,作势就要斩下。

    死亡,离曹昂只差一步之遥,他仿佛看到地狱之门已经为他打开,无数的厉鬼正在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那些厉鬼之中,有曹仁、有曹洪、有夏侯尚,也有夏侯惇,还有数之不尽的曾经秦国之臣,那些被陶商所灭,踢下地狱的鬼魂们,都在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“云禄,我错了,求你原谅我吧,我不想死,我真的不想死啊……”曹昂彻底的恐惧了,抛下了最后残存的尊严,向着马云禄巴巴的哀求起来。

    马云禄却目光冰寒,没有一丝留情之意,手中长剑,愤然斩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,鲜血飞溅而起,那一柄长剑,狠狠的刺入了曹昂的喉咙,穿脖而过,钉入了地下。

    脖子洞穿的曹昂,眼珠子迸到斗大,涌动着无尽的恐惧,双手紧紧捂着脖子,却挡不住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,想要挣扎扭动,脖子却被钉在了地上,怎么都扭动不得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痛快的吱唔着,双腿扑腾着,连着抽了几下之后,身体便僵硬不动,就此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曾经的大秦太子,终于是死在了曾经的大秦臣子剑下。

    马云禄脸上没有一丝后悔的情,甚至浮现出几许如释如负的表情,仿佛她想杀曹昂已久,只是碍于种种顾忌,一直没办法动手而已,今天总算是长吐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龙座上,看着曹昂毙命,陶商也长出了一口气,心中是说不出的舒服痛快。

    曹昂这小子,自中原之战时,就跟着曹操跟他作对,也算是多少年来的仇人了,今日终于伏诛,陶商岂能不大呼痛快。

    杀人后的马云禄,却昂首望向陶商,一句话也不说,那架势好似在说,人我已经杀了,你还想怎样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了,由衷的赞叹道:“快意恩仇,说杀就杀,很和朕的口味,朕喜欢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本还处于杀人的亢奋之中,却被陶商一句“朕喜欢”,说的脸畔顿生一丝晕色,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她便冷哼一声,昂然道:“陶商,你要杀要剐,就给我来个痛快,没必要再玩这种无聊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陶商便正色道:“朕说过,只杀你们其中一人,自然是言出必行,马云禄,你可以继续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娇躯微微一颤,心中一时间是五味杂陈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只怔怔的立在了那里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陶商便一拂手,叫左右“护送”马云禄下去,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失神的马云禄,这才怀着复杂的心情,默默的退出了帐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吧。”陶商沉声一喝。

    这时,相隔一道珠帘的偏帐中,才战战兢兢的走出一人,拜倒在了陶商面前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赵俨,当日他跟夏侯惇一起守街亭,兵败后,夏侯惇被杀,他则成了俘虏。

    方才陶商召马云禄二人之前,已提前将他召来,让他避在偏帐之中,这也就是说,适才马云禄杀曹昂那一幕,他都隔着一道珠帘,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望着颤抖的俘虏,陶商冷冷道:“赵俨,方才那一幕,你可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看……看清楚了。”赵俨声音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就好。”陶商点点头,拂手道:“你带着曹昂的人头滚吧,朕要你去给曹操带句话,明日一战,曹昂就是他的下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