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是生是死,自己选!

第八百二十一章 是生是死,自己选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差点也乐出了声。

    李白终究也只是个书生,只是个诗人而已,虽然豪侠之气,敢只身仗剑独行,这份胆量确实令人称道,那身体素质却着实不适合上战场。

    “连我这轻轻一拍都撑不住,还想上阵杀敌,你快算了吧。”尉迟恭又讽刺道。

    李白脸都涨红了,赶紧直起腰来,一脸恼火的喝道:“好你个黑炭头,焉敢轻视我,有本事给我一把剑,咱们比上一比。”

    “我滴个亲娘,你还来劲了……”尉迟恭也跟他较上劲了,挽起袖子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一直看热闹的陶商,也不舍得叫李白吃亏,遂是干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尉迟恭一怔,这才想起天子还在,自己岂敢无礼,赶紧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转身李白,用赞赏的口吻道:“李白,你不惜冒险前来投奔于朕,想为我大魏的效力,这份心朕甚是欣慰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陶商接着笑道:“不过为国效力,并非是只有上阵杀敌一条路,还有很多其他选择,还要看各人所长,这样吧,李太白,朕就先封你做个侍郎,留在朕左右随时献言献策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会傻到让李白去上战场,而是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,留着起更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李白的作用,远远比上阵杀敌有用,他身上那“诗想”天赋,可是如雪中送炭一般,已被陶商视为了此战取胜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李白虽然觉的有些可惜,但以一介草民白身,竟能被天子提拔为近侍郎官,已经是莫大的恩宠重用,李白岂敢还太过自傲,显的自己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当下李白便一拱手,感激道:“臣李白谢陛下知遇之恩,臣自当为国尽忠,以报陛下知遇之恩。”

    陶商又宽慰了他一番,便安排下去,叫李白去休息。

    李白前脚一走,尉迟恭便喃喃抱怨道:“不是臣多嘴啊,我看这个李白武不能杀敌,文又不似刘伯温那般能出谋策划,除了会做做诗之外,似乎没啥用处,陛下咋这么看重他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小看了这李白了,咱们此战能否一战定乾坤,就全靠这个李白了。”陶商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意味深的诡笑。

    “靠他?”

    尉迟恭的当场就糊涂了,他想破头皮也想不通,那个流浪诗人能有什么鸟用,竟然被天子视为了这一仗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就在尉迟恭一脸懵样,想要再问之时,陶商眼前精光一闪,掠过一丝寒凛杀机,便冷冷道:“光靠李白还不够,朕还要在开战之前,给曹操的精神上沉重一击,来人啊,把马云禄和那曹昂统统给朕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曹昂这小子,前番长安一役,被陶商所俘后,一直活到今天,也终于是到发挥他作用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至于马云禄,鉴于她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的重要性,对陶商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况且,马云禄当初还曾跟曹昂有婚约,也该是到了解开她这一层心结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曹昂先被带入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经过了几个月的囚禁生活后,曹昂吃了不少苦头,在陶商面前已经没有半点脾气,只能僵直的站在那里,一声不吭,也不敢正视陶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帐帘掀起,马云禄也步入了帐中。

    曹昂抬头一看,当他认出是马云禄之时,整个人浑身一颤,顿时羞愧到面红耳赤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他是羞于见马云禄啊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可是堂堂大秦太子,身份何等的尊贵,何等的骄傲,还不服气于马云禄将他视为弱者,想极力的证明自己有多强,马云禄将来能够嫁给他,是多么的幸运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一切美梦,都随着被陶商所俘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今日再见马云禄,曹昂不羞愧到无地自容才怪。

    而当马云禄认出曹昂时,那冷艳的脸蛋也是微微一变,那眼神之中,既有对曹昂的鄙视之意,又有几分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鄙视是因为曹昂到底太弱,竟被陶商所俘。

    同病相怜,却是因为她虽瞧不起曹昂,自己不也被陶商生擒,自己尚且沦为阶下囚,又有什么资格去鄙视曹昂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来做什么?”马云禄瞪向了陶商,冷冷质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摆手示意,左右武卫们,遂将两方笔墨,摆在了他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曹昂和马云禄看着跟前的笔墨,二人神色皆是一变,面露茫然之色,显然不明白陶商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涌动着杀机,冷冷道:“朕先前劝降曹操,他已经断然拒绝,决定跟朕死战到底,既然如此,那朕自然也就没必要再手软,曹操朕是非杀不可,跟随他的秦国顽抗之徒,也必须要死,包括你们二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昂身形剧烈一震,一股强烈的畏惧之意油然而生,慌惧到他几乎张口就要向陶商求绕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马云禄在场,他的求饶之言也许脱口就要说出,但到了嗓子眼里时,却硬生生的咽了
三国我当皇帝txt下载
下去。

    他怕被马云禄鄙视,怕用实际行动打了自己的嘴巴,证明了自己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是个彻头彻尾的弱者。

    “落在你手上那一天,我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死有何惧,动手吧。”马云禄却将傲峰一挺,俨然一副慷慨赴死的气势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马云禄刚烈无畏的样子,再看看曹昂那惧意弥漫的表情,心中暗自感叹:“这马云禄倒真是个巾帼英雄,曹昂这厮怎配得起她……”

    感叹过后,陶商却冷笑道:“朕从不轻易杀俘虏,只是朕跟曹操最后一战,朕必须要杀你们其中一人来祭旗,鼓舞我大魏将士们的士气,所以,你们当中一人必须要死。”

    两人必死其一!

    马云禄神色虽是微微一动,却并没有太过动容,依旧是慷慨赴死的架势。

    那曹昂却眼中精光一闪,迸射出一丝希望之色,仿佛于必死的绝望之中,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。

    他便心怀着忐忑,巴巴的看向了陶商,心中惶惶不安的猜想着,陶商到底会杀他二人当中的哪一人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却一指他们跟前的笔墨,“至于谁死谁生,朕把这个选择权留给你们自己。看到笔墨没有,你们如果想让对方死,就把对方的名字写在纸上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陶商又冷笑道:“当然,朕知道你二人曾有婚约,也许还存有几分情谊,想牺牲自己,让对方活着,自然也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,如果两张纸的名字一样,那就那个人死,另一个人活。”

    陶商冷冷的道出了他的选择之法,可以说,这是一个近乎有些残酷的办法。

    人往往都是虚伪的,哪怕嘴上再喊的慷慨悲壮,愿意为别人舍生取义,只怕内心之中,也希望用别人的死,来换取自己的生。

    陶商就是要用这极端的手段,来逼迫他们显露出自己本性,唯有如此,才能撕掉他们大义凛然的伪装,让他们臣服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我们都愿意为对方去死,写的都是彼此的名字,那该怎么办?”曹昂颤声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两个人就都得死。”陶商冷冷回答。

    刹那间,曹昂身形剧烈一震,仿佛刚刚抓到的那根救命稻草,转眼间又将沉没在水里,那种绝望的情绪,转眼间又袭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他有种被玩弄的错觉,好似陶商是故意在耍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结果不是明摆着么,那马云禄为了活命,肯定会写我的名字,我也只能写她的名字,到时候我们两人岂不都得死,死之前还要被陶贼戏耍了一番,嘲笑我们贪生怕死,不顾对方死活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曹昂纠结之时,马云禄已经毫不迟疑,提笔刷刷就在纸上写了两个字,旁边的士卒忙把纸折了起来,呈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没想到马云禄这么干脆,也不先拆开来看她写的名字,却向曹昂一指,喝道:“你的未婚妻已经做出了决定,该你了,曹大太子。”

    曹昂就愣住了,以一种惊愕,甚至是愤怒的目光瞪向马云禄,埋怨之意已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这个贱女人,我还以为她对我有一丝情意,就算要写我死,好歹也稍稍犹豫一下,没想到她竟然写的这么痛快!罢了,这贱人既然这么无情,那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,大不我就拉她一起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心念已决,曹昂恨恨的瞪了马云禄一眼,也提起笔来,刷刷刷几下,狠狠的写下了马云禄的名字。

    士卒刚想呈上来时,陶商却一拂手,“不用拿上来,朕猜也猜得到他写的什么,就地打开让马小姐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武卫卒得令,遂是将帛纸举了起来,朝着马云禄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马云禄三个字,赫然映入了她的星眸之中。

    马云禄娇躯微微一颤,星眸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,冷艳的面容转向了曹昂,那种恨其不争,鄙视之极的表情,清楚的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那鄙视的眼神,深深的刺伤了曹昂,令他感觉到如芒在背,一股羞愧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羞愧之下,曹昂反是火了,怒瞪向了马云禄,歇厮底里的骂道:“臭女人,你看什么看,你有什么好抱怨的,你还不是一样希望我去死,好换取你苟活,你有什么资格怪我。”

    面对曹昂的怒斥,原本愤怒失望的马云禄,反倒是突然间怒气尽散,只是冷笑了一声,用凄凉讽刺的口吻叹息道:“大秦国的太子,竟然是你这种贪生怕死之徒,怪不得大秦会被灭,真是天意,天意啊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一时又怒又疑,还没转过弯来,没看出马云禄这样的态度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陶商却已看出了些许名堂,便将马云禄那张帛书展了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冷笑声中,陶商将那帛书展示给了曹昂,讽刺道:“曹大太子,睁开你那高贵的眼珠子,好好看看你未婚妻的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曹昂这才反应过来,抬头向着那帛书看去,当他看清上面写的那名字时,整个人瞬间石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