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二十章 终于等到你了

第八百二十章 终于等到你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追击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当天陶商便发兵,攻破了已是空城一座的禄福城,随后马不停蹄,便一路向着敦煌追去。

    事态的发展,果然跟陶商料想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曹操的败军每过一城,都把沿途城池的库府和百姓洗劫一空,什么粮草牛羊,但凡能吃之物,统统都掠走,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。

    这是曹操为了坚壁清野,叫陶商无法就地资粮,不惜拿自己的子民开刀,已经被逼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    故陶商沿路追击,每夺下一城,都得不到半点粮草,还得分出部分粮草,来赈济那些被秦军抢走粮草的当地百姓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曾经秦国的子民,如今已变成了自己的子民,陶商身为皇帝,当然不能坐视自己的子民被饿死而不顾。

    由于不能就地取粮,陶商不得不放慢追击脚步,等待后续的运粮队赶至,经过补给之后,方才能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又由于要赈济沿途诸城的百姓,对粮草的需求跟着加倍,这就更加增加了补给的难度。

    连追七天之后,陶商终于追至了昆仑塞一带,此地距离敦煌城已不足百余里。

    根据最新的细作情报,曹操的败兵已赶到了敦煌,已经开始就地休整,为决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当即率领着以一万骑兵为主的先头部队,轻装前进,穿越戈壁,继续向敦煌进发。

    由于戈壁缺水,道路难行,再带太多的步兵前行,只会增加粮草补给的困难,也会拖累了行军速度,故这一战,陶商只能把主力步兵留在后边,以骑兵独行。

    这是陶商头一次在西北的戈壁行军,干躁的气候,飞扬的风沙,给行军造成了很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再加上曹操心狠手辣,在沿途的几处水源里,都丢放了尸体,下了毒,以污染水源,致使魏军的取水难度是倍增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一丝动摇地决心,一路克服了风沙,克服了缺水的困难,无畏的前行于戈壁滩中。

    四日之后,陶商疲领着他这支干渴疲惫的大军,终于是行进到了戈壁滩的边缘,离彻底走出去,只有十五里地。

    而此时,先行的斥侯带回来了情报,声称曹操已率一万三千兵马,于戈壁滩西沿出口一带安营扎寨,显然已经做好了阻击的准备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这是曹操也探知了他将走出戈壁,就等着率领着其以逸待劳的大军,在自己走出戈壁的第一时间,给他这一支疲惫的大军,以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明天必将是一场恶战,陶商遂是下令全军停止前进,就地安营,在大战之前,好歹也要好好休息一晚上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已毕,皇帐刚刚才扎好,罗成便飞马奔来,拱手叫道:“陛下,臣巡视四周,抓到了一个年轻文士,那人自称自己只是一个流浪诗人,臣却觉的他来历可疑,多半可能是个细作,所以臣就将他抓了回来,请陛下发落。”

    流浪诗人,莫非是他……

    陶商听到“诗人”二字,脑海里立时闪过了一个人名,表情顿生几分期待,忙是问道:“那流浪诗人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那厮说自己叫李白,字太白。”

    李白!

    果然是李白!

    陶商腾的就跳了起来,哈哈大笑,拂手兴奋喝道:“快把这个李白带来见朕。”

    罗成却是一怔,惊奇于天子听到这个李白的名字,好似早就相识一般,竟然这么兴奋。

    “诺,臣这就把他带来让陛下亲自审问。”罗成转身欲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摆手,“谁说朕要审问他了,此人必不是奸细,你千万莫要慢怠了他,好好的给朕把这李白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罗成这下就更加惊奇,更加想不通天子何以断定,这李白不是奸细,且还要自己礼待这李白,“带”字也变成了“请”字。

    “臣明白,臣这就把他请过来。”罗成却不敢违令,忙是怀着一腔的狐疑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重新坐了下来,自饮杯酒,一口灌尽,按捺不住兴奋,喃喃自语道:“诗仙啊诗仙,你可终于来了,可叫朕等了好久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确实是等了很久,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李白大概是在长安之战那会之时,就已经被召唤了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时陶商还惊喜于李白“诗想”天赋,等着他早日来归,好好利用一下他的这个神奇天赋,却不想,这位李大诗仙就是迟迟不见人影,连后来召唤出来的上官婉儿都已经出现了,却就是不见李白前来。

    甚至,陶商几乎就快把这个李白忘掉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在这茫茫戈壁滩上,在自己追击曹操的路上,在这即刻展开的灭秦最后一战的时刻,李白竟然会意外的出现。

    还是以什么流浪诗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陶商焉能不惊喜兴奋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下,这位传说中的诗仙,这位自己在三岁时,就会背他那首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的伟大诗人,是何等的风采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一名青衣男子,从容步入了大帐中。

    那男子一身青衫磊落,相貌堂堂,举手投足间,都有一种洒脱不羁的气质,隐隐更有几分豪侠的味道。


最强狂暴之卡牌系统sodu


    步入帐中的李白,不见半点拘束紧张,掸了掸身上的尘迹,拱手从容道:“草民李白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这等气度,不用系统去扫描,陶商也知此人必是李白无疑。

    “免礼吧,李太白,朕可是等了你很久啊。”陶商笑着一拂手。

    李白直身身来,惊奇的目光望向陶商,奇道:“陛下竟然知道草民之名?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傲然道:“天下之事,天下之人,无不在朕掌握之中,朕当然知道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白神色震动,眉宇间明显迸射出几分受宠若惊之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自己一个从敦煌而来的流浪诗人,声名不显,竟然会被从中原杀过来的大魏皇帝知道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看来世人传言,陛下有通天晓地之能,果然是名不虚传,实在是令草民大开眼界了。”李白啧啧惊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遂令给李白看座上酒。

    左右将美酒奉上,李白倒也是丝毫不拘束,不等陶商先举杯,就拿起来灌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好酒,中原美酒,果然是有几分味道。”李白摇头晃脑,赞不绝口,忽然间话锋一转,“中原美酒虽好,臣这里却有一葫西域的葡萄美酒,别有一番不同的滋味,陛下可愿意尝上一尝?”

    说着,李白就从自己的腰后边,拿出了一个酒葫芦,在陶商的面前晃了几晃。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,心想这个李白可跟历史上的李白,简直是一模一样,为人洒脱不羁,无拘无束也就罢了,还随身带着个酒葫芦,就连好酒这一特点,也是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厮来历不明,陛下岂能轻易喝他的酒。”身边的尉迟恭忙是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也掠起了一丝警戒,当即开启了系统精灵,扫描李白的数据。

    扫描结果显示,眼前这个李白,确实是系统召唤出来的李白,忠诚度对自己竟有三十之高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正式归顺于陶商,忠诚度就有三十之高,还有什么好警惕的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朕久闻西域葡萄美酒别有风味,今日机会难得,自然要好好品上一品。”

    李白遂也一笑,便起身将自己的酒葫芦奉上。

    尉迟恭就急了,没想到陶商这么没警惕心,才跟这个来历不明的李白刚一见面,就这么相信对方,竟然敢喝对方献上的酒。

    “为了陛下的安全,先让臣试喝一下吧。”说着,尉迟恭伸手就想去夺酒葫芦。

    李白却将手一缩,摆出吝啬的表情,把酒葫芦护在了怀中,不悦道:“我这葡萄美酒是好容易从西域商贩中买到的,要献也只能献给天子喝,你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个穷酸书生,还敢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尉迟,不得无礼。”隗商喝断了尉迟恭,“人家是献给朕喝的美酒,你抢什么抢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无奈,只好退在了一边,一脸不安的看着陶商接过酒葫芦,又揪着一颗心,眼看着陶商仰头灌下。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啊……”陶商一口气灌了半葫芦,抹着嘴角酒渍,啧啧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嫌不过瘾,喘了口气,接着又要迎头再灌。

    李白这下就急了,忙是苦笑道:“陛下口下留情啊,草民还指着这葡萄酒活呢,陛下可莫要喝完才是,给草民也留一口啊。”

    这李白,果然是嗜酒如命啊……

    陶商被他这巴巴的可怜样逗乐了,酒葫芦举到一半又放了下来,一甩手扔还给了他,笑道:“君子不夺人所爱,朕就不喝了,都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白赶紧把酒葫芦藏回了腰后边,方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自嘲道:“草民向来好酒,这吟诗作赋,就靠这一口葡萄美酒激发灵感,此酒说是草民的命根子也不为过,让陛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介意,只大度的拂了拂手,问道:“李太白,敦煌人都知道朕的大军杀了过来,要在这里跟曹操决一死战,这兵荒马乱的,你不在乡下躲避战乱,却孤身一人跑到这戈壁滩来做什么,就不怕被朕的将士们当作细作砍了吗?”

    话题终于转到了正题上。

    李白那酒脱不羁的气质,陡然间收全敛起来,向着陶商一拱手,慨然道:“朕对陛下是敬仰已久,今闻陛下御驾前来,故才不避风险深入戈壁,就是要前来投奔陛下,为陛下血战沙场,建功立业,扬名于天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李白,果然是前来投奔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陶商还未及开口时,旁边尉迟恭就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敢问这位将军有何可笑。”李白不悦的瞪向尉迟恭。

    尉迟恭便走上前来,围着他转起了圈,一会碰碰他胳膊,一会又拍拍他肩膀,把李白搞的是茫然不解,一脸懵样。

    绕了半晌,尉迟恭才不以为然的冷笑道:“我说李什么白啊,你瞧瞧你瘦的似根竿儿,全身加起来也没二两肉,一副弱不禁风的小身板,还想上阵杀敌,给你把刀你拿的住吗?”

    说着尉迟恭粗大的巴掌抡起,看似随意的朝着李白的肩膀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拍不要紧,李白一声吃痛闷哼,腿一软,腰一闪,险些就给他直接拍趴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