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要赶尽杀绝

第八百一十九章 朕要赶尽杀绝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淡定,陶商,你一定要淡定啊,人家还有伤在身,你还有邪念的话,未免不太厚道吧……”陶商心中,一个理智的声音不断提醉着自己。

    深吸过几口气,陶商终于是镇压住了不该有的邪念,目光从雪山移至了她那受伤的肩膀处。

    他一手扶住卞玉,一手用毛巾沾湿了盆中之水,轻轻的为她拭去了伤口边的血迹。

    就算陶商动作再轻,但只要稍稍触碰到伤口周围时,卞玉就会忍不住唇角微抽,秀鼻中发出吃痛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陶商虽有怜香惜玉之心,这会功夫治伤要紧,也顾不得许久,只能狠心继续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终于为她清理干净了伤口和附近的肌肤,接下来就是敷药了。

    陶商用嘴咬开了瓶塞,轻吸一口气后,将瓶中扁鹊独门秘方的金创药粉,小心翼翼的洒在了她的创口处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卞玉丰躯剧烈一颤,在药粉的强烈刺激之下,竟是醒了过来,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先是看到了陶商,紧接着感觉身体好似空荡荡的,下意识低头瞟了一眼,竟是惊羞的发现,自己的上半身衣裳,竟已被撕到了腰间,整个上半身,从香颈到小腹,岂不都给他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无尽的慌羞感,就如同潮水般从心底升起,瞬间就袭遍了全身,搅到她心跳欲裂,羞红到了耳根子处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对我做什么?”卞玉一声羞怒的质问,急是扭动身体,想要挣扎开陶商的束缚。

    陶商一怔,这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竟在醒了,生恐她这么一挣扎,又将伤口迸的更裂,急是双手用力箍住她的双肩,叫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束缚住她时,陶商又笑着解释道:“我说卞夫人,你先别激动,朕就算想对你怎样,也不屑于趁人之危,你忘了你先前被曹**中一箭了么,朕是在给你上药包扎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解释,卞玉即刻清醒了过来,脑海中,立刻浮现出了曹操如何怒骂自己,如何狠心的下令放箭,自己又是如何被射中,最后被陶商所救,倒在陶商怀中……

    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,一一从眼前流过,最后定格在了她躺在陶商怀中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你救了我?”卞玉沙哑的问道,同时也本能的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陶商见她不动了,放才松开了手,“有什么话待会再说不迟,现在先治伤要紧,你可别再乱动了,否则吃苦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也不再束缚她,腾出一口手来,继续往她的创口上洒金创粉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卞玉嘴角轻轻一抽,忍不住又发出一声痛哼。

    陶商看了她一眼,眼中流露出几分怜惜,问道:“很痛吗?”

    “不痛!”卞玉摇了摇头,“我能挺的住,你不用管,赶快上药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卞玉贝齿紧咬着嘴唇,哪怕再吃痛,也忍住不叫出声来,只想着陶商能赶紧给她上完药,包扎好伤口,好让她尽快结束这尴尬的场面。

    于是卞玉便只能强忍着痛,面红耳赤,羞意浓浓的任由自己的春光,尽在陶商的眼底晃来晃去,以这样尴尬的姿势,任由陶给她上药,给她包扎。

    一切忙乎完毕,陶商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卞玉却仿佛度日如年,终于是从无尽的窘羞海洋中挣扎了出来,也暗松了一口气,慌忙将榻上的被子扯住,将自己袒露了太久的上半身,紧紧的包裹起来,仿佛生怕被陶商再多看到一眼似的。

    “至于裹的那么紧,反正该看的朕已经看的差不多了,至于没看到的地方嘛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治伤完毕后,陶商也就没什么顾忌了,开起了玩笑来逗弄她,英武的脸上流转着丝丝邪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卞玉是愈加羞到耳根发烫,却被陶商言语轻薄到无从的反抗,急的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陶商怕她太过激动,又绷了伤口就不好办了,便收敛了下来,干咳几声,方道:“行啦,朕也不逗你了,待会朕会派宫女前来帮你清洗身上其余血迹,你就先好好养伤吧,别的什么也不用多想,朕自然会替你出这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也没再多看她几眼,拂袖转身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将要出帐前一步,紧咬朱唇的卞玉,终于再难强忍,脱口低声道了一声:“陛下,谢谢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“谢谢”虽然声音很低,但陶商却听得出来,是她发自肺腑的声音。

    陶商还听的出来,这一声“谢谢”不仅是对自己的感激,更有种跟自己的过去,彻底告别的意味
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


    “要谢光靠一张嘴怎么行,等你伤好了,朕会好好让你谢个够的,哈哈——”狂烈豪爽的大笑一声,陶商摆了摆手,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卞玉,似乎从陶商的话中,又听出了什么“不正经”的意味来,方自平伏下来的心绪,又波动起来,那本已苍白的脸庞,悄然又泛起了丝丝晕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天色未明。

    陶商还正在祝融的温柔乡中呼呼大睡,原因无他,昨天经历了给卞玉换药那一出,被钩起了熊熊欲念,陶商自然要好好泄泄火,随军的祝融是最好的选择,当然是又被陶商折腾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陛下,紧急军情。”帐外传来了尉迟恭的声音。

    陶商被从温柔乡中吵醒,打着吹欠从祝融的香躯玉体中勉强抽身,粗粗披挂了下,便即伸着懒腰出了外帐。

    只见外帐中,张仪、白起、刘基、项羽等一众文武们,皆已齐集,神情既有兴奋,又有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禄福城有什么最新情况吗?”陶商拂手问道。

    张仪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禀陛下,据我们细作的最新情报,曹操已于昨晚弃城而逃了。”

    弃城而逃?

    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顿时是清醒了过来,奇道:“曹操竟然逃了?他逃往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弃了禄福,一路向西,臣等推测他应该是向着敦煌逃去,想在那里跟咱们背水一战。”张仪指着地图比划道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转身地图,定格在了帝国最西边那一座城池,过敦煌不远,便是大名鼎鼎的玉门关,出玉门关向西,就是西域诸国了。

    此时西域诸国趁着华夏战乱,汉朝覆没的时机,已经脱离了华夏控制,西域都护府也名存实亡,已不属于中原的势力范围,敦煌被称为华夏西境最后一城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曹操这厮在琢磨什么玩意儿啊,放着好好的禄福城不守,干嘛逃到那个鸟不屙屎的敦煌城啊,他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推么?”尉迟恭搔着脑壳嚷嚷道。

    左右不少众臣们,都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认为曹操若固守禄福城,尚有酒泉敦煌二郡,勉强可为其充当后盾,可若退往敦煌,就等于把这二郡所属诸县,统统都拱手送给了大魏,等于是把自己退到了悬崖边上,自己跳进了绝境。

    “曹操应该没那么傻,他这应该是想利用敦煌的地形优势,背水一战,跟我们决一胜负啊。”白起却恍然省悟。

    陶商向他示意一眼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白起便指着地图说道:“陛下,敦煌城与禄福城之间虽相隔三四百里,这要是放在中原自然没什么,但在凉州这种边陲之地,这么长的距离里,不过寥寥数城,人烟稀少,这对追击者来说,自然是相当不利。”

    接着,白起将手指向了敦煌所在,“再看敦煌这一带,从昆仑塞到敦煌城这百里长的路途,据说皆为戈壁滩,道路难行,风沙苦寒,又缺少水源,光是穿越这段戈壁,士卒马匹的体力消耗必然巨大,就算勉强抵达了敦煌,必也是人困马乏,战斗力大大削弱。”

    不等白起说完,陶商便接过他的话头,冷笑道:“而他曹操已提前一步,率军撤至了敦煌城,吃饱喝足,养好精神之后,就可以在戈壁滩的出口堵着我们,到时候他就可以趁着我军疲惫困乏,以逸待劳,一举大破我军,这就是曹操的如意算盘,对吧。”

    白起点了点头,拱手道:“陛下所说,正是臣所想,臣以为,这大概就是曹操冥思苦想,琢磨出来的翻盘之计吧。”

    众文武们这才恍然省悟,明白了曹操此计之“毒”,顿时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曹操都缩到了这么个犄角旮旯,路又这么不好走,咱们到底还追不追啦?”尉迟恭嚷嚷着问道。

    显然,听他那个意思,曹操已经是丧家之犬,就余下了敦煌那么一座边境之城,何必劳师动众的冒险前去追击,干脆打道回府,赶回中原去对付刘备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不少将领们皆是微微点头,跟尉迟恭的意思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伯温,你呢,你怎么看?”陶商的目光转向了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没有一丝迟疑,只平静的说了一句话:“斩草不降根,春风吹又生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心想这众臣之中,看来知他者,唯有刘基也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拍案而起,一挥手,奋然道:“朕早说过,曹操乃一世枭雄,绝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,否则后患无穷!朕意已决,即刻起兵追击,朕要把曹操赶尽杀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