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一十八章 美人伤

第八百一十八章 美人伤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道旨意一下,左右秦军众臣们,无不神色为之一变,惊愕的看向曹操,一时间竟无人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个可是皇后啊,真要对她放箭吗?”夏侯渊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其余众臣们,也纷纷暗暗点头,附合夏侯渊所问。

    显然,在他们看来,之前曹操怒斥卞玉,不承认卞玉,只是为了保住皇帝的尊严,保住军心士气,不得已而为之,他们也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可现在,曹操竟然要下令放箭,射死他曾经的结发皇后,这就有点过份了,连夏侯渊都觉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曹操却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咆哮大叫道:“朕说了,放箭射杀那贱妇,谁敢违抗朕的旨意,杀无赦!”

    面对亢怒,甚至是失去了理智的曹操,夏侯渊也是吓的神色一变,默默的退了下去,不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其余臣子们更不敢作声,只能暗暗摇头而已。

    城楼前一线,百余名弓弩手,哪里再敢违抗命令,纷纷弯弓搭箭,数百支利箭破空而起,直扑城前的陶商和卞玉而去。

    “秦贼放箭,保护陛下!”尉迟恭反应极快,大喝一声便高举大盾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箭雨却已抢先一步,铺天盖地而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曹操疯了么,竟然要射杀卞氏!?”陶商神色立变,显然是没有想到,曹操竟能下此毒手。

    他今日叫卞玉前来劝降曹操,目的其实也并不单纯,就如前日的徐晃,能劝降曹操当然是最好的结果,即使不能劝降,打击秦军的士气,那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想到,曹操竟被刺激到丧失了理智,狠心到这般地步,一言不和就要射杀自己的结发妻子。

    眼见箭矢袭来,陶商心中虽惊,却并不慌长,手中战刀舞动,转眼化出了一道铁幕,封住身前破绽。

    只听一阵“铛铛铛”的声响,袭来利箭,无一例外的被铁幕弹开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时,他就听到了卞玉惊慌的尖叫声,蓦然想起卞玉不通武道,自己能轻松挡落箭矢,她可没这个本事,岂不危险。

    蓦然反应过来的陶商,急向身边的卞玉望去,只见她已经慌张到了极点,丰躯伏在马背上,尖叫着躲避袭来之箭。

    陶商不及多想,急是拨马移近她,想要把她也封在自己的铁幕保护之下。

    可惜,还是迟了半步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破空而过,从陶商的铁幕边缘掠过,正中卞玉一肩头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骨肉撕裂的闷响,一道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紧接着就是卞玉一声凄惨的的叫声,丰躯剧烈一晃,再难坐稳,应声就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眼急手快,抢在她落地之前,猿臂如风递出,将她从半空中揽住,拉回到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当卞玉稍稍清醒之时,发现自己已躺在陶商的怀中,心潮瞬间澎湃动荡到了极点,悲凉感激意外,各种的情绪,杂夹着肉体的痛楚,袭遍了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“我的丈夫要杀我,我曾经的敌人,却在拼命的保护我,命运啊,你为什么这样捉弄我,啊——”

    肩上的痛楚陡然间侵入骨髓,剧痛之下,卞玉身形剧烈一抖,旋即失去了知觉,昏死在了陶商的怀中。

    陶商感觉到了她已没了动静,心中一惊,急是低头瞟了一眼,方才发现那支利箭只是射中了肩膀,并不足以要她的命,她也只是昏死过去而已。

    “还好她运气好,没被射中要害……”陶商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鹰目透过铁幕,再望一眼城头曹操,目光中已无半点英雄相惜之意,只有无尽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曹操,下次再见,就是你的死期!”一声怒雷般的大喝,陶商怀抱着卞玉,拨马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左右武卫卒们已经赶到,高举着大盾,结成龟甲之阵,护送着陶商一路向着大营退去。

    马行如风,转眼间他们便奔出了射程,将一支支零落的利箭,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城头上,秦卒们见目标已经走远,方才陆陆续续的停止了射箭,城上城下,终于是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而陶商怀抱着卞玉,以那样亲密的姿势远去的画面,却如刀子一般,永远的在曹操的心中,刻下了耻辱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陶贼!贱妇!朕在此发誓,总有一天,朕会杀了你们,朕发誓——”

    城头上,唯有曹操羞愤恨怒的咆哮之声,回荡在秦军士卒们的耳边,却改变不了他们越来越低落的情绪斗志。

    愤怒过后,曹操总算是平伏下了激荡的情绪,脑子开始清醒,不由暗自懊悔起来,悔不该情绪一时失控,竟然下令射杀自己的结发之妻,这叫众军看在眼里,会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曹操环顾左右,那些士卒们都在望着他,眼神中或多或少都充斥着几分失望。

    
妖精的魔匣无弹窗
他的耳边处,隐隐约约还响起阵阵的叹息声,听起来其中也暗含着失望。

    士卒们的眼神,他们的叹息声,越发让曹操感到如芒在背,极度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又中了陶贼的激将法法,可恨……”曹操暗骂一声,拳头狠狠一击城墙,转身大步下城而去。

    还往军府大堂,曹操叫把酒拿来,连灌了十几杯,微有醉意之时,方才稍稍的平伏下了懊悔之意。

    “那陶贼,究竟有什么魅力,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能让那贱妇臣服于他,替他来招降我,我就不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是想越头疼,越想越觉的憋曲,仰头又灌了一大杯酒,心中惆怅是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坛子酒已饮下,当曹操抬起头来时,却发现夏侯渊、法正还有姜维等臣子们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堂前,正默默的看着他借酒销愁。

    曹操瞟了他们一眼,怒其不争的吼道:“你们都垂什么头,丧什么气?都给朕打起精神来,只要等到丕儿借了鲜卑铁骑来,朕就能反败为胜,向那陶贼报仇雪恨,叫他也尝尝什么叫作羞辱!”

    堂前众臣们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神色都是那么的不自信,显然对此不太抱希望。

    这时,年轻的姜维忍不住上前,拱手道:“陛下,臣相信二皇子必能借得鲜卑骑兵来,只是眼下魏国四万步骑已经兵临城下,而我军士气又一跌再跌,臣只怕我们就算强行坚守禄福城,也撑不到二皇子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曹操冲着姜维大吼,“不坚守此城,难道让朕再次弃城而退吗,再退就是敦煌郡,就是凉州最后一郡,朕还能再往哪里退?”

    面对曹操的质问,姜维的脸上却燃起了自信,拱手慨然道:“陛下说对了,臣以为敦煌才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绝佳之地,那里才是我们跟陶贼决一死战,反败为胜之地!”

    决一死战!

    反败为胜!

    姜维的豪言壮语,如惊雷一般,回荡在大堂之中,回荡在众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阶前,夏侯渊等黯然失神的大将们,身形蓦然一震,目光不约而同的射向了地图上,那地图的西北角,华夏帝国最西的那座边郡。

    曹操也仿佛被从半醉中震醒,陡然间跳了起来,跌跌撞撞的从高座下来,扑到了地图前,目光锁定在了敦煌郡所在。

    那座帝国最西边之郡,其治所敦煌城位于该郡的最西边,距离禄福城有五百里之遥,中间不过数座县城,大部分地方都是人烟稀少的荒原,中间甚至还要穿越百余里的戈壁滩。

    曹操审视着地图,脑海里回荡着姜维适才的豪言,思绪飞转,重新开启了他的智谋,琢磨着这其中的用兵之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说的没错,敦煌才是朕反败为胜的福地,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是越看越兴奋,越看眼中的希望之色越重,狂烈的战意,猎猎的豪情熊熊重新燃而起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曹操猛然间手中酒杯砸在了地上,蓦的转身,豪然喝道:“传朕旨意,全军即刻弃却禄福,向敦煌城撤退,朕要在那里跟陶贼决一死战,来一场绝地大反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皇帐中,陶商已怀抱着昏死过去的卞玉,匆匆忙忙的赶了进来,将她轻轻的安放在了御榻上。

    不等陶商传令,扁鹊就已后脚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,她中箭了,快给她治疗。”陶商一招手,把扁鹊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扁鹊忙是上前,一阵忙活后,把箭头给拔了出来,卞玉身子跟着抽了一下,发出一声痛哼。

    扁鹊又察看了几番,便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陛下,卞夫人箭伤并不深,未伤到筋骨,只需要稍加上药包扎便无恙,只是却要解开衣裳,臣只恐有些……有些不太方便啊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松了口气,遂道:“只是上药包扎的话,朕也可以,你不方便就退下吧,朕来。”

    扁鹊便将一应绷带,金创药等所需用物,统统都准备齐活了,方才匆忙退下。

    皇帐中,只余下了陶商和躺在榻上,尚未苏醒的卞玉。

    陶商便轻吸了一口气,将她扶着正对自己坐起,双手轻轻将她的衣裳,从破损处撕开。

    便随着“哧啦啦”的声响,卞玉的襦衣便被从肩膀处,一直撕到了小腰间,沿途的风景,无法避免的就尽入陶商眼底。

    那原本素白如雪的肌肤,傲立的雪山,已是沾上了丝丝的血迹,看起来,竟有几分惊心动魄的血腥之美。

    陶商禁不住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(近来燕子一直纠结于无限召唤接下来的剧情走向,所以番外篇只能先放一放,主攻正篇了,大家可以加一下召唤秋秋群:330968099,来给燕子出谋划策哈,燕子恭候兄弟们大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