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一十五章 韵味依旧

第八百一十五章 韵味依旧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那应该怎么做,就不用臣再跟二皇子说了吧。”贾诩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曹丕重重点点头,说罢转身下城而去,直奔军府。

    军府中,曹操已经高坐于上,屏退了众臣,自己喝起了闷酒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曹操愤怒的情绪,方才稍稍平伏下来,一腔怒血总算是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曹丕才敢步入堂中,前来宽慰曹操。

    “不想朕之大秦,竟然沦落到了只剩下了两个郡,兵马不过万余,被陶贼逼迫在了这西北一隅之地的地步,实在是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摇头叹息,不知该怎么形空此时的惨状,只能仰头将杯中之酒灌尽。

    曹丕察眼观色,眼珠子转了几转,见时机差不多了,方道:“父皇莫太过忧虑,儿臣倒是有一个办法,或许可以破解今日的困局。”

    “丕儿有何妙计,快说!”曹操陡然间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曹丕便抬起手来,遥指东面道:“如今想要扭转劣势,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搬来救兵,从酒泉往东北方向,经居延城向东经过沙漠之地,便可进入鲜卑人的领地,若是能派人向那鲜卑王拓拔宏求得援兵,便可出其不意杀至酒泉,杀陶贼一个措手不及,必可扭转乾坤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操精神陡然一震,仿佛于黑暗之中,看到了一线曙光似的,腾的就跳了起来,几步扑向了地图前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在地图上扫来扫去,思索着曹丕这献计的可行性,思绪飞转,拳头暗握,目光透露着丝丝兴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突然间,曹操将手中酒杯狠狠的砸在地图上,激动的笑道:“丕儿啊,你真是朕的好儿子啊,你这条计策精妙之极,那陶贼必作梦也想不到,我们会求得鲜卑铁骑来援,此计若成,必可杀陶贼一个措手不及,妙计,绝顶妙计啊。”

    见得曹操赞同自己的计策,曹丕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,忙是拱手正色道:“只是那鲜卑王眼下名义上臣服于刘备,若派寻常的使臣前去,恐怕不会轻易发兵相援,所以儿臣想亲自前往鲜卑去求援,以显示父皇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丕儿言之有理。”曹操微微点头,却又担忧道:“只是此去鲜卑,道路偏远艰难,还要经过沙漠之地,朕只怕苦了丕儿你。”

    曹丕忙是一拱手,慷慨正色道:“此举乃是关乎我大秦社稷存亡,儿臣身为父皇之子,理由为国尽死力,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,这是儿臣份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愧是朕的好儿子啊,朕以你为傲啊!”曹操抚着曹丕的肩,又是感慨又是欣慰,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曹操这般意思,当然是准了曹丕所请。

    曹丕暗松一口气,眼珠子转了几转,马上又道:“儿臣此去鲜卑后,难免需要智谋之士为儿臣出谋划策,帮儿臣说服拓跋宏发兵相援,所以儿臣想请贾文和随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贾文和虽然总是闷不作声,倒也极有机谋,朕准了。”曹操点头道。

    曹丕暗喜,却又道:“儿臣只怕出发之兵,陶贼会派兵追击,所以想请父皇派颜良和王平二将,能带数千兵马护送儿臣。”

    曹操一琢磨,便想王平乃蜀将出身,精于山地作战,曹丕此去鲜卑,难免要翻山越岭,王平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。

    至于颜良的话,此人本为河北名将,当年也曾出征塞北,对鲜卑领地的风土地理也算了解,派其护送曹丕,也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曹操便没有多想,欣然一拂手,“好,朕就派颜良和王平二将,率两千精兵护送你前往鲜卑。”

    曹丕心中顿时涌起一阵狂喜。

    他提议的这几个随行之人,贾诩乃是他的谋主,是他的心腹,这自是不必说。

    颜良因为出身于河北,性情又有些傲慢,故投奔曹操之后,一直与曹操的旧臣们和不来,曹丕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暗中已与颜良密交。

    至于那王平,虽为蜀将出身,却与张任、严颜和李严等蜀将不同,乃是张鲁旧将,故一直以来都与法正张任之流关系平平,却为曹丕暗中结交。

    可以说,曹操拨给曹丕的这些文臣武将们,都是他曹丕的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父皇,事不宜迟,儿臣请即刻出发,早一日能前往鲜卑,就能早一日求得救兵,救我大秦于水火。”曹丕又正色道。

    曹操想想也对,没有任何怀疑,当即下令,命曹丕今晚入夜就带了人马出发。

    曹丕当即告退,匆匆忙忙的收拾行装细软,忙了两个时辰,入夜时分,便带领着两千兵马,从禄福城北面而出,借着夜色的掩护,向酒泉郡东北面的居延城而去。

    曹操则立在北门城头,率领荀彧法正夏侯渊等一干文武重臣,目送着自己最器重欣赏的儿子,带着他的所有希望运去,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丕儿啊,希望你能早日归来,我大秦的兴复,为父全都托负在你肩上了……”望着深深夜色,曹操喃喃感慨着。

    那些秦国大臣和士卒们,眼中
真武神王笔趣阁
也皆涌起了丝丝希望,他们都和他们的皇帝一样,以为曹丕此去,一定会为他们搬来救兵。

    “贾诩、颜良、王平,还有那个毛遂,都是他的人,二皇子啊二皇子,你可真是聪明之极,这一次,我只怕你是有去无回啊……”

    唯有荀彧,却捋着白须,摇头喃喃低叹,眉宇之中,流露着几分不易觉察的苦涩与无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魏军大营之后,漫漫沙雾之中,数以千计的魏军士卒,迈着疲惫的步迈徐徐前来,队伍的中间,还夹杂着一辆辆的粮车。

    那是白起率领着后续的两万步兵,护送着近十万斛粮草,终于赶到了禄福城下,前来与陶商会合。

    至此,远征凉州,追击曹操的四万步骑精锐,皆已会齐。

    兵马虽齐,但将士们却行军疲惫,陶商也只能等将士们休整几日,恢复了体力之后,再攻禄福城。

    尘雾中,一辆马车徐徐而行,跟着队伍进入了大营之中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,早已等在路边的尉迟恭上前,拱手道:“卞夫人,一路辛苦了,陛下已经等候你多时了,请夫人下车,随我去面圣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车帘掀起,一名体态丰腴的妇人,从马车上不情愿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妇人白肤极是白皙,虽然年龄已有近四十,但却保养的极好,除了那略显惆怅的眼神之外,从她那张美艳的脸蛋上,看不出多少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就是卞玉,曾经的曹操的正室夫人。

    当年中原一役,曹操败走,她被陶商所俘,转眼已过去了快要近十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陶商虽对她用了不少心思,但她却始终是不为所动,使得陶商没办法让她心甘情愿臣服,自然也没办法获得她身上的天命天赋。

    好在陶商已是两重天命加身,放眼天下无人能及,得不得第三重天命,就显的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故这些年来,陶商渐渐快要将卞玉忽视,并没有太过注意,毕竟,陶商宫中美人太多,多到他都眼花缭乱的地步,忽略了一个卞玉也没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伐秦,陶商也不会想起卞玉,更不会想到把她千里迢迢从邺京请到这西北之地来。

    “卞夫人,请吧。”尉迟恭一抬手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卞玉迟疑田一下,还是迈着丰腴的步子,不情愿的跟着尉迟恭前往皇帐。

    来到皇帐前,本是心情平静的卞玉,却不知为何,心儿忽然间怦怦的加快跳动起来,仿佛害怕自己将要见到的这个人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已经差不多有五六年时间,没有见到了陶商了。

    她依稀记得,最后一眼看到陶商时,那个英武却又残暴的小子,还只是梁公而已,地盘也不过是中原诸州而已。

    卞玉却没想到,再见之时,陶商已经成了大魏之皇,几乎大半个天下都已被其夺下,更将她的丈夫曹操,辗到了华夏西北角这么个犄角旮旯的鬼地方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卞玉心中就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既有对陶商嚣张的不满,又有几分惊叹敬佩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后,卞玉还是掀起帐帘,怀着复杂的心情,款款的步入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龙案那头,那个英武的年轻人,正埋头于文书之中,批示奏章,专注于军国重事,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进来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卞玉又看到了那张让她心中怨恨的脸。

    依旧是那么英武,桀骜之余,又添了几分岁月沉淀得来的成熟,成熟之中,又弥散着皇帝的霸道之气。

    看到陶商的瞬间,卞玉心儿砰的猛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很奇怪,原本以为,自己怨恨着陶商,根本不想见到他,只看一眼就会觉的厌恶之极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再见陶商之时,她心中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些负面情绪,相反,却有几分异样的震动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卞玉强行平伏下了心境,淡淡道:“陛下千里迢迢把妾身从邺京召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被惊动,放下手中笔,抬头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冷艳动人的脸蛋,素白如雪的肌肤,丰腴却不失曲线的身段儿……一袭曼妙的可餐秀色映入眼帘,让陶商顿时眼前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看到卞玉的一瞬间,陶商心头也不由一动,却才想起,原来卞氏也是个绝色美人,而且,那种美艳韵味,并未虽时间流逝而减少,相反却更加的动人,更加的有味道了。

    陶商怔了一下,便是笑着赞叹道:“一别多年未见,没想到卞夫人还是这样的艳丽动人,风采韵味不减当年啊,实在是难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卞玉早知陶商喜欢肆无忌惮,当年就没少对自己言语不敬,举止轻薄。

    今日再见,她已做好了愤怒的心理准备,果然陶商一见面,就对她出言轻薄。

    卞玉脸畔顿生红晕,羞意暗生,但令她自己都感到震惊的是,她对陶商的轻薄之语,这一次,竟然没有一丝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