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零六章 少年英才

第八百零六章 少年英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曹操瞟了一眼那年轻的县令,只是微微点头而已,随后扬长入城。

    姜维眉头微微一动,旋即也尾随在秦国众文武之后,跟着进入了城中。

    曹操的败兵虽然是初到,但姜维已提前准备下了足够的劳军粮草,并为曹操打扫出了县府,准备下了美酒好肉。

    九千败兵于城外安营,粮草军资送入营中,这些败卒们终于可以吃一顿饱饭,喝几口酒压压惊,疲惫低落的精神情绪,终于得以稍稍缓解。

    县府大堂中,饥肠辘辘的曹操,狠狠的吃下了小半条羊腿,喝下一坛好酒,方才恢复了精神。

    姜维的周到款待,让曹操很是满意,吃饱喝足之后,方才想起了这位年轻的张掖县令,遂是将其传至御前来问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酒肉看起来是早就准备好好的,但朕一路从金城撤来,事先并没有支会武威郡方面,你又是怎么知道朕一定会来。”曹操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姜维面对曹操也无惧意,只拱手从容道:“臣听闻陛下兵退金城,与陶贼鏖战,只担心魏军势大,陛下交战不利,可能会选择撤对凉州,所以臣早有半月之前,就已经在提前准备粮草物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旁边的夏侯渊就不满了,质问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你难道是想说,你早就认定陛下会败给陶贼,会守不住金城吗?”

    姜维眉头微凝,迟疑一下,却依旧不卑不亢道:“臣并非是认定陛下一定会败,只是觉的有这个可能而已,所以才提前做好迎接圣驾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夏侯渊还待再喝斥时,曹操却一挥手,打断了他,笑看向姜维,问道:“朕倒是想听听,你是怎么分析出朕可能会败。”

    姜维便不假思索道:“金城虽为一郡治所,但城池并不坚固,而陶贼的兵马又数倍于我军,以陛下之英明,定然知道光靠手头兵力,想硬守住金城是绝无可能,除非是出奇兵。”

    曹操微微点头,示意他继续。

    姜维便接着道:“而出奇制胜,在于诡诈二字,那陶贼恰恰又以诡诈闻名,臣便想就算陛下出奇,至少也有一半的机会可能会被那陶贼识破。既然机会只有一半,臣自当早做准备,以防万一,还请陛下明鉴。”

    姜维一番话,有理有据,竟将金城一战的形势,分析的透彻之极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还预判出了那一战的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这番话后,就连夏侯渊也无话可说,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至于荀彧法正等谋士们,则面露几分奇色,显然对眼前这个年轻的县令,有些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年纪轻轻,就有这份判断力,是个人才。”曹操也面露惊喜欣赏之色,不住的点头,目光看向荀彧,用责备的语气道:“文若啊,这个姜维是个人才,光凭他方才那番话,只让他做小小的张掖县有些屈才了,你怎么不早点为朕推荐这等的少年英才。”

    荀彧面露几分惭愧,忙拱手笑着自责道:“是臣失察,让贤才遗落在野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曹操也只是随口说笑而起,又岂会真的降罪于荀彧,不过是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给姜伯约赐座。”曹操拂手令道。

    左右忙在近前,给姜维设下一座,众臣们都看出来,大秦天子对这位小小县令,存有器重之心。

    姜维以一县令身份,能够这么受天子礼遇,实属意外,但这位年轻的县令,却并无受宠若惊之势,只是拱手拜谢,从容的移近曹操阶前坐下。

    姜维这份从容气质,更加令曹操刮目相看,越看越是喜欢。

    饮下一杯酒,曹操便又问道:“眼下朕已撤退入了凉州,用不了多久,陶贼的大军很快就会追至,朕倒是想听听,你对御敌有何见解。”

    姜维沉吟了片刻,缓缓道:“臣以为凉州地远,道路不畅,陶贼若是率数十万大军前来,势必要运用比原先多出一倍的丁夫车马,为其庞大的大军供给粮草。”

    手指东面一指,姜维继续道:“而陶贼眼下的粮草供给,无非是两条,最主要一条就是中原,他的粮草先得由关东诸州运集于洛阳,再由洛阳出发,弘过弘农进入关中,再经过关中穿越陇山,运往陇西,然后再由陇西向北才能运至凉州,这一条粮道何止几千里!”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姜维冷笑道:“这么长的粮道,要供给近二十万大军所需,这将是何其沉重的负担,陶贼若以倾国之力来供给这条粮道,也许还勉强能够支撑,但眼下他还要抵御北面汉国和鲜卑人的进攻,就算是以魏国的国力,恐怕承受不住这等两面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着不断点头,眉宇之中那种欣赏之意更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接着,姜维又向南面一指,“既然陶贼东面这条主要粮道负担沉重,就只有用南面益州这条次要粮道来分担,然益州虽乃天府之国,但毕竟只有一州之地,产粮有限,却又有蜀道之险,蜀中粮草就算能运至凉州,那也是杯水车薪,于大局无补。”

    听罢姜维这番分析,曹操灰暗的表情,竟是重新浮现几分振奋,点着头道:“你对陶贼粮草的分析甚是有理,你想以此来说明什么,不妨直言。”

    姜维便清了清嗓子,用肯定的语气道:“综臣方才所述,臣认为以陶贼眼下的国力,已不足以供给他二十万大军前来凉州,且冀州方面形势吃紧,陶贼也必须要分出更多的兵马前去救援,所以臣有理由相信,陶贼就算要追击我军,最多也只有四万步骑。”

    四万步骑!

    这个数字让秦国众臣们眼前皆是一亮,无不精神稍稍振奋,仿佛于黑暗之中,又看到了一丝曙光。

    眼下他们秦军兵马虽只有九千余众,但若是东拼
鬼异事街sodu
西凑的话,勉强还能从凉州再凑出几分兵马,凑个一万三四千左右。

    这样的兵力数量,对付二十万魏军,当然是以卵击石,连塞牙缝都不够,但若只是对付四万魏军的话,倒是勉强还能一战。

    “文若,孝直,你们怎么看?”曹操的目光,看向了两位谋士。

    荀彧捋着长须,点头道:“这姜伯约所言甚是在理,臣以为陶贼多半也只能率四万多兵马前来追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臣也认为姜伯约所言有理,四万步骑应该已是陶贼所能支撑的极限了。”法正也频频点头道。

    两大谋士这么一附合,曹操彻底就放下心来了,紧凝的眉头渐渐松开,布满了皱纹的脸上,竟是难得的流露出了几分笑颜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曹操能不笑才怪。

    先前从金城路惶恐逃来,虽说是逃出了升天,曹操却心情重之极,只怕自己的逃走,只不过是下一场失败的开始。

    陶商二十万大军追来,自己依旧要败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凉州已是他最后的地盘,若是再败了,他还能逃到哪里去呢。

    姜维一番分析,却让曹操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击退陶商,守住凉州这最后一点家当的希望。

    兴奋之余,曹操却又道:“话虽如此,但就算陶贼只率四万兵马前来,想要击退此贼,也非一件易事啊。”

    左右法正等谋士,皆是沉吟不语,眉宇之间,重新又浮现出了几分愁绪。

    这时,姜维的嘴角却掠起一丝诡色,拱手道:“陛下,陶贼急于灭我大秦,必然会快马加鞭,急速穷追,如此一来,必然会在情报搜集上有所疏忽,这样一来,就给了我们可以用计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伯约莫非有什么妙计?”曹操神色立时振奋起来,巴巴的看向姜维。

    姜维便凑上近前,压低声音道:“实不瞒陛下,臣其实早在半月之计,就已经为陛下准备下一条破敌之计,就等着此时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早就布下了妙计?”曹操神色愈奇,急道:“到底是什么妙计,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姜维便起身上前,附耳向曹操一番低语,道出了自己的计策。

    曹操听着是连连点头,最后禁不住哈哈大笑,拍着姜维的肩膀,几乎是欣喜若狂的笑道:“没想到伯约竟有这等不世之才,朕只恨没有早点遇上伯约啊,你真是上天赐给朕的礼物,看来是天不灭我大秦啊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大堂之中,回响着曹操得意欣慰的大笑之声。

    堂前法正等谋士,夏侯渊马超等武将,个个都是一脸茫然好奇,猜不透那个年轻的县令,到底给曹操献上了什么妙计,竟会令他能如此兴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掖城以南,三十里。

    时已近四月,春风虽仍似剪刀般刮面生痛,但遍野上的枯草,已抽出了新绿,给西凉苦寒之地,染上了一层绿意生机。

    黄昏的残阳照耀下,那一支沉寂的军队,正在原野上默默前行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的军旗,在他们的头顶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提刀,在众军环护中前行,鹰目不时望向北面,仿佛已能看到张掖,那座凉州最南面的小城轮廓。

    “禀陛下。”前方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“罗成将军传来捷报,他已兵不血刃拿下了张掖城,曹操主力已提前弃城而逃。”

    “又逃了么,曹操,我看你还能逃多久……”陶商脸上扬起一抹冷笑,拂手道:“传令下去,命罗成且在张掖休整,不要再贸然追击,等朕大军前去会合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得令的斥侯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抬头望了一眼西面,见太阳将要落山,天色将晚,便停下了脚步,下令三万大军就地扎营休整。

    张掖城已破,通往凉州的大门已打开,陶商也就不急于赶路,让连日疲惫的将士们,也稍稍喘口气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已毕,陶商被西北的黄沙也折腾的够呛,就想着好好洗个热水澡,舒服舒服,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恰好土著的向导称,张掖这一带有不少温泉,有几处就在营地附近。

    陶商兴致一起,便叫向导带路,在尉迟恭几十骑的保护下,直奔温泉而去。

    温泉离营地不远,翻过一座小山岗子,一片胡扬林环绕的山坳子里,陶商就看到水气氤氲四溢,一座泉水池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咕咚咕咚的水泡子声。

    陶商兴奋到爆,二话不说,脱光了扑嗵就跳进了温泉池子里。

    “舒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闭上眼,陶醉的靠着岸边岩石,享受着热腾腾的泉水浸泡,一身的疲惫都在飞快的被消除。

    尉迟恭等一干武卫卒们,瞧着热腾腾的温泉,自然也是眼谗,但天子没有享受完,哪里轮得到他们的份,只能在岸边警戒。

    陶商在温泉里泡了一阵子,精神头也足了,兴致大好之下,便在池子里徜徉起来,不知不觉的游离了岸边。

    尉迟恭等人背对着温泉,也没主意到天子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陶商游出了七八步后,转头就想游回去,忽然就听到,水雾的边,隐隐约约似乎有哗哗淋水声,听着不像是水泡子声。

  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就徇着声音游了过去,渐渐的看到,水气缭绕之中,隐约看到有一个身影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好奇,是谁跟自己这么有缘分,这荒郊野外的,竟会在同一个池子里泡温泉时,一阵山风从岸边掠过,吹散了笼罩在池子上空的水气。

    一袭窈窕雪白的身影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陶商眼珠子立时瞪大,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