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零一章 一刀制敌!

第八百零一章 一刀制敌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徐晃的目的,就是为了拖住魏军,这场反守为攻,不按常理出牌的进攻,来迷惑陶商,让陶商看不清他们真实意图,趁机掩护曹操率主力突围。

    徐晃原以为,魏军不知虚实,不敢贸然出击,至少也会等到天亮,才会发动反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徐晃已抢在魏军出击之前,从北面而走。

    也许,北面之外,还布有魏军的伏兵,但徐晃总算还有一线逃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的如意算盘却就此破碎了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才进攻了不到半个时辰,陶商就仿佛看破了他的意图一般,断然的发动了反击。

    就在徐晃惊骇的片刻间,数万魏军已撞向了正在进攻的秦军,转眼间就将他们辗到崩溃。

    秦卒们本就军心不安,只是在刀斧手的威胁之下才勉强进攻,眼下被魏军一冲,自然是顷刻间土崩瓦解,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项羽如一道金色闪电,撕破乱军,溅起漫空飞血,辗入秦军阵中。

    枪锋过处,数不清的秦卒被撕碎,被斩上半空,如草芥般被他收割人头。

    无人能挡的项羽,鹰目瞄到了“徐”字战旗,看出了来攻的秦将就是徐晃,二话不说,纵马舞枪就直取徐晃而来。

    眼见项羽杀来,徐晃神色微变,心知这项当世无双敌将的厉害,心中便萌生了逃跑之意。

    就在他拨马将走之时,心中却又忖:“我才拖了魏军不到半个时辰,现在若是撤走,陛下哪里有足够的时间破围而出,不行,我不能走,我不能走——”

    权衡之下,徐晃狠狠一咬牙,纵马提斧,迎着项羽就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就是我报答天子知遇之恩的时候,项羽狗贼,我跟你拼了——”悲壮的咆哮声中,徐晃手执开山斧,直取项羽而去。

    项羽眼前徐晃竟敢迎战,喉头一滚,爆发出一声不屑冷笑,豪然骂道:“徐晃,自寻死路,我项羽就收下你的人头!”

    狂啸声中,项羽如金色的闪电袭卷而上,手中霸王金枪,挟裹着漫空的腥风血雨,轰击而上。

    枪与斧,瞬间相撞!

    哐!

    星火飞溅上半空,猎猎的撞击之声,震到人耳膜将碎,膨胀开来的环形冲击波,将左右七八名士卒,从马上掀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骑错马而过,项羽巍然不动,甚至一丝气息波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徐晃却觉浑身如被沾水的鞭子狂抽,五内剧震,握斧的虎口都隐隐发麻,强提一口气,方才平伏下滚荡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项羽之威么,半步武圣的力量,竟然强悍到这等地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徐晃还来不及震怖之时,项羽根本就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拨马转身,金枪再攻而上。

    徐晃不迟有丝毫懈怠,只得一咬牙,提一口气,舞动手中战斧,拼死相迎。

    吭吭吭!

    金铁交鸣之声,再度轰响而起,一圈圈的冲击波,挟着毁灭一切的威力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两员当世绝顶大将,血战在了一团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夜色之下,耀眼的火星飞溅不休,漫空舞动的锋刃之影,将他们的身形都吞噬,旁人根本看不清他们如何出招,一招一式都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两骑脚下的地面,被溅射出来的气流,斩出道道深沟沟,但凡被刃气波及的士卒,统统都被绞成肉泥。

    这场惊心动魄的激战,从第五招开始,项羽就已占尽上风,全面的压制住了徐晃。

    徐晃武道虽强,但此时尚且年轻,未经过什么历练,武力值不过94而已。

    这样的武力值在项羽满百武力值之前,简直是不堪入目,交手不足二十余招,便已被压迫到手忙脚乱,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勉强支撑过二十五招之后,徐晃已被逼到气喘如牛,浑身汗如雨下,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的地步。

    徐晃不知项羽的压迫式攻击,左右的秦军士卒,更不可能抵挡魏军潮水的辗压冲击。

    但见近四万魏军狂流辗过,顷刻间将七八千的秦卒冲成一截截,一段段,然后将他们无情的淹没吞噬,撕成碎粉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秦军已死伤大半,残存不足千余人,被魏军重重包围,个个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徐晃斜目瞟去,看到自己的部下一个个被收割人头,看到跟随自己日久的一千斧兵,也统统被铁蹄辗碎,自然是心如刀绞,悲愤欲绝。

    徐晃的意志,正被己军的覆没,飞速的摧垮。

    斗志受挫,反应在招式上就是变慢变弱,更加不敌项羽的攻势,三十招走过时,徐晃已是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徐晃已经尽了,大秦存亡,只能看天意了……”徐晃心中暗叹一声,不敢再拖下去,突然间拨马收斧,转身就想逃。

    项羽早料到他会逃,就在他拨马转身之时,蓦的抓住了破绽,金枪电射而出,直攻徐晃右肩。

    徐晃招式已老,只顾着逃跑,根本不及回斧回挡,只听噗的一声闷响,肩头已被刺破。

    徐晃一声惨叫,手中大斧都拿捏不住,脱手跌落。

    兵器脱手,徐晃斗志更是
贴身御医小说5200
崩溃,顾不得捡起开山斧,忍着伤痛拼命的抽打战马,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兵器已失,徐晃只能用左手执剑,狂斩阻路之敌,拼死想要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项羽则追击在后,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徐晃连杀十余人,凭着自己的94的武力值,尽管右臂受伤,竟是堪堪的斩出了一条血路,眼看着就要破围而出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他的耳边蓦的响起了一声惊雷般的暴喝:“徐晃,你走不了了!”

    那暴喝震的徐晃是心神一滞,伴随着那惊天一喝,徐晃就感觉到霸绝凛烈的滚滚杀气,如一堵无形巨墙一般,迎面撞来,瞬间压迫到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,竟有这么强大的杀气?”心惊的徐晃,急是抬头,寻声望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他就看到一员身着金甲,气势若天神般的英武之状,横刀立马,傲视着他奔来。

    那金甲敌将身后,旗手高举着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在血雾中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是陶商!

    是大魏之皇陶商!

    乱军之外观战的陶商,早已经锁定了徐晃,这员当世绝顶武将,这员曾经的历史中,曾经解了樊城之围,击破关羽的名将,岂能放他走脱。

    横刀立马的陶商,封住了他的去路,手中战刀一指,威喝道:“徐晃,下马归降于朕,才是你唯一的生路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徐晃已经从震怖之中回过神来,耳听着陶商命式招降,名将的尊严被深深的刺痛,陡然间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我徐晃乃大秦之臣,岂能降你这奸贼,老子跟你拼了!”沙哑的咆哮声中,徐晃左手高举起长剑,抱着决死一搏之心,正面迎着陶商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软的不吃,吃硬的了,很好,就让你见识下朕这大魏之皇的实力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脸上杀气凛然而起,双腿一夹马腹,如一道金色的疾风,狂扑而出。

    手中,那柄染血的长刀,卷着漫漫血色尾尘,挟着浩浩荡荡的王者之气,破天斩出。

    两骑瞬间相撞,刀与剑电闪相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崩裂巨响,徐晃手中那一柄长剑,瞬间被震断,诺大的雄躯,也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腾空而起,倒飞了出去,重重的跌落在了五步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被他震落马下,此贼的武道竟然……”落地的徐晃,心中来不及震怖之时,口中鲜血已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陶商却知道,自己能一招把徐晃震落马下,还得仗着项羽之功。

    原本以陶商96的武力值,虽然盖过徐晃2点,但若想在一招之间击落徐晃,那也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只因徐晃接连苦战,气力已经大损,再加上先前被项羽伤了右臂,战斧脱落,只能以使不上力的左手执剑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之下,徐晃的战力自然是大减,实际武力值已是降到了70左右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等不利的身体状况,又如何挡得住陶商这全力一击,被震落战马也在情理之中了。

    落马的徐晃,是满腔的惊愤,想要挣扎着爬起身来时,陶商已拨马而回,那滴血的刀锋,已横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只消轻轻一刀,陶商就能取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徐晃抬头怒瞪着陶商,一脸的悲愤,情知自己已无活路,便昂起头来,决然叫道:“陶贼,我徐晃今天败在你手下,我无话可说,要杀便杀,给老子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徐晃乃是当世名将,真正的用兵之能,超越了严颜张任之流,这等大将,陶商当然有心收复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徐晃的忠诚度。”陶商用意念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徐晃忠诚度为-60。”

    这么低!

    这点忠诚度,就让陶商眉头一凝,眼中杀机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理论上,当俘虏的忠诚度低于-50之时,就基本没有投降的可能,即使是投降,也会是假降。

    比如关羽跟刘备是结义兄弟,而曹操对徐晃有知遇之恩,在这种特殊关系的作用之下,除非对象有“反骨”天赋,否则宁死也不会背叛自己的旧主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忠诚度低到这份上,怎么都不可能归降我,那留着他有什么用,倒不如杀了干脆……”陶商眼眸杀机一聚,手中战刀扬起,作势就要斩下。

    徐晃已闭上了眼,一副慷慨赴死之状,准备迎接这一刀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刀锋将要落下之时,却蓦然间眼前一亮,想起了一件极重要之事,心中惊喜暗忖:“我靠,差点忘了,还有上官婉儿这个拥有‘劝降’天赋的美人啊,既然有这样的神器,倒不如留着徐晃一命,等将来上官婉儿前来投奔,还怕劝降不了他吗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陶商遂是收了刀,下令左右军士将徐晃绑了。

    徐晃原以为知己死定了,却没想到陶商临时就收了杀心,不由怒叫道:“陶贼,有种你就杀了我,我告诉你,我徐晃生是大秦臣,死是大秦鬼,我绝不会降你,绝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话可千万别说这么绝对,这个世上,还没有朕办不到的事,咱们就走着瞧吧。”陶商嘴角微扬,年轻的脸上,浮现出了一抹玩味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