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九十八章 羞辱曹家父子

第七百九十八章 羞辱曹家父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马云禄确实输了。

    堂堂马氏一族的女儿,95的武力值,号称西凉第一女将,竟在两百合之内被陶商打到兵器脱手,吐血受伤,还被刀架在了脖子上。

    她是彻彻底底的输了,完败在了陶商刀下。

    望着陶商那冷笑的英武面容,马云禄贝齿紧咬着梁血朱唇,明眸中燃烧着复仇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神色,既有自尊受损的屈辱,又有对陶商武道之强的震撼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马云禄幽幽的叹息一声,雪白的素手拭去了嘴角血迹,傲峰一昂,一脸悲壮道:“陶商,你不愧是大魏之皇,你是一个真正的强者,我马云禄败在你刀下也无话可说,要刹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的这番表现,倒是让陶商颇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陶商以为,她被自己击败了,会恼羞成怒,如当年的祝融孙尚香等女将一样,明明败了却还不服,嘴里骂个没完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,马云禄竟会这么直率,输了就是输了,坦坦荡荡的认输便是,没有那么多的矫情,更没有那么多的假慷慨。

    “同为巾帼英雄,这个马云禄倒是性情更直率呢,嗯,我喜欢……”陶商心中暗赞,微微点头,手中战刀蓦然一收。

    马云禄原已输的心服口服,报定了必死决心,以为陶商会一刀斩了她,却没想到陶商竟没动手,还收了刀,心中亦是一奇。

    她便转过俏脸来,狐疑的目光盯向陶商,颤声问道:“我是你手下败将,难道你不杀我?”

    陶商却不以为然一笑,“你是个直率的女人,这样的女人朕喜欢,既然认输了,朕就暂且留你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朕喜欢”,把马云禄听的脸蛋顿生一抹微晕,那颗冰冷孤寂的心儿,却不知为何,竟是生平头一次怦然一跳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这位马云禄小姐送下去吧,好生看管,休要慢殆。”陶商喝令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一招手,左右御**卫们便一拥而上,要将马云禄押走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不杀我,那你到底想把我怎样?”马云禄一脸不安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一笑,“来日方长,等朕灭了你们秦国余孽,以后咱们再慢慢探讨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拨马提刀,已是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马云禄想要再问之时,却已没有机会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商那染血的巍然身影,在众军环护之下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马云禄茫怔片刻,蓦的眸中闪过一丝惊羞之色,心中暗忖:“他几次三番的出言不逊,轻薄于我,刚才又说那番话,莫非他是对我有非份之想不成!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马云禄却才有所省悟,那张冷艳如霜的俏脸上,转眼间已染上了一层红晕,心儿也砰砰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马云禄心中也极是奇怪,当初面对曹昂和曹丕那两兄弟之时,明明已有皇帝赐婚,自己面对那二人时,却没有半分紧张不安,一颗心从来都是冰冷无声。

    却不想,今日面对陶商,当意识到这个秦国的敌人,这个大魏之皇对自己有意之时,心跳的竟会这样厉害,还生平头一次产生了女儿家的羞意心思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代皇者,武道竟也能强于我,倒是符合我自幼所发的誓言,配做我的丈夫……”

    马云禄万没想到,自己的心中,鬼使神差的就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旋即,她便面红耳赤,急是连连摇头,心中暗自责怪起自己,“马云禄啊马云禄,你怎么能有这样荒唐的想法,就算他武道高于你又怎样,他是敌国的皇帝,你绝不能对他有那样无耻的想法,绝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正策马飞奔,脑海之中,突然间就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湟水救援战胜利,根据系统规则,开始召唤后世随机英魂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:侯景,统帅80,武力95,智谋79,政治61;天赋,反骨;与宿主关系,敌对;召唤地点,冀州常山国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:高仙芝,统帅91,武力94,智谋81,政治80;天赋,亲胡;与宿主关系,敌对;召唤地点,凉州敦煌郡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,上官婉儿,统帅40,武力31,智谋81,政治62;天赋,劝降;与宿主关系,效忠;召唤地点,未知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这个系统精灵还真是准时,战役刚一结束,马上就召唤了。

    这三名后世武将,都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陶商熟知历史,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来历。

    这头一个侯景,可是历史上有名的,臭名昭著的一个人物,历史有名的“侯景之乱”,就是此人一手导演。

    这侯景本为北魏时期的鲜卑化羯人,也是五胡乱华中的一胡,因为擅长骑射,被选为了北魏一员边疆镇兵。

    这侯景凭着自己过人的军事能力,还有诡诈的权谋的手段,一步步建立功勋,越爬越高,最后投奔了东魏实际统治者高欢,成为东魏数一数二的重臣。

    后来高欢死之后,侯景忌惮于被新主猜忌,又假降了南朝梁武帝,结果却又背叛了梁武帝,率军南下攻入梁朝,攻陷金陵,在江南是烧杀抢劫,把富庶的三吴之地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当年南梁正处鼎盛时期,经济富足,百姓安康,却被侯景撑了个天翻地覆,从此国力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而侯景死之后,三吴百姓竟然争着要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,可见他对江南百姓造成了多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侯景虽然作恶多端,倒也确实有真本事,四维数据倒也符合他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侯景一生先叛尔朱氏,又叛高氏,再叛梁武帝,那“反骨”天份,也算是名符其实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侯景召唤在了常山国,那里现在是敌战地区,也不知是召在了敌战区,还是我大魏控制区,最好是召在了刘备的地盘上,让他去祸害刘备,就冲那‘反骨’天赋,在我地盘上直接一刀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忖,思绪又落在了第二名后世召唤者的身上:

    高仙芝。

    这个人可是个能人,是唐玄宗时期的一代名将,原为高句丽人,在唐为官,为唐朝镇守西域都护府,接连大破西域诸国,使诸蕃国对唐臣服,可以说是大唐威震西域的第一名将。

    只可惜安史之乱时,高仙芝受命率军征讨叛贼,前线失利退守潼关,被宦官诬陷而死,一代名将黯然陨落。

    鉴于高仙芝历史上威震西域,他这个“亲胡”的天赋倒也算合理,而且他召唤的地点在敦煌,这里离西域也只一步之遥,倒也召唤对了地方。

    唯一不爽的则是,这样一员将才,与陶商的关系却是敌对。

    “敦煌郡远离中原,是凉州最西面一郡,就算这个高仙芝与我作对,投奔曹操,凭他一己之力,也难以力挽狂澜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一节,陶商心里又舒服了不少,目光又定格在了最后一名,上官婉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又是令他眼前为之一亮的名女子。

    这上官婉儿可是历史上有名的才女和诗人,十四岁便为一代女皇武则天重用,掌管唐宫中文书制诏,武则天死后,更是掌管内廷与外朝的政令文告,权势显赫,芳名动天下,只是最后因李隆基兵变,才不幸被杀,芳魂玉陨。

    这么一位美貌无双,诗才绝艳,又精通于理政的女子,如何能不叫任何男人为之神往。

    “这个劝降天赋,又是什么鬼?”陶商收敛了遐思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
我想做个剑侠吧
“劝降天赋,顾名思义,就是对象上官婉儿拥有劝说敌人投降的天赋,只要宿主跟上官婉儿联姻成功,上官婉儿即有一定机率劝降任何宿主的敌人归降,哪怕该敌人对宿主忠诚度为-100。”

    陶商就乐了,心想这个劝降天赋,简直是个大神器啊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假如他俘获了关羽这等刘备的死忠,对自己忠诚度负七八十的敌将,理论上关羽是宁死也不会投降,但让上官婉儿出马劝降,关羽便有机率会投降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再派投降自己的关羽,去上阵收拾刘备,这该是多么讽刺的一出画面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这个上官婉儿,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啊,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他的这个劝降天赋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投奔,还有李白穆桂英常遇春几个,怎么还不来投奔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湟水北岸。

    当魏军大获全胜之时,败溃的马超方率败兵,狼狈不堪的逃上了北岸,回望四周,计点兵马战损,近有七千余骑被歼,麾下残存兵马不足三千。

    惨败!

    马超立在岸边,望着灯火通明,欢声雷动的南面魏营,苍白的脸上流转着狰狞的愤恨,还有一丝丝的无奈,口中是咬牙切齿,恨慨难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事已至此,还是先回金城再说吧。”身边堂弟马岱,苦着一张脸劝道。

    马超这才勉强平伏下恨意,左右瞧了一瞧,见庞德马岱等众将尚在,这才稍稍松了口气,正待下令回城时,却突然发现,不见了妹妹马云禄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云禄呢,云禄人在何处?”马超有些慌张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马岱等人也是慌了,忙是四下喝问败逃而回的士卒,是否有看到马云禄的身影。

    半晌后,才有几名马云禄的亲兵上来,战战兢兢的禀报,声称看到马云禄被困在了大营中,已被陶商生擒获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马超一声惊呼,脸色骤然惊变。

    左右马岱等人,也无不是骇然变色,一个个都乱了神。

    那可是马云禄啊,马家唯一的女儿,锦马超的妹妹,西凉第一美人,第一女将,未来秦国太子曹丕的太子妃,大秦皇帝曹操的未来儿媳妇。

    她却被陶商这个死敌,给生擒活捉了!

    这一刻,马超心中一阵的绞痛,就感觉残存的丁点尊严,都被陶商无情的撕碎,当着他的面狠狠的踩在了脚下,让他无地自容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云禄啊,你可是我马家女儿,岂能被陶贼生擒,我马家的颜面何,你就是战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“死”字憋到了嘴边,马超终究还是没能出口,只怕在将士们面前,显的自己不顾念兄妹亲情,宁愿想妹妹战死,也不想被敌人所俘,显的自己太过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,怎么办啊,听说那陶贼残暴无比,小妹落在他手里,只怕是……”马岱声音颤抖,焦急到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马超是满脸的羞愤,咬牙欲碎,恨了半晌,方才沉声喝道:“传令全军,速速退往金城。”

    马岱吃了一惊,急道:“大哥,小妹还在陶贼手里,咱们就不管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管!”马超蓦的瞪向马岱,没好气道:“她自己不争气,丢我们马家的脸,被陶贼所俘,我怎么去管他,难道叫我们带着这些弟兄们杀回去,去送死吗?”

    马岱被呛到哑口无言,只得苦着张脸,默默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马超也赖的再理他,拨马转身,头也不回的向着金城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左右庞德的残兵败将们,也各自摇头,默默的跟随着马超逃往金城。

    犹豫半晌,马岱也只能摇头一声苦叹,纵马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几千败军一路狂奔,逃回了金城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金城南门城头,已然是乱成了一片,人人都被失败的恐慌所笼罩。

    曹操立于城头,望着城门下逃往的残兵们,正是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败兵逃归,意味着他奇袭魏营的计策,就此化为了泡影,也意味着他最后的一搏,也灰飞湮灭。

    曹操心中是悲愤万分,拳头紧握,一次次的击打着城墙,眼中奔涌着惊怒与困惑。

    而左右等包括法正在内的秦国文武们,个个也是神色黯然,眼神中流露着丝丝恐怖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已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,预感到他们的大秦国,真的是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马超带着庞德等败将们入城,登上南门城头,跪伏在曹操面前,将兵败的整个过程如实道来,向曹操请罪。

    当曹操得知,陶商竟是预料到了他会趁着湟水结冰,趁机奇袭南岸偏营之时,整个人都愕然僵固在了原地,久久不曾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法正更是脸色惨白,一脸的失魂落魄,口中喃喃道:“陶贼竟然又猜到了我的计策,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什么,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南门城头,都被恐惧茫然的气息所吞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同样惊怔的曹丕,最先回过神来,急问道:“云禄呢,云禄怎么没回来?”

    一提到马云禄,马超脸色顿时一变,涌现出几分尴尬羞愧,犹豫了片刻,方才叹道:“云禄她身陷重围,没能突围而出,被陶贼给生……生擒了。”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道闷雷,狠狠的劈在了曹丕的头顶,把这位秦国二皇子劈到外焦里嫩,摇摇晃晃的退后一步,一张嘴张成了夸张的圆形,久久都无法合上。

    “云禄竟然被陶贼给……”曹丕嘴里是念念叨叨,无尽的羞愤,无尽的痛苦表情,转眼间爬满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他心中是恼马云禄先前对他的恶劣态度,但却对这位西凉第一美人,更加欲罢不能,满脑子都想的是成婚之后,如何的让她臣服。

    曹丕却万没有想到,马云禄的竟然落在了陶商手中,把他的美梦无情的击碎。

    这一刻,曹丕的脑海中,无法克制的就浮现出了,马云禄一衣不着,如何臣服在陶商胯下的香艳画面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然敢抢我的女人,我曹丕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曹丕空有一腔熊熊怒火,却不敢喊出来,只能在心中大骂而已。

    曹丕羞愤难当,曹操听闻自己的儿媳妇,竟然落在了陶商手中,更是羞愤到几乎要吐血。

    曹家父子愤怒难当,左右法正等众臣,也不敢吱声,纵然是荀彧这等资格老臣,也不敢说话,生恐惹恼了他们。

    偏偏是田丰却不识相,站出来拱手正色道:“陛下,事情已经发生了,空自悲愤也于事无补,眼下我军大败,这金城只怕是更加守不住了,臣以为不如让城别走,趁着魏军没有攻城之前,速速退往凉州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正在气头上,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田丰这么一进言弃城,顿时惹到曹操勃然大怒,怒喝道:“朕早说过,要在金城与陶贼决一死战,谁敢再言退,朕杀赦!”

    长剑愤然出鞘,怒火攻心的曹操,冲着田丰挥了几挥,仿佛就要斩杀他一般。

    田丰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的退后半步,再也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渐明,南面方向尘雾渐起,数以万计的魏军铺天盖地而来,分明是要趁着昨夜大胜之势,前来攻城。

    左右秦军文武将士们,个个骇然变色,尚未战便吓破了一半胆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来的正好!”曹操却怒火熊熊,手中倚天剑一挥,咬牙厉喝道:“传朕旨意,所有士卒统统登城,朕要跟陶贼决一死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