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九十七章 看谁更狂暴!

第七百九十七章 看谁更狂暴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马云禄怒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看到陶商喝退众将,打算以一己之力,跟他斗将一战之时,还为陶商这过人的胆气而暗暗赞叹。

    但当她狂冲而近,看到陶商横刀而立,那般自恃傲然的架势,俨然根本不把她放在眼中,拿下她好似举手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陶商目中无人的架势,彻底的激怒了马云禄,令她胸中怒火狂燃。

    “敢小看我马云禄,你会后悔的,去死吧——”尖声怒啸声中,马云禄狂轰而至,手中银枪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枪锋未至,凛烈如寒风般的狂劲,便如巨墙一般,狂压而至,吹动着陶商身后披风猎猎乱舞。

    陶商依旧是不动如山,如铁塔般屹立,紧握战刀的手,却已骤然握紧,臂上青筋也突涌而起。

    “小母狮,你自己送上门来,朕岂能不收!”豪烈的冷笑声中,陶商虎臂疾舞,手中战刀翻转,瞬间轰斩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斩,如骤起的暴风,掀动漫空狂尘,咆哮轰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刀与枪,在电闪雷鸣的一瞬间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飞溅的火星,从马云禄脸庞闪过,灼热的温度,竟是将她脸庞灼出了一丝细微的伤痕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就感觉到汹涌无比的巨力,如决堤的洪流般,顺着兵器就汹涌的灌入了她的身体之中,冲击着她的五腑六腑,搅动着她浑身的气血翻滚如涛。

    刹那间,马云禄呼吸陡然加快,那两座铁甲包裹下的傲峰,急剧的起伏,竟似要破甲膨胀而出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武道,竟然又精进了,这怎么可能!?”

    交手瞬间,马云禄却是愕然惊变,俏丽冷艳的脸蛋上,惊色如潮水般涌过。

    先前她也与陶商有过交锋,知陶商武道跟自己不分上下,却万没有料到,只过了区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陶商的武道竟比先前更胜一筹,已是盖过了自己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武道达到了绝顶境界,越是往后越难提升,似严颜之流武道虽已于绝顶,但练到须发皆白之时,却依旧停留在了90出头,无法再前进哪怕1点。

    纵然是她的哥哥马超,这等天赋绝伦之人,也是花了七八年时间,才从90出头,练至了99 点的强悍境界。

    而她马云禄虽然继承了马氏一族的武道天赋,却已有数年停留在95的境界,没有再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眼前交手的陶商,却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,武道竟然精进如厮,此等天赋,简直是不可思议,超越了马超的存在。

    马云禄焉能不吃惊!

    “战场上玩分神,怎么,你难道是想故意输给朕不成,故意想落在朕的手中吗?”陶商讽刺的声中,回身又是一刀扇扫而出,雄浑刚猛的王者之气,浩浩荡荡斩出。

    马云禄为陶商言语戏弄,脸蛋顿又绯红,羞辱感压倒了吃惊感,蓦的一声怒啸,银枪反手击出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轰鸣,两人也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飞沙走石,猎猎寒风之中,两个年轻的身影乱舞纠缠在一起,各展所长,激战不下。

    陶商自迎娶了祝融之后,武力值是提升了1点,高出了马云禄,但这种差距,尚远没达到项羽压制马超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故二人交锋,陶商虽略占上风,却也一时片刻拿不下马云禄,这场激战,没有个两三百合,根本也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点不急,今他已解了偏营之危,大破秦国铁骑,杀到马超片甲不留,已然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有的是时间跟马云禄耗下去,若是活捉了这西凉母狮,便将是额外的战果。

    返观马云禄方面,武道不济陶商只是表象,真正让她越来越落下风的,却是己军的败溃之势。

    营外自己的兄长已顾不得她,独自败逃而去也就罢了,左右自己的千余残兵,也在魏军的围杀之下,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,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兵马越战越少,百余招过后,马云禄抽神瞟过一眼,竟是惊愕的发现,四周已没有自己一个士卒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已成了孤军愤战,就算她最后不败在陶商刀下,也难逃出魏军里三层外三层,数万士卒的围困。

    看到这等形势,马云禄心中不由涌起了深深的悲怒之意,战意愈加消沉,反应在招式上,则是出招的速度和力量,却在快速削弱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给她任何喘息机会,刚猛的刀式,如长河般绵绵不绝的使出,一刀重过一刀,一刀快过一刀,三十招之内,便将马云禄全面压制。

    照这情势再战下去,恐怕用不了五十余招,马云禄就要落败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马云禄是马家女儿,绝不能输,就算是死,我也要站着死——”突然间,马云禄一声悲啸,那双明艳的星眸中,陡然间被血丝填满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肌肉爆涨之声大作,马云禄浑身青筋突涌,就连那胸前傲峰,似乎也在转
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最新章节
眼间膨胀起来,几乎要撑破胸甲。

    这是她被逼上绝路,不惜毁损自己的身体,激发潜能,进入到“狂暴”状态,打算跟陶商决死一战。

    陡然间,马云禄枪影加快,疾风骤雨般的枪锋,漫空铺压向陶商,每一枪上的力道,都几有开山劈石之势。

    不出十招,陶商就被马云禄扳回了劣势,全面压制,陷入了被动局面。

    “这头小母狮,她竟然催动了狂暴状态,她是疯了吗……”陶商眉头暗皱,出招应接之间,已感到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催动狂暴状态的马云禄,武力值达到了99点之多,隐隐已有冲击满百武力值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所激发出来的战斗力,已超越了其兄马超的实力,隐隐有逼近项羽之势。

    又是十招走过,陶商刀势已破绽频出,险些被马云禄所伤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他已经没有选择,要么就此败退下去,把马云禄交给尉迟恭来收拾,要么就同样催动狂暴状态,以暴制暴。

    前者固然能拿下马云禄,但在万军将士眼中,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皇,却输给了一个女人,显然对他的威望是一种打击。

    至于后者,催动狂暴状态势必要自损身体,不过考虑到自己有扁鹊这神医,稍稍损伤些身体,又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“小母狮,这是你逼我的,你以为,只有你能发疯,老子就不能发疯么!”

    心念已决,陶商鹰目陡睁,喉头蓦的滚出一声惊雷般的咆哮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骨节肌肉膨胀之声陡然间大作,陶商那握刀的双臂,肌肉蓦然膨胀,转眼间便如碗口般粗大。

    “小母狮,咱们就比比谁更狂暴吧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霸绝狂烈的狂笑声中,陶商那两条碗口般剧粗的双臂,舞动着染血的战刀,挟着雷霆之力,迎向了马云禄袭来一枪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刺破耳膜的震天惊鸣声中,马云禄那不可一世的一枪,瞬间被弹了回去,丰腴的身段也是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同为狂暴状态,陶商的武力值,依旧要压制过马云禄一头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竟然也……”秀眉紧皱的马云禄,脸上再现惊色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给她惊怒的机挥,狂暴状态之下,接近100的武力值所挟裹的毁天灭地的力量,一刀接一刀的狂轰而下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接连十招走过,方圆八丈范围已被毁到面目全面,地面上沟壕丛生,一圈圈膨胀开来的冲击波,把左右掠阵的魏军将士们,逼的是步步后退,个个都大口抽着凉气,深深的为他们天子的武道而震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才短短个把月,陛下的武道竟然又精进,这等天赋,真是让我自愧不如啊……”尉迟恭也是看愣了眼,口中是喃喃的惊叹着。

    狂尘飞雾之中,马云禄与陶商的这场激战,已接近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马云禄虽猛,但到底终究只是女儿家,在体质上跟男人相比,还是存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五十招走过,马云禄已是累到香汗淋漓,手臂中肌肉撕裂,剧痛无比,已没有办法再支撑她维持狂暴状态。

    粗重的娇喘声中,马云禄只能结束了狂暴状态,身体受损的情况下,武力值更是大幅度下降,几乎就要跌落90关口。

    反而是陶商这边,拥有着男儿强健的体魄,狂暴状态能够维持的更久,刀上超强的力道,依旧未减,反而是越战越强。

    十招之内,马云禄已被压迫到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又是一刀从马云禄面前横扫而过,臂上吃痛的她,连回枪相挡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是勉强的将头向前一伏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刀锋贴着马云禄后脑扫过,虽未斩中,却将她的头盔给击落于地,更将她发髻都斩断。

    当马云禄勉强直起身时,已是披头散发,狼狈之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陶商又是一刀横斩而于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狂轰而来。

    马云禄不及多想,只能凭着本能,用尽全身之力,举枪相挡。

    刀枪,再度相撞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一道鲜血飞溅而出,本柄银枪从狂尘中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尘雾中,两个身影骤然定住,再也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所有掠阵的将士们,都瞪大了眼睛,屏住了呼吸,看着眼前尘雾缓缓落定,露出了天子和那女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后,先是瞬间的沉寂,接着魏军将士们就爆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,喝彩之声。

    遍地沟壕上,两骑立马而定。

    马云禄脸色惨白,薄唇边浸着丝丝鲜血,披头散发,就那么无力的支撑在马背上,手中的银枪已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则傲然昂立,手中那柄战刀悬于半空,就搭在了马云禄的玉劲边上,只消轻轻用力,就能取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马云禄,你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