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九十六章 朕要降服这头小母狮

第七百九十六章 朕要降服这头小母狮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魏之皇及时赶来相救,这一幕,瞬间将伍子胥的热血点爆。

    兴奋之下,伍子胥挥刀大叫:“大魏的将士们,天子来救咱们,反攻的时候到了,杀光来犯之敌,随我反杀上去——”

    伍子胥雷鸣般的咆哮声中,反攻的号角声,亢奋的被吹响。

    正在苦苦支撑中的魏军将士们,大魏之皇的神兵天降,深深的鼓舞了他们的士卒,无不是热血沸腾,斗志重燃而起,奋不顾身的身着秦军反杀而上。

    转眼间,已经冲入营中的秦军,便被反辗到节节败溃,被赶出了大营。

    两万偏营将士破营而入,也加入到了围杀秦军的行列之中,转眼间,就将一万敌骑杀到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秦军劫营之计,就此失败。

    飞扬的血雾之中,马超环扫着周遭战场,看着自己的骑士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,心如刀绞,面似死灰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一股前所未有的绝望感,油然悄生。

    生平头一次,马超感觉到了绝望,他感觉到,大秦的国运,也许是真的走到了尽头了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失利已成定局,就算他逃回金城,一万骑兵也将损失几近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秦国将只余下区区三万步兵,还怎么守住金城,怎么再死扛下去?

    “陶贼啊陶贼,为什么你能一次次的识破我们的计策,为什么,为什么啊!?”马超仰望苍天,悲愤怒问。

    就在马超悲呛之时,乱军中,一道金光撕破乱军,踏着血路,向着他电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马超狗贼,项羽在此,要你狗命——”

    霸绝天下的自信狂喝声中,项羽手舞金枪,直取马超而来。

    他早听陶商说过,马超武道绝伦,堪称秦军第一大将,早有想与之交锋的意图。

    今日在乱军中,项羽搜索到了马超,如何能不战意大作,要见识一下这所谓的秦国第一大将,到底有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正自悲愤中的马超,身形蓦然一震,举目望去,瞧见项羽如金色的流光般杀向自己。

    人影未至,那凛烈无双的强大杀气,便如海潮般铺天盖地的狂压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强的杀气,这项羽气势之强,超过我见过的所有敌人,这家伙……”马超眼色已变,心中瞬间涌起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那忌惮旋即一闪而过,便被熊熊狂燃的怒火所焚尽。

    “我马超今日就算要败,也要先杀个痛快再说,我就拿你开刀——”一声震天咆哮,马超纵马舞枪,如银色闪电般迎射而出。

    一金一白,两道流光相对狂左,所过之处,狂烈无匹的劲气,将周围士卒统统都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那两杆斜拖的大枪,卷着熊熊烈火般的刃气,挤爆空气发出沉闷的爆鸣之声如,化出两堵无形的刃风巨墙,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两骑相撞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天地之间,爆发出了一阵山崩石裂的巨响,仿佛天都被捅了个窟窿出来。

    那膨胀开来的强劲刃气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震荡开来,竟将方圆八丈范围之内的士卒震倒于,飞扬起的狂尘,正是遮天蔽月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令天地也为之变色的惊天一击!

    两骑相撞,错马而过,马超只觉胸中气血鼓荡,强吸一口气,方才强压下了气血。

    而他那握枪的双手,更被震到隐隐发麻,手腕都有些泛酸。

    拨马转身的项羽,却是气态如常,不起一丝波澜,依旧是霸绝天下,唯我无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强弱已知!

    “半步武圣,这厮的武道竟然达到了半步武圣的境地,果然跟传说中一样,一个冒充古人之名的家伙,竟然能有半步武圣的实力,这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马超心中震骇茫然之时,项羽已冷哼一声,连震怖的机会都不给他,纵马舞枪,再如金以闪电般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马超不及多想,只能急提一口气,舞动银枪相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惊鸣,两骑旋即战在了一团。

    刃风阵阵,如无形的利刃一般,四面八方的激射而出,将七丈范围之内的两军士卒,统统都逼退开来,稍有接近就有可能被绞碎。

    飞舞的狂尘中,根本看不清二人的身影,只能看到一金一银两道流光,如电闪雷鸣般在狂尘中撞击,每一次都溅出耀眼如星的火花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两人便已交手五十余招。

    项羽招式越来越猛,狂力源源不断,几乎用之不用尽一般,而马超却已气息渐重,体力消弥,越发的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马超的武道虽然达到99,看似离满百的半步武圣境界,只有1点之差,却在境界上有着质的差别,能支撑到现在,马超已经是拼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七十招走过,马超额头已是汗如雨下,胸中气
天命神相笔趣阁
喘沉重,双臂象是灌了铅一般,每每舞动一下,都重如泰山。

    他已被项羽全面压制,招式上破绽也开始显现,离失败只差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,我马超是当世无名的大将,却一次次失败,我的尊严何在,何在啊……”马超心中悲愤叫苦,想要依旧苦撑下去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哪怕是一瞬间的分神,也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就在马超这么稍稍分神之时,左侧破绽顿出,项羽眼眸一聚,手中金枪破开马超的防御,直取他左胸而去。

    马超心中一惊,急是回枪相挡,怎奈招式用老,来不及提起全力之时,项羽那一枪电袭而来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两枪相撞,项羽的枪锋被稍稍震开尺许,却因马超的力道不够,金枪未能被完全震开,擦着他的左肩而过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肩头铁甲如纸糊的般被轻易撕碎,马超只觉肩头一阵剧痛,竟被刮出了一道口子,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受伤了!?”吃痛的马超,刹那间,心头涌上了无尽的震怖。

    想他锦马超,号称西凉雄狮,生平跟多少人交手,从没有过败绩,征战杀场多年,这还是他头一次为人所伤。

    顷刻间,马超所有的傲气,残存的斗志,都被项羽这一枪给击碎了。

    他再无战意,顾不得肩上吃痛,强攻一枪,拨马掉头就逃。

    项羽哪容他逃走,抖擞精神,纵枪穷追直上。

    马超败走,残存的秦军铁骑之士,更是军心土崩瓦争,纷纷败溃而逃,被魏军肆意追逐辗杀。

    当马超败走之时,庞德、马岱诸将,也皆为罗成等魏国大将所败,各自撤逃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小湟河封冰,河面较宽,秦军借着夜色掩护,逃上冰面夺路狂逃,魏军兵马虽众,却也没能全部封住败逃的敌卒。

    有一人却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云禄。

    先前占据上风之时,马云禄冲的太猛,身先士卒的冲入了魏营之中,向着魏军腹地杀去。

    当陶商的援军杀至,秦军败溃之时,马云禄由于冲的太靠前,未等从营墙撤出时,就被蜂拥而上的魏军给堵在了大营中。

    前有两万魏军反扑而来,后有四万魏军封堵而至,马云禄和他的三千多骑兵,被围死在了大营,左冲右突都无法破围而出。

    举目四扫,马云禄惊见自己大哥的将旗,已经消失在了营外,外面的己军不是死就是逃,已被黑压压如潮水般的魏军淹没。

    “我马云禄,岂能被困死在这里,绝不能……”心慌的马云禄,一咬贝齿,手中银枪舞动如风,拼尽全力破围而去。

    枪影走过,凭借着95的武力值,马云禄连斩数十名魏卒,率领着千余残军,眼看着就要撕开一道口出,突出魏军的围困之时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前方一队铁骑汹涌冲来,将秦军一阵辗杀,又反逼回了营中。

    那“魏”字皇旗之下,身披金甲的皇者威如天神般,横着滴血的战刀,傲然而立,封住了马云禄的去路。

    是陶商。

    大魏之皇陶商杀到!

    看到陶商的一瞬间,马云禄心头震动,花容变色,心中暗惊:“这小子竟然亲自率军来援,他来的这么快,难道竟是识破了我们的计谋不成?”

    就在马云禄震撼迷惑之时,陶商也在火光照耀中,认出了那一袭英姿飒爽的俏艳,认出了那张冷艳无双的脸蛋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刀指向马云禄,冷笑道:“马云禄,看来你与朕还真是有缘,咱们又见面了,怎么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朕吗?”

    陶商言语之中,分明有戏谑之意,把个马云禄听的是脸蛋一红,花容顿怒,枪指陶商,娇声斥道:“陶商,你休要自作多情,我马云禄今日是前来要你的命的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马云禄修长的双腿一夹马腹,便如一朵带刺的玫瑰,卷着烈火般的披风,向着陶商如风袭至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小野马太嚣张了,让臣去教训教训她吧。”极度不爽的尉迟恭,手舞着大铁鞭,作势就要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陶商却战刀一横,拦住了他,傲然喝道:“尔等都给朕退下,朕要亲自收拾了这个狂妄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虽不爽,却不敢不从皇命,只得拨马退下,左右的魏军将士们,也纷纷知趣的退在一边掠阵。

    陶商横刀傲立,英武的脸上流转着皇者的自信,浑身霸道狂烈的战意,熊熊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要亲自出手,不仅是要向麾下将士们展示他强悍的武道,更要亲手降服了眼前这西凉小母狮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前方马云禄已如飞火流光一般,射至了陶商跟前,手中那一柄银枪,挟着狂风暴雨之势,朝着陶商迎面就轰击而至。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,却扬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