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九十二章 穷追猛打

第七百九十二章 穷追猛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安定郡,临晋城。

    时已近夜,近三万秦国步骑,驻扎于城外。

    过此城再往南,沿泾水南下不出两日,就能够杀入关中平原,不出五日,便能杀至长安城下。

    皇帐中,曹操看着手中最新情报,眉宇间流转着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那是来自于街亭的最新情报,声称大将军夏侯惇已成功的将魏军钉在了街亭,寸步难移。

    这让曹操看到了希望,凭借着夏侯惇,他可以吸引陶商的全部主力,他自己就可率军由安定郡南下,一举抄了陶商的后路。

    这就是曹操的变被动为主动之策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陶贼是一心想从街亭攻入陇西,全然没有察觉到中了我们的诱敌之计,明天的这个时候,陛下的铁蹄就可以重新踏上关中土地,给陶贼一个大大的惊喜了。”帐前,法正笑着为曹操勾勒着蓝图。

    曹操呵呵一笑,焦黄的脸上扬起了久违的自信,举杯便要痛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帘掀起,刘晔匆匆而入,神情慌张而凝重,颤声叫道:“陛下,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心头微微一震,精神顿时紧张了起来,送到嘴边的嘴杯停了下来,悬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陛下,街亭,街亭失……失守了!”刘晔几乎是用悲呛的哭腔,从牙缝中挤出了噩报。

    咣铛!

    曹操手中酒杯脱手而落,已空的手凝固在了半空,一张焦黄的脸上,刹那间被无尽的惊怖所占据,那表情,就仿佛是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帐前,法正的笑脸嘎然而碎,瞬间也是惊变错愕。

    马超、颜良等文臣武将们,统统也都凝固成冰,整个大帐气氛,瞬间跌落至了冰点。

    街亭失守!

    这四个字,在曹操君臣听来,简直是夷思所思,恍惚间让他们都产生了幻觉,以为自己喝高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大将军夏侯惇啊,率领的可是一万两千余名精锐,战斗力非同寻常,退一万步说,就算最终仍会被攻破,又怎么可能被破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十天,这才过去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啊!

    “街亭怎么可能这么快失守,元让叔父不可能这般无能,不可能”惊醒的曹丕也歇厮底里的质问。

    现在的曹丕,太子之位已经在囊中,对他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守住街亭,守住秦国这半壁河山,否则,别说是太子之位,就算是现在就让他当了皇上,也没什么鸟用。

    街亭失陷,意味着魏国兵锋顺利进入陇西,他秦国灭亡已进入了倒计时,他如何能不惊恐紧张。

    刘晔摇头苦叹,也只能默默的将详细情报念出,将夏侯惇如何选择在孤崖上扎营,将白起如何围山,如何击破别营,断了夏侯惇的水源,如何趁着夏侯惇困渴之时攻山,尽灭一万多秦军,彻底夺下街亭的经过,详细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皇帐之中,众人默默的听完了刘晔的汇报,整个大帐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曹丕是一股屁跌坐回去,神情愕然呆滞,怔怔的出神。

    “元让啊元让,你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,你为何不在街亭城坚守,为什么要上山去扎营啊,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,太让朕失望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咬牙切齿,拳头狠狠的击打着案几,焦黄扭曲的脸上,流转着恨其不争的悲怒之色。

    法正则悄悄的吐了口气,如释重负一般,摇头唏嘘不已,口中喃喃叹息,埋怨于自己的精妙计策,就这样因为夏侯惇的失误而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元让呢?元让他可突围成功?”痛苦中的曹操,这才想起了夏侯惇尚生死未知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他……他……”刘晔欲言又止,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曹操脸色已沉,心中已有所预感,咬牙沉声道:“夏侯元让到底怎样了,说吧,朕承受的住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刘晔深知隐瞒下去,已没有任何意义,终究还是得面对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在曹操的逼迫之下,刘晔只好深吸了一口气,用万般沉痛的语气,默默道:“夏侯大将军被敌军攻山,力战不敌之下,只能率军强行突围,却在山脚下遭遇了魏将白起,为其所……所……所……斩!”

    结巴了半晌,刘晔才艰难的从牙缝中吐出了一个“斩”字。

    轰隆隆,又是一道惊雷,当头轰落而下。

    曹操身形晃了一晃,险些身子就要歪倒下去,眼眸中迸射出无尽的惊痛之色,脸都在抽搐,那表情,就象是自己的肉被剜了一刀子,痛入骨髓。

    夏侯惇被杀了!

    那个人,可是跟曹仁并列,他曹操视之为大哥的人物,自曹仁被杀之后,他曹操最信任之人。

    却就这样,被陶商手下,一个冒充古人之徒给杀了?

    刹那间,无尽的惊愤如熊熊喷发的火山一般,冲填着曹操的胸膛,让他有种将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那一口老血,都憋到了嗓子眼处,曹操最终却还是给强行咽了下去。


大图腾神无弹窗
   “元让啊,元让,朕要为你报仇,朕要杀了陶商,杀了白起,朕要为你报仇”曹操的拳头,一次次的狠狠击打着案几,咆哮怒吼着,牙齿都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左右法正等文武部下们,却皆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曹操跟夏侯惇的关系,生怕曹操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一怒之下怒血攻心,就此崩溃。

    如果曹操有个三长两短,那大秦国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至于曹丕,在他们眼中虽然有些能力,却尚且稚嫩,根本担不起重任。

    眼见曹操咆哮怒骂,将怒气都宣泄了出来,众臣们这才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曹操骂了半晌,咆哮半晌,满腔的怒火终于是发泄一空,方才闭上了嘴,喘着粗气,瘫坐在了龙座上。

    这时,法正方才干咳一声,拱手小心翼翼道:“陛下,还请以国家为重,保准龙体吧,既然事已至此,还是想想下一步怎么办才是。”

    曹操这从愤怒中清醒过来,身形微微一震,一挥手,有气无力道:“那你说,现在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法正沉吟片刻,沉声道:“街亭已失,我们由安定袭取陶贼侧后的计策,便失去了用武之地。而陶贼大军进入陇西,必定会一路向西,扫荡诸郡,以臣之见,陛下当速率大军弃了安定,由小路赶往重镇金城,同时诏令祁山的夏侯将军所部,也即刻退往金城与我们会合,只有集中现有的所有兵力,我们才有希望跟陶贼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法正此言一出,左右众臣纷纷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曹操沉吟了许久,也只能微微一挥手,有气无力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这么办了,尔等各自去做准备吧,朕累了,朕想一个人安静下,你们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曹操以手托额,闭目沉思,再没有力气去说哪怕一个字。

    左右众臣也不敢再多言,纷纷趋步而退。

    曹丕也退出了帐外,一路上是摇头叹气,嘴里嘀嘀咕咕,既是埋怨夏侯惇无用,又是在骂陶商。

    走出几步后,曹丕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,回头瞟了一眼,发现贾诩正有意无意间跟随在后。

    曹丕神色微微一动,就知道贾诩一定有话要说,遂也放慢了脚步,等着贾诩跟上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贾诩从旁经过,二人很有默契的调整了步伐,假意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那陶贼这么难对付,才十天时间就破了街亭,眼下形势对我大秦真的是很不妙啊。”曹丕压低声音,向着贾诩抱怨道。

    贾诩也微微点头,感叹道:“我原以为夏侯元让能抵挡陶贼一阵,没想到陶贼麾下这个白起如此了得,让我大感意外,大感意外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贾诩的话,曹丕心中又是一沉,忙问道:“先生,父皇这次要退守金城,你觉的我们能守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守不住也得守,那是大秦最后的希望,陛下已没有选择,只能放手一搏了。”贾诩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,我该怎么办,若是父皇败了,我该怎么办?”曹丕语气中已难掩焦虑。

    “金城一战,凶多吉少,二皇子恐怕也要早做打算,准备另谋出路了……”贾诩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感慨,加快脚步向前,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另谋出路,另谋出路么……”曹丕反反复复的默念着这四个字,若有所思许久,忽然间似乎有所明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天色未明之时,曹操便尽率三万主力大军离开临泾,走西北小道直奔金城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驻扎在祁山的一万多秦军,未久就收到了曹操的撤兵命令,只得弃却了坚守许久的祁山大营,向阴面的金城退却。

    诸路秦军军心动荡,纷纷不战而退,天水南安等陇西诸郡县,也皆望风而逃,向着金城逃去。

    街亭已失,陇西平原无险可守,曹操的作战意图,自然是弃却平原地带,退往金城,依靠湟水为险,阻魏军于其水南岸。

    秦军在一路疯狂撤退,魏军则在疯狂的追击。

    攻取街亭之后,陶商令大军休整一日,次日便尽起全军,十几万大军杀入了陇西腹地,连破略阳、冀城、襄武、狄道等重镇,大魏的铁蹄不出七日,袭卷了大半个陇西郡,兵锋直逼西北面的金城郡治所金城而去。

    金城一郡,北接凉州,南连陇西,乃是进攻凉州的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的不仅限于攻下陇西,还要扫平凉州,一举覆灭了秦国,自然是曹操退到哪里,他就追到哪里。

    今曹操退至金城,显然有背靠凉州,背水一战的企图,陶商的大军自然也是兵锋直指金城。

    十日后,陶商大军兵临湟水,隔河北望,河对岸就是巍巍金城。

    那座城池,也同样是曹操在陇西最后一座据点,此城一陷,曹操就只有卷起铺盖卷,灰溜溜的逃往凉州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立马于南岸,思索着渡河破城之计时,张仪忽然间策马飞奔而来,口中叫道:“陛下,冀州急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