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九十一章 武圣之力

第七百九十一章 武圣之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声低啸,白起猿臂青筋爆涨,抡转而出,手中那柄战刀,呼啸着飞斩而出。

    这轻描淡写般的一斩,竟是挟起了狂风暴雨般的飞尘,浩浩荡荡的刃气,挤爆真空,发出了轰轰的爆鸣之声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,近五丈之内的魏军将士,竟被那狂劲无比的刃气,扫刮到抬不起头来,有种身在暴风漩涡中般的错觉。

    就连数丈外的李广,虽未被刃风波及,却也感觉到了白起身上膨胀出来的强悍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戾之气。

    “武圣之力,这家伙竟然冲上了武圣境界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李广骇然变色,思绪飞转,蓦然间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,就在这场总攻发动之前,三百名投降的秦军士卒,因为害怕被秋后算账,所以想趁机出逃,却被拦截。

    白起毫不犹豫的下令,将这三百敌卒统统斩首,杀一儆百,以震慑降卒之心。

    令李广感到吃惊的是,白起竟然亲自操刀,一口气连斩了三百降卒,如此嗜血好杀,就连李广都感到不寒而粟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听天子说过,这个白起天赋异禀,越是杀人武道越强,先前他杀了三百余人,莫非就是为了这时发挥出武圣之力不成?”李广蓦然间省悟过来。

    李广视野中,从天而降的夏侯惇,已是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那刮面如刀的刃风劲气,如海潮般扑打在他的身上,竟是阻滞了他的下降速度,那狂戾到了极点的血腥杀气,更是身在半空的夏侯惇,感觉到了几近于窒息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“武圣之力,这个小子,怎么可能有武圣之力,不可能,绝不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惇震撼时,却为时已晚,他已骑虎难下,无处可避,只能咬紧牙关,继续俯冲上去,硬碰硬这一击。

    瞬间,天与地,刀与枪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金属刺耳之极的爆鸣声,就仿佛天被捅了个窟窿一般,一团巨大的刃风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膨胀而出,竟是掀起了近七丈的狂尘,将附近的魏军将士,不是掀翻在地,就是被飞沙走石压制到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然后,下一个瞬间,一道人影便喷溅着鲜血,从狂雾中倒飞了出去,重重跌落在七步之外。

    是夏侯惇!

    飞马而来,拥有着战马附加的冲刺刺度,再加上从天而降的俯冲之力,武力达到绝顶的夏侯惇,竟然直接被白起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得是多刚猛的力道!

    左右李广等魏军将士,无不倒抽了一口凉气,皆想这惊天一击若是轰在自己身上,恐怕当场已被摧为粉碎。

    狂尘落定,白起横刀立马,巍然如泰山般屹立一动,气态自若,竟是不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就仿佛,夏侯惇刚才那全力一击,竟如同是蚍蜉撼树般脆弱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而七步之外,跌落于地的夏侯惇,却已口中狂喷鲜血,脸色惨白如纸,明显已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他的大枪被震飞到不知哪里,只能拔出腰间佩剑,勉强的支撑着地面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整个人如同喝醉了酒一般,连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望着巍然不动的白起,夏侯惇是震撼之极,愤慨之极,心中惊愕的暗忖:“这小子,竟然真有武圣之力,陶贼的麾下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物,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起却已战刀一指,冷冷喝道:“夏侯惇,你秦国大势已去,我家天子才是真命之主,归降大魏,我白起饶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夏侯惇吐了一口血唾沫,惨白的脸上涌起狂烈的鄙夷之色,破口大骂道:“陶商那狗贼算什么天命之主,他无非就是个下贱的纨绔,仗着运气祸乱天下,小人得意而已,我夏侯惇岂会降他这种狗贼,作梦吧。”

    白起鹰目陡然爆睁,无尽的杀机迸射而出,周身杀气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他怒了,深深的被夏侯惇的羞辱之言所激怒。

    “不降便罢,还敢羞我天子,夏侯惇,给我去死吧——”震天的虎啸声中,白起纵马电射而出,直奔夏侯惇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夏侯惇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,几乎是用吃奶的劲,才将手中长剑举了起来,还想妄图做最后的抵抗。

    就在他剑未举起时,白起已如狂风一般,从他的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刀扫过,夏侯惇一声惨叫,左臂便被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痛苦的夏侯惇,还来不及发出第二声嚎叫声,白起从折返杀来,又是一刀电扫而出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飞上半空,夏侯惇的右臂也应声而落。

    双臂已失夏侯惇,嚎叫摇晃,立在原地跌跌撞撞,眼看着就
剑圣沧澜的堕落吧
要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起却抢在他跌倒之前,手中战刀接连电扫而出,一连斩出了十余刀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电闪雷鸣的刀影扫过,夏侯惇诺大的残躯,被斩到四分五裂,一块块血肉模糊的肢块,四面八方的被斩碎,被溅飞出去。

    当白起刀势一收,横刀立马之时,夏侯惇已被他斩成了一地的尸体,只留下一颗浑圆的脑袋,勉强能认出是谁。

    秦国大将军夏侯惇,就此陨命。

    眼见夏侯惇被杀,残存的几百秦卒们,肝胆俱裂,抵抗的意志彻底瓦解,纷纷弃械而降。

    杀红了眼的白起,哪肯放过一名敌卒,纵马挥刀狂杀而上,趁着杀神状态下的武圣之力尚未消失之前,将几百残敌是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白起又一路杀上了孤崖之上,手走刀落,手起刀落,如切菜砍瓜般,将营寨中残存的敌卒,统统都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残阳西斜之时,整个街亭一带,杀声方才沉寂了下去,只余下了丝丝缕缕未尽的黑烟。

    孤崖之上,那一面染血的“魏”字战旗,已高高被树起,迎风飞扬,与山下街亭城的“魏”字战旗,交相辉应。

    白起立于山崖之上,俯视着血染的战场,脸上燃烧着意气风发的微笑,欣赏着自己的这场旷世杰作。

    回味许久,白起大手一挥,欣然笑道:“速去飞马报知陛下,街亭我已给他拿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陇山大道上,“魏”字皇旗飞舞如风,引领着八万魏军将士向着西面疾行,向着街亭所在逼近。

    前方道路渐渐平坦,两翼的山势越来越低,光看这地形的变化,陶商不用问向导,也知道他就要走出陇山,街亭城就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勒马于道边,陶商远望前方,喃喃道:“也不知道刘伯温的猜测对不对,如果正确的话,这个时候,白起他们应该已经攻下街亭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思忖之时,前方张仪飞奔而至,惊喜的叫道:“陛下,街亭捷报,街亭捷报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立时收敛,眼中掠过一丝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纵马而至的张仪,连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,就惊喜的拱手道:“禀陛下,街亭捷报,昨日白起他们已攻下孤崖,阵斩夏侯惇,全歼九千秦军,彻底的控制了街亭隘口,我们通往陇西的道路打开了!”

    陶商精神大振,不由哈哈大笑,赞道:“白起干的漂亮啊,果然不愧是朕的杀神,没让朕失望,干的漂亮!”

    陶商兴奋,左右文臣武将,三军将士们,亦是振奋无比,一时间是军心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他当即下令,全军加速前进,直奔街亭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慰劳白起等有功将士,心中更有深深的好奇,想要去映证一下,刘基的判断到底对是不对。

    八万大军一路狂夺,黄昏之前,抵达了街亭,在那里,白起李广等众将,已经是恭迎多时。

    陶商立营已毕,召集白起李广二将前来,当着众臣的面,把二将是盛赞了一顿,并当场宣布给白起和李广加官进爵,白起更是因功,被陶商封为了安西将军,一跃迈入了四方将军的行列。

    得到了天子的重赏,白起自然是感恩万分,却也不敢据功自傲,忙拱手道:“陛下赏赐的太重了,臣实在是受之有愧,若非是陛下派人提醒臣小心夏侯惇还藏着暗水源,臣岂能这么快拿下街亭。”

    李广也拱手叹服道:“陛下远在战场之外,却料事如神,竟能料到夏侯惇暗藏水源,真乃神人也,臣等佩服到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听到两位大臣的赞服之词,陶商中疑团尽解,欣赏的目光不由转向了刘基,感慨笑道:“朕可没那么神,是咱们伯温推测出夏侯惇暗藏水源,要说料事如神的人,应该是他才对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白起等众将,皆是惊奇佩服的望向了刘基,无不是对其刮目相看,皆是惊奇于这个结巴的谋士,不但善于观天象,竟然还有这等料事如神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伯温先生竟有这等经天纬地之才,丝毫不逊于子房先生,陛下有此王佐之才辅佐,不扫平天下,简直是天理不容啊。”白起又向陶商深深拜下。

    陶商是哈哈大笑,欣然感慨道:“朕有尔等人中豪杰相助,天下谁人能知,这不世的功业,乃是我们君臣共创。”

    陶商不贪功,不自大,将功劳尽归于众臣,这份大度,更令白起刘基等心悦臣服,效忠之心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在这豪的烈的胜利喜悦气氛下,陶商大手一挥,欣然喝道:“今晚朕与尔等痛饮千杯,庆贺这场大胜,明日全军尽出,把陇西诸郡辗为平地,彻底覆灭伪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