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九章 给自己挖个坑

第七百八十九章 给自己挖个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时已夜深,孤崖之顶,秦营。

    大帐中,亲兵们已经烧好了一大盆水,夏侯惇最后一次巡视归来,便跳进了盆中,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这是他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夏侯惇虽然是武人,但对生活品质却极是注重,即使是在行军打仗的时候,每每有空闲之时,就会洗个澡,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在夏侯惇看来,洗澡可以缓解一天的疲惫,恢复精神,有利于第二天以最佳的状态继续指挥将士们。

    “白起,李广,你们自以为断了本将的水源,却作梦也想不到,本将还能侈奢的洗澡吧,哼……”躺在水里的夏侯惇冷笑着,享受的表情间,又浮现出几分讽刺的冷笑声。

    就在夏侯惇正享受之时,外面亲兵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大将军,出事了,山背别营那边好象听到了喊杀声,咱们把桶伸下去,下面的弟兄也停止了给桶里添水。”

    别营出现杀声?

    停止往桶里添水?

    夏侯惇身形蓦然一震,独目睁开,眼中迸射出一丝忌惮的惊色,心头陡然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!”夏侯惇不及多想,腾的就从水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澡洗了一半的夏侯惇,匆匆擦干身子,重新披挂衣甲出帐,直奔山崖边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俨等一众副将们,皆已聚集在了山崖边上,正望着黑漆漆的崖顶出神,一个个窃窃私议,神色都都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山崖边上,则是摆了数十只木桶,一个个都空空荡荡,没有一滴水。

    按照夏侯惇跟王平的约定,每晚入夜之时,他就会从山崖顶上用绳索伸下去木桶,王平则派兵将那些木桶添好水,借着夜色掩护,神不知鬼不觉的提上崖顶来。

    今日白天的存水已用尽,将士们都等着着新水,却不料,到了约定的时间,下面非但没给他们供水,反而响起了喊杀声。

    这意外的变化,顿时令秦军上下,皆是感到了不安忧虑,紧张的情绪很快就开始在士卒们当中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下边发生了什么?”夏侯惇匆匆赶来,边喝问,边将头伸向下方张望。

    他只看到下面星火点点乱动,隐隐有杀声传来,却看不清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王平停止了供水,又有杀声传上来,该不会是魏军发现了咱们的暗水源,派兵来攻别营吧?”赵俨忧心忡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夏侯惇眉头一皱,想也不想就予以否定,“这别营藏于密林之中,又在断崖之后,与我们形不成呼应,白起小贼怎么可能注意到那里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这供水中断,还有那杀声,又怎么解释?”赵俨依旧是忧虑道。

    就在他说话功夫,下面的杀声渐渐消失,一切又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夏侯惇暗了口气,便安慰众将士先不要着急,叫他们继续把桶伸下去,说不定只是一场意外,很快别营就会恢复供水。

    众秦军们只好强压下忧惧之心,继续按照夏侯惇所说去做,不断把木桶伸下去,巴巴的盼望着下面的兄弟们,能给他们添一口要命的水。

    可惜,整整一个晚上,无论他们把木桶伸下去提上去多少次,下面的别营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,没给他们添哪怕一滴水。

    对夏侯惇来说,那可以说是无比艰难的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仓促,夏侯惇移兵山上之时,并没有准备足够的储水器具,每日的储水只靠一日所用,必须要每天晚上都要从山下暗水源补充。

    而今日的用水,基本已经用完,就等着今晚补充,若今晚没有得到水补的话,明天一早将士们就没办法烧水煮饭,甚至喝的水都不够。

    夏侯惇很清楚那将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所以,整个晚上,夏侯惇比谁都焦虑,一晚上都没合眼,始终盯在崖边,幻想着某一刻,提上来的桶子里,能够不再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东方渐渐发白,天就快要亮了。

    夏侯惇的焦虑也达到了顶点,他心中已预感到了什么,他害怕面对那残酷的事实:

    当天光大亮之时,他就会清楚的看到,下方的大营已树起了魏军的旗帜!

   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夏侯惇下令,再次把木桶放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许久,眼看就要再次失望之时,一名士卒忽然惊喜的叫道:“有动静了,水桶变重了,他们给水桶添水啦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其余士卒的惊喜叫声接连而起,纷纷称水桶变重了。

    夏侯惇暗松了一口气,悄悄抹了把额头的汗珠,嘴里喃喃骂道:“原来是虚惊一场,这个王平,等天亮了,本将一定得写封书信斥问他一番,差点就乱了军心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惇嘴里骂骂咧咧之时,每一桶水被提了上来,众士卒们巴巴的望向那水桶,巴望着
变身咸鱼少女吧
能先饮一口,解解渴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清那水桶之时,所有人却皆是一声惊呼,提桶的那名士卒,更是吓的咣当一声,把水桶脱手跌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人头,桶里装的竟然是人头!”周围的士卒们,立刻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我这桶里装的也是人头!”

    “妈呀,都是人头,是别营弟兄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尖叫声,惊恐声此起彼伏的响起,一只只木桶被提了上来,统统都打翻在地,里边竟然全装的是别营同袍的人头。

    夏侯惇的那张原本已放松的脸,转眼已扭曲成不成人样,拳头暗暗紧握,牙齿也咬的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难道,别营的秘密,竟真的被魏军识破了不成?”夏侯惇从牙缝当中,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,脖子像灌了铅一般,向着山崖下望了下去。

    蓦然间,夏侯惇仿佛被雷击了般,身形剧烈一晃,整个人倒退了一步,狰狞扭曲的脸,已是变到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到,别营之中,一面面“魏”字战旗,正在飞舞。

    营中改旗易帜,意味着王平已经失了大营,意味着暗水源竟已被魏军所在,而那一面“李”字将旗,意味着攻陷他命门之敌,就是射他一箭的李广。

    “王平废物,你这个废物,误我大事,误我大事啊——”愤怒之极的夏侯惇,吼头里滚出一声震天咆哮。

    左右士卒皆是吓了一跳,纷纷退开一边,很快却又议论纷起,别营失陷,水源被断的消息,转眼遍传全军。

    那些一早起来,等着吃饭喝水的秦卒们,得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,原本就不足的士气,陡然间就跌落在了谷地,统统都陷入了慌惶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咱们水源被断了,该怎么办,该怎么办啊!?”赵俨声音沙哑的叫问道。

    夏侯惇手中大枪一挥,咆哮怒吼道:“给我放箭,给我往下扔飞石,我要杀了李广那狗杂种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慌张的士卒们只得纷纷举起弓箭,向着崖下飞射而起,举起一枚枚石块,向着下方别营砸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轰响之声四起,别营便被淹没在了尘雾之中。

    当崖上的秦军在狂轰之时,李广早已率领陷营的将士们,撤出了百步之外,躲在密林之中,以讽刺的目光,笑看敌军浪费宝贵的箭矢。

    “收到我送给你的礼物,知道暗水源被断,夏侯惇,你果然是恼羞成怒了么……”立马仰望的李广,嘴角扬起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林子当中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们,皆是哈哈大笑起来,肆意的嘲讽崖上浪费箭矢的敌卒。

    山崖上,夏侯惇跟疯了似的,叫士卒们不停的放箭,甚至自己还亲自夺下强弓,朝着下方狂射。

    片刻间,七八千支利箭,就这样被消耗。

    赵俨实在是看不下去,只得苦劝道:“大将军息怒吧,魏军应该没那么蠢,等着被我们射杀,想必早已撤出了别营,大将军,不要再这样无谓的浪费箭矢了,我们每一支箭矢都很宝贵啊。”

    在赵俨的苦劝之下,夏侯惇终于是稍稍冷静了几分,意识到自己中了魏军的激将法,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箭矢,即刻下令停止射击。

    破风之声渐息,秦军终于停止了继续愚蠢下去。

    夏侯惇把手中硬弓一扔,怒瞪向崖下,恨恨骂道:“白起,李广,你们两个冒充古人的鼠辈,你们以为断了我水源,就能奈何得了我么,有胆就来攻山啊,我夏侯惇绝不会让你们得逞!”

    夏侯惇空有一腔怒火,却也改变不了水源被断的事实,当天一整天,秦军都没有水来埋饭,只能啃一些士干粮,残存的几桶水,只能勉强的分给士卒们解渴。

    魏军虽然拿下了暗水源,却显然不急于攻山,只将秦军围起来,摆出一副打算将他们活活渴死在山上的架势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魏军按兵不动,秦军仅存的几桶水,很快也被九千多人分净,整整两天都滴水未尽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渴到嗓子冒烟的秦军士卒们,情绪越发焦躁,原本就不旺盛的斗志,正在飞速的向着崩溃边缘跌落。

    夏侯惇之前的那点傲气,也在飞速的流逝,几乎就快要被逼疯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敢于把兵马屯驻于孤崖之上,就是仗着自己有一条暗水源,可以无视魏军切断水道,凭借着孤崖的险峻,把魏军死死的钉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现在,暗水源被断后,夏侯惇才发现,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有多么错误,形同于给自己挖了个坑,自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,当真天不佑我大秦,我夏侯惇和九千将士,真要被渴死在这座孤崖上吗?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——”

    望着一个个困渴难耐,虚弱无力到极点的士卒们,夏侯惇仰望苍天,心中发出了绝望悲愤的呼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