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六章 夏侯惇也不是吃素的

第七百八十六章 夏侯惇也不是吃素的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次日天明之时,一万两千余秦军,在夏侯惇的率领之下,终于是赶到了街亭。

    夏侯惇原以为,街亭乃要害之地,其城多半也是一座坚城,但眼前所见,却令夏侯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小城,方圆不过里许,墙高不足两丈,城墙破旧,才刚刚增固了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样一座小城,想要凭借抵挡十几倍魏军的围攻,必是件相当吃力之事。

    夏侯惇眉头皱了一皱,遂是下令大军暂于城外安营,先不入城驻防。

    秦军从襄武城一路疾行赶来,皆已疲惫不堪,众将士们都松了一口气,扎营的扎营,休息的休息。

    夏侯惇自己则率数十骑,离开了街亭城,察看四围的地利形势。

    就在夏侯惇刚走未久,副将王平便飞奔着赶了过来,拱手道:“大将军,魏军随时有可能杀至,咱们该当速速入城,加筑城墙才是,怎么大将军却叫大军于城外安营?”

    “本将这么做,自有本将的深意,你听令行事就是了,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。”夏侯惇瞪了王平一眼。

    王平被呛,神色微微有些尴尬,他知道位夏侯惇大将军,在秦国中位高权重,性格向来是有些霸道独断,而自己也非曹氏亲信之将,不过是员蜀中降将而已,夏侯惇对自己没有好脸色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王平也不想再碰钉子,只好默默离去,令士卒们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夏侯惇则纵马疾奔,沿着街亭以东的陇山道口察看。

    夏侯惇精通兵法地利,很快就看出来,这街亭虽位于陇山大道的五路总口,地理位置极重要,但其城却并不坚固,其城池也并未扎于隘口之上,而是为了取水方便,筑于了一片开阔地上,四周的地势已颇为平坦,足够十万大军展开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地形,可不利于坚守啊……”夏侯惇心中暗暗担忧,继续察看地势。

    突然间,夏侯惇眼前精光一亮,勒住了战马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座孤崖,就那么突兀的耸立于道口东南侧,崖势险峻,树木繁茂,与四周之山不相连,自成一势。

    这座孤崖吸引了夏侯惇的注意力,他便拨马直抵崖坡下方,举目仰望,发现这孤崖山势是下方比较平宽,而越往上就越是窄,光从表面看,倒是一处可以屯兵的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要想屯兵,还得看崖顶上有没有足够的空间,还要看有没有取水口,夏侯惇便弃了战马,徒步向崖顶爬去。

    爬了将近有数百尺之高,夏侯惇这才喘着粗气,踏上了孤崖之顶,眼前又是一亮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一亮,夏侯惇的眼眸中,甚至还掠起了一丝狂喜。

    因为这孤崖顶上之势,远没有从下面看的那么狭窄,相反,这崖顶仿佛被大自然的无形之斧削平了一般,整个崖顶方圆百余步,竟然皆为平坦之地。

    这样开阔平坦的地形,正利于屯兵,足够扎下近万兵马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一块扎营的好地方啊……”夏侯惇微微点头,紧凝的眉头也缓缓松开,立于崖顶向着下方俯看下去。

    西北方面,街亭城就在眼皮子底下,往北面不远处,陇山道也离山不远。

    夏侯惇在孤崖之上观察了许久,沉吟了许久之后,方才下山,策马直归大营。

    随后,他即刻召集众将,下达新的命令,改变既定的战术,改将全军都屯扎于孤崖之上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将神色皆是一变,王平也脸色惊变,忍不住问道:“大将军不守街亭,却突然要在孤崖上安营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夏侯惇便掀开帐帘,指着不远的街亭城,沉声道:“这街亭城小墙薄,你们也都看到了,且其四面地形又甚为宽畅,正好利于魏军发挥兵多的优势,这样一座城池,根本不利于坚守,我们若是选择在城中驻扎,恐怕撑不得半个月就要被魏军攻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夏侯惇目露精光,又指着孤崖方向,兴奋道:“但本将适才亲自看了那孤崖地形,正好坐控于道口旁边,山势险峻,易守难攻,且崖顶偏又极为平坦,利于屯兵,有这么好的险要之地,本将当然要去守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惇洋洋洒洒一番话,道出了自己的判断,且他轻捋胡须,神彩飞扬,看那表情气势,更是颇为自己的决定而自得。

    众将多被他这一番话说服,纷纷点头表示附合。

    王平却顾虑道:“可是大将军,陛下是叫咱们于五路总口,于街亭城坚守,大将军这么做,岂非违背了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,这个道理难道还用本将教你吗!
道君sodu


    夏侯惇拂手喝断王平,傲然道:“陛下叫我们驻扎于街亭城,目的就是为了阻止魏军西进,今本将屯兵于孤崖之上,选择了更加险峻之地扎营,虽然违背了陛下的安营方略,但却更有利于阻止魏军西进,反是更好的完成了陛下交待的任务,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夏侯惇一席话,把王平堵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王平也是精通兵法之人,他虽然反感于夏侯惇的霸道态度,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,夏侯惇分析的话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就连他自己也打心眼里心虚,觉的街亭如此残破,仅凭一万多兵马想要守住,实在是头疼。

    略略沉吟片刻之后,王平又道:“大将军所言有理,只要能守住街亭,扎营于孤崖上或许是更好的选择,只是大将军深通兵法,自然也应该知道,扎营山上虽然占了险峻地利,但若是被魏军围山,断了汲水之道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夏侯惇笑了,笑的讽刺,那副表情,就象是王平是个小孩子,不懂事一般。

    王平脸色微微一变,又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夏侯惇却已收了笑容,冷傲道:“本将行军数十载,这点粗浅的道理,难道还用你教不成。适才本将察看山势之时,就已经发现,那孤崖有一明一暗两处水源,明的水源就是从崖前流过的那条小河,暗水则是山背处的一处泉水,魏贼就算断我水源,也必只是围住孤崖,断了明水,至于那口暗泉,本将只需分出数千兵马护住,料那魏贼也发现不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惇把话说到这份上,王平再也无话可说,也挑不出什么破绽了。

    此役他们携带了足够的军粮前来,又有孤崖之险,也没有被断水的威胁,种种客观条件来看,夏侯惇扎营于孤崖之上的决定,确实是最为明智的。

    夏侯惇见王平再无异议了,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遂是传下号令,自己率九千精锐移兵于孤崖顶上,王平则率三千步兵,于山背之后,去守那处暗泉。

    王平心中虽总觉的有些不安,却又提不出什么异议来,只得依令行事。

    于是,当天晚上,夏侯惇便率一万秦军拔营而去,开始往孤崖上移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陇山大道。

    夏侯惇赶到街亭之时,白起已率七万魏军步骑,穿过了陇山大道,一路向着街亭城所在进发,前锋距离街亭只有不过四十余里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时分,白起率军赶到了街亭以东十里,这里,先期赶至的斥侯发回情报,声称秦国大将军夏侯惇,已率一万多兵马先期赶到了街亭。

    街亭乃陇山咽喉,秦军岂以不防,夏侯惇的出现出在白起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白起遂是令大军继续前行,正午时分,率七万雄兵终于杀至了街亭道口。

    大军杀至,白起令将士们于街亭城东五里下寨,以作稍整,他则与副将李广,带着一队兵马,前往察看敌军形势。

    白起原先以为,秦军主力会尽数屯驻于街亭城中,据城死守,他已做好了围城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一趟探察下来,却令白起颇为惊讶,他竟发现夏侯惇并没有坚守街亭,反而把兵马统统都扎在了城东南方向的孤崖之上。

    “夏侯惇这厮不坚守街亭,却跑到这座孤崖上去,他这是在耍什么花样?”李广望着那孤崖,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白起沉吟片刻,却笑了,叹道:“这个夏侯惇,不愧是秦国大将军,到底也是精通兵法啊。”

    李广一怔,目露疑色。

    白起便抬起马鞭,遥指街亭道:“你看这街亭城,城墙又薄又矮,方圆不过里许,周围地形颇为开阔,地理位置虽然重要,却并没什么险要可恃,我大军围住,不出十日必可攻破。”

    接着,白起马鞭又指向那孤崖,“夏侯惇精通兵法,这其中的道理,他不可能看不出来,他更看出这座孤崖地势险峻,又座落于五路总口旁边,乃是绝佳的屯兵之所,所以才会把兵马都屯于山崖之上。”

    白起一番话,把敌我形势,剖析的清清楚楚,令李广恍然省悟。

    李广便点头道:“你说的对,这个夏侯惇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只恨我们当时没能杀了他。那依你之见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么,我们已向陛下立下军令状,十日之内拿下街亭,莫说夏侯惇把兵马扎在了山崖上,就算是他扎在了天上,我们也得攻下来不可!”

    白起鹰目射向孤崖,射向了那一面面“夏侯惇”战旗,一身杀戾之气再起,厉声道:“传令下去,大军休整一晚,明日天一亮,就给本将攻上山崖,杀尽秦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