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五章 街 亭

第七百八十五章 街 亭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决意已下,曹操自然也无犹豫,次日便率五万大军起程离开襄武城,直奔东北方向的街亭而去。

    此役,除了祁山一线夏侯惇渊所部的一万兵马之外,曹操几乎已动用了他所有能动用的兵力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已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,如果不能守住街亭,让魏国大军进入陇西平原腹地,那么他之后任何的努力,都将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大军昼夜疾行,不日间,便进抵了街亭以西百里的略阳城。

    此时,斥侯传来情报,魏军前锋才刚过井县,离街亭尚有三百里之遥,他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前往街亭布防。

    曹操遂是松了口起,当晚令大军于略阳城外安营扎寨,召集众臣于皇帐之中,商议街亭的抵御战术。

    夜已深,皇帐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魏军毕竟人多势众,虽说刘备实力不弱,但眼下陶贼已抽调出近八万大军北援,刘备能否有所作为,并没有十成把握,我们若将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刘备身上,似乎有些太过被动。“临战之前,法正却又提出了新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嗯,孝直所言不无道理,只是眼下除了坚守街亭,指望着刘备之外,似乎也别无他法。”曹操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法正嘴角微扬,流露出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曹操眼前一亮,忙问道:“莫非孝直又有妙计?”

    法正便步入了地图前,比划道:“街亭城地势还算险要,支撑两三个月不成问题,但若陛下将所有的兵马,都驻扎于街亭城中,到时候一旦被魏军所围,万一有什么闪失,岂非万事皆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已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法正的手,却忽然往长安方向一指,“根据情报,魏军已尽起大军前来街亭,那么长安背后方面,必定兵力空虚,这就给了我们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仅是曹操,帐中文武们精神皆是为之一振,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曹操也一拂手,示意法正继续。

    法正便诡笑道:“所以,臣的计策就是,陛下可借着增防街亭为名,大军堂而皇之东进,却只派万余精兵去守街亭,陛下则率步骑主力,直奔街亭之北的安定郡,再沿泾水南下,便可绕过魏军主力,直取长安!”

    曹操眼眸中精光大作,陡然间兴奋起来,目光从西南面的陇西诸郡,移到了北面的安定郡所在。

    思考半晌,曹操却又顾虑道:“那陶贼素有机谋,他不可能全无防备,倘若我们不能破长安城,陶贼到时率军回援,我们岂非是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的就是陶贼回援。”法正捋须笑道:“陶贼若是抽兵回援的少,我们便可一举将之击破,若是回援兵马多,则街亭方面我们的守军面临的压力便将大大削弱,如此一来,这场防守战的主动权,就反而被掌握在了我们自己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法正口中杀机凛燃,“当然了,如果陶贼没有察觉,能让我们一口气夺回长安,那就更好了,介时陶贼粮道被断,十几万大军必将土崩瓦解,陛下就能上演一场惊天逆转,岂非更妙。”

    法正洋洋洒洒一番话,说的曹操是眼中精光闪烁,精神大为振奋,兴奋的都坐不稳,在地图上反翻的审视权衡。

    左右马等文武们,也皆是纷纷附合法正这条计策。

    权衡了许久之后,曹操眼中精光一聚,拂手决然道:“孝直所言极是,我们绝不能把大秦的存亡,全都寄托在别人身上,这夺回主动权的天赐良机,朕岂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曹操当即做出决断,分一万多兵马守街亭,他自己则亲率主力,直奔安定郡。

    决议已定,接下来的问题,就是谁去守街亭。

    马、徐晃、颜良等大秦猛将们,纷纷慷慨请战,愿率军去守街亭。

    而曹丕一时激动,也想站出来请战,却被贾诩以眼神制止,只好作罢,放弃了这立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曹操扫视着慷慨请战的众将,眉宇中透着几分欣慰,便在琢磨着派哪员大将去守街亭最合适。

    就在曹操将要做出选择之时,忽然一人站了出来,拱手沉声道:“陛下,街亭事关国家存亡,坚守街亭重任,非臣莫属!”

    曹操凝目一看,请战之人,正是他的兄长夏侯惇。

    当初夏侯惇被射伤了左眼,经过了近半个月的休养之后,伤势已渐稳定,不过却仍未痊愈,眼睛尚蒙着纱布,这次算是带病出征。

    夏侯惇乃曹操继已故的曹仁之后,最信任的宗族大将,况且他也深知夏侯惇武道绝伦,颇能兵法,若在平时,夏侯惇自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夏侯惇那受伤未愈的眼睛,曹操就有犹豫了,笑道:“元让亲自出马,自然是让朕最放心了,只是眼下元让尚有伤在身,朕只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夏侯惇深深一揖,打断
位面宠物商吧
了曹操,咬牙决然道:“臣的伤势臣最清楚,这点小伤不值一提,前番臣没能守住长安,心中一直有愧,且为陶贼这样羞辱,心中也愤恨难当,臣此去不仅是要戴罪立功,还是要向陶贼复仇雪恨,请陛下务必允臣所请!”

    夏侯惇都把话说到了这般地步,曹操还能说什么,当即欣然一笑,拂手道:“好,既然元让这么自信,朕岂能不给你这个复仇雪恨,为国尽忠的机会,朕就命你率一万两千精兵,前去街亭驻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信任,臣在此誓,城在人在,城失人亡!”夏侯惇兴奋激动,慷然立下了军令状。

    曹操允了夏侯惇所请,又想街亭事关重大,光靠一人还不够,遂又派善守的王平为副将,命二将统兵一万两千,星夜起兵前往街亭布防。

    夏侯惇一军前脚一走,曹操后脚就率三万多的步骑大军,继续向北,直奔安定郡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陇山以东,井县。

    陶商亲率十余万大军,前锋已进抵井县,过井县再向西,就要进入陇山山脉。

    陶商前脚刚刚扎营安毕,锦衣卫的细作就回了情报,声称曹操已由襄武城出动,起倾国之兵奔街亭而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朕所料,曹操还没有被打昏了头,知道想要阻朕大军杀入陇西,就必须要坚守街亭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将手中情报示于了众人。

    所有文武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地图上,那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点上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就叫作街亭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地图上,目光在街亭二字上定格不动,脑海里思绪飞转,一幕幕历史记忆,浮现于眼前。

    街亭啊,那座不起眼的小城,却在历史上是大大有名之地。

    在没有改变的历史轨迹内,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中原,杀了魏国一个出其不意,一举夺下了天水、南安和安定三郡,几乎已拿下了整个陇西。

    随后,魏国朝野震动,即刻以大军由长安西进,直奔陇西,而诸葛亮则命马谡统兵坚守街亭,阻挡魏国大将张合。

    那一战马谡若是成功,诸葛亮就有足够的时间攻下整个陇西诸郡,甚至是逼降凉州。

    陇西凉州一得,诸葛亮就再无后顾之忧,可以之为根据地,东取关中。

    若如此,三分天下归谁,还真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彼时诸葛亮能看出街亭之重要性,今日之曹操,自然也能看出。

    “曹操必是想据守街亭数月,熬到北面的刘备有所成果,我军被迫退兵而去,所以此战我们必须要取街亭。”白起拱手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目光跟着就落在了白起身上,喝道:“白起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白起忙是起身。

    陶商将令箭拔出,掷于白起,厉声道:“朕现在委命你为前军都督,率七万大军加西进,务必要在十日之内,给朕夺下街亭。”

    曾经历史中,白起兵围在四十万赵军,最终逼其投降,可见白起不但善攻,更是善守之将。

    今秦军处于劣势,街亭一战必会处于守势,除了白起之外,陶商想不出第二人更比他胜任。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,臣十日之内必拿下街亭,为陛下打开西进陇西的大门。”白起慨然得令,挟着一身的杀气而去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白起带着陶商的重望,率七万大魏步骑精锐,先行离开井县,直奔街亭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亭以西。

    平坦的官道上,万余秦军正在大道上疾行,那一面“夏侯”战旗,在风中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回头望一眼西面,日已西沉,天快要黑了,夏侯惇便勒住了战马。

    他横枪傲立,回望一身从身边经过的队伍,目光缓缓又射向了东面,越过那茫茫陇山,他仿佛已看到,数不清的魏军也在奔行。

    夏侯惇那一只独目中,熊熊的复仇怒火,正在渐渐燃起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不由浮现出了魏军踏破长安城那一幕,浮现了他跟白起血战那一幕,也浮现出了自己那只瞎眼,再次被李广射中那一幕。

    诸般种种,就仿佛生在昨天一般,历历在目,每一次想起,都令他熊中怒火狂燃,恨到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堂堂大秦大将军,守不住长安城也就罢了,竟然还被两个冒充古人之徒,逼迫到那份上,此仇此恨,夏侯惇岂能咽下。

    今日,领军前来守待亭,夏侯惇就是要用一场成功的防守之战,重朔自己秦国大将军的威名。

    夏侯惇更有种预感,他很有可能跟白起再度交手,这一次,也将是他的复仇之战。

    “白起,这一次若再撞上,我夏侯惇誓,定将你碎尸万段,用你的鲜血,重铸我夏侯惇的威名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默默下誓言,夏侯惇狠狠一抽马鞭,继续在残阳血腥之光的沐浴下,向着街亭狂奔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