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四章 最后一搏!

第七百八十四章 最后一搏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只是,话到嘴边之时,曹操却始终没有说出口,眼中却掠过几分复杂的神色,只是重重的拍了拍曹丕的肩膀而已。

    曹丕心中略有些失望,却不敢有半分表露,忙又是说了一番什么父皇过奖,这是我份内之事的谦逊之话。

    曹操又把曹丕大夸了一番,方才叫曹丕去传令全军,准备向陇西撤退,交待下去后,曹操长松了一口气,这才感觉到了疲惫,令曹丕退下。

    曹丕又很孝顺的帮曹操更衣,扶曹操就寝,方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曹丕暗吐了一口气,方才去往前堂,向众将宣布了曹操的决策,叫他们各自去做准备。

    众臣各自退去,曹丕却向贾诩暗使眼色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二人又坐在了那间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四下已无耳目,曹丕马上站起来,向着贾诩一揖到底,万般感激道:“文和先生当真是料事如神啊,我照着先生指点去做,父皇的所有反应,皆在先生意料之中,文和先生当真乃神人也。”

    “二皇子过奖了,诩只是一介凡人而已,没那么神的。”贾诩忙是起身,向着曹丕深揖回礼,淡淡笑着自谦。

    客套与感激过后,贾诩却又道:“怎么我却看着二皇子似乎还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逃不过先生的眼睛啊。”曹丕无奈的笑了,便将曹操先前本欲说应该立他为太子,最后却欲言又止之事,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贾诩听罢却笑了,嘴角扬起几分诡色,“陛下也是好面子之人,他心中虽已知道自己立错了太子,却又岂会那么轻易的承认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怎么才能坐上太子之位?”曹丕皱眉道;

    贾诩不紧不慢道:“陛下肯定不会亲自提出立二皇子为太子,二皇子自己也不能主动去争,这件事只能由那些大臣们提出,方才顺理成章,既可让陛下有台阶下,又不显的二皇子对太子之位渴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在朝中势单力薄,又有谁会站出来支持我呢?”曹丕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贾诩却冷笑道:“大臣们多是见风使舵之人,只要他们能体察出陛下的心思,自然就会顺应天心,不用二皇子做什么,自己就会上表劝陛下立二皇子为太子了。”

    曹丕点点头,“先生倒也言之有理,只是父皇不愿意承认错误,自然也就不会轻易表明态度,这么拖下去,我只怕夜长梦多啊。”

    贾诩沉吟片刻,淡淡知道:“其实此事也简单,眼下太子不是被俘了么,那么他跟马家的那桩婚事,自然也就作废。而陛下退守陇西,更需要马家的支持,如果能够提醒陛下,让二皇子你跟那马小姐联姻的话,必然正中陛下的下怀,同时也等于陛下向众臣们放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,到时他们不群起上表,请求陛下立二皇子为太子才怪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,先生此计,当真是妙极!”曹丕是拍案大叫,兴奋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之中,瞬间就浮现出了马云禄的冷艳面容,那位西凉第一美人,换作是任何一个男人,都不可能对其没有垂涎之心,他曹丕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曹操把马云禄,赐婚给了曹昂,曹丕只能空自遗憾而已,如今既有希望娶了马云禄,享用这西凉第一美人,曹丕不兴奋才怪。

    只是转眼间,曹丕又冷静下来,顾虑道:“先前生生还说过,父皇对马家心存忌惮,若是我娶了马云禄的话,岂非也会惹到父皇猜忌。”

    贾诩却捋须一笑,用玩味的语气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今日我观陛下气色极差,身体已大不如从前,恐怕已支撑不了多久,到时二皇子联姻马家,实权在手,若再能助陛下收复失地,击退陶贼,介时以二皇子的实力和威望,就算陛下对二皇子产生了猜忌,多半也已有心无力,只能接受事实,实在不行的话,二皇子还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贾诩话说一半,嘎然而止,目光中透出几分阴毒之色,言外之意已是明了。

    曹丕身形微微一震,忽然间沉默了下来,久久不语,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曹丕轻吸一口气,目光中也只余下了阴冷决然,沉声道:“先生言之有理,正所谓无毒不丈夫,若真到了那个时候,父皇对我不仁,那也就别怪我不义了。”

    贾诩笑了,拱手赞道:“不择手段,方才豪杰,二皇子是真的悟了,看来诩果然没看错啊。”

    曹丕也站起身来,负手而立,眉宇间燃起了丝丝阴冷和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,大魏西都。

    陶商在攻克长安之后,为了确保在关陇一带的统治,就已经在第一时间宣布,定长安城为大魏西都,正式成为继北都邺京,中都洛阳,南都建业之后,大魏第四座都城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陶商便下令,调五万大军北上冀并,以增援北境,加强对鲜汉联军南侵的防范。

    因长安城已攻破,秦军实力大损,就算是加上陈仓与祁山一线的兵马,数量也不超过七万左右。

    而且,曹操虽退至了陇西,拥有陇山之险,但陇山的险峻已远不及潼关黄河之险,攻克的难度已大降低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估摸着也不需要二十万大军,就能够灭了曹操,故在两拨兵马调走之兵,主力兵马只余下了十二万左右。

    不过加上从武关前来会合的廉颇所部兵马,再加上汉中的伍子胥军团,陶商能用于灭魏的总兵力,还是有二十万之众,占有绝对的兵力优势。

    况且此时曹操的骑兵军团,已遭受了接连重创,就算骑兵数量仍比陶商多出数千,却已改变不了这战争的实力对比。

    一连十天,陶商于长安城中享受着祝融的快活,令三军将士暂且休整,放松精神,也留下足够的时间来镇抚军心。

    十日的时间里,长安周围的北地、京兆、扶风诸郡各县是望风而降,大魏的战旗插遍了关中诸郡,兵锋已逼向了陈仓。

    而这时,陶商则收到了情报,逃至陈仓的曹操已放弃了陈仓城,率军退至陇山以西,并宣布以天水郡和陇西郡交界的襄武城为临时陪都。

    金殿。

    陶
从主播到主神全文阅读
商将那道情报往龙案上一扔,冷笑道:“曹操想的倒是天真,连潼关天险都拦不住朕,他真以为,一座陇山就能挡得住朕灭他的脚步么。”

    阶下刘基则道:“曹操此……此举,多半是想退保陇西,寄希……希望于刘备能逼到我们回师北……北援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曹操已是丧家之犬,不足为患,不若先大军北师,先收拾了刘备,再灭曹操不迟。”阶下罗成拱手提议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陶商还没有表态,刘基便立刻来了一句:“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陶商一拂手,示意刘基说下去。

    刘基情绪显的有些亢奋,当即便道:“曹操此人乃枭雄,绝非刘表之流可比,况且他虽接连陷城失地,但主力大军仍未受到根本性重创,麾下尚有马超庞德、颜良徐晃等虎将,威胁尚不小。倘若我们率军北归,曹操极有可能趁势东出陇山,那时关中便有得而复失之危,若是那样的话,我们今日如此苦战,岂非是失去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刘基这情绪一激动之下,说话也利索了,一口气道完了自己的判断,却将众将们听的恍悟之余,皆是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不用刘基分析,陶商心中也早有定度,听了刘基这番话,更坚定了陶商的信念。

    陶商腾的从龙座上站了起来,衣袖一拂,霸绝说道:“曹操乃当世枭雄,朕绝不给他复起的机会,斩草就要除根,朕意已决,克日挥师西进,彻底覆灭秦国!”

    霸绝凛烈的喝声,如雷声般轰鸣于金殿之中,顷刻间,将大魏精英们方自有所沉寂的热血,再度熊熊点燃。

    大殿中,众人的杀机斗志,再度爆涨起来。

    “覆灭伪秦!”身边侍立的尉迟恭,第一个挥舞着拳头,激动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覆灭伪秦”

    “覆灭伪秦”

    阶下众大将们,叫战之声随之爆涨,疯狂的战意,充斥着整座大殿。

    陶商再无一丝迟疑,圣旨传下,休整了十日的大魏将士们,再次进入到了战争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两日后,陶商亲率十四万步骑大军,由长安而发,浩浩荡荡的沿着渭水西进,直取陈仓。

    由于秦军主力已西撤,陈仓一线只是象征性的留有千余老弱残兵防守,陶商大军尚未到时,这些残兵便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时年初春,大魏天军兵不血刃,进据了陈仓重镇。

    现在,陶商的兵锋只需要再穿越陇山山脉,便可进入陇西平地,扫荡残存秦国余孽。

    此时曹操已迁都至冀城,魏军兵马一顿,便有细作将情报,雪片般似的送往了襄武城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武城,临时行宫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气氛肃然而凝重。

    曹操立于高阶之上,目光凝望着侧壁所悬的巨幅地图,听取着刘晔的情报汇报,眼中神色变换不定。

    种种情报已清楚的表明,十五万的魏军一路西进,目标只有一个:

    穿越陇山,彻底覆灭他们的大秦。

    听完刘晔所说,曹操目光转向众臣,沉声道:“陶贼大军再度来袭,看来是非要将咱们赶尽杀绝,尔等有何御敌良策,尽管道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荀彧便站了出来,指着地图道:“祁山方面,夏侯将军在田元皓的辅佐下,已成功击退了伍子胥从汉中的进攻,南面的威胁暂时时不大,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集中全部兵马,将陶贼所率的主力,阻于陇山。”

    “文若所言甚是。”曹操点点头,目光却依旧忧虑,“然朕麾下可用之兵,眼下不超过五万,陶商却有十五万大军,想要挡住陶贼,只怕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荀彧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这时,凝视地图已久的法正,眼眸一动,张口就要进言。

    而角落里的贾诩,却向曹丕暗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曹丕会意,抢先一步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父皇,陶贼兵马虽众,其实也没那么可怕,陇山诸条道路皆十分险峻,唯有街亭道较为平坦,陶贼若想攻入陇西,势必要走这一条大道,咱们只要以一支精兵据住街亭,陶贼就休想踏入陇西半步!”

    曹丕这番话一出口,法正目光中顿时掠过一丝惊异之色,那表情,显然是惊叹于曹丕竟然有这样的洞察力,让他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曹操也是神色一动,大步下阶,在地图前驻立许久,分析着地形地利,琢磨着自己儿子的献计。

    从关中至陇西,必须要翻越陇山山脉,而陇山诸道中,也确实只有街亭道较为平坦。

    街亭虽为一座小城,却位于陇山西沿,街亭道的向西的出口方面,若能据住此城,就等于堵住了魏军西出陇山的出口。

    魏军数量虽众,若是攻不下街亭,就无法进入到陇西平地,兵马无法展开,就算有百万之众,也将没有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言之有理,这街亭城确实是控制陇山的关键所在,咱们无需多守,只要能守上两三个月,待冀并方面刘备铁骑突破魏军防线,大举南下时就足够了。”马超也站出来附合道。

    马超乃西凉土著,对当地的地形最为了解,他也站出来附合,自然是最有说服了的。

    而这时,法正也拱手赞叹道:“没想到二皇子年轻纪纪,竟能有如此的见识,实在是叫臣刮目相看,不错,这街亭小城,确实是抵御魏军西进的关键所在,事关我大秦生死存亡锁钥所在,非守不可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殿中众臣皆是对曹丕刮目相看,纷纷附合赞同。

    曹丕悄悄的望了贾诩一眼,二人眼神交汇,悄然掠过一丝旁人莫能察觉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丕儿啊,没想到你竟有这等见识,你真是给了朕很多意外啊,好好好,不愧是朕的儿子。”就连曹操,也连连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曹丕却忙表示谦逊,表面上不敢有半分自恃骄傲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操,再无半点犹豫,当即一拍案几,愤然喝道:“朕不相信天命真在陶商那小子身上,朕也绝不相信大秦会亡!传朕旨意,大军即刻出发,直奔街亭,朕要与尔等齐心协力,为我大秦的存亡,做最后的拼死一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