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大孝子啊

第七百八十三章 大孝子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刹那间,曹丕脸上原有的惊愕之色,烟销云散,身形也跟着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曹丕嘴角微扬,钩起了一抹同样阴冷诡秘的冷笑。

    贾诩说的没错,这场失败,他是唯一的受益者。

    长安城破,曹昂难辞其咎,就算顺利逃出来,也必定声名大损,太子之位能不能坐的住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但妙的却是,仿佛老天都在帮他曹丕,干脆让曹昂连声名大损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就变成了陶商的俘虏。

    陶商那是什么人,那是出了名的残暴之君,什么袁氏父子,刘表刘璋,落在他手里之后,哪个有什么好下场,无不是被残忍的杀害。

    既然曹昂都已经死定了,那这个大秦太子之位,岂不是非我莫属了吗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,曹丕能不笑弯了腰才怪。

    “文和言之有理,文和言之有理啊,这真福祸难料,福祸难料啊,哈哈哈——”曹丕兴奋起来,竟是得意忘形的大笑。

    贾诩眉头微微一凝,干咳几声,提醒道:“二皇子,臣提醒你一句,大皇子可是你的亲兄弟,如今他身陷魏营,生死不明,你不为他担忧,却在这里大笑,这要是传到了陛下耳朵里,会怎么看二皇子你呢。”

    曹丕身形陡然一震,眉宇中涌上一股惊惧,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,忙是收敛了笑容,拱手讪讪道:“文和先生提醒的对,是我一时激动,有些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贾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文和先生以为,我现在该怎么做?”曹丕又求教道。

    贾诩自呷一口酒,不紧不慢道:“既然陛下已近陈仓,二皇子现在要做的事,自然是尽快出城去迎接,呆会见到天子之时,二皇子千万不可表现出一丝得意之色,而且还要表现出对太子生死安危的担忧,让天子和所有人都看到,二皇子是一个懂得兄弟孝悌之道的好弟弟,这一点,二皇子千万要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必牢记先生叮嘱。”曹丕领悟也快,忙是点头。

    接着,贾诩又叹道:“虽说眼下太子被俘,长安城破,对二皇子来说有眼前之利,但毕竟眼下国家有危,我大秦若是不保的话,就算二皇子得到了太子之位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贾诩继续道:“所以说,眼下既然已没人跟二皇子你争太子之位,那么眼下二皇子的重中之重,就是怎么帮助陛下抵御魏军入侵,帮我大魏社稷转危为安,到那个时候,二皇子既立下了匡扶社稷之功,又羸得了天子的信任,臣民们的信服,就算大皇子能活着回来,又有何资格再跟二皇子你争夺太子之位呢。”

    贾诩这一席话,令曹丕是豁然开朗,突然间跳了起来,踱步于堂中,琢磨消化着贾诩的金玉良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曹丕的眼眸中,浮现出了一丝玩味的冷笑。

    然后,他向着贾诩长身一揖,拱手正色道:“多谢先生教诲,令丕茅塞顿开,丕应当怎样为父皇分忧,保我大秦社稷不失,还请先生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简单。”贾诩一笑,凑近曹丕,附耳低语道:“待会殿下若是见着陛下之时,就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近黄昏,陈仓城外。

    曹丕、贾诩和王平立于官道上,顶着风雪,翘首向着东面方向张望,一脸期盼。

    前方“秦”字残破的战旗,终于映入了眼帘,数以万计的秦军士卒,个个都垂头丧气的进入了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曹操和他的败兵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贾诩向曹丕使了个眼色,曹丕会意,忙是纵马飞奔而上,迎了上去,直奔最前方的曹操而去。

    “儿臣拜见父皇,儿臣专心于防范南面之敌,刚刚才听闻父皇驾临,未及远迎,还请父皇恕罪。”曹丕跪伏在了曹操马前,诚恳的请求宽恕。

    曹操看着自己这个次子,心中是一阵的欣慰,忙是拂手笑道:“丕儿守城有功,辛苦了,朕岂会怪你,快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曹丕这才起来,扫望了一眼队伍,假作不知的问道:“父皇驾临陈仓,莫非长安城……”

    曹丕欲言又止,顾忌着曹操的颜面,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啊,走吧,咱们进城再说。”曹操摇头一叹,也不想当着将士们的面,跟儿子讲自己的败绩。

    曹丕也不敢多问,忙是上前,亲自为自己的父亲牵住了马缰绳,引着曹操步入了陈仓城中。

    曹操心中又是一阵感动,眼眶中都盈起了一丝泪光,显然是没有料到,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如此孝顺,竟然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,亲自来给自己牵马,这实在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丕儿果然是孝顺的儿子啊,朕这一次确实是看走了眼,看走
重生之学霸攻略笔趣阁
了眼啊……”曹操微微点头,心中暗暗赞叹,越看自己的这个儿子,越觉的顺眼。

    左右等文臣武将们,还有那些将士们,看到曹丕亲自为皇帝牵马,无不暗暗点头,皆是赞赏于曹丕的孝顺。

    曹操入城,其余大军们都于陈仓城外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片刻后,曹氏父子二人,已是单独的在军府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曹丕是亲自扶曹操坐下,又是为曹操添炉火,又为曹操添酒,嘘寒问暖的,极尽孝道,半个字都不再提长安城败之事。

    曹操是越发的感动,心中对这次子是赞不绝口,最后自己按捺不住之后,方才道出了长安城败的经过。

    曹丕其实是早就知道,却假作惊愕之状,脱口叫道:“什么,皇兄竟然被那陶贼给俘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曹操摇了摇头,苦叹道:“父皇也没想到啊,你那个大哥竟然那般无用,失了长安城也就罢了,竟然还被陶贼给活捉,真是我大秦的耻辱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忍不住举起酒杯,灌了一口闷酒。

    就在曹操不注意之时,曹丕的眼睛中,悄然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。

    紧接着,曹丕就正色道:“父皇啊,皇兄虽然是犯了大错,损了我大秦国威,但到底也是我的大哥,儿岂能坐视他落于陶贼之手,生死未卜,儿请率一支精兵杀回长安,就算是拼上一条性命,儿也一定要救回皇兄。”

    听到曹丕这位慷慨之词,曹操瞬间是感动到热泪盈眶,一把抓住曹丕的手,赞叹道:“丕儿啊,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,朕没有看错你,朕真的是没有看错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曹操如此夸赞,曹丕心中自然是更加得意,却没有任何表露,忙又是一番慷慨陈词,大表对曹昂的兄弟之情,再三请求率军去救。

    曹操却抚着曹丕的肩,慨叹道:“朕知道你自幼跟你大哥要好,朕也知道你有多担忧你大哥的安危,只是那陶贼残暴,今你大哥落入陶贼手中,已与死无异,朕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岂能再冒险失去你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曹操是“苦口婆心”的劝说了半晌,曹丕这才被迫放弃,却又眼中垂泪,叹息不已。

    又演了半晌兄弟情深,曹丕方始平伏下心境,问道:“那眼下长安城已被陶贼所夺,父皇打算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曹操摇头苦叹道:“朕眼下心神已乱,一时片刻也拿不定主意,丕儿你可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曹操犹豫道:“儿臣确实有几分拙见,只是不知当讲不讲当。”

    曹操眼前一亮,忙拂手道:“丕儿你素来有机谋,既有良策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曹丕便清了清嗓子,缓缓道:“今长安城已失,我军在关中再无坚城可守,也无地利可据,想要守住关中是万万没有可能。依儿臣之见,不若大军速速退往陇西,以陇山为屏障,拒敌于陇山之东。”

    献计时,曹丕已站起身来,在地图上比划,“而北面方向,汉鲜二十几万铁骑已大举南下,相信陶贼定然无法抵挡,只要我们能拖上几个月,陶贼定然要率军北上救援并冀,那时我们再趁势东出陇山,必可一举收复失地。”

    曹操目光盯着地图,耳听着曹丕的分析,不住微微点头,原本黯然的脸上,重新又浮现出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他秦国据有凉雍二州,其中凉州主要出良马劲兵,而雍州则土地肥沃,为其提拱粮草军资。

    而这雍州又以自北向南走势的陇山为分界线,山之西面的天水诸郡,习惯上被称之为陇西诸郡,而山之东面的京兆、扶风、冯翊,以及北地诸郡,则习惯上被称之为关中诸郡。

    其中,关中诸郡以长安为核心,地处渭水平原,乃是雍州最富庶之地,而陇西诸郡虽不及关中诸郡富庶,但土地也算肥沃,勉强还能供给粮草。

    今曹操虽失了关中诸郡,却还有凉州可供给良马,有陇西诸郡可供给粮草,还有陇山这道地利,理论上也未到山穷水尽之时。

    曹操目光不离地图,反反复复的咀嚼着曹丕所说,分析计算着自己现在的实力,权衡着天下之势,也在分析着魏国的利弊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曹操笑了,不仅仅是释然的笑容,更是欣慰赞许的笑容。

    蓦然转身,曹操轻抚着曹丕的肩膀,赞叹道:“丕儿啊,朕真的是没有想到,你竟然能有此见识,你的这道献计,堪称是王佐之谋啊,朕当初真是应该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感慨之处,曹操语气都有些哽咽,竟不知用什么言语,来形容此刻他对曹丕的欣赏。

    他口中,眼看着就要脱口说出,当初真是应该立你曹丕为太子。

    曹丕心跳加速,顿时兴奋起来,就等着曹操说出这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