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二章 福祸难料

第七百八十二章 福祸难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确实觉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先前他娶花木兰,武力值从60多点,上升到了70多点,娶了吕灵姬,又从70多点,上升到了80多点,前番娶了孙尚香,结果又人80多点,直接就上升到了95点的绝顶境界。

    在陶商看来,每一次获得附加联姻武力值,至少也可以让自己的武力值,提升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一次娶了祝融之后,理论上他的武力值,至少也得由95,直接提升到100才对。

    可事实却是,他的武力值仅仅只是提升了1点而已,从95提升到了96,这叫陶商如何能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自检完毕,本系统一切正常,并没有出错,根据系统平衡原则,当宿主武力值达到90以上之后,每一次的附姻附加武力值,只能提升1点,所以此次宿主武力值提升正确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陶商当场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一直憧憬着,娶了祝融之后,武力值能飙升到满百境界,尝一尝项羽吕布那等天下第一的武道,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个系统竟然在这里悄悄的挖了个坑,让他的美好愿望就此落空了。

    虽说郁闷,不过陶商转念一想,又觉的这个规则倒也算是合理。

    因为武力值上了90,这本身就是武道的一个坎,过了这个坎,武道就达到了绝顶境界,每前进一步都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90武力值,增长到91武力值的难度,是从80增长到81武力值难度的十倍。

    而从99武力值,增长到100武力值,又比从90武力值,增长到91的武力值更要难。

    这样算来的话,陶商能通过娶一个女人,毫不费力的就提升1点武力值,已经算是捡了个大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了,好歹提升了1点嘛,大不了再娶几个巾帼女将就行了,系统不是召唤了那个穆桂英么,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,还有那个马云禄武道也符合条件,如果能把她们都纳为妃子的话,又能提升2点武力值,离满百的武力值就更近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立在那里不动,神思飞转,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还在洞房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怎么了……”祝融扭过了香汗淋漓的美艳脸蛋,一双迷离渴望的目光,巴巴的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回过神来,嘿嘿笑道:“没什么,朕只是歇一会,喘两口气而已,咱们继续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,雷声隆隆再起,陶商又开始了他新的征伐旅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仓城以东。

    风雪如梭,通往陈仓城的大道上,数万秦国败兵,正顶着风雪,灰头丧气的向着陈仓城进发。

    此地距离长安城已有数百里之遥,后面的斥侯也发回消息,魏军自攻陷长安城之后,就地休整,也并没有再次追来。

    虽如此,秦军上下却都提心吊胆,不敢有半分停留,一连数天都匆匆忙忙的赶路,向着陈仓逃奔。

    红披风包裹中的曹操,神色也始终凝重,深陷的眼眶中,透露着疲惫与黯然。

    “陛下,前边就要到陈仓城了。”身边的诸褚提醒道。

    曹操众沉思中回过头来,抬头远望,透过风雪,隐隐约约已看到了陈仓城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了……”直到此时,曹操方才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败兵们,这个时候也也终于是放松了紧绷的神经,各自都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曹操远望着陈仓城,想起了自己的次子曹丕,心中突然间越发的想念,想要迫不及待的见到曹丕。

    自从魏军伐秦以来,为了应对魏军由汉中方面的进攻,也为了历练曹丕,曹操便命其率五千精兵,以贾诩为谋士,以王平为将,进据陈仓。

    曹丕倒是表现的很出色,击退了伍子胥前番对陈仓城的围攻,确保了长安侧翼的安全。

    想想次子坚守陈仓不失的优秀表现,再想想长子曹昂丢了长安城,沦为陶商俘虏的拙劣表现,曹操禁不住摇了摇头,冻到通红的焦黄脸庞,悄然掠过了几分后悔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丕儿更像朕,更优秀啊,早知如此,朕当初就该把丕儿留在身边,封他做太子才是,那样的话,说不定长安城就不会失陷,形势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了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心怀着懊悔,暗自感慨着,一路前往了陈仓城。

    陈仓城,军府偏堂。

    那间密不透风的房间中,曹丕和他的谋士贾诩,尚自在围炉对饮。

    贾诩是闲定淡然,一杯杯温酒饮下,啧啧口尝,气态闲然的紧。

    曹丕却是眉头深锁,一杯酒端
游泳部的王子大人小说5200
在嘴边,摇头叹上一声,方才仰头灌尽,一副借烟销愁之状,仿佛饮下的不是美酒,而是毒药一般。

    又是一杯酒饮下,曹丕将酒杯摔在了案几上,双手笼在衣袖之之中,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那一声叹息中,暗藏着诸多情绪在内,有失落,有无奈,也有抱怨。

    贾诩却只淡淡一笑,举起酒勺来,继续为曹丕斟酒。

    “不喝了,越喝越心烦。”曹丕将手一摆,一副躁动烦闷的样子。

    贾诩却没听他的,依旧将酒倒下,淡淡道:“外面风雪交加,天寒地冻的,喝一杯温酒正是妙事,二皇子何必自寻烦恼呢。”

    曹丕看了看已满的酒杯,端起来又是一饮而尽,酒杯往案几上一摔,忍不住发起了牢骚,“你说父皇也真是的,几个月前还说要历练我,要我好好表现,分明有立我为太子的意思,可这一转眼的功夫,他就立了我那大哥为太子,我能不烦么。”

    “大皇子只是当上了太子而已,又没当上皇帝,眼下陛下春秋正盛,殿下还有的是机会,急什么呢。”贾诩淡淡的宽慰,举杯浅呷一口美酒。

    “可是,眼下他不但当上了太子,还被父皇委以守城重任,有了足够立功树威的机会,将来若他再跟马家联姻,势力就将更加根深,我还怎么能撼动他。”曹丕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贾诩却冷冷一笑,“陶商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守长安城看似可以立功树威,实际上却等于是置身于危境,稍有不慎就会声名毁于一旦,这种高风险,低回报的差事,就让给大皇子又怎样。”

    曹丕酒杯举到嘴边不动了,若有所思,似乎被领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贾诩接着道:“再说那马家,太子就算能娶了马家小姐,得到了马氏的势力帮助,但殿下你不要忘记,陛下这个人猜忌心最重,马家在朝野影响力这么大,陛下心中焉能没有忌惮,眼下若再跟大皇子联姻,成为了外戚,以陛下的心机,难保不会反过来对大皇子也心生忌惮呢。”

    曹丕眼前一亮,那副表情,仿佛蓦然间省悟了过来,于不好之中,看到了几分好事。

    “文和先生言之有理啊,这么说来的话,我那大哥眼下看起来又荣升太子,又要跟马家联姻,又坚守长安城有功,看似是风光无限,实际上却是福祸难料,先生是这个意思吗?”曹丕的目光中,透着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贾诩笑而不语,浅饮一口美酒,当是默认了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说来的话,我还是有希望的,只是看着我那个没什么头脑的大哥,在长安城耀武扬威,我这心里就有气……”曹丕心情好了很多,却仍嘀嘀咕咕,仍存几分不爽。

    就在曹丕嘟囔抱怨之时,外面亲兵敲门,称是天子已率大军至陈仓城外五里,请示曹丕要不要出城迎接。

    天子已至陈仓?

    曹丕吃了一惊,放下手中酒杯,一跃而拉开了房门,冲那亲兵喝问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父皇他明明正在长安城抗击陶贼,怎么可能来陈仓?”

    那亲兵慌忙道:“小的岂敢谎报军情,我们也是刚刚收到消息,陶贼已于数日前攻破长安城,太子殿下更被陶贼所俘,天子不得已之下,才放弃了长安城,连夜退至了陈仓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破!?

    太子被俘!?

    这两个惊人的消息,如两道惊雷一般,接连的轰入了曹丕的头顶,轰到他脑子嗡嗡作响,一片的空白,整个人都惊愣在了原地,半晌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啊?”曹丕一脸的匪夷所思,连声音都在发抖,“几天前父皇不是还发来消息,说大哥他以坚冰覆城的妙计,战退了陶贼,确保长安城稳如泰山,怎么才几天功夫,陶贼就攻破长安城了?”

    亲兵忙又道:“回禀殿下,根据消息里称,当日天气突然转暖,坚冰融化,陶贼就是抓住了不到两个时辰的空隙,以千门天雷炮和重型破城锤轰破了长安城。”

    曹丕恍然省悟,紧接着却又陷入了更加茫然惊惑之中,口中惊道:“天气忽暖忽冷倒也是正常,可是陶贼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把那么多的天雷炮调动出来,除非陶贼能事先窥知天象气温变化,可这又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曹丕陷入了惊愕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贾诩却拂了拂手,将亲兵屏退,重新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再无外人时,贾诩方才捋须叹道:“这个陶商,当真是神鬼莫测,连这样一闪即逝的机会都能抓住,不可思议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慨叹之后,贾诩苍老的眼眸中,却闪过一丝阴冷的笑容,压低声音,意味深长道:“不过,这个消息对国家不利,对二皇子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