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八十章 不跪?打到你跪!

第七百八十章 不跪?打到你跪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长安城,皇宫。

    时已入夜,皇宫大殿之中,灯火通明如昼,陶商正高坐于原本属于曹操的龙座之上,喝着曹操藏了多年的陈年佳酿。

    长安城四门,太子府,武库,以及各处官署,皆已被魏军所占,整座长安城已完全攻陷,处于大魏的控制之中。

    至于城外的曹操所部,陶商也已收到消息,曹操在得知长安沦陷的第一时间,就率三万兵马,会合了逃出城外的万余败军,一路向着西面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大军方破长安城,人心未抚定,也来不及追击曹操,便容他逃离。

    正面的战斗虽已结束,城中,杀戮却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要杀戮的对象,是那些忠于曹操的世家豪族。

    当年他在中原推行商鞅变法,世族豪强们大肆逃离中原,大部分逃往了荆州,被陶商杀了个七七八八,却有少部分还逃往了关中。

    这些世族豪强,加上关中土著豪强们,都是陶商要打击的对象,与其将来用商鞅变法来慢慢削弱他们,倒不如趁着战争之机,把他们统统都铲除于乱军之中,倒也省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杀戮声,回荡在金殿中,如同美妙的乐章一般,助长陶商的兴致,让他喝的更加痛快。

    这时,脚步声传来,一名灰头土脸,一身是血的男人,被武卫卒们如拖死狗般拖了上来。

    是曹昂。

    大秦国高贵的太子殿下,现在却如死狗般,被拖至了殿前,被扔在了陶商的跟前。

    摔落于地的曹昂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昂首怒瞪向陶商,一副傲然仇恨的表情,仿佛恨不得冲上去,把陶商给活撕生吞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阶下囚,天子在上,还不下跪拜见。”尉迟恭铁鞭一指,怒斥道。

    曹昂瞟了陶商一眼,冷哼道:“我曹昂乃大秦太子,何等的身份,我这双腿只跪天地,跪我父皇,岂能跪无耻奸贼!”

    曹昂也是不愧名字中一个“昂”字,慷慨激昂,大义凛然,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君子,蔑视陶商这个“小人”一般。

    面对曹昂的慷慨,陶商只是冷笑一声,酒杯向他一指,冷冷道:“尉迟,给朕打断他的两条腿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早就勃然大怒,等的就是陶商这句话,手提着铁鞭,大步流星的就冲下阶去,冲向了曹昂。

    本是慷慨的曹昂,脸色立时一变,眼中蓦的涌现出了惊怖之色,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陶商看在他是大秦太子的份上,多少会给他些面子,却没想到,一上来就要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乃一国之君,你这么对一个俘虏,就不怕天下人笑你吗?”慌了神的曹昂,惊怒的朝着陶商大叫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动于衷,视他若无物,只举杯浅饮美酒。

    就在曹昂大吼的时候,尉迟恭已经大步流星撞到了他面前,手中铁鞭高高举起,骂道:“曹家小狗,敢骂我家天子,老子我打腿你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喝骂声中,铁鞭就朝着他的两条小腿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曹昂本还高昂着头,心里盘算着是否该昂首面对,哪怕是腿打腿都不该显露出畏惧之色,以免显的他这大秦太子胆小。

    可当那铁鞭呼啸而下之时,曹昂却蓦然间害怕了,恐怖感油然而生,本能的就想缩身闪避。

    可惜,他武力值不过是70多点,又受伤不轻,岂躲得过尉迟恭这90多的绝顶武将一击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那一鞭子,不偏不倚,狠狠的敲在了曹昂的小腿骨上。

    曹昂是瞬间一声惨厉之极的嚎叫,诺大的身体扑嗵就跪倒在了地上,双手撑着地面,痛苦的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然敢——”

    痛苦的曹昂,骂言还没来得及从牙缝中吐出来时,陶商就冷冷道:“尉迟,再给朕敲碎他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得令,手中铁鞭再挥而下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又是一声骨肉碎裂的脆响,曹昂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左手大拇指已被一鞭砸碎。

    曹昂是嗷的一声杀猪似的嚎叫,手一软,再难支撑下去,刚刚爬起来,转眼又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龙座上的陶商,欣赏着曹昂惨烈的样子,冷冷道:“尉迟,等下这小子敢再对朕有一个字不敬,你就给朕砸断他一根手指,敢有两个字不敬,就砸断他两根手指,手指砸光了,再砸他的脚趾,一直砸到他服了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尉迟恭兴奋的一应,高高举起了铁鞭,就准备再砸而下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,痛苦不堪的曹昂,这下是彻底被陶商的狠辣手段给镇服,空有一腔的愤怒,满腹的骂言,却不敢再从牙缝里挤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双腿已继,一根手指也被砸碎,这痛苦已达到了他能够承受的极限,他哪里还有胆子,去感受十根指头统统都被砸碎的痛苦。

    痛苦了许久,嗷叫了许久,那痛剧痛到要死的感觉终于过去,曹昂好容易才缓过了气来,颤
天龙至尊无弹窗
巍巍的双手支撑着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只能乖乖的跪在阶前,跪在陶商的脚下,用未断指的那一只手撑着地面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满脸都是痛苦畏惧之色,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看陶商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曹昂,不骂朕了么,你终于服了吗?”陶商端着酒杯,步下高阶来,走到了曹昂跟前,巍巍铁塔之躯,将他笼罩在自己的巍影之下。

    曹昂颤巍巍的抬起头来,含着痛苦的泪光,满是仇恨的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怒目与鹰目相对,刹那间,曹昂感觉陶商那锐利无双的目光,仿佛神的目光,能够看穿他的内心,看穿他的虚弱,看透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曹昂身形一颤,打了个冷战,微微转过了头去,不敢再正视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,那朕就暂且当你是服了。”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却又冷笑着叹道:“朕今日本来没打算对你怎样,只是叫你过来说几句话而已,你说你要是好好说话,又怎么会吃这苦头呢。”

    曹昂深深的低下了头,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暗暗握拳,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血,滚滚的怒火在胸中狂燃。

    陶商已高坐回龙座,冷冷道:“朕知道你只是表面服软,心里边想着却是有朝一日你秦国反败为胜之时,如何向朕报仇雪恨,不过朕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你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杯酒饮下,陶商用宣读天谕般冰冷的口吻,威然道:“秦国朕必灭,你曹氏一门,朕也必灭!”

    曹昂身形陡然间打了个寒战,就好似陶商那一番话,如死神宣读了他的命运一般,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我大秦一定不会灭,我从曹氏一族,也一定不会灭,胜负还未定——”绝望中的曹昂,在陶商的言语刺激下,竟是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从牙缝中恨恨出了这番话。

    尉迟恭就恼了,作势就举起铁鞭,打断砸碎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摆手,制止了尉迟恭。

    然后,他俯视着满脸仇恨,满脸不服的曹昂,冷冷道:“你不信是吧,那朕就让你暂且活下,朕要让你亲眼看到你的大秦国是如何覆灭,秦还要让亲眼看到,你曹氏一门,是如何被朕灭尽!”

    霸绝冷肃的誓言发出,陶商也再不屑跟他废话,一拂手,下令将曹昂拖下去。

    左右御**卫们一拥而上,将断腿断指的曹昂,如拖死狗般再次拖走。

    “我大秦不会灭,我曹氏不会灭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歇厮底里的吼叫声,回荡在大殿之中,很快就消失远去。

    大殿中,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陶商饮下几杯酒,觉的兴致未尽,便下令将那些从曹操内宫之中,搜刮出来的残存歌姬舞姬们,统统都带上殿来,命她们起舞弄影,为自己助兴。

    很快,金殿上便是歌声靡靡,舞影翩翩,一副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的景象。

    陶商是半卧于龙座之上,欣赏着歌舞,饮着美酒,尽享这踏破长安的荣光快活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饮到半醉之时,外面武卫御林来报,言是那位南蛮第一美人祝融,此刻正在外面求见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主动来了,就不怕索取赌约么,有意思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好奇的笑意,便拂手令祝融入内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袭鹅黄襦衣,头戴玉钗,略施粉黛的祝融,款款的步入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祝融拜见陛下。”祝融盈盈向陶商福身一礼,身形微偏,翘臀丰丘若隐若现,尽显风情。

    “免礼吧。”陶商一拂手,笑眯眯道:“祝融,你不来朕还差点忘了,你还记得咱们之间打的那个赌吗?”

    祝融脸畔微晕,美艳的明眸中,闪烁着几分尴尬,犹豫了一下,却只得无奈的点点头,叹道:“融当然不会忘了,我现在算是才真正的看明白了,你才是这世上真正的英雄,我跟你打赌,不输才怪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拂手示意祝融上前。

    祝融稍稍有所迟疑,却还是扭动着丰腴的身姿,迈着小碎步子登上了高阶,站在了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红烛映照之下,祝融浑身上下,都透着南蛮野性之美,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既然输了,那你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?”隗商嘴角已泛起了丝丝邪意。

    祝融脸畔更红,羞意已尽显于色,轻咬了咬朱唇,却仍是昂挺起那衣裳绷裹不住的傲峰,正色道:“我们南蛮人向来说话算数,既然输了当然要愿赌服输,我今天来见陛下你,就是想告诉你,我祝融愿意心甘情愿的嫁给你,做你的妃子,这辈子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陶商眼中顿显一丝奇色,似是没有想到,这个祝融倒也是个干脆利落,言而有信的女人,输了赌约,竟然会主动的前来服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赞道:“很好,愿赌服输,不愧是南中第一美人,朕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又打算什么时候娶我?”祝融的声音压低了几分,脸畔更晕。

    陶商却嘴角微扬,嘿嘿一声邪笑,“就是现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