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七十八章 搅了曹操的春宵

第七百七十八章 搅了曹操的春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长安城以北,秦军犄角大营。

    当天气悄然转暖之时,曹操尚自浑然不知,正在他的皇帐之中,搂着两名美妇快活。

    那两名美妇乃是他两名臣下大将的遗孀,曹操在那两名将领出征之前,曾经向他们信誓旦旦的保证,如果他们战死在沙场上,为大秦殉国了,曹操保证会照顾他们的妻儿。

    曹操身为大秦皇帝,一言九鼎,自然是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于是,在那两名大将战死之后,曹操便履行诺言,将他们的儿子都收为了养子,他们的美丽妻子也皆养在了身边,养到了自己的龙榻上。

    曹操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,自打被陶商在弘农击败之后,就一直处于郁闷凝重之中,连床第之欢都不再那么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现在,曹操却在心里感激自己那优秀的长子曹昂。

    正是自己那宝贝儿子,以一道坚冰覆城之计,把长安城变成了固若金汤的铁城,即使是陶商集中了千门天雷炮,也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长安城已确定无懈可击,被儿子守成了一座永远无法攻破之城,而来自北面的一道道情报,也表明刘备大军正在步步南下,威胁魏国北境。

    至于陶商那边,明显已感觉到了北境的威胁,前番他收到情报,陶商已不得不抽调了近五万大军前往北境增援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面,天下大局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,陶商的好运气已经用尽,胜利的天平正在向自己这边倾斜。

    他曹操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继续为儿子充当犄角,继续坚守住长安城,直到耗到陶商为北面威胁所累,不得不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就可以大举反攻,趁势收复失地,把陶商赶出大秦的土地。

    甚至,他还可以配合着刘备南下的攻势,打陶商一个南北不能相顾,大军再次兵进中原……

    这所有的转机,所有的美好前景,全都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儿子,以一招奇思妙想的坚冰覆城之计,为他守住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“昂儿不愧是朕的长子啊,只有他才最象朕,丕儿跟他相比起来,还是稍逊几分啊,看来朕封他为太子是封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于昂儿那封上表,想要尽快娶了马云禄为太子妃,虽说有些心急了,不过眼下这种局面,早点娶了那马云禄,也能更加拉笼马氏一族,让他们安心为朕效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超的那个妹妹,倒确实是长的绝美,着实是个可人啊,若朕早知道她长那么美的话,就不赐婚给昂儿了,朕就自己收入宫中了,不过现在木已成舟,也只能便宜昂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平躺在诺大的龙榻之上,左拥右抱着两个美人,嘀里是喃喃自语,脑子里思绪飞转,畅想着种种蓝图,想象着若是那马云禄不嫁给自己的儿子,而是被自己纳为后妃的艳想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曹操忽然感觉到,这帐中的气温,不知不觉中似乎是升高了许多,竟然让他感觉到有点闷热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回事,添那么多炭火做什么,把炉火烧这么旺,想要热死朕吗?”躺在榻上的曹操,踢开了被子,冲着榻前伺候的宫女喝斥道。

    宫女吓的一颤,忙慌张小声道:“回禀陛下,奴婢们并没有添柴,是外头气温忽然间骤升,连地上的雪都化了,所以帐中才会有些热。”

    冰雪融化,气温骤升?

    曹操先是一个愣怔,旋即神色一震,陡然间从温柔乡中跳了起来,一跃下榻,来不及披好厚衣,就冲出了皇帐。

    掀开帐帘,曹操竟然感觉道一股暖风扑面而来,举目四望,但见天高云淡,徐风和煦,原本冰雪覆盖的脚下,竟不知什么时候,已变成了遍地的泥泞。

    曹操吃了一惊,显然没有想到,天气竟会突变,就在自己于帐中云雨潇洒之时,突然间变暖成了这等地步。

    曹操蓦然想起什么,急是向长安城方向望去,虽相隔于数里之遥,却仍旧能看到,原本冰雪覆盖的长安城,所反射出来的刺目寒光,不知什么时候时,竟已变的不再那么刺眼了。

    反射光变弱,意味着长安城的冰墙已融化大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危险的信号!

    “快,快传法正等人前来皇帐中议事,立刻!”曹操转身回到了大帐中,匆匆忙忙的就穿戴起了衣裳。

    片刻后,曹操刚刚穿好,正襟危坐下来时,马超、法正、徐晃等几员文武重臣,就已匆匆赶到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们开口,曹操就用斥责的语气质问道:“气温突变,长安城的冰墙都
弃僧sodu
已经融化了,这么危险的事,你们为何不早报?”

    众臣对视了一眼,法正上前拱手笑道:“陛下莫要忧虑,眼下正是冬末春初之际,天气咋暖咋寒也是常有之事,臣相信等太阳一落山,气温立刻就会转寒,那时太子只需再以水浇城,自然便可重新凝结成冰墙。”

    曹操适才也是一时紧张,才觉的事态严重,这时给法正这么宽慰,冷静下来仔细这么一琢磨,神经顿时松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朕……朕只是担心陶贼会趁此时机,进攻长安城。”曹操虽还有顾虑,但语已明显平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陛下就更是多虑了……”

    法正不以为然一笑,方道:“天气咋暖咋寒,不出两个时辰,天气一暗必然转冷,陶商若想趁机攻城,就必须要提前准备好,要知道,他光是把那些天雷炮运往城前,就至少也得花一个多时辰,更别说动用二十万大军出营结阵,等他准备好了,恐怕天都已经黑了,长安城的冰墙早就重新凝固起来,他再攻城还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法孝直这点倒是言之有理。”连素来沉稳的徐晃,也点头附合道:“除非陶贼能识破天象变化,提前就预判到天气会转暖,他要是真能那样的话,他岂不是真成神了。”

    法正和徐晃二人,你一言我一语,一席宽慰分析之后,方才彻底的打消了曹操心中的担忧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曹操嘴角掠起一丝自嘲的笑容,拂手道:“尔等言之有理,这一次确实是朕想多了,那陶贼就算再诡诈,再有机谋,又怎么可能算出气温骤变呢。”

    皇帐之中,担忧的气氛一扫而空,气氛又重新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徐晃却又拱手进言道:“不过话虽如此,臣以为还是当派人入城,提醒一下太子,让他有所提防才对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不等曹操开口,马超便不以为然道:“徐公明,你也太小看太子了,以太子的英明,他怎么可能不加以防范呢?”

    徐晃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马超便向曹操拱手笑道:“陛下既然让太子守城,就说明对太子充满了信心,这点小事相信太子必会提防,陛下若是派人去提醒太子的话,反而是显的对太子不信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孟起说的对。”曹操连连点头,“昂儿智勇双全,又有夏侯元让等人辅佐,相信早已对这气温突变有所提防,朕又何必多此一举去提醒他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曹操话音方落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沉声的轰击声,就连脚下的地面,也为之微微一晃。

    曹操变色,马超变色,法正变色,大秦的君臣们顿时都是神色一变,目光不约而同的射向了南面方向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轰击声再起,比方才强烈了数倍,脚下的地面震动也在加剧,仿佛陨星坠落一般。

    紧接着,曹操等人就看到,长安东门方向是尘雾遮天而起,将整道城墙都遮掩其中。

    魏军在轰击长安东门!

    曹操蓦然警醒,脸色骤然惊变,急道:“怎么回事,你们不是说陶贼没有时间准备攻城吗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法正也是一脸迷茫,却忙宽慰道:“陛下莫忧,这也许是陶贼为了争取时间,只调了部分天雷炮轰我东门而已,他不集中千门天雷炮,焉能破我城墙,陛下无需太过担忧。”

    曹操这才稍稍松了口气,却不敢小视,急是派斥侯飞奔而去,前去探察究竟。

    斥侯飞奔而去,曹操立在营门外,远望着东门方向冲天的尘雾,耳听着那越来越猛烈的轰击声,表情愈发的凝重,一颗心渐渐已提到了嗓子眼处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斥侯去而得返,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

    陶商已尽起二十万大军,千门天雷炮,正对长安东门一带,发动天崩地裂的轰击,东门城墙失去了坚冰的保护,已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曹操骇然变色,如同被雷击了一般,身形剧烈的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左右法正马超等人,亦是大惊失色,一个个都错愕茫然,一副匪夷所思之状。

    “这么短的时间里,陶贼怎么可能调动千门天雷炮,这绝不可能,除非陶贼早就预料到这场气温突变!”法正一脸难以置信,冲着斥侯吼道。

    斥侯慌忙道:“小的怎么敢谎报军情,魏军确有千门天雷炮在轰城,我们的城墙已被轰裂数处,只怕就要支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秦国上下,上至曹操,下至法正,眼眸中皆是涌过深深的惊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