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七十六章 战夏侯!

第七百七十六章 战夏侯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曹昂本就已受伤,武力值大减,如何能挡得住尉迟恭这狂冲而来,全力一击,只一鞭便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落地的曹昂,一声惨叫,胸口肋骨咔咔作响,不知摔断了几根,嘴里边的鲜血也是狂喷不止。

    曹昂还想要爬起来逃跑时,尉迟恭已策马赶了上来,手中铁鞭高高举起,作势就要轰砸而下,轰碎了曹昂的脑壳。

    “尉迟,也留他一条狗命,朕还有用处!”激战中的陶商,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尉迟恭那举到半空的鞭子,这才放下,朝着地上的曹昂呸了一口,骂道:“小子,要不是陛下要留你狗命,爷爷我一鞭子非砸碎你的脑瓜子不可。”

    曹昂被这般羞辱,却不敢再反抗,只能心中默默的诅咒,正待挣扎着站起来时,却被尉迟恭朝着后背轻轻那么一磕。

    曹昂一声闷哼,整个人便瘫倒在了地上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大秦国的太子曹昂,主此被魏军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此时的马云禄已是花容惊变,万没有想到,魏军竟会在关键时刻冲出一员虎将,竟将曹昂给活捉。

    她是瞧不起曹昂,将曹昂视为弱夫,但她到底也是秦国之臣,眼见自家的太子殿下被活捉,焉能不震惊万分。

    “留下曹昂!”马云禄强攻几枪逼退了陶商,纵马舞枪,转身就杀向了尉迟恭,想要救下曹昂。

    尉迟恭早有准备,手中铁鞭一所,拦下了马云禄去路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震天嗡鸣,火星飞溅中,马云禄那势大力沉的一枪,便被尉迟恭轻轻松松的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云禄冷艳的面容又是一变,显然没想到,眼前这敌将防御力如此之高,自己竟然丝毫没有撼动。

    想起陶商方才叫他为“尉迟”,马云禄就蓦然想起,这个满面黑髯的敌将,必然就是蒲坂一战,以一己之力,力扛自己哥哥等三员绝武将的狂攻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是这厮不成?我不信他有这样的实力,我不信……”马云禄眼中惊惑之色涌动,一声清喝,手中银枪乱舞如漫空流光,向着尉迟恭射去。

    马家枪法速度快,力道猛的特点,在这一刻尽显无疑,只见漫空的光影,四面八方的就扑向了尉迟恭,快如闪电般。

    “女娃子,你比你兄长还差很远,也想奈何得了我么,笑话!”尉迟恭却丝毫没有忌惮,哈哈狂笑着,手中铁鞭便舞出了一团铁幕,封住了所有的破绽要害。

    吭吭吭!

    顷刻间,枪与鞭交锋十余招,尉迟恭是只守不攻,轻松就将马云禄的攻击给震退开去。

    门神天赋爆发,连马超庞德和许褚三将都攻不破的超强防御,何况是武力更要弱上几点的马云禄。

    “尉迟恭,跟朕联手,拿下这匹西凉小野马。”身后方向,陶商已纵马狂笑,舞刀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马云禄攻尉迟恭不下,心中已焦虑不已,回头又瞟到陶商追杀而来,一颗心儿顿时又是一沉。

    傲烈如她,此时此刻,心中终于是掠过了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陶商武力之强,实在是超出了她的预料,尉迟恭武力之强,也出乎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她知道,大势已去,碰上了这二人联手,曹昂是绝对救不下了,若再迟疑执着下去,就连她今天也得丧命于此。

    “是我叫他不要插手,他偏偏不自量力,才会被敌人所俘,我马云禄已经尽力了,岂能为他这么个愚蠢的弱夫丧命于此,我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明眸一转,马云禄心中顿时有了主意,再攻几枪逼退了尉迟恭,向着北门方向就逃去。

    尉迟恭防御力虽强,攻击力却要逊于马云禄,人家要走,他又岂能拦得住,比及陶商追至之时,马云禄已奔出十余步外,逃往了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说尉迟,你怎么不拖住她,让那小野马给逃了?”陶商不爽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挠着后脑壳,憨憨的苦笑道:“陛下啊,我也想留住那小娘们儿啊,可尉迟我是善守不善攻,我留不住她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才蓦然想起,尉迟恭只是门神不是战神,留不住马云禄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算了,跑了就让她跑了吧,早晚有一天,还有再见面的。”陶商举目望着马云禄逃离前的那一抹红影,英武的脸上掠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冷笑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陶商便屏弃了主中那一丝遗憾,目光落在了泥地上昏迷的曹昂。

    这个曹操的长子,秦国的太子,这个当年在中原之时,就跟自己屡屡作对,却被自己屡屡羞辱击败的家伙,今天终于又落到自己手里了。

    夺下长安城是一桩喜欢,这第二桩喜事,就当是活捉曹昂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留着这小子有什么鸟用,让我一鞭子
美漫之心念之力笔趣阁
砸碎他得了!”尉迟恭牙根痒痒,扬着鞭子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拂手,冷笑道:“好容易抓到了曹操的宝宝贝儿子,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下吧,留着他的狗命吧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处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这才只好收敛了杀机,喝令士卒将曹昂绑了押下去。

    逼走了马云禄,活捉了曹昂,陶商还嫌杀到不够,纵马舞刀再冲而出,率领着大魏的将士们,继续辗压败溃的秦军,将大魏的皇旗,插上长安城各处要害的上空。

    御街之上,杀神白起,尚在跟夏侯惇激战。

    但见刀影与枪影如狂风骤雨般漫空飞舞,左右街道两侧的房舍,被他们的刃风扫刮到瓦屑横飞,士卒们皆不敢有半分接近,生恐被绞成肉泥。

    两人的死战,转眼间已过百余招。

    白起的本有武力值,虽是远远的逊色于夏侯惇,但他的杀神天赋作用之下,他从城门杀到这里来,一路杀人过百,所积蓄的杀戾之气,已是足以将他的武力值拔升至了90以上,堪堪与夏侯惇相比肩。

    所以,白起才能凭借着杀神天赋,与夏侯惇战成一团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白起仗着自己军势占优,自然是信心百倍,越战越有精神,不怕跟夏侯惇鏖战下去,而夏侯惇却因城池被攻破,己军被杀的节节败溃,心中越发焦虑。

    精神斗志上此消彼涨,交手过百合之后,夏侯惇招势渐弱,不知不觉中便被白起压制,夺取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不好啦,太子殿下被陶贼活捉啦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夏侯惇心焦之时,突然间有一队败溃的士卒,从西边逃了过来,惊恐大叫着曹昂被捉的消息。

    夏侯惇心头惇时咯噔一下,心中惊忖:“太子怎么这般不争气,竟然给陶贼活捉了,天子让我辅佐太子,现下太子被俘,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天子?”

    就在夏侯惇气恼惊怒时,白起已看出了他情绪,便有意激怒他,趁势狂笑道:“夏侯惇,你秦国太子都被我家天子活捉,秦国灭亡已成定局,你还不投降我家天子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夏侯惇脸色骤变,扭匀曲变形,果然被激到勃然大怒,大骂道:“冒充古人的小贼,我大秦皇帝乃天命所在,绝不会被你们这班宵小所灭,绝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怒极之下,夏侯惇臂上青筋爆涨,骨节咔咔作响,发出了豌豆炸裂般的声响。

    他是盛怒之下,情绪失去了控制,不惜以毁损身体为代价,进入狂暴状态,强行升自己的武道极限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夏侯惇便将自己的武力值,强行推升至了99点之多,只差那么一点点,就要达到满百的状态。

    狂暴状态下,夏侯惇一声震天的兽吼咆哮,手中大枪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汹涌如海潮般,向着白起就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厮被我逼疯了,拿出了不要命的打法,可要小心了……”白起眼眸一凝,不敢小视,急是将杀戾之气也催动到了极限,全力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大枪轰天而下,将白起高举的大刀,狠狠的压下了尺许之距,压到他双臂弯屈,几乎就要扛之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而枪锋轰压而下的刃风,垂地而下,竟将马下地面的泥土都冲击到四面飞尘,发出砰砰的撞击。

    夏侯惇如发狂的野兽一般,吼头滚出声声低吼,几乎要青筋崩裂的一双手臂,将那柄大枪越压越下,无穷无尽的天崩之力,源源不断的向着白起压下去。

    白起的脸转眼已憋到血红,几乎要涨破一般,牙关都咬到咔咔作响,却还是扛之不住,手中战刀越来越低,那明晃晃的枪锋,几乎就要压到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家伙实在是太强了,难道非要逼我也发动狂暴状态么,我可不想自损身体啊……”白起咬牙欲碎,额头汗珠是滚滚而下,心中纠结不已。

    他若是发动了狂暴状态,固然能提升武力值,跟夏侯惇一战,但却要损毁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身体受伤白起倒不怕,只是他一身的杀戾之气,若强行摧动狂暴状态,身体就要受到杀戾之气的反噬,身体损伤就要倍增。

    若是那样,就算是战退了夏侯惇,身体至少也得休养了四五个月方才能恢复,再上战场,那时只怕灭秦战争都已经结束了,他连一寸功劳都将捞不上

    就在白起纠结之时,刀柄再度压下寸许,那明晃晃的枪锋,再差分毫间,就要削中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竟被他逼到这般地步,看来我只好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白起无可奈何,将要催动狂暴前的一瞬,忽听破空之声在脑后骤响而起,回头一瞥,惊见一道流光箭影,直扑自己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冷箭来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