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七十五章 西凉野马也救不了你

第七百七十五章 西凉野马也救不了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这陶贼的武道,竟然能强到这种地步,连我的兵器都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身心俱震,这一刻,他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,整个人都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是早料到陶商武道不弱,甚至在自己之上,就算如此,他勉强也能支撑个几招。

    曹昂却万没想到,陶商的武道已强到这等境界,竟已强到了自己连一刀都接不下来的地步。

    恐怖!

    天赋达到了恐怖的地步!

    曹昂震撼的心中,所有的自傲统统都被这前所未有的震惊所取代,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字:

    逃!

    大枪失手的瞬间,曹昂也顾不得胸中剧痛,嘴里喷血之时,就是急拨转战马,向着西门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了了,曹昂,人头给朕留下!”陶商一声狂笑,纵马舞刀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曹昂受伤不轻,纵马不及加速,刚才逃出了七八步远,就眼看着要被陶商追击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怎么办啊,谁来救我,谁来救我啊……”曹昂是惊恐万分,就感觉到死神的无形之手,已死死的缠住了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曹昂抬头看到前方十步之处,一名红色披风的巾帼武将,正纵马舞枪,狂杀魏军。

    是马云禄!

    曹昂陡然间眼眸一亮,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看到了一线活命的希望。

    殿中那一场争斗,他被马云禄一招制服,深知马云禄武道绝伦,只怕不在陶商之下,他张口就想向马云禄求救。

    可话到嘴边,曹昂又想自己先前被马云禄视为“弱者”,被击倒在地,已是大大的羞辱,眼下自己若是再弱到向她求救,岂非更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就在曹昂犹豫不决时,身后杀气滚滚袭来,他回头一瞄,陶商已追击三步之内。

    生与死,尊严与性命,就在这三步之内。

    “云禄救我,为我挡下陶贼啊,救我啊——”曹昂终于是再也顾不得什么尊严,惊惶沙哑的大叫求援。

    曹昂惶恐的叫声,穿破了乱军的杂音,传入了马云禄的耳中。

    马云禄身形微微一动,举目望去,就见曹昂手中连武器都没有,嘴里正喷着鲜血,向着自己这边狂逃而来,边逃还在边向她求救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弱者……”马云禄冷哼一声,冷艳的俏脸上顿现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狼狈逃至的曹昂,却什么也不顾,只拼命的大吼大叫,向马云禄求援。

    马云禄银枪那么一收,作势想要冲上去救曹昂,却忽然又犹豫不决,看着曹昂那副抱头鼠窜的狼狈样,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她听到曹昂口中,叫着什么“陶贼”,蓦然意识到,追击曹昂之人,竟然是大魏之皇陶商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个小子就是陶商,就是那个大败我大哥,让我马家军团名誉扫地的魏国皇帝吗?”

    马云禄秀眉深凝,冰漠如霜的明眸中,陡然间迸射出了狂烈的战意,还有丝丝狂燃如火的复仇怒火。

    再没有一丝犹豫,马云禄一夹马腹,纵马舞枪便杀了上来,顷刻间从曹昂身边擦身而过,直取陶商而去。

    穷追中的陶商,本欲取曹昂性命,却不想迎对突然杀出一员巾帼女将,二话不说,手中银枪就搅动着腥风雪雨,直扑自己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枪出手,破风而过,发出了嘶嘶的空气爆鸣之声,强劲无匹的刃力,竟是挤压真空,化出一道无形之壁,狂辗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眉头一动,心中暗忖:“这女人武道不弱,竟在祝融之上,听曹昂那小子的叫声,这女人莫非就是马超的妹妹不成?”

    思绪翻动时,那一道惊破天地的一枪,已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陶商神思顿收,也无一丝忌惮,手中战刀横刀而出,卷着狂风暴雨般的刀刃之气,正面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刀与枪瞬间相撞,二人身躯俱是微微一震,气息为之一荡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不分高下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之时,陶商瞬间开启系统,扫描了这巾帼女子的数据,结果果然是马云禄,武力值竟是高达95

    “果然是马云禄,这西凉野马的武力值,竟然跟我一样高,实在是不可思议啊……”陶商心中也是一阵的奇叹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陶商纵横天下,见多识广,自问也算撞见过不少巾帼女将,绝大多数女将,最终都成为了他宫中之妃。

    象吕灵姬、孙尚香、花木兰,还有快要被纳为妃子的女子,皆为巾帼女将,祝融的武力值,甚至已达到89之高。

    陶商以为,祝融的武力值已算是当世女将中的顶峰存在,却没有料到,马云禄的出现,突破了他的观念,竟已达到绝顶的境界,高达95.
不朽魔头小说5200


    95的武力值,应该算得上是当世女将最强的存在,莫说是当世,就算是放眼古今,那也是寥寥无几,只怕唯有穆桂英,樊梨花之流,方才能与之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马超竟然能有这么一个武力强悍的妹妹,实在是叫朕大开眼界,有意思,今天这场战斗,实在是太有意思了……”拨马回刀之时,陶商英武的脸上已浮现冷笑,言语中尽显狂放豪然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马云禄也拨马回枪,望向陶商的目光之中,已平添了几分惊异。

    那种惊异,显然惊奇于陶商的武道之强,超乎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蒲坂一战,这小子竟能跟我大哥战数十回合,原来这小子武道当真了得,阄与我不相上下,这个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马云禄心中惊奇,冷艳的俏脸却因陶商那含有轻薄之意的言语,陡然间怒容燃起,二话不说,拍马舞枪再杀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一夹马腥,也纵骑杀出,两人再度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乱军中,一金一红两骑走马灯似的乱转,掀起漫空的残雪飞尘,滚滚刃风四面八方的激射来开,将所有接近之人都掀翻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昂已勒住了战马,回头见马云禄跟陶商相持不下,眼珠子一转,便大叫道:“云禄,我来助你杀了此贼!”

    曹昂想着马云禄武力跟陶商不相上下,若再加上自己从旁相助,拿下陶商绝不在话下,作势就要拍马折返杀回。

    谁想,乱战中的马云禄,却厉声叫道:“我马云禄要亲手杀了他,用不着你这个弱者掺乎,你给我闪远点!”

    正准备出击的曹昂,脸色骤然一变,无尽的尴尬和羞愤之色,刹那间憋到满脸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这个臭女人,竟然敢当着敌人的面羞辱我,实在是可恨——”曹昂气到嘴里又有喷血的冲动,眼珠子都要气炸出来。

    而激战中的陶商,听到马云禄的喝声,不由却笑了,心想这匹西凉野马也着实是有个性,身为大秦之臣,竟然敢这样不给自家太子的面子。

    新奇之下,陶商不由哈哈笑道:“好个有个性的小野马,朕就喜欢你这性子,何必再为曹昂那个弱夫卖命,不如就归降朕,朕必在邺京之中,为你再造一座金屋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花容立变,脸畔羞愤的晕色顿燃,显然是没有想到,眼前这大魏之皇不光武道不凡,竟还是一副浪子德性,临阵交手时,竟还敢分出神来,用那等邪恶浪言来戏弄自己。

    “无耻浪子,我割了我的舌头!”羞恼无比的马云禄,一声低啸娇斥,手起一枪就朝陶商的嘴巴扫去。

    陶商嘴上虽然“放浪”,精神却是高度集中,不敢有丝毫马虎,手中战刀即刻一扫,回荡而上,将马云禄那一枪荡开。

    两人再度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马云禄正处激战当中,心中虽是羞愤,却不敢太过分神,只能专心于交手。

    战团之外,曹昂却早已火冒三丈,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自己被陶商击败也就罢了,被自己的未婚妻视为弱夫也就忍了,但陶商这个可恨的家伙,竟然敢在自己面前,公然挑逗自己的未婚妻,这是何等的羞辱,简直形如在当众抽他的耳光子。

    刹那间,曹昂恍然就感觉到,自己的脸有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无耻奸贼,竟然敢辱本太子的未婚妻,本太子非杀了你不可!”深受刺激的曹昂,跟疯了似的,也不顾马云禄的警告,从属下手中夺过一支大枪,纵马舞枪就狂杀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那马云禄眼见曹昂杀来,秀眉一凝,怒喝道:“我说过,用不着你掺合,你给我滚开。”

    曹昂哪顾马云禄的警告,怒喝道:“你给我闭嘴,本太子命令你助我杀此奸贼,否则你马家就以通敌叛国论处!”

    这“通敌叛国”四个字压下来,马云禄身儿一震,顿时便没了言语,心中虽是厌恶,却也只能由着曹昂杀来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武道跟我不相上下,再加上曹昂这厮,形势对我着实有些不妙啊……”陶商却眉头一凝,鹰目中掠过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便见一道黑色的旋风,从战团旁边掠过,截向曹昂而去。

    是尉迟恭,尉迟恭及时杀到!

    “狗屁秦国太子,还想倚多欺负我家天子,你要不要脸,吃爷爷我一鞭!”震天的怒啸声中,尉迟恭手舞大铁鞭,直扑曹昂而去。

    曹昂没认出尉迟恭,再加上被羞愤冲昏了头脑,只想着要杀陶商,眼见有人敢拦自己的路,还敢口出狂言,顿时勃然大怒,不管不顾的纵马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枪与鞭,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曹昂手中之枪,再次被震飞出去!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惨叫,曹昂狂喷着鲜血,如断线的风筝从马上倒飞了出去,重重的跌落在泥地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