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七十四章 曹昂,哪里逃!

第七百七十四章 曹昂,哪里逃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陈庆之阵斩严颜,威如神将般屹立于血泥之中,斜锤于侧的战斧,尚自在滴落着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三招已尽,陈庆之已恢复如常,气力耗尽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他却尽量的支撑着身体,屹立如山,以鼓舞己军士卒。

    果然,万余白袍军眼见主将怒发神威,无不是热血激荡如潮,个个都士气高涨到爆,疯狂的杀向了那些惊慌的敌卒。

    反观秦军这边,本就处于劣势,今日主将严颜被斩,军心士气陡然间瓦解之空,不少士卒已在惊慌之下,纷纷开始溃散而逃。

    此消彼涨之下,秦军守势全面崩溃,缺口处的魏军大股大股的撕破敌军防线,无可阻挡的涌入了城中。

    项羽、罗成等诸员大将,也尽皆挥军冲破塌陷的城墙缺口,全面突入了城中。

    终于,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崩断声中,高悬的吊桥被斩落,轰然落地,紧接着城门也被从内打开。

    城门洞开,魏军又多了一条入城的通道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们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前赴后继的涌入城中,向着长安皇宫腹地杀去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终于高高的树立在了长安东门城头,宣告着这座秦国帝都被攻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陶商也策马杀入了城中,登临城头之上,鹰目俯视着整座长安城。

    魏字的战旗就在身后高高飘扬,巍巍的秦国皇宫,尽收眼底,数不清的大魏将士们,正沿着一条条大街小巷,全面的涌入长安城,将一切阻挡的敌人都撕碎辗压。

    “长安城,终于被我陶贼踩在脚下了,曹操,丢了都城,我看你还能再支撑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是意气风发,雄心如火,狂笑声中策马下城,率领着诸军将士,从东向西面一路辗压而过。

    冲不出百余步,前方御街之上,陡然间杀出了一波秦军,堵住了陶商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一队兵马,正是曹昂所率的秦国援军。

    就在未久之前,曹昂被夏侯惇给骂醒,仓促之间,急调了余下的一万多的兵马出营,赶赴东门一线想要增防。

    他还寄希望于严颜善于守城,能在即使没有冰墙的防御之下,至少能撑到自己率军赶来。

    曹昂的希望却落空了。

    就在半道上时,他蓦然间听到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响声,连脚下的大地都为之剧烈摇晃,紧接着,他便听到了魏军震天的杀声,如远及近的传来。

    曹昂是心中已惊,猜想城墙可能已遭不测,即刻快马加鞭的率军增援,谁想到,就在他的大军刚刚抵达御街之时,就看到远处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已高高飘扬在了东门上空。

    魏旗高扬,意味着东门已然陷落!

    曹昂还来不及震惊时,紧接着就看到正面大道方向,数不清的魏军士卒,正如潮水般扑涌而来。

    魏军不仅夺下了东门,更已杀入了御街腹地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才短短两个多时辰的天气突变,竟然就给那陶贼抓住了,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茫茫涌至的魏军兵潮,曹昂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,口中颤声自语,一副失魂落魄之状,仿佛撞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,也不愿意接受长安城破,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曹昂的心在滴血,就感觉到自己所有的自尊,大秦太子的脸面,统统都已被陶商撕下,扔在了地上,狠狠的践踏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他才刚刚因为守城有功,得到了曹操的欣赏认可,被封为了太子。

    志得意满的他,自以为将来的秦国,非他莫属,还信誓旦旦的向曹操慷慨宣示,只要有他在,陶商就休想踏入长安城一步。

    这短短几天时间里,他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已达到了辉煌的顶峰。

    可他作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还来不及品味着身在顶峰的滋味之时,一切的的美妙,就象是梦境一般,被陶商无情的击碎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然又坏了我的好事,我好容易得到父皇的认可,又一次被你这个奸贼给夺去,可恨啊——”

    从失魂落魄中惊醒的曹昂,转眼又怒发冲冠,咬牙切齿,气到肺都要炸掉一般。

    迎面处,魏字皇旗飞舞如风,引领着大队的魏军将士,如潮水般卷涌而上。

    众军环护中,那一员金甲血刀的武者,威如天神一般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曹昂举目一扫,一眼便认出,那人不是陶商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刹那间,当年曹昂在中原,屡屡羞辱他的种种惨痛经历,便一股脑的统统都涌上了脑海。

    当年的羞辱,今日的羞辱,可以说是新仇旧恨,顷刻间便将曹昂心中积蓄的所有怒火,都点燃到爆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曹昂虽然
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
怒火填胸,却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,即刻冲上去跟陶商血拼。

    因为他当年可是吃过陶商的亏,知道陶商武道不弱,近年又听严颜等蜀国归降之将说过,陶商的武道已达到了绝顶境界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故曹昂心中虽怒极,却存有几分忌惮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就在曹昂犹豫时,御街的那一头,陶商的那一双鹰目,已是死死的锁定了曹昂。

    “曹昂,终于又让朕撞见你了,当年中原让你逃了一条小命,今天算你倒霉,又撞在了朕的枪口上,朕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纵马舞刀,直奔曹昂杀去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,曹昂已看到了陶商纵马杀到,心中虽恨不得将陶商亲手斩杀,但当真正要跟陶商交手之时,他还是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,我要不要跟那小子再决生死,要不要……”曹昂神经紧绷到了极点,紧握大枪的手都浸出了一层冷汗,一时间竟陷入了犹豫不意之中。

    眨眼间,陶商已杀至二十步外,眼看交手在即。

    就在曹昂犹豫着,要不要跟陶商一战之时,身后一员虎熊敌将却从他身边掠过,口中咆哮大叫道:“陶商奸贼,我夏侯惇就要为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,纳命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咆哮声中,那玄甲武将手纵一杆硕长的大枪,踏破血路,直扑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是秦国大将军,夏侯惇!

    夏侯氏与曹氏一族关系密切,两族形同一家,当年中原之战时,曹仁和曹洪等诸多曹家宗室,统统都死于了陶商之手,这在夏侯惇心中,已是记下了一笔大仇。

    前番奇袭蒲坂津之战,侄子夏侯尚也死在了魏军之手,这又是一笔血仇。

    国仇家恨集于一身,今长安城又被陶商攻破,夏侯惇撞见了陶商,如何能不怒火奔涌,狂杀而出,要亲手取了陶商性命,以报国仇家恨。

    “夏侯叔父武道绝伦,有他出马必可杀了陶贼,我也赶紧杀上去助他一臂之力,到时这旷世奇功就有我一份……”

    曹昂是思绪飞转,眼中陡然间掠过一丝得意的冷笑,紧绷的心绪立时一收,脸上重燃起了冷傲的自信,作势就想要杀上去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乱军之中,突然有一员魏将踏雪杀至,口中厉喝道:“夏侯狗贼,凭你也配跟我家天子交手,白起取你狗头!”

    白起杀到!

    杀神白起从东门破门而入,一路狂杀狂辗,刀下斩杀的秦卒不下百人,已是蓄积了可怕的杀戾之气,从陶商身边掠过,直取夏侯惇而来。

    两骑相对射至,瞬息间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刀与枪相撞,掀起漫空的强劲冲击波,将附近的房舍瓦片,都统统震碎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个是秦国大将军,一个是大魏的杀神,两员虎熊大将,转眼间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白起,你来的正好,夏侯惇这厮就交给你了,朕去斩曹昂那小狗的人头!”陶商目露惊喜,口中大喝时,马不停蹄的就从二将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适才夏侯惇突然杀至,还着实让陶商有些头疼,因为他用系统一扫,夏侯惇的武力值,竟也在95的绝顶境界。

    这样的武道相当的实力,陶商自然是不放在眼中的,大不了战个平分秋色而已,但夏侯惇的出现,却拖住了自己,给了曹昂再次逃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曹昂乃秦国太子,这一战若是能将其击灭,甚至是活捉了,对曹操,以秦国的军心打击将沉重之极,不亚于长安城的沦陷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眉头暗凝时,白起及时杀至,拖住了夏侯惇,他焉能不喜。

    “曹昂,今天谁都救不了你,给朕把人头留下吧——”天神发怒般的狂啸声中,陶商如一道金色的闪电,骤袭而至。

    金色流影袭卷而至,手中那一柄染血的长刀,破开血雾,挟着毁天灭地般的狂力,搅动真空,撕出猎猎爆鸣之声,狂轰而上。

    刀锋未至,曹昂便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刃风压迫力,那强劲的刃风,挟裹着浓烈无比的霸绝杀气,竟压制到曹昂有种将要喘不气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一瞬间,曹昂就感觉到,陶商的气势远超于当年,自己多半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明知不敌,然陶商那目空一切的狂言,又深深的激怒了曹昂,再加上陶商来势太快,逼到他根本来不及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无奈与愤恨的纠结之下,曹昂只得鼓起勇气,手舞大枪愤然迎击而上,口中大骂道:“陶贼,敢小看本太子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刀枪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一声震天激鸣声中,曹昂瞬间便觉天河决堤般的狂力,汹涌的撞入他的身体,瞬间搅动到他气血翻滚,张口一股血箭就喷了出去,手中那一杆大枪竟是拿捏不住,脱手被震飞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