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七十二章 破长安!

第七百七十二章 破长安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那座巨型破城锤,名字就叫作龙怒,象征着陶商这真龙之怒,威震四方。

    这座龙怒破城锤,乃是在黄月英当年所造的破城锤的基础上所改造,威力大大增加,防御能力也倍增。

    伴随着陶商一声令下,陈庆之所率领的一万白袍军,手执着硕大的坚盾,环护在龙怒左右,喊着整齐的号子,向敌城徐徐开进。

    在龙怒破城锤的左右和下方,则是近千余士卒,驱赶着近五百余匹骡马,动用庞大的力量,牵动着龙怒前行。

    而在龙怒和白袍军之后,李广则率领着一万神射营与暴雨连弩营混合军团,跟随于后,向敌城逼近。

    大魏阵中,战鼓声隆隆敲响,近百面战鼓声齐响,雷鸣般的鼓声,几乎要将天都要捅出个窟窿一般。

    城头上,严颜眼见魏军逼近,不敢有丝毫犹豫,当即大吼着下令,命弓弩手向魏军放箭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破空之声嗡鸣而起,数以千计的利箭,漫空而下,铺天盖地的向着魏军倾泄而去。

    陈庆之早有心理准备,喝令白袍军们高举大盾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他麾下将士所用的这大盾,乃是前番蒲坂津一役,缴获至马超军团的三层坚盾,可谓天下间最强的大盾,只有魏军的弩车,还有神威弩炮,方才能够贯穿。

    秦军并无那些先进的重弩武器,自然无法洞穿“自己”的大盾,虽是箭如雨下,却无法阻止魏军哪怕半步。

    伴随着震天的鼓声,魏军顺利的推进至了护城壕边,而长安城宽宽的护城壕,早已被魏军滚落的石弹填平。

    陈庆之一声令下,白袍军们将早已备好的泥土,填入了石缝之中,转眼间就铺出了一条简易的土石之路,巨大的龙怒也缓缓越过护城河,开始向左侧城墙贴上去。

    严颜这下就急了,大吼道:“快,快给老夫投飞石,扔檑木,砸毁那破城锤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贴上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同样军心已慌的秦军们,急是将一块块的飞石,向着龙怒砸起,几人齐力扛起巨大的檑木,打算向城下滚去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李广的神射军团,也已开至了射程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神射营,暴雨连弩营,给我分排列阵,向敌城轮番齐射,压制敌人,掩护破城军!”李广大喝之时,手起一箭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李广箭无虚无,利箭破空而出,穿越百步距离,正中一名秦卒人头。

    那名秦卒一声不吭,从城墙上栽坠下来,立时摔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李广这一箭,也拉开了魏军远程火力压制的帷幕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密如疾雨的利箭腾空而起,交织成一面巨大的光网,向着城头覆盖而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鲜血飞溅,惨叫声此起彼伏,数不清的秦卒被射翻在地,数不清血染的躯体,从城头上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神射营的的射手们个个都是射术精湛的好手,箭无虚发,命中率高到吓人的地步,而暴雨连弩营的弩手们,则凭借着连弩一箭十发的能力,以密集取胜,同样是命中率极高。

    这两种军团混合起来,要密度有密度,要准度有准度,简直是天下间最强悍的远程军团,顷刻间便将城上秦卒射到人仰马翻,毫无招架之力,纷纷蹲伏避箭,哪里还有闲功夫再向城下投掷飞石檑木。

    城头秦军全面被压制,根本没办法抬头,自然也就没办法有效的阻止龙怒逼近城墙。

    陈庆之见形势对己方有利,当即下令全军加速,片刻之后,龙怒破城锤终于贴上了城墙。

    那由精铸造的巨大锤头,也跟破损的城墙,只有一尺之距。

    这是轰城的最佳距离。

    “操锤手,向后拉起铁锤——”体弱的陈庆之,粗着气大叫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位于锤身后方的士卒们,即刻连拖带揪,反向拼命的用绳索拉动铁锤后部。

    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响,长达五丈,粗如磨盘大小的锤身,缓缓的被向后拉起,半悬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轰城!”陈庆之没有迟疑,果断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早已就位的那名虎熊力士,手中抡起大锤,狠狠的砸在了那根粗大的梢钉之上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梢钉脱落,失去了束缚的巨大锤身,从半空中荡下,挟着巨大的下降势能,朝着城门左侧的破损城墙,狠狠的就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一声轰天巨响,回荡在了城墙长空。

    巨大的铁锤,挟着无与伦比的巨力,正中城墙,瞬间就轰塌了一大片,轰出了一个大坑,数之不清的大裂隙,从那撞坑四周密密麻麻的龟裂出去,就如同被石弹击中的玻璃,眼看着就要全面崩碎。

    而撞击之下,整道城墙都为之剧烈摇动,站在上边的秦卒纷纷跌倒于地,甚至有几名倒霉的士卒,直接就被从城墙上震落下去,摔死在了城下。

    老将严颜也是被震得身躯一颤,下意识的一扶女墙,方才站稳身体,眼中掠过深
未来之军娘在上帖吧
深的悚色,显然也被这破城锤巨大的威力所震慑。

    严颜再向着被撞击的墙体看去,脸色更是骇然惊变,心中蓦然升起了一股悲怒,意识到到了这个地步,城墙被轰塌已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“全体士卒,速速离开左侧城墙,整整撤离——”悲怒的严颜,方自保留着一丝清醒,果断的大喝令下。

    他这是知道城墙崩塌已无强避免,到时候上方的士卒统统都得死在崩塌之中,倒不如让他们尽快撤离,能保住几人性命就保住几人。

    因为严颜同样很清楚,一旦城墙被轰塌,接下来魏军就会如潮水般向着塌陷处涌来,他必须要调动每一名活着的士卒,在缺口处阻拦魏军。

    号令下达,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秦卒们,这才开始慌慌张张的逃离左侧城墙。

    可惜,晚了。

    龙怒的巨大锤身,再次被荡了起来,第二次的冲击,已是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几秒钟后,又是一声轰天巨响,那巨大的声响,仿佛天都被轰出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然后,那摇摇欲坠的城墙,便在此重击之下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高达数丈,厚达数丈的长安城城墙,就这样轰然倒塌,上方来不及撤离的近百余士卒,纷纷惨叫着,被淹没在了漫空的尘屑之中。

    远方处,掠阵的十几万将士,望着这城池崩落的壮观景象,无不兴奋到爆,兴奋的吼叫声,震碎天地。

    “伯温,看来这灭秦第一功臣的殊荣,非你莫属了。”陶商欣慰一笑,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基。

    “陛下过……过奖了。”刘基结巴着谦逊着,拱手笑道:“敌城已……已破,臣就在此坐……坐看陛下一显……显神威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射向敌城的那双鹰目,已是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凛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前方那座城池,可是秦国帝都,核心中的核心所在,与邺、晋阳、建业、江陵和成都一样,皆为诸国皇权的象征所在。

    而长安城的意义,更不止于区区一座诸国之城,她更是汉朝两京之一,是与洛阳相提并论的古都。

    陶商若能攻下长安,就意味着汉朝两京,统统都纳入了他的版图,也意味着整个中原所有的政治中心,统统都被他拿下。

    而失去了长安城的曹操,失去的不仅仅是他的都城,更失去了他唯一的一座具有政治影响力的城池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曹操只能退往陇西,关中平原将拱手让于他,而失去了最富庶的关中平原,曹操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思绪从将来的蓝图中收回,陶商的注意力,重新又落在了长安城上。

    此时,那飞扬的尘雾已降下,原本巍巍如铁壁般的城墙,赫然已显露出了一道宽达七八丈缺口。

    长安城,洞开!

    陶商热血已沸,深吸一口气,豪然大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朕已为你们打开了通往长安城的大门,现在,是你们大开杀戒的时候了,给朕一鼓作气涌进长安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!”

    “杀尽顽抗之敌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顽抗之敌——”

    十几万将士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疯狂的呼喊,震天的杀声,几令风云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亢奋的号角声吹响,中央皇旗摇动如风,直指敌城,全面进攻的旨意下达。

    “杀!”大将项羽一声厉喝,纵马舞枪,如金色的闪电般纵射而出。

    白起、罗成、尉迟恭等诸员大将,如下山的猛虎一般,挟着豪烈如狂的杀机,冲射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们,轰然裂阵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浩浩荡荡的向着长安东门,向着那轰塌的缺口处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,除了北面周亚夫所部,为了防范曹操的五万兵马,尚没有出动之外,十几万魏军已倾巢而上。

    从天空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魏军狂潮,如乌云压地般,铺天盖地的卷向敌城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头顶风云突变,南风转成了北风,乌云再聚,天地间很快又变的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失去了阳光照耀的大地,气温骤然下降,那些已然融化的冰雪,转眼间又开始重新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天有不测风云,这么快就变冷了,若非是有刘伯温这个‘天气预报员’,只怕我还来不及做好攻城准备,这时机就已错过,看来,这两重天命加身,果然是运气好到要爆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头顶聚起的乌云,陶商心中是一阵感慨,旋即,他束紧了衣甲,顶着再起的寒风,纵马而出,向着敌城杀去。

    而在城楼之上,严颜望着那崩塌的城墙,望着漫野涌来的魏军,望着那乌云再聚的天空,却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短短不到两个时辰的气温突变,竟然都能被那小子抓住,难道他真的连天象都能窥破不成,他是魔鬼,他简直是魔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严颜是仰天悲呛,陷入了深深的恐怖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