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六十八章 坐等天象

第七百六十八章 坐等天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眼前的难题?

    陶商眼前的难题,不就是如何在一月之内,速破长安城吗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伯温,果然不愧是满百智谋啊,出现的真是及时,看来这个随机召唤是召唤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狂喜,忙是亲自给刘基斟了一杯酒,笑道:“不急,先生慢慢说,你说朕眼前有难题,那又是什么难题。”

    刘基饮了一口气,结巴方才有所缓解,慢慢道:“陛下的……的难题,自然……自然是如何速……速破长安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更加兴奋,却叹息一声道:“朕也不瞒刘先生,今北面刘汉数十万铁骑大军,正在南向犯我北境,眼前长安城又有坚冰为墙,无法轰破,如何速破长安城,调兵北援北境,确实是困扰朕的一个大难题,不知先生有何妙计帮朕解此难题?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其实也算不上什么……什么妙计了。”刘基谦逊的摇了摇头,嘴角扬起一抹诡秘,“只是借……借一借天……天时而已。”

    借天时?

    陶商愈加好奇,便问道:“朕倒是想听听,先生怎么个借天时法?”

    刘基便抬手指天,笑眯眯道:“天有不测风……风云,陛下所要做的就……就是,在天时突……突变,气温骤升之时,抓……抓住那短短的时……时机,一举攻破长……长安城。”

    刘基结结巴巴一番话,前后有些不连续,陶商是琢磨了半天,方才明白了他这番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意思,莫非是想说眼下天气虽寒,但保不齐哪一天气温骤升,长安城墙上的冰甲融化,朕就要趁着这个时机,即刻对长安城发动攻击,一举攻破城池吗?”陶商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刘基点了点头,这下终于没再结巴。

    陶商站了起来,负手踱步于帐前,掀起了帐帘,望着外面的天寒地冻,疑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固然是不错,但方今正值冬季,就算是天气忽然变暖,那也是转瞬即逝的事情,朕又怎么知道会发生在那一刻,又如何能把握的住。”

    刘基微微一笑,那表情似乎早料到陶商会有这样的担忧,但不紧不慢道:“不瞒陛下,草民精通天……天象,昨晚夜……夜观天象变化,算出七日后的正……正午,天气会骤然回……回暖,那时,正是陛下一举……一举破城之时。”

    夜观天象!

    陶商眼前蓦然一亮,精神陡然间振奋无比,这才蓦然想起来,这刘基不仅有满百的智谋,还有“天象”天赋。

    所谓“天象”天赋,就是可以通过夜观天象,推测风云四时变化,就相当于自带天气预报的外挂。

    陶商着实是没有想到,刘基会在这么关键时刻前来投奔自己,其所具有的天赋,还发挥出了这么至关重要的作用,竟然推测出了七日之后,气温会回暖气候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个刘基的天象天赋,简直比后世的气象预报技术还要先进,都能准确预测到七天后的气温变化,这也太神了点吧……”陶商心中是暗自惊叹。

    这时,那刘基见陶商突然间不说话了,脸色变化不定,还以为陶商不信他的判断,便叹道:“草民知……知道,我的话听起来太过玄……玄乎,陛下若是不信那也是正……”

    “信!朕为什么不信!”陶商拍案而起,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刘基的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就在刘基还没反应过来时,陶商已一挥手,喝道:“尉迟恭何在。”

    帐外侍立的尉迟恭听令,即刻从帐外入内,拱手应命。

    陶商厉声道:“传朕旨意,叫全军将士做好准备,七日之后,朕要一举把长安城夷为平地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尉迟恭当场就懵了,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!”陶商瞪了他一眼,“朕的旨意还说的不够清楚么,还不快去传旨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这才回过神来,赶紧领了圣旨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后,陶商重新坐下,笑看向刘基,“朕已下了旨意,七日之后,刘先生就等着做朕扫灭秦国的第一功臣吧。”

    刘基愣怔了好好半晌,方才回过神来,一脸惊异的看着陶商,那略显激动的表情,显然是不敢相信,陶商竟然会对他的话,如此深信不疑,没有半点疑问也就罢了,还直接的向二十万大军下达了准备总攻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陛下难道就……就不怀疑草……草民所说的话吗?”刘基禁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反问道:“那先生觉的,朕该怀疑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难道就不怀……怀疑草民是秦国的奸细吗?”刘基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不以为然一笑,“你若是奸细的话,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前来冒险,早晚难逃一死,朕不
火之日向吧
相信这世上有不怕死的奸细。”

    刘基愣怔一下,却又问道:“那陛下难道也不怀……怀疑,草民对天……天象的判断,可能会有误吗?”

    陶商又是淡淡一笑,“你既然不是奸细,又明知自己献计失败,有可能被朕一怒之下处死,却还敢只身前来献计,就证明你对自己的能力有着足够的自信,敢用自己的项上人头做赌,都到了这个份上,朕还有什么可质疑的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后,刘基脸上的狐疑表情,已是烟销云散,眼眸中涌动出了深深的震撼和叹服,显然是深为陶商的洞察人心而震撼,为他缜密到极致的判断力而叹服。

    感慨叹服之下,刘基站了起来,对陶商肃然起敬,长身一揖:“陛下神武雄略,当真乃天命之主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,看来草民前来投奔陛下,乃是草民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刘基这么一郑重的表明效忠之心,竟是忽然间不结巴了,口齿变的流利无比。

    “伯温,你的舌头怎么突然间……”陶商指了指刘基的嘴巴,新奇的笑了。

    刘基先是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便是不好意思道:“草民这口……口吃,乃是自幼落……落下的病根,时好时……时坏,让陛下见……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这会功夫,刘基说话又恢复了结结巴巴的状态,好象方才那么流利的状态是不正常,反而是现在这么结结巴巴,才是个正常的刘基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口吃么,有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你也不是靠嘴吃饭,是靠这里吃饭。”陶商笑着指了指脑子,“不过朕国中有神医扁鹊,等灭秦之后,朕叫他给你治一治,说不定能治好你这口吃之疾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番话,令刘基是感动不已,拱手道:“多谢陛下关怀,其实臣早已习惯了口吃,也习惯了被人嘲笑,早已能泰然处之,治与不治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刘基感谢之时,话又说的利索了。

    陶商算是看出来了,刘基在正常情况下,都会是结巴的状态,唯有在情绪激动或是感动之时,方才会变成了流利的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在乎世人眼光,这倒是很合朕的胃口,今天晚上,朕要与你痛饮美酒,好好纵论一番天下!”陶商哈哈一笑,喝令左右将甘家美酒拿来,要跟刘基煮酒论英雄。

    刘基显然也是性情中人,生性也是洒脱,虽以草民身份跟陶商对饮,倒也没有一丝拘束,便跟陶商笑谈纵饮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很快,陶商七日后准备破城的旨意,便是遍传全军,二十万将士皆已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同时,将士们心中又是充满怀疑,不知他们的天子陛下,为何突然间这么有信心,好似七日之后,必破长安无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日千门天雷炮齐轰长安城的景象,二十万将士们是清清楚楚的目睹,皆见识了长安冰墙的威力,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破城。

    而今,才过数日,天子不但说要攻破长安,还要说把长安城的城墙夷为平地,这等豪言壮语,如何能不叫三军将士为之惊奇狐疑。

    心怀着这样的狐疑,军中渐渐起了暗自议论,很快,高级将领们都听说,军中来了一位叫刘基的白身文士,天子正是听从了那文士的献计,才自信的认为七日后必可夷平长安城。

    而且,天子对那位白身文士,还甚是器重,不但是盛情款待,还三天一小宴,五天一大宴的与其吃酒纵论,向其讨教天下之事。

    那个刘基,到底是什么来路,明明是无名之士,为何天子还如此信任?

    很快,军中上下,众谋臣到武将们,都对这个神秘的刘伯温,充满了深深的好奇心,都想知道此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就在众文武众臣们狐疑猜测之中,不知不觉,七日已过。

    既定的日期已到,憋了疑心许久的将士们,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结果,看看那位神秘的文士,到底有什么惊天妙计,能助他们击破敌城。

    时近正午,已到了吃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为了麻痹敌人,魏营中照例是炊烟四起,营造出了埋锅造饭,准备休息的假象。

    实则二十万将士们,早已提前吃下了干粮,在营中磨刀霍霍,做着血战前的最后准备。

    营门一线,陶商则驻马横刀,鹰目死死盯着冰甲覆盖的敌城,如铁塔般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就这样,陶商屹立了有半个时辰,始终不动如山,也不下达攻城的号令。

    眼看着正午已过,陶商还不下达命令,尉迟恭就有点坐不住了,忍不住问道:“陛下,你咋还不下达攻城命令啊,咱们是在等啥啊?”

    陶商面如冰湖,淡淡道:“还用问么,朕当然是在等着长安城的冰墙融化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尉迟恭顿时就傻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