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六十七章 另类的王佐之士

第七百六十七章 另类的王佐之士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是来跟你再打一个赌的。”祝融小嘴一嘟,狠狠的把陶商给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打赌?

    有意思……

    陶商没有再进一步“轻薄”她,讽刺的笑道:“怎么,上一次打赌输了,亏还没有吃够,又想再伺候朕沐浴了吗?”

    一提到那晚之事,祝融就羞红满面,满眼浮现出来的,都是陶商那肌肉盘虬的身体,那该看和不该看的风景,在脑海中翻江倒海起来。

    祝融深吸一口气,强行压制住了羞意,却冷哼道:“我就是不服,就是想再羸回来,怎么样嘛,你敢不敢赌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这次想赌什么?”陶商坐了下来,自饮一杯温酒。

    祝融便指着外面道:“咱们就赌你能不能在一月之内,攻下长安城,要是你攻不下来的话,你就要给我自由。”

    陶商眼眸一动,目光望向了外面,没想到祝融竟然会跟他赌这个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你输了呢?”陶商冷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祝融脸畔再次掠起晕色,贝齿咬着朱唇,犹豫了片刻,方低声道:“要是我输了,我祝融就甘心情愿的嫁给你,做你的妃子,伺候你一辈子便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陶商心头顿时一动,目光再次仔细的审视向了祝融,从她的眼神,从她的神态之中,陶商看出了丝丝想要藏,却又藏不住的爱慕之心。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祝融已经彻底的爱上了自己,这是她自己想要嫁给他,变成他的女人,心中迫不及待,竟是想了这样打赌的手段,想要在不损颜面的情况下,能够嫁给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,看来我的武力值又要提升了,只是她这个赌约,有点叫人头疼啊……”陶商皱起了眉头,一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她提出的赌约,偏偏是在一月之内,攻下长安城这种大难题呢。

    要知道,想要攻下长安城,只能等到冰雪消融,而眼下天气尚寒,等到春暖花开之时,至少也得有个把月之久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到了春天,天气咋暖还寒,变化不定,到时也不见得能马上攻陷。

    说实话,陶商这一次是确实没有赌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祝融见陶商迟疑不答,神色便讽刺起来,冷笑道:“怎么,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皇,终于也有怕的时候了么,你是不是没有胆量跟我一赌啊。”

    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那酒杯“啪”的就摔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陶商被她激起了雄心,腾的站了起来,傲然道:“天下间还没有朕攻不破的城,没有朕打不羸的赌,朕还会怕你不成,你要赌,朕就陪你一赌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够豪气,算我没看错你,咱们一言为定!”祝融美艳的脸上,也浮现出了敬佩之意,向着他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伸手跟她狠狠击掌为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接下来,我就要看陛下你的能耐了,我就不打扰陛下你思考破城之策了。”祝融恢复了娇媚,跟陶商柔媚一笑,福身告退。

    帐帘掀起,祝融退入了帐外,夜中的寒风扑而来,冷的她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寒冷袭身之时,一瞬间,祝融又清醒了许久,心头忽然间又涌起了几分后悔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糟了,我跟他打赌也就罢了,怎么能跟他提出那样的赌约呢,那长安城的冰墙那么厚,连他的天雷炮都轰不破,他怎么可能在一个月之内攻破,要是他攻不破,我岂不是就羸了,他要是信守约定,放我离开他,那我该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祝融,思绪翻滚如潮,心中渐渐自责后悔起来,悔不该当时一时激动,临时改变了主意,想到了攻破长安城这么一个难如登天的赌约。

    “哎,都怪他,谁让他一见面就那样对我动手动脚,要不然我也不会慌了神,乱了章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,我还怎么能收回,只能希望他能真的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能攻下长安城吧……不过,要是他真的能在一个月内攻下的话,那也真是奇迹了……”

    祝融又是摇头又是叹息,又是后悔又是期盼,一步三回头的望一眼灯火通明的皇帐,直到那灯火消失在夜的那一头。

    皇帐中,帐帘掀起那一刻,冷风袭面而来,陶商打了个冷战,脑子一瞬间也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该死,都是被那匹南蛮烈马给激的,我答应的这个赌约,难度可是有些大啊……”陶商剑眉微凝,拳头击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那厚厚的冰墙,想到了那一个月的期限,想到了当日千门天雷炮齐发,却只是能长安城挠
明朝老司机全文阅读
了痒痒的场面,心里边就意识到,自己这个赌约答应的有点不妥了。

    陶商对攻破长安,并非没有信心,当年黎阳、邺城等城,何其之坚,还不是最后被他攻破了,眼前无法攻破,大不了围他个一年半载。

    但眼下的形势是,北面威胁在即,形势逼他在一个月左右,必须要拿下长安城,偏偏这个时候,祝融又提出了这个赌约,也要他在一个月内拿下长安,这简直是要让他创造奇迹啊。

    “一月之内,攻破长安,一个月……”陶商自饮自酌,陷入了苦思之中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陶商都按兵不动,苦思着破城之策。

    不光是陶商,张仪等文臣武将,都在琢磨着如何速破长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面的急报则是一封接一封,雪片般的飞向陶商的手中,内容都是关于汉国和鲜卑大举南下,最新的动向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已清楚的表面,北面烽火已起,刘备这一次不仅仅是要为曹操解围,更是要趁着自己主力皆在关中之际,一口气铁骑踏平冀并二州,将整个河北都纳入汉国的版图。

    河北若失,汉国就将饮马黄河,铁骑随时都能踏入中原,陶商熟知历史,当然知道历史上没有哪个朝代,在失去了河北的情况下,还能守得住中原,最终只能落得个偏安中原的局面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会重蹈覆辙,必要时刻,自然是要以主力北上,前去跟刘备一战。

    按照陶商最好的设想,自然是先攻下长安城,然后就可以调动十万大军北上增援北部边境,如此一来,他既有足够的兵力防范北境,留下来的兵力,也足以扫灭秦国,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照现在的形势,再过几天还是想不出破城之策的话,就只好放弃了灭秦的大计了,至于跟祝融的赌约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饮下一杯酒,摇头暗叹,脸上自然是写着不爽二字。

    正当陶商头疼之时,尉迟恭从外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陛下,营外有一名文士,想要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文士?

    这天寒地冻的,怎么会忽然有文士求见?

    陶商怔了一下,眼眸忽然一动,心头涌起某种预感,遂是问道:“那文士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那文士好像说他叫……”尉迟恭也是粗心,挠了半天头,方才是一拍脑门,“想起来了,那文士说他姓刘名基,字伯温。”

    刘伯温!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眼中蓦然间掠起了一阵狂喜!

    “来的好啊,这个刘伯温终于来了,快,快请他进来。”陶商兴奋的挥手喝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被陶商的表现困惑到了,便想这个刘基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当世名士,怎么天子好像早听说过此人似的,表现的这么兴奋激动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基,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么……”尉迟恭嘀嘀咕咕着,心怀着狐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则坐回龙座,自斟上一杯酒,坐等着大名鼎鼎的刘伯温到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一名青衣的儒士,带着一股寒冷的夜风,款款的步入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扫去,见那儒士不过三十出头,气质儒雅,一双明朗如星的眼睛中,透着丝丝精灼的光华,那眼神,仿佛能看透世界,天地玄机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哪怕陶商不知他是刘基,只看一眼,也看得出这个人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草……草……草民……草民刘基拜见陛下!”刘基气态从容的向着陶商长长一揖。

    陶商先是一怔,旋即就乐了,心想原来大名鼎鼎,跟诸葛亮相提并论的刘伯温,竟然是个结巴!

    “刘先生免礼。”陶商按着心头的惊奇,拂手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……谢陛下。”刘基嘴上结巴,举止气度却表现的从容淡定,款款直起身来,正对陶商的审视,一身名士的风范。

    陶商实在是快忍不住心头想笑,以陶商的映象,似诸葛亮张良这等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谋士们,个个都是气度翩翩,言语举止优雅,举手投足间都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气魄。

    刘基的气度举止倒是很像世外高人,可是这一开口,一副结结巴巴的口吃腔,配着他的优雅从容,就显的特别的出戏,让人忍唆不禁。

    不过,陶商深吸了几口气,还是强行忍住了笑,问道:“刘先生深夜造访,不知有何见教。”

    刘基咽了口唾沫,拱手淡淡笑道:“草……草……草民深夜前来……前来讨扰,是……是专程……专程……为陛下解……解决……解决眼前的难……难……难题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