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六十六章 你是在心疼朕吗

第七百六十六章 你是在心疼朕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陛下,咋地啦,发生了什么事了?”尉迟恭搔着头,不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陶商手一摆,把帛书情报扔给了众人。

    张良、尉迟恭等众臣们,心怀着狐疑,忙将那帛书拾了起来,众人围观。

    转眼间,众臣的表情都阴沉了下来,不由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那是来自于冀北陈平的紧急奏报。

    陈平在秦报中称,不日前刘备已纠集了近十五万步骑,于蓟城之南筑坛誓师,宣告大军南下,号称要覆灭大魏,中兴汉室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位于漠南的鲜卑所部,也尽起十万鲜卑铁骑,再度由平城南下,向晋阳发动了南征。

    东西两路汉鲜联军,兵力总数约在二十五万左右,且其中近有二十万皆为骑兵,向大魏冀并边境地区,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刘备终于动手了,看来他这是不想坐视曹操被覆灭,最终还是出手救曹操了。”张良摇着羽扇感慨道。

    这时,白起的表情也凝重起来,拱手道:“陛下,刘备这次起倾国之兵而来,光其汉军本部就有十五万步骑,其中骑兵数量就在十万左右,更别说并州方面的十万鲜卑铁骑,刘备此次的南侵声势,与先前大不相同,我军不能小视啊。”

    白起这番话,顿时引起了众将的共鸣,皇帐中,情绪气氛立时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看向了张良,问道:“子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良摇着羽扇,沉吟片刻,拱手道:“刘备此番来势汹汹,其军中文有诸葛亮司马懿为谋,武有关羽张飞赵云等绝世虎将,听闻最近还新得了两员年轻虎将,一个叫吴三桂,一个叫安禄山,皆为精于骑战的好手,臣只恐汉军强悍如斯,光靠乐毅陈平高顺等人,这一次未必能挡得住汉国铁骑。”

    羽扇一指西北方向,张良继续道:“再说那鲜卑方向,鲜卑王慕容宏本就是雄才大略,近闻其麾下又新崛起两员大将,一个叫作慕容垂,一个叫作耶律休哥,这两员胡将个个都是精通统兵,武道不凡的大将,慕容宏得此两员大将相助,战力倍增,此番南攻晋阳,臣也担心卫青和霍去病他们会应对有些吃力啊。”

    张良的一席话,把北面形势的严峻性,统统都指了出来,一时间众将纷纷点头,情绪又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依子房的意思,朕当如何应对?”陶商却依旧保持着帝王的淡然从容,英武的脸上不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张良略一沉吟,接着道:“咱们现下好容易突破了潼关防线,若就此撤兵而去,伐秦大计就将功亏一篑,实在是可惜,可若是不北援并冀,若叫汉国的大军突破我北部防线,直抵冀并腹地,则邺京有失陷之危,河北有倾覆之险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陶商点着头,示意张良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张良便接着道:“所以,在臣看来,最好的办法就是抽调部分兵马北上去增防并冀边境,一方面我主力大军继续围攻长安,把伐秦之役进行到底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张良又叹道:“眼下秦军有六万余众,又有长安坚城为依仗,我军若抽兵过多,就算敌军没有冰墙,兵力也不足以击破长安。反过来,我军若是抽兵过少,又不足以援助北面边境。”

    分析过一大通后,张良最后道:“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抢在汉军大举南下之前,一举攻下长安,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抽调走足够的兵力去援助冀并,同时留下来的兵马,也足以荡灭残存的秦军,这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后,众将都禁不住暗暗点头,都叹服张良的洞察力,把当前的敌我局势,分析的如此透彻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道:“我说张军师啊,你这话说了不是等于白说么,眼下长安城有那么厚一层冰甲,咱们至少也得熬个把月,才着天暖了不化了才行,等到那个时候,就算咱攻破了长安,汉国的铁骑恐怕也已经踏平咱的邺京了,那多不值当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张良干咳几声,表情有些尴尬,“所以啊,现在头疼的事,就是怎么能想个办法,速破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想啊。”尉迟恭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在想啊,你当我是神啊,说想就能想出来,我就这么一个脑袋……”

    皇帐中,众人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从张良到张仪,从张仪到苏秦,乃至于白起韩信,大魏的这些谋臣名将们,都开动起脑袋,冥思苦想起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只是,长安城就在那里,冰墙也在那里,曹操也在那里,硬实力
我的极品女神帖吧
摆在面前,想要用什么阴谋诡计破城,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气氛转眼又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思索半晌,却一拍案几道:“长安城朕是一定要破的,北部边境也必须给我守住,先向北面增调一拨兵马和大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遂是做出决断,先调三万兵马北上冀并州,增援北部防线,同时考虑到北面的武将谋士不太够用,便又调张良前往晋阳,辅佐卫青诸将对付冒顿的鲜卑铁骑。

    冀北方面,陶了乐毅这员统帅之外,陶商又派韩信、樊哙和蒙恬三员大将,率两万兵马前去增防。

    陶商的意图是,先派部分兵马将领谋士,前去增加北面防线的实力,待自己速破长安之后,再调更多的兵马北上。

    众将已经派出,三万大军同样已派了出去,接下来陶商所要面临的难题,就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,攻破长安城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难题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陶商都没有再对长安城发动攻势,而是令三军将士继续休整,自己则昼夜苦思,琢磨着破城之策。

    是日,夜色已深。

    将士们都已经休息,皇帐中却依旧烛火通明,陶商正围着炉火,一面饮着小酒,一面凝视着地图上的“长安”二字出神。

    正失神时,御林军士入帐禀报,言是祝融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新鲜,这还是她头一次主动前来求见我……”陶商一笑,便拂手道:“请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帐帘掀起,祝融步入了皇帐之中,伴随她进来的,是一缕暗藏脂粉香气的寒风,陶商嗅在鼻中心头微微一动,精神顿时便清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祝融拜见陛下。”祝融也学着汉家女子,有模有样的向陶商盈盈一福。

    陶商举目一扫,却见祝融今日着了件红色的襦袄,似乎是有些显小,包裹的有点紧,将她的傲峰翘臀都绷的更加凸现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脸蛋,白里透着粉,显然是施了粉黛,在通红的烛火照耀之下,愈发显的是狐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,打扮成般艳丽的样子前来见朕,莫非是想对朕投怀送抱不成?”陶商眼中泛着邪光,笑眯眯的开起了她的玩笑。

    祝融给陶商这般一挑逗,顿时脸畔一红,嘟嘴道:“去去去,鬼才会想对你投怀送抱,你作梦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来给朕投怀送抱,那你打扮成这样又是为何?”陶商说着笑眯眯的走了上去,手顺势便揽住了她的蛮腰。

    祝融丰躯一颤,脸畔晕色更浓,轻轻一推,想要把陶商推开。

    陶商却偏不松手,反而是一用力,将祝融狠狠的拉向了自己的胸膛,祝融是红着脸,半推半就,顺势傲峰便堪堪的压向了陶商坚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那强烈的挤压感由胸膛传入身体,陶商脑子里瞬间迸出“舒服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别碰我……”祝融嘴里娇声抱怨着,虽面红耳赤,手上却使不出什么力,一副欲拒还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笑眯眯道:“那你告诉朕,你打扮成这个样子,这么晚了送上门来,有什么企图,回答的老实了,朕就放开你。”

    祝融到底是南蛮女子,生性开放,虽被陶商挑逗不行,却仍能把持住向淡定,抬头白了陶商一眼,秀鼻哼道:“你想知道是吧,那我就告诉你,其实我是来看你的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朕的笑话?”陶商一时茫然。

    祝融趁着陶商犯怔的时候,双臂轻轻一用,将陶商推开,逃离了他的束缚。

    退开两步之后,祝融脸畔晕色稍褪,方才以幸灾乐祸的表情,冷笑道:“我知道北面的汉国和鲜卑人已经大举南下,你急的连张良都派出了,大概也想早早灭了秦国,好率全军北上,可惜啊,一道冰墙让你所有的武器都没了用处,眼巴巴的看着长安城,就是攻不下来,心里急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,赶紧这个南蛮第一美人,倒也是个聪明的女人,一眼看出了自己的软肋和眼下面临的难题,大晚上的竟然有闲情前来看自己热闹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以为然,玩味的笑道:“原来你是想来看朕的笑话啊,不过朕就有点想不明白了,你看朕笑话,需要穿的这么花枝招展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祝融脸又一会,给陶商问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老实交待吧,你到底是来看朕的笑话呢,还是心疼朕,想来给朕投怀送抱,为朕暖被窝,想用自己的身体来给朕解乏放松呢?”陶商笑的更加邪恶,步步又逼近了祝融,一伸手,再次将她丰躯搂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