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六十五章 形势有变

第七百六十五章 形势有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长安城北,秦国犄角大营。

    营门口,曹操已全副武装,驻马而立,目光时刻凝视着长安城方向,眼神中流转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三万秦国步骑精锐,早已列阵以待,个个都手心捏了一把汗,神情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根据斥侯回报,魏军已尽起二十万大军,向着长安城摆出了进攻态势,分明是要仗着天雷炮等重型攻城武器,对长安城发动一次猛攻。

    这将是魏军逼近长安以来,首次的进攻。

    曹操早已收到情报,魏军集结了包括重型破城锤等重型武器,这些望而生畏的武器,曾几何时可是令他吃过不少的苦头。

    尽管曹操事先已收到了曹昂的支会,知道了曹昂打算连夜向城墙浇水,以冰筑墙,以抵御魏军今天的轰击。

    这个奇思妙想,自然是令曹操眼前一亮,对自己这个长子有些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只是,这以水冰城的办法,究竟能不能挡住魏军的轰击,尚还是个未知数,就连曹操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故今天一早,曹操便集结了营中所有的兵马,准备一旦长安城有危,便可随时相救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隆隆的石炮轰击声,远远的从长安城那边传来,声音虽然不大,但每一下却都震动曹操那颗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天气虽寒,曹操紧握马鞭的手,已捏出了一层厚厚的汗水,苍老的眼神中,也难掩那份紧张。

    轰击声持续了一个多时辰,曹操的那颗心也挂在嗓子眼有一个多时辰,目光始终凝望着城门那边,生怕奔回的斥侯,带来长安城破的坏消息。

    曹操如此,他身后的秦军士卒们,也无不是神经紧绷,个个都慌张不安。

    轰击持续了有一个多时辰,终于渐渐沉寂下去,东门方向,飞扬的冰尘也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曹操的心加速跳动起来,都快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,他知道,炮声结束意味着两个结局。

    要么是城已被轰破,要么就是轰城无果。

    就在曹操担忧时,东门方向,陡然间呼起了欢呼之声,震天动地,仿佛在庆祝什么。

    那声音传自于城头,应该是来自己军将士,这让曹操眼前蓦然一亮,神色顿时隐隐透出了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长安北门城门大开,一骑信使飞奔而来,直抵大营。

    那信使直抵曹操马前,滚鞍下马,兴奋叫道:“禀陛下,大皇子的冰城之计已成功,陶贼天雷炮轰城无用,已不战自退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营中的秦军将士们无不长吐了一口气,欢呼振奋的叫声,施即回响在了大营上空。

    曹操也长松了一口气,不由捋须笑了起来,眉宇中尽是欣慰与释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法正趁势拱手道:“陛下,大皇子这一道冰城之计,当真是精妙无比啊,轻轻松松就让陶贼的天雷炮无用武之地,大皇子当是立了一大功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不错,你说的很对,昂儿确实是让朕刮目相看啊。”曹操也是连连点头,一脸自豪赞赏的表情,“先前朕还觉的,昂儿是勇武有余而智谋不足,没想到昂儿竟然也能有如此智谋,实在是叫朕欣慰啊,不愧是朕的长子。”

    看到曹操对曹昂是赞不绝口,左右马超和法正,等与曹昂关系密切的文武们,也都暗自得意。

    趁着曹操不注意,马超向法正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法正会意,便趁着曹操高兴之际,拱手进言道:“臣还有一个提议,可趁着这场胜利,提振我军士气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孝直有话直说。”曹操拂了拂手。

    法正便清了清嗓子,正色道:“正所谓国无储君,人心不安而神稷不稳,今大皇子妙计逼退陶贼,保得帝都不失,又扬我大秦国威,实乃大功一件,同时又证明了大皇子是文武兼备,足可担当大任,况且自古以来,皆是立长不立幼,所以臣想请陛下借着这场大胜之势,下旨立大皇子为太子,正好稳定人心,鼓舞士气,此正一举数得也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操神色顿时为之一震,一时沉默不语,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曹操先前一直不立曹昂为太子,主要是因为当年中原失利之事,曹昂表现的相当差劲,实在是有负自己对其的期许。

    况且那个时候,次子曹丕却表现出了识大体的一面,且在这些年来,表现的相当孝顺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曹操才开始犹豫不决,不知是该立曹昂为储,还是立曹丕为储。

    而今,当此国家危难之时,曹昂羸得了关键一仗的胜利,可
寒门首辅帖吧
以说是表现的相当的出色,让曹操对这个儿子重新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况且,法正所说的那些立长不立幼,稳定人心之类的话,也皆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种种考虑之下,曹操的心思便已深深动摇。

    这时,马超和法正又向众臣们了个眼色,那些拥护曹昂的秦臣们,便纷纷进言附合,劝说曹操立曹昂为太子。

    曹昂为长子,臣子们按照传统,心理上本就倾向于立曹昂为储,况且曹昂因与马云禄的婚约关系,又羸得了马家的支持,在朝中的支持者自然是占了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先前曹操心意不明时,众臣们不敢妄自表态,眼下曹操那表情,分明已倾向于立曹昂为太子,众臣们察颜观色,当然是纷纷站出来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曹操心意已倾向于长子,又有众臣相劝,到了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好犹豫的。

    于是曹操大手一挥,喝道:“刘晔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此。”刘晔忙是拨马上前。

    曹操便下令道:“你速去拟一道策封之旨,朕要策封昂长为太子,正式立他为我大魏储君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刘晔忙是领命。

    法正等众大臣们,各自也暗松一口气,纷纷的跪伏了下来,山呼万岁,盛赞曹操英明。

    曹操神色也难得意气风发起来,捋须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又一骑信使,飞奔前来,将一道来自于汉国使臣毛遂的最新文书送到。

    刘晔接过来一看,不由大喜,忙向曹操拱手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天佑我大魏,汉国已响应我们的求助,刘备不日已尽起十五万步骑大军南下,直取冀州。塞北方向,鲜卑也出动十万铁骑,由平城南下,再攻晋阳!”

    刘晔这一道情报道出,秦军上下顿时陷入了极度的狂喜之中。

    法正更是兴奋道:“陛下,汉国鲜卑大军南下,近三十万步骑大军,声势浩大,魏国北部压力定会倍增,臣料那陶贼用不了多久,必会抽兵北援。那时陶贼关中的兵力一减,就算天气转暖,冰墙融化,陶贼也休想再威胁到我帝都,咱们大秦国运回升的日子不远啦。”

    “刘备出兵的可真够及时,天命果然在我大秦,果然在我大秦啊,哈哈哈——”曹操也是兴奋无比,心情好到了极点,竟是少有的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先有曹昂击退了陶商的进攻,现在又有二十五万鲜卑汉国联军大举南下,为自己解围,胜利的天平仿佛一瞬间,就倾斜向了自己,曹操心中阴霾尽扫,不兴奋到爆才怪。

    秦营上下都回荡着欢呼雀跃的叫声,先前那种国将危亡的低落情绪,已是荡然无存,三军将士的斗志重新又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曹操也是笑的满脸得意,目光不由望向东面魏营方向,冷冷笑道:“陶商,你的运气终于该到用尽的时候了吧,这一次,朕看你还怎么再猖狂下去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东,魏营。

    二十万魏军将士悉数回营,今天这场不战而退,虽然对士气并未造成多大影响,但多少令将士们还是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皇帐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我做秦人的时候,一直听人说那个曹昂有勇无谋,没办法他竟然能想出这样奇妙的法子。”跟进帐中的尉迟恭,搔着头骂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自饮一杯温酒,冷笑道:“朕当年又不是没跟曹昂交过手,那小子有几斤几两,朕还能不清楚么,这条计策他是绝计想不出来,定是旁人为他所献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这才省悟,嘴里嘟囔道:“要是让我抓到那个献这鬼计的家伙,我一定把他的头扭下来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唏嘘声中,白起拱手道:“不管此计是谁所献,我军的天雷炮等攻城武器已无用,得另想办法破敌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张良却摇着羽扇,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这有何难,这冰城之计,最多也只能持续个把月而已,到时深冬一过,春暖花开,冰墙一融,我们再攻城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张良此言一出,众臣眼前都是一亮,仿佛突然间省悟。

    “对呀,我怎么没想到啊,再过个把月天一热,我看曹昂那狗杂种的冰墙还有个鸟用。”尉迟恭一拍大腿,兴奋的大骂。

    皇帐中,顿时响起了一阵笑声,众将原本不高涨的情绪,重新又被点燃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也微微笑了,神情也释然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张仪却匆匆而入,将一道紧急文书,奉到了陶商手中。

    陶商展开一看,脸上的笑容顿收,轻声一叹道:“形势有变,看来我们是等不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