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六十二章 坏了你的鸳鸯好事

第七百六十二章 坏了你的鸳鸯好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曹昂想要讨好人家,人家却不见的会领情。

    马云禄是无动于衷,对曹昂的眼神是视而不见,依旧是那副对他爱理不理的态度,这让曹昂心头有些不爽,却只能悻悻的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嗯,听你们这么一说,朕就宽心了,看来此战孟起必会马到功成啊。”曹操呵呵一笑,轻捋着短须,情绪彻底的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堂中,紧绷的气氛也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曹操又笑看向了马云禄,“云禄啊,你兄孟起此番若能击败陶贼,为朕夺回蒲坂津,便等于是为朕,为大秦立下了一场旷世奇功,朕定会好好的封赏于他,封赏你们马氏一族,你说说看,你想要什么封赏。”

    曹操能当着众臣的面,说这样的话,明显是想表示对马氏一族的恩宠,这等待遇,令堂中众臣都为之暗暗艳羡。

    马云禄却只是一拱手,淡淡道:“我马氏一族身为大秦之臣,为国出力乃是份内之事,况且就算这场仗胜了,也是我大哥胜了,云禄并未参与,没有寸功,万不敢居功请赏,陛下要赏,只赏我大哥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这话显的态度冷淡,有些不领情的意思,听的曹操是眉宇中悄然掠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不悦只是一闪而逝,曹操没有一丝表露,反而是笑呵呵道:“云禄你不贪功,不图赏,这很好,不愧是朕选中的儿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故作沉吟了一下,又笑道:“你不图赏是你的品性谦逊,不过你兄长立下大功,朕身为一国之君,赏赐你兄长,赏赐你们马家,也是朕的爱臣之心。这样吧,孟起这一仗结束后,朕就赏你跟昂儿在军中成婚,你看怎样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昂顿时神色大喜,忙是一拱手,感激的说道:“儿臣多谢父皇恩赏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容貌绝色,此等美妻,换作任何一个男人不想拥用,曹昂早就巴不得能抱得美人归,尽享马云禄的美貌和身子,眼下曹操说要提前让他们成婚,曹昂不兴奋感激才怪。

    何况,马氏一族在大秦中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力量,倘若曹昂能娶了马云禄,就等于间接的获得了马氏一族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眼下曹操尚未立太子,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他是犹豫到底是立长子曹昂为太子,还是立次子曹丕为太子。

    今曹昂若是得到了马氏一族的背后支持,无疑为争夺太子这件事上,又添了一枚举足轻重,甚至是决定性的筹码。

    故是从各方面考虑,曹昂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尽快迎娶马云禄,以免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马云禄却无半点惊喜,反而是花容一变,急拱手道:“陛下不是说,等彻底击退了魏军的入侵之后,才会安排我们的婚事吗,为什么突然间要提前?”

    曹昂眉头顿时一皱,神色有些不满,他以为马云禄听到可以提前成婚,会跟他一样感到惊喜,就算是因为女儿家的矜持,不好意思表露出来的话,也当娇羞不言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马云禄全然没有惊喜也就罢了,听那“质疑”似的口气,竟似还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曹操正处在兴头上,倒是没在意马云禄的态度,只笑着解释道:“朕本是打算击败魏贼之后,再为你们风风光光的办一场大婚,但看眼下形势,就算陶贼被赶出蒲坂津,这场战争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曹操接着道:“所以朕想借着孟起这场大胜,在军中为你们办了婚事,借此好好犒劳三军将士,正好也可鼓舞将士,放松将士们的身心,岂非一举数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,云禄……云禄……”马云禄似乎想要反对,可又没有合适的理由,不知该如何出口。

    曹操却一摆手,笑呵呵道:“行啦,朕知道你是女儿家,成婚这种事,被朕当着你的面提出来,难免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眼下是非常时期,朕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乃一国之君,自然是言出必行,马云禄若敢有异议,就等于是抗旨不敬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马云禄只能闭上了樱口,暗暗轻咬朱唇,不敢再提出什么异议。

    旁边的曹昂看到马云禄不再有意见,方才暗松了口气,表情转眼由阴转晴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文武大臣们,纷纷上前恭喜曹昂,曹昂是春风得笑,开怀的笑声,回响在大堂之上。

    回到龙座上的曹操,看着堂前一片轻松欢快的气氛,心中也是宽心不少,不由也捋须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一片愉悦的气氛之中,一名御林军
冒牌圣人全文阅读
士匆匆而入,神色慌张的跪倒于阶前,颤声叫道:“禀陛下,北面急报,前日马将军与陶贼在蒲坂津西南决战,为陶贼大败,损兵过半,正向潼关撤来。”

    大堂中,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从曹操到曹昂,从曹昂到法正,上至皇帝,下到士卒,所有人的表情,都定格在了惊怖一瞬。

    马超竟然败了?

    而且,还是惨败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啊,那可是马家铁骑啊,天下独一无二的铁骑,集超强攻击力与防御力一身,可以说是坚如磐石,无坚不摧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样一支几乎不败的铁骑之师,竟然被陶商给击败了,而且还仅仅只用了两万步骑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,一时间令秦国君臣都愣在原地,恍然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错觉,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大哥的铁骑天下无敌,怎么可能败给陶贼!”同样花容惊变的马云禄,即刻愤怒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怎敢说谎,军报在此。”御林军士忙将帛书战报,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负责情报的刘晔,慌忙一把夺了过来,当众宣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晔一字一句,把马超如何跟陶商在雪原决战,又是如何被陶商诈败,诱使马超追击,最后以弩车大破马超龟甲阵的经过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情报中还详细的记录了马超跟庞德等三将,如何险些击杀陶商,却被半道上杀出来的,一个叫尉迟恭的无名之徒,以一己之力力敌马超三将,救下了陶商的经过。

    大堂中,顿时一片哗然,唏嘘懊悔之声,响彻在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“可恨啊,朕竟忘了提醒孟起,陶贼还有弩车这等利器,连龟甲阵的大盾都挡不住的,可恨,朕怎么就没想到呢……”曹操狠狠一拍案几,又是气恼,又是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秦国君臣们,经历了这么多年,都忘记了当年陶商还在弱小之时,是如何能弩车重创他们的惨痛经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陶商除了在南征之时用过弩车之外,在北方的战争中很少用过弩车,也让他们为之疏忽。

    曹操和他的臣下们,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会在这个关键时刻,再次使用弩车,在决定性的战役中,大破马超的龟甲骑兵。

    “那弩车是什么东西,我不信能破我大哥的三层坚盾!”马云禄俏脸上却尽是质疑不信。

    这时,经历当年之事的典韦,摇头慨叹道:“马小姐有所不知,陶贼这弩车乃是以全铜打造,威力极大,只怕两万马家坚盾也能穿透,当年我们在中原之时,就吃过他这弩车的亏,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再次使用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这下就无语了,冷艳的俏脸上涌动着难以置信的惊色,樱口呼吸渐重,喃喃惊道:“这世上,竟有能击穿我马家铁骑坚盾的兵器,这个陶贼,他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就连对自己马家军自信百倍,对自己兄长的实力深信不疑的马云禄,此时此刻,也不得不接受了这残酷的事实,整个人都陷入了匪夷所思当中。

    “那尉迟恭又是何人,竟能挡住孟起三将的进攻,这等武道简直已超越了吕布,世上有些奇人,朕怎么会一无所知!?”曹操拳头击打着案几,厉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左右众臣们提及此事,又是一阵惊叹,个个脸上都涌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,一瞬间的功夫,尉迟恭这个名字在他们脑海中的形象,已经形如魔鬼一般。

    那刘晔却叹道:“这尉迟恭非是古之名人,应该不是陶商讲武堂中提拔出来的武将,臣以为当是跟那罗成一样,身怀不世武道,却只是默默无名而已,不想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,跳出来相助陶贼,那陶贼的运气也实在是好。”

    刘晔这一席话,非但没能平伏众将们心中的狐疑,反而对他们的精神又是一次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脑海中,有那么一瞬间,迸射出了这样一个念头:

    莫非,那陶商当真是天命所在?

    我们辅佐秦帝,与陶商作对,难道真的是在逆天而行吗?

    若不然呢,如果陶商不是天命所在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人异士,竟前赴后继的跳出来,去投奔陶商,为陶商卖命?

    难道那些奇人异士,都是傻子,看不出来谁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主吗?

    一片惊叹,一片沉思之中,法正站了出来,默默道:“陛下,孟起已败,蒲坂津失陷已成定局,潼关再守下去已无意义,速速兵退长安吧。”